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趙令畤:蝶戀花·其二

趙令畤:蝶戀花·其二

  《蝶戀花·其二

  趙令畤

  欲減羅衣寒未去。
  不卷珠簾,人在深深處。
  紅杏枝頭花幾許?
  啼痕止恨清明雨。
  盡日沉煙香一縷。
  宿酒醒遲,惱破春情緒。
  飛燕又將歸信誤,
  小屏風上西江路。

  賞析

  這首詞描寫閨中思婦傷春懷遠的愁情怨緒。上片借杏花以寫傷春悲情。“欲減”而實未減,顯出節候的無常與心情的無奈。“不卷”者,講珠簾垂掛而不卷,那人卻躲在閨房深深處。“紅杏枝頭花幾許”強調殘余杏花能開幾時的惜花情緒,“花幾許”恰是暮春物象變化的典型特征,隱喻了深閨思婦如花青春猶如杏花之凋零!“啼痕”意象兼融人花,淋雨的花瓣兒如花啼淚痕,深閨思婦惜殘紅墜地而自傷落淚,人與花同命相憐,只恨清明時節凄涼細雨過于無情,寒氣襲人,苦雨摧花,令思婦怕見落花而躲在閨中“深深處”。下片借飛燕以抒懷遠愁緒。“宿酒”、“盡日”三句,寫思婦閉鎖深閨的重要原因,“惱破春情緒”,春情繚亂惱煞人,即眷戀夫君的情懷難以按捺,于是借酒澆愁忘憂,宿酒過量而醒遲。酒醒后,盡日唯一縷沉香相伴,其孤寂可知。“飛燕”句將惱怨發向飛燕,它將夫君歸家的喜訊傳錯,讓自己空歡喜一陣,實煩惱一番,實在難堪!真是怨奇而情深。最后以“小屏風”之景結思夫君之情:“西江路”,即廣西蒼梧一帶之西江,恰是詞人寧遠軍承宣使任所地域。詞人以懸想、虛設深閨思婦神往西江路懷念自己的方式,抒寫了詞人對閨中愛侶的深切相思。語言婉約清麗,情致柔和纏綿,意境蘊藉含蓄,結尾余韻不盡,神味久遠,深得好評。
  此首亦見強村本《小山詞》,《樂府雅詞》卷中作趙令畤詞。

平特心水报图 北京快3下载什么软件 王中透码公司 力港官网捕鱼来了 pk10牛牛 北京pk10开奖直播也可以玩投注吗 河北麻将代理利润 天津快乐十分结果 金牛棋牌 516威趣金蟾捕鱼 云南快乐10分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