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韓縝:鳳簫吟

韓縝:鳳簫吟

  《鳳簫吟

  韓縝

  鎖離愁連綿無際,
  來時陌上初熏,
  繡幃人念遠,
  暗垂珠露,
  泣送征輪。
  長行長在眼,
  更重重、遠水孤云。
  但望極樓高,
  盡日目斷王孫。
  消魂,池塘別后,
  曾行處、綠妒輕裙。
  恁時攜素手,
  亂花飛絮里,
  緩步香茵。
  朱顏空自改,
  向年年、芳意長新。
  遍綠野、嬉游醉眼,
  莫負青春。

  賞析

  此詞是詠芳草、抒離愁之作。上片寫離別愁緒。“鎖離愁”三句從詞人遠行寫起,以“喑垂珠露”點染別情。“長行”二句復寫行人,“但望極”再寫愛姬念遠登樓,終日目斷勞神之苦況。下片以“銷魂”領起,轉寫別后相思、期愿。“池塘”二句言池塘漫步之處,而今芳草無人踐踏,定必格外茂盛蔥綠,連翠裙也生出妒意,曲折傳達愛姬睹芳草而生妒怨的閨愁。“恁時”三句寫詞人期望“攜素手”重溫漫步花茵之情樂。“朱顏”二句復寫愛姬之嘆朱顏因愁思而空自憔悴,竟不及芳草之年年春色長新,借“芳意長新”反襯朱顏閨怨。最后“遍綠野”二句將詞人與愛姬雙挽,惟愿愛侶團圓,趁青春游嬉、陶醉于芳草綠野之中,遠行之際故作此曠達語以慰藉愛姬,且以自釋離愁,透出未來之歡欣。本詞在寫作手法上的成功之處,主要是巧妙地將草擬人化,那清晨芳草之上的晶瑩露珠像是她惜別之淚。這樣,遍野的綠草便成為離愁的化身,而與“送君南浦,傷如之何”的伊人別恨密切相連。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