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李之儀:謝池春

李之儀:謝池春

  《謝池春

  李之儀

  殘寒消盡,疏雨過清明后。
  花徑斂余紅,風沼縈新皺。
  乳燕穿庭戶,飛絮沾襟袖。
  正佳時仍晚晝,著人滋味,
  真個濃如酒。
  頻移帶眼,空只恁厭厭瘦。
  不見又思量,見了還依舊,
  為問頻相見,何似長相守。
  天不老,人未偶,
  且將此恨,分付庭前柳。

  賞析

  此詞為抒寫傷春相思之作。上片寫清明景象。以殘寒、疏雨總攬清明時晚春節候特征,而以“花徑斂余紅”五言四句鋪排清明風雨過后的景象,一句一景,四句輻湊,而斂、縈、穿、沾四個動詞成為粘合意象的柱軸,使地、池、空、人四幅畫面有聲有色,動靜兼備,錯落有致地由物及人,自然過渡到“正佳時”的主觀感受。下片觸景生情,抒發了作者相思的一片癡情。“頻移帶眼”二句,暗示與所愛者離別日遠,相思目深,乃至為相思煎熬而懨懨病瘦。“不見”以下數句反復申發其相思苦楚。于是詞人為此而問,如此相見離別,離別相思,何時是了?即使頻頻相見又如何?還不是頻頻分離更增添頻頻相思。“何似”二字透出一種無把握的猶疑味道。“天不老”數句辭意遞轉,揭出天公無情,弄得有情人“未偶”。借“天”隱喻不可抗拒的權威。此情此恨何時可了?“分付庭前柳”,以擬人手法寄愁于柳,很別致,柳芽形如絲結,象征著詩人心靈物化的愁結,是以景代情,這就是詞人感受到的“濃如酒”的滋味,悲愁苦恨的滋味。

平特心水报图 竞彩足球比分网 山东11选5杀号定胆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下载 2015比较赚钱的游戏 彩票36选7概率 双色球篮球复式中奖规则及奖金 中彩网app客户端下载 彩票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福彩3d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