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王觀:慶清朝慢

王觀:慶清朝慢

  《慶清朝慢·踏青

  王觀

  調雨為酥,催冰做水,
  東君分付春還。
  何人便將輕暖,點破殘寒。
  結伴踏青去好,
  平頭鞋子小雙鸞。
  煙郊外、望中秀色,
  如有無間。
  晴則個,陰則個,
  饾饤得天氣,有許多般。
  須教鏤花撥柳,爭要先看。
  不道吳綾繡襪,
  香泥斜沁幾行斑。
  東風巧,
  盡收翠綠,吹上眉山。

  賞析

  此詞詠踏青,沒有秾李夭桃的艷媚,也無鶯鶯燕燕的穿梭或囀啼,更未見蜂翻蝶舞的繁忙。“調雨”、“催冰”,字眼新鮮,形象別致,意境卻近情。“便將輕暖,點破殘寒”大境化小,意新語工。調、催、點、破,將春意全賦予動態,展延出自然的運動和春情衍生的過程。接下寫踏青。晏同叔筆下,是“巧笑東鄰女伴,采桑徑里逢迎”(《破陣子》),突出笑聲,境界承襲《詩經》和《漢樂府》。王觀筆下,是“平頭鞋子小雙鸞”,突出“腳”,而這正是“踏青”主題之主要描寫對象。表現手法,則近似當今電影鏡頭的特寫。下面將踏青女士們融入“煙郊”似有如無的“秀色”中。這種抽象模糊的審美境界,比桃杏梅柳更能體現春之媚與春之美,加上天真爛漫的佳人,造成一種特殊的迷蒙神秘的意境。寫女娃們踏青的忘情和陶醉,僅用“鏤花撥柳,爭要先看”的場面以及“香泥斜沁”繡襪,印出“幾行斑”的細節作側面表現,又一次突出踏青之“踏”的收獲,此境也未經人道,含蓄有深味,啟發讀者想象姑娘們調皮地脫下鞋子互相比看腳底印痕的生動情節。寫姑娘們踏青歸家時滿面春風的得意神情,又以“東風巧,盡收翠綠,吹上眉山”這一新穎的境界呈示,藝術的想象與聯想,已入化境。黃叔旸評此詞謂:“風流楚楚,詞林中之佳公子也。世謂柳耆卿(永)工于浮艷之詞,方之此作,蔑矣。”(《花庵詞選》)賀裳云:“詞之最丑者為酸腐,為粗莽。然險麗貴矣,須泯其鏤劃之痕乃佳……如王通叟春游曰:‘晴則個……吹在眉山。’則痕跡都無。真猶石尉香塵,漢皇掌上也。兩‘個’字尤弄姿無限。”(《皺水軒詞筌》)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