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李元膺:洞仙歌

李元膺:洞仙歌

  《洞仙歌

  李元膺

  一年春物,
  惟梅柳間意味最深,
  至鶯花爛漫時,
  則春已衰遲,
  使人無復新意。
  余作《洞仙歌》,
  使探春者歌之,
  無后時之悔。

  雪云散盡,放曉晴庭院。
  楊柳于人便青眼。
  更風流多處,一點梅心,
  相映遠,約略顰輕笑淺。
  一年春好處,不在濃芳,
  小艷疏香最嬌軟。
  到清明時候,百紫千紅花正亂,
  已失春風一半。
  早占取、韶光共追游,
  但莫管春寒,醉紅自暖。

  賞析

  此詞寫梅柳早春景色之美,提出探春及早的主旨。上片寫早春梅柳的綽約風姿。以“雪云散”、“放曉晴”寫庭院冬寒散去,春晴復歸的季節轉換。“楊柳”以下數句描寫楊柳初生的嫩芽新葉向人綻放“青眼”。“青眼”的意象,既符合柳樹嫩芽嫩黃淡碧的色澤,又巧妙地顯示出柳眼對人似傳情意的嫵媚。“梅心”寫出梅花一點,苞蕾未綻的俏麗俊艷。下片托物言志,借春領悟人生。“一年”三句,表達了詞人對春光美景的獨特審美眼光,提出柳眼、梅心的“小艷疏香”勝過濃芳,在春寒未盡的早春時節,給尚嫌蕭索的大地平添絲絲、點點的春色,是最為嬌柔的,梅柳似乎對春寒冷冽尚有些許嬌怯,因而在她們俏艷的“輕笑”中帶著“輕顰”的愁態。“到清明”三句辭意頓轉,講至清明暮春“百紫千紅”競放時節,繁花濃芳,色彩繚亂,春色已極盛轉衰,“已失春風一半”,早春梅柳之俏艷新意已爛然將盡。最后提出探春賞花要“早占取韶光”,方能領略春天景色的新意。“莫管春寒”指別怕春寒,大不了喝杯酒臉醉紅身自暖,也要“早占韶光”!這首詞寫春景春意確別出機杼,發人深思,經得起細細品味。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