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柳永:戚氏

柳永:戚氏

  《戚氏

  柳永

  晚秋天,一霎微雨灑庭軒。
  檻菊蕭疏,井梧零亂,惹殘煙。
  凄然,望江關,飛云黯淡夕陽閑。
  當時宋玉悲感,向此臨水與登山。
  遠道迢遞,行人凄楚,
  倦聽隴水潺湲。
  正蟬吟敗葉,蛩響衰草,
  相應喧喧。
  孤館度日如年,風露漸變,
  悄悄至更闌。
  長天凈,絳河清淺,皓月嬋娟。
  思綿綿,夜永對景,
  那堪屈指暗想從前。
  未名未祿,綺陌紅樓,
  往往經歲遷延。
  帝里風光好,
  當年少日,暮宴朝歡。
  況有狂朋怪侶,
  遇當歌對酒競留連。
  別有迅景如梭,舊游似夢,
  煙水程何限?
  念利名、憔悴長縈絆,
  追往事、空慘愁顏。
  漏箭移,稍覺輕寒,
  漸嗚咽、畫角數聲殘。
  對閑窗畔,
  停燈向曉,抱影無眠。

  賞析

  此詞為抒寫羈旅行役情懷的代表作。全詞三片。上片首敘晚秋行旅的悲凄。以微雨、疏菊、零梧、殘煙等關合秋景的意象,描摹驛館庭軒荒寂、冷落之境。中片再敘長夜幽思,承上片“夕陽”而轉入“更闌”,暗示徹夜失眠,以“孤館度日如年”概括上片之凄楚悲感的沉郁、深長。下片是對年少風流舊游的回憶和對名祿羈絆的苦悶:前者以熱筆寫未名未祿的“暮宴朝歡”,后者以冷筆寫利名縈絆的“空慘愁顏”,而借漏箭、輕寒、角聲點染舊游夢破,抱影無眠的愁慘悲寒的氣氛。全詞鋪敘展衍,結構縝密,抒情酣暢,借景點染,將今日的黃昏之悲、長夜之苦與往日的“暮宴朝歡”之樂交錯映現,突出今昔劇變的蒼涼之感。

平特心水报图 江西新时时彩开奖数据 3d组选825的前后关系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云南时时彩开奖时间 宁夏划水棋牌代理 湖北30选5开奖号码查询 下载免费斗地主不要网络的 如何翻译网络小说赚钱 26选5昨晚开奖结果 腾游娱乐中心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