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白居易:望月有感

白居易:望月有感

  《望月有感

  作者:白居易

  原文

  自河南經亂,關內阻饑,
  兄弟離散,各在一處。
  因望月有感,聊書所懷,
  寄上浮梁大兄、
  於潛七兄、烏江十五兄,
  兼示符離及下邽弟妹。

  時難年荒世業空,弟兄羈旅各西東。
  田園寥落干戈后,骨肉流離道路中。
  吊影分為千里雁,辭根散作九秋蓬。
  共看明月應垂淚,一夜鄉心五處同。

  注釋

  1、河南:唐時河南道,轄今河南省大部和山東、江蘇、安徽三省的部分地區。
  2、關內:關內道,轄今陜西大部及甘肅、寧夏、內蒙的部分地區。阻饑:遭受饑荒等困難。
  3、浮梁大兄:白居易的長兄幼文,貞元十四、五年間任饒州浮梁(今江西)主簿。
  4、於潛七兄:白居易叔父季康的長子,時為於潛(今浙江臨安縣)縣尉。
  5、烏江十五兄:白居易的從兄逸,時任烏江(今安徽和縣)主簿。
  6、符離:在今安徽省宿州市。白居易的父親在彭城(今徐州)作官多年,就把家安置在符離。
  7、下邽:縣名,治所在今陜西省渭南縣。白氏祖居曾在此。
  8、世業:世代傳下的產業。
  9、羈旅:猶漂泊。
  10、寥落:冷落。
  11、干戈:本是兩種武器,這里指戰爭。
  12、根:喻兄弟。
  13、吊影:對影自憐,身邊沒有親人,獨對著自己的身影感傷。
  14、千里雁:指離群之雁,孤獨的雁。
  15、九秋蓬:秋天蓬草脫離本根隨風飛轉,古人用來比喻游子在異鄉漂泊。
  16、九秋:秋天。

  翻譯

  自從河南地區經歷戰亂,
  關內一帶漕運受阻致使饑荒四起,
  我們兄弟也因此流離失散,
  各自在一處。
  因為看到月亮而有所感觸,
  便隨性寫成一首來記錄感想,
  寄給在浮梁的大哥、在於潛的七哥,
  在烏江的十五哥和在符離、
  下邽的弟弟妹妹們看。

  時勢艱難兵荒馬亂,家業空空;
  兄弟漂泊旅居異地,各自西東。
  戰亂以后處處寥落,田園荒蕪;
  骨肉分離漂泊流浪,失散途中。
  離群孤雁相隔千里,形影相吊;
  同根兄弟隨風飛散,恰似秋蓬。
  天涯海角共看明月,無不垂淚;
  今夜思鄉你我同心,五地相同。

  賞析

  這是一首感情濃郁的抒情詩,約作于公元799年(唐德宗貞元十五年)秋天。其時詩人到符離(安徽省宿州市),曾有《亂后過流溝寺》詩,流溝寺即在符離。題中所言“弟妹”,可能和詩人自己均在符離,因此合起來就有五處。公元799年(貞元十五年)春,宣武節度使董晉死后部下叛亂,接著中、光、蔡等州節度使吳少誠又叛亂。唐朝廷分遣十六道兵馬去攻打,戰事發生在河南境內。當時南方漕運主要經過河南輸送關內。由于“河南經亂”使得“關內阻饑”。全詩意在寫經亂之后,懷念諸位兄弟姊妹。

  此詩讀來如聽詩人傾訴自己身受的離亂之苦。在這戰亂饑饉災難深重的年代里,祖傳的家業蕩然一空,兄弟姊妹拋家失業,羈旅行役,天各一方。回首兵燹后的故鄉田園,一片寥落凄清。破敝的園舍雖在,可是流離失散的同胞骨肉,卻各自奔波在異鄉的道路之中。詩的前兩聯就是從“時難年荒”這一時代的災難起筆,以親身經歷概括出戰亂頻年、家園荒殘、手足離散這一具有典型意義的苦難的現實生活。接著詩人再以“雁”、“蓬”作比:手足離散各在一方,猶如那分飛千里的孤雁,只能吊影自憐;辭別故鄉流離四方,又多么像深秋中斷根的蓬草,隨著蕭瑟的西風,飛空而去,飄轉無定。“吊影分為千里雁,辭根散作九秋蓬”兩句,一向為人們所傳誦。詩人不僅以千里孤雁、九秋斷蓬作了形象貼切的比擬,而且以吊影分飛與辭根離散這樣傳神的描述,賦予它們孤苦凄惶的情態,深刻揭示了飽經戰亂的零落之苦。孤單的詩人凄惶中夜深難寐,舉首遙望孤懸夜空的明月,情不自禁聯想到飄散在各地的兄長弟妹們。他想:如果此時大家都在舉目遙望這輪勾引無限鄉思的明月,也會和自己一樣潸潸淚垂吧!恐怕這一夜之中,流散五處深切思念家園的心,也都會是相同的。詩人在這里以綿邈真摯的詩思,構出一幅五地望月共生鄉愁的圖景,從而收結全詩,創造出渾樸真淳、引人共鳴的藝術境界。

  全詩以白描的手法,采用平易的家常話語,抒寫人們所共有而又不是人人俱能道出的真實情感。清劉熙載在《藝概》中說:“常語易,奇語難,此詩之初關也。奇語易,常語難,此詩之重關也。香山用常得奇,此境良非易到。”白居易的這首詩不用典故,不事藻繪,語言淺白平實而又意蘊精深,情韻動人,堪稱“用常得奇”的佳作。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