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高適:燕歌行·并序

高適:燕歌行·并序

  《燕歌行·并序

  作者:高適

  開元二十六年,
  客有從元戎出塞而還者,
  作燕歌行以示適。
  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
  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賜顏色。
  [扌從]金伐鼓下榆關,旌旗逶迤碣石間。
  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獵火照狼山。
  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陵雜風雨。
  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
  大漠窮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當恩遇常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
  鐵衣遠戍辛勤久,玉筋應啼別離后。
  少婦城南欲斷腸,征人薊北空回首。
  邊風飄飄那可度,絕域蒼茫更何有。
  殺氣三時作陣云,寒聲一夜傳刁斗。
  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勛。
  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注釋

  1、元戎:主帥,指幽州節度使張守。
  2、金:鉦,行軍樂器。
  3、極邊土:臨邊境的盡頭。
  4、胡騎句:意謂敵人來勢兇猛,像疾風暴雨。憑陵:侵凌。
  5、身當兩句:意謂戰士們身承朝庭的恩遇,常常不顧敵人的兇猛而死戰,但仍未能解除重圍。
  6、鐵衣:指遠征戰士。
  7、玉筋句:指戰士們想象他們的妻子,必為思夫遠征而流淚;玉筋:舊喻婦女的眼淚。
  8、薊北:唐薊州治所在漁陽,今天津薊縣,這里泛指東北邊地。
  9、刁斗:軍中打更用的銅器。

  譯文

  唐玄宗開元二十六年,
  有個隨從主帥出塞回來的人,
  寫了《燕歌行》詩一首給我看。
  我感慨于邊疆戰守的事,
  因而寫了這首《燕歌行》應和他。

  東北邊境上的烽煙塵土蔽日遮天;
  將領們為掃平兇敵辭家上了前線。
  好男兒本看重馳聘沙場為國戍邊;
  漢家天子對這種精神又格外賞臉。
  敲鑼打鼓隊伍雄赳赳開出山海關;
  旌旗蔽日在北方的海邊蜿蜓不斷。
  校尉自大沙漠送來了緊急的軍書;
  說是單于把戰火燃到內蒙的狼山。
  山川景象蕭條延伸到邊境的盡頭;
  敵騎侵凌來勢兇猛猶如風狂雨驟。
  戰士在前線廝殺一半死來一半生;
  將軍仍在營帳中觀賞美人的歌舞。
  北方沙漠到了秋末盡是萋萋衰草;
  暮色降臨孤城能戰守兵越來越少。
  將士身受皇恩常不顧頑敵而死戰;
  盡管竭力奮戰仍未解除關山重圍。
  戰士們身穿鐵甲辛苦地久戍邊疆;
  家中妻子一定淚如玉箸時時感傷。
  少婦們在長安家中恐怕哭斷了腸;
  征人們在薊北邊防枉自回首故鄉。
  邊疆朔風凜冽要想回鄉那能飛渡;
  疆域曠遠迷茫是人世間僅有絕無。
  晨午晚三時都殺氣騰騰戰云彌漫;
  夜里頻傳的刁斗聲叫人聽了膽寒。
  你我相看雪白的戰刀上血跡斑斑;
  自古盡忠死節豈能顧及功勛受賞。
  君不見沙場上嘗盡征戰苦的士兵;
  至今仍然懷念西漢時的李廣將軍。

  賞析

  詩意在慨嘆征戰之苦,譴責將領驕傲輕敵,荒淫失職,造成戰爭失利,使戰士受到極大痛苦和犧牲,反映了士兵與將領之間苦樂不同,莊嚴與荒淫迥異的現實。詩雖敘寫邊戰,但重點不在民族矛盾,而是諷刺和憤恨不恤戰士的將領。同時,也寫出了為國御敵之辛勤。主題仍是雄健激越,慷慨悲壯。全詩簡煉地描寫了一次戰爭的全過程。開頭八句寫出師,說明戰爭的方位和性質:“金伐鼓下榆關,旌旗逶迤碣石間”。第二段八句,寫戰斗危急和失敗,戰士們出生入死,將軍們荒淫無恥:“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第三段十二句,寫被圍戰士的痛苦:“鐵衣遠戍辛勤久”,以及他們浴血奮戰,視死如歸:“死節從來豈顧勛”,“相看白刃血紛紛。”另方面也寫征夫思婦久別之苦,邊塞的荒涼,渴望有好的將軍來領導。

  詩的氣勢暢達,筆力矯健,氣氛悲壯淋漓,主旨深刻含蓄。用韻平仄相間,抑揚有節,音調和美。是邊塞詩的大名篇,千古傳誦,有口皆碑。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