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晏幾道:臨江仙

晏幾道:臨江仙

  《臨江仙

  晏幾道

  夢后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
  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
  曾照彩云歸。

  注釋

  1、臨江仙:雙調小令,唐教坊曲名,后用為詞牌。《樂章集》入“仙呂調”,《張子野詞》入“高平調”。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三平韻。約有三格,第三格增二字。柳永演為慢曲,九十三字,前片五平韻,后片六平韻。
  2、“夢后”兩句:眼前實景,“夢后”“酒醒”互文,猶晏殊《踏莎行·小徑紅稀》所云“一場秋夢酒醒時”;“樓臺高鎖”,從外面看,“簾幕低垂”,就里面說,也只是一個地方的互文,表示春來意與非常闌珊。許渾《客有卜居不遂薄游汧隴因題》:“樓臺深鎖無人到,落盡春風第一花。“
  3、卻來:又來,再來。“去年春恨“是較近的一層回憶,獨立花前,閑看燕子,比今年的醉眠愁臥,靜掩房櫳意興還稍好一些。鄭谷《杏花》:”小桃初謝后,雙燕卻來時。“”獨立“與雙燕對照,已暗逗懷人意。《五代詩話》卷七引翁宏《宮詞》”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翁詩全篇見《詩話總龜》前集卷十一。)
  4、以下直到篇末,是更遠的回憶,即此篇的本事。小蘋,當時歌女名。汲古閣本《小山詞》作者自跋:“始時沈十二廉叔,陳十君寵家,有蓮鴻蘋云,品清謳娛客。每得一解,即以草授諸兒。“小蓮、小蘋等名,又見他的《玉樓春》詞中。
  5、心字羅衣:未詳。楊慎《詞品》卷二:“心字羅衣則謂心字香薰之爾,或謂女人衣曲領如心字。“說亦未必確。疑指衣上的花紋。”心“當是篆體,故可作為圖案。”兩重心字“,殆含”心心“義。李白《宮中行樂詞八首》之一:”山花插鬢髻,石竹繡羅衣“,僅就兩句字面,雖似與此句差遠,但太白彼詩篇末云:”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飛“,顯然為此詞結句所本,則”羅衣“云云蓋亦相綰合。前人記誦廣博,于創作時,每以聯想的關系,錯雜融會,成為新篇。此等例子正多,殆有不勝枚舉者。
  6、彩云:比喻美人。江淹《麗色賦》:“其少進也,如彩云出崖。“其比喻美人之取義仍從《高唐賦》”行云“來,屢見李白集中,如《感遇四首》之四”巫山賦彩云“、《鳳凰曲》”影滅彩云斷“及前引《宮中行樂詞》。白居易《簡簡吟》:”彩云易散琉璃脆。“此篇”當時明月“”曾照彩云“,與諸例均合,寓追懷追昔之意,即作者自跋所云。

  翻譯

  深夜夢回樓臺朱門緊鎖,宿酒醒后簾幕重重低垂。去年的春恨涌上心頭時,人在落花紛揚中幽幽獨立,燕子在微風細雨中雙雙翱飛。

  記得與小蘋初次相見,她穿著兩重心字香熏過的羅衣。琵琶輕彈委委傾訴相思。當時明月如今猶在,曾照著她彩云般的身影回歸。

  賞析

  這是懷舊憶人之作,所憶的是作者傾心愛慕、至老不能忘情的一位少女。此詞代表了晏幾道深婉精美的藝術風格。因懷人而夢,為解愁而酒。夢后酒醒,愈感孤寂,“高鎖”、“低垂”顯見孤寂之境,自然兜出一“恨”字,“春恨”又來,說明傷春懷人年復一年。如今更為深沉。末嵌入古人詩句,畫出一幅暮春獨立懷人圖。“微雨”、“落花”,春意闌珊;“人獨”、“燕雙”,倍增懷思。渾化無跡,意象妙絕。“記得”轉入所懷內容,即對小蘋第一印象。美妙之打扮,含情之彈奏,月光下之飄然歸去,尤以此三種細節,深印腦際,終身難忘。全篇由懷人之境之形,進而寫所懷之人之事,情真、意婉、人美、語工,諸美薈萃,實罕其匹。這首詞對偶工整,出語俊逸,寫得曲折深婉。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