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
  明月夜、短松岡。

  注釋

  1、江城子:詞牌名。
  2、乙卯(mǎo):公元1075年,即北宋熙寧八年。
  3、十年:指結發妻子王弗去世已十年。
  4、思量:想念。“量”按格律應念平聲liang。
  5、千里:王弗葬地四川眉山與蘇軾任所山東密州,相隔遙遠,故稱“千里”。孤墳:孟啟《本事詩·徵異第五》載張姓妻孔氏贈夫詩:“欲知腸斷處,明月照孤墳。”其妻王氏之墓。
  6、縱使:即使。
  7、塵滿面,鬢如霜:形容飽經滄桑,面容憔悴。
  8、幽夢:夢境隱約,故云幽夢。
  9、小軒窗:指小室的窗前,小軒:有窗檻的小屋。
  10、顧:看。
  11、料得:料想,想來。腸斷處:一作“斷腸處”。
  12、明月夜,短松岡:蘇軾葬妻之地,短松:矮松。
  13、十年生死兩茫茫:十年來,生死雙方隔絕,什么都不知道了。
  14、千里孤墳:作者妻子的墳墓。
  15、腸斷:一做斷腸。

  翻譯

  兩人一生一死,隔絕十年,相互思念卻很茫然,無法相見。不想讓自己去思念,自己卻難以忘懷。妻子的孤墳遠在千里,沒有地方跟她訴說心中的凄涼悲傷。即使相逢也應該不會認識,因為我四處奔波,灰塵滿面,鬢發如霜。

  晚上忽然在隱約的夢境中回到了家鄉,只見妻子正在小窗前對鏡梳妝。兩人互相望著,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只有相對無言淚落千行。料想那明月照耀著、長著小松樹的墳山,就是與妻子思念年年痛欲斷腸的地方。

  賞析

  這是一首悼亡詞。宋神宗熙寧八年,蘇軾正在山東密州做官,這一年也正是愛妻王氏謝世的第十年。正月二十日夜,詞人夢見亡妻,醒來后便寫下了這首詞。上片寫死別之苦,思憶之深。詞人含淚向亡妻訴說心中的思念與悲傷:十年來生死相隔,天上人間兩茫茫,不需要刻意追思懷想,自然而然地縈繞心頭難相忘,你孤零零的墳墓在那千里遠的地方,我無處傾訴滿腹凄苦悲涼。上片末三句“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透露了詞人凄涼困頓的身世之感。下片寫夢游故鄉與王氏重逢的情景,似真似幻,溫馨而又迷離。“小軒窗”四句,白描乍逢場景,意幻情真,虛中帶實。“料得”寫夢后設想對方懷念自己,“年年腸斷”,柔情綿綿無盡,令人酸楚。以詞悼亡,蘇軾首創。這首詞之所以寫得如此凄婉動人,除了詞人所懷有的那一腔纏綿真摯的愛情之外,還得力于“生死”和“幽夢”這兩大因素形成和產生的“距離感”,而“距離感”又產生和加強了“審美感”。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