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駱賓王:在獄詠蟬·并序

駱賓王:在獄詠蟬·并序

  《在獄詠蟬·并序

  作者:駱賓王

  余禁所禁垣西,
  是法廳事也,有古槐數株焉。
  雖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古樹;
  而聽訟斯在,即周召伯之甘棠,
  每至夕照低陰,秋蟬疏引,
  發聲幽息,有切嘗聞,
  豈人心異于曩時,將蟲響悲于前聽?
  嗟乎,聲以動容,德以象賢。
  故潔其身也,稟君子達人之高行;
  蛻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靈姿。
  候時而來,順陰陽之數;
  應節為變,審藏用之機。
  有目斯開,不以道昏而昧其視;
  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易其真。
  吟喬樹之微風,韻姿天縱;
  飲高秋之墜露,清畏人知。
  仆失路艱虞,遭時徽纆。
  不哀傷而自怨,未搖落而先衰。
  聞蟪蛄之流聲,悟平反之已奏;
  見螳螂之抱影,怯危機之未安。
  感而綴詩,貽諸知己。
  庶情沿物應,哀弱羽之飄零;
  道寄人知,憫余聲之寂寞。
  非謂文墨,取代幽憂云爾。  
  西陸蟬聲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鬢影,來對白頭吟。
  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
  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

  注釋

  1、雖生意兩句:東晉殷仲文,見大司馬桓溫府中老槐樹,嘆曰:“此樹婆娑,無復生意。”借此自嘆其不得志。這里即用其事。
  2、而聽訟兩句:傳說周代召伯巡行,聽民間之訟而不煩勞百姓,就在甘棠(即棠梨)下斷案,后人因相戒不要損傷這樹。召伯,即召公。周代燕國始祖,名,因封邑在召(今陜西岐山西南)而得名。
  3、曩時:前時。
  4、將:抑或。
  5、徽:捆綁罪犯的繩索,這里是被囚禁的意思。
  6、綴詩:成詩。
  7、西陸:指秋天。
  8、南冠:楚冠,這里是囚徒的意思。用《左傳·成公九年》,楚鐘儀戴著南冠被囚于晉國軍府事。
  9、玄鬢:指蟬的黑色翅膀,這里比喻自己正當盛年。
  10、白頭吟:樂府曲名,《樂府詩集》解題說是鮑照、張正見、虞世南諸作,皆自傷清直卻遭誣謗。兩句意謂,自己正當玄鬢之年,卻來默誦《白頭吟》那樣哀怨的詩句。

  譯文

  囚禁我的牢房的西墻外,
  是受案聽訟的公堂,
  那里有數株古槐樹。
  雖然能看出它們的勃勃生機,
  與東晉殷仲文所見到的槐樹一樣;
  但聽訟公堂在此,
  象周代召伯巡行在棠樹下斷案一般。
  每到傍晚太陽光傾斜,
  秋蟬鳴唱,
  發出輕幽的聲息,
  凄切悲涼超過先前所聞。
  難道是心情不同往昔?
  抑或是蟲響比以前聽到的更悲?
  唉呀,蟬聲足以感動人,
  蟬的德行足以象征賢能。
  所以,它的清廉儉信,
  可說是稟承君子達人的崇高品德,
  它蛻皮之后,
  有羽化登上仙境的美妙身姿。
  等待時令而來,
  遵循自然規律;
  適應季節變化,
  洞察隱居和活動的時機。
  有眼就瞪得大大的,
  不因道路昏暗而不明其視;
  有翼能高飛卻自甘澹泊,
  不因世俗渾濁而改變自己本質。
  在高樹上臨風吟唱,
  那姿態聲韻真是天賜之美,
  飲用深秋天宇下的露水,
  潔身自好深怕為人所知。
  我的處境困憂,
  遭難被囚,
  即使不哀傷,也時時自怨,
  象樹葉未曾凋零已經衰敗。
  聽到蟬鳴的聲音,
  想到昭雪平反的奏章已經上報;
  但看到螳螂欲捕鳴蟬的影子,
  我又擔心自身危險尚未解除。
  觸景生情,感受很深,寫成一詩,
  贈送給各位知己。
  希望我的情景能應鳴蟬征兆,
  同情我象微小秋蟬般飄零境遇,
  說出來讓大家知道,
  憐憫我最后悲鳴的寂寞心情。
  這不算為正式文章,
  只不過聊以解憂而已。
  深秋季節西墻外寒蟬不停地鳴唱,
  蟬聲把我這囚徒的愁緒帶到遠方。
  怎堪忍受正當玄鬢盛年的好時光,
  獨自吟誦白頭吟這么哀怨的詩行。
  露重翅薄欲飛不能世態多么炎涼,
  風多風大聲響易沉難保自身芬芳。
  無人知道我象秋蟬般的清廉高潔,
  有誰能為我表白冰晶玉潔的心腸?

  賞析

  唐高宗儀鳳三年(678)詩人遷任侍御史,因上疏論事,觸怒武后,被誣下獄,詩作于此時。

  詩人以蟬的高潔、喻己的清廉。首聯借蟬聲起興,引起客思,由“南冠”切題。頷聯以“不堪”和“來對”的流水對,闡發物我之關系,揭露朝政的丑惡和自我的凄傷。頸聯運用比喻,以“露重”、“風多”喻世道污濁環境惡劣。“飛難進”喻宦海浮沉難進。“響易沉”喻言論受壓。尾聯以蟬的高潔,喻己的品性,結句以設問點出冤獄未雪之恨。

  這是一首很好的詠物詩,借詠物寓抒情,滿腔忠憤,溢于言表。

平特心水报图 10.22福彩中奖号码 海南4十1彩票网站 360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北京时时彩开奖 快中彩走势图app 隆彩娱乐苹果 彩票书籍正版 象棋规则谁吃谁 湖南快乐十分开多少退换本金 英超直播吧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