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蘇軾:青玉案

蘇軾:青玉案

  《青玉案

  蘇軾

  三年枕上吳中路,
  遣黃犬,
  隨君去。
  若到松江呼小渡,
  莫驚鴛鷺,
  四橋盡是、老子經行處。

  《輞川圖》上看春暮,
  常記高人右丞句。
  作個歸期天定許,
  春衫猶是,
  小蠻針線,
  曾濕西湖雨。

  賞析

  此詞為送友抒懷之作,是蘇軾對賀鑄《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的一篇和韻之作,抒寫作者對蘇堅歸吳的羨慕和自己對吳中舊游的系念之情。“三年”二句筆意雙行,一寫伯固三年隨蘇軾為官未返故里,枕上魂牽夢繞故園路,表達了對朋友懷歸的關切和理解。“若到”數句,對伯固歸家途經松江小渡,特囑其“莫驚鴛鷺”一事,大有深意,既說明松江曾是自己常與鷗鷺相游之處,與自由嬉戲鷗鷺親密而無機心,物我相忘于江湖,流露了愿與鷗鷺忘機為體,厭倦仕途巧詐的情緒,又委婉地警勸伯固立身為人莫染世俗機巧之心。一個“老子”,語氣詼諧、放曠,頓顯朋友之間的親昵、真率。下片寫自己思歸之意。“輞川圖”二句寫仰慕唐代詩人王維隱居輞川別墅,觀摩輞川圖令他心向神往,常記王維送友思歸之詩句。“歸期天定許”寫蘇軾迫切思歸與親人愛侶團聚,特借自居易所寵愛的善舞妓人小蠻,喻指其愛妾朝云,朝云親手縫制的春衫“曾濕西湖雨”,為“天定許”做一注腳:天公有情,為朝云之相思而灑淚雨,淋濕我春衫,豈非“天定許”嗎?假天公同情朝云曲寫詞人思念朝云,寫得婉曲,曠放而又詼諧。全詞明寫送友歸鄉,暗寫自己思鄉懷歸,善用典故與繪畫曲致巧發,筆致極委婉清麗,令人愛不忍釋。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