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柳永:八聲甘州

柳永:八聲甘州

  《八聲甘州

  柳永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
  漸霜風凄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
  歸思難收。
  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妝樓凝望,
  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爭知我、倚闌干處,
  正恁凝愁?

  賞析

  此詞抒寫羈旅悲秋,相思愁恨,大約作于游宦江浙時。上片寫景。以暮雨、霜風、江流描繪了一幅風雨急驟的秋江雨景:“瀟瀟”狀其雨勢之狂猛;“灑江天”狀暮雨鋪天漫地之浩大,洗出一派清爽秋景。“霜風凄緊”以下寫雨后景象:以關河、夕陽之冷落、殘照展現驟雨沖洗后蒼茫浩闊、清寂高遠的江天境象,內蘊了蕭瑟、峻肅的悲秋氣韻。而“殘照當樓”則暗示出此樓即詞人登臨之地。“是處”二句寫“紅衰翠減”的近景細節,詞人情思轉入深致低回,以“物華休”隱喻青春年華的消逝。“長江水”視野轉遠,景中見情,暗示詞人內心惆悵、悲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成為由景入情的過渡,引發下片抒情。“不忍登高”乃是對登樓臨遠的反應,詞人便層層揭示“不忍”的原因:一是遙望故鄉,觸發“歸思難收”;二是羈旅萍蹤,深感游宦淹留;三是憐惜“佳人凝望”,相思太苦。層層剖述,婉轉深曲,特別是“想佳人”,揭示出“不忍”之根,更懸想佳人癡望江天,誤認歸舟的相思苦況;不僅如此,還轉進一層反照自身,哀憐佳人怎知我此刻也在倚欄凝望!這篇《八聲甘州》,早被蘇東坡巨眼識得,說其間佳句“不減唐人高處”。須知這樣的贊語,是極高的評價,東坡不曾以此許人的。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