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舒羽詩集

舒羽詩集

  舒羽詩集

  1、《相遇

  我奔向你
  這難能的相遇讓我喜極而涕
  你卻因我的擁抱而遠離
  好,我不動
  甚至可以閉上眼睛
  請你
  向我走來
  ……
  空氣里沒有風
  渴望的窗簾沒有動
  我睜開悵惘的眼
  你竟端然地坐在陰影里
  眉目口唇不清
  如一團幽暗的命運
  我仿佛聽見你說
  這是我們
  擁抱的距離

  2、《晨曦

  迎接一束光的侵入
  就像走進你白色的圣幕
  閉上眼睛任你的明亮
  充滿我的空無
  當黎明的新枝
  從窗外伸進試探的手臂
  我交出了我的心
  當流動的光線輕柔地
  搖曳風的流蘇
  哦讓我為你哼支歌吧
  請允我的歌聲開放于
  你蜿蜒而上的庭宇
  請允我用濃濃的花蔭
  供奉你潔凈的靈魂
  在風琴蘇醒的晨曦
  請剪去
  我紫色的裙裾

  3、《花火

  我是水
  無以名狀所以無所不能
  窒息或灌溉
  我是風
  呼嘯在你孤絕的城堡外
  而你感到的只是肅靜
  我是雪
  一朵一朵難以計數
  累積你所有的時間但終將如數收回
  我是火
  燃燒你的一生
  毀滅你捍衛的一切
  而煙燼中火種不滅
  我是一切
  一切即我
  而我就是你
  我是你靜夜中的自己
  是神明的花火

  4、《靈魂

  抓住它
  它曾居住于你
  而今游離難覓蹤影
  它從你窗前走過目光寒冷
  像一個饑渴但不愿接受晚餐的孩子
  有著窮人特有的堅硬
  而你的柔軟
  是一件不能御寒的雨衣
  你的屋子
  燈火通明灼傷了它的眼睛
  你追出門外
  握住了它冰涼的手
  卻只道:
  一葉孤秋

  5、《愛之祭

  火把
  已經點燃
  讓我們登上天使筑就的祭壇
  迎向
  亞伯拉罕準許的光
  此刻我是你的羔羊
  閉上眼
  將所有的語言
  留給微顫的眼瞼
  我從未因肉體而感到歡愉
  正如我所理解的痛苦
  從來都是顫抖的幸福

  6、《置身于繁華

  置身于繁華
  我是一座鐘樓
  心向寧靜身體卻止不住
  搖擺的時序
  是誰
  在添加欲望的柴薪
  在城市上空
  用霓虹的光暈
  焚燒往昔肅靜的心靈
  哦這無辜但有罪的靈魂
  在火焰里嘶鳴扭動余生
  直到金子將淡泊的歲月
  掩埋成一座閃光的墳塋……
  只是經過她的人
  再也聽不見星空下林梢間
  夜鶯
  那嘀囀的歌鳴
  我看見死神
  站在天使的身旁
  俯身加冕貧窮者的榮光
  他們安寧的面容之上
  盛開著一叢白色的玫瑰
  散發奇異的馨香

  7、《孤獨歸來

  月光的岸有形的無邊
  輕拍的浪呼吸的裙邊
  我在夜色中醒來
  夜的黑是我的明媚
  孤獨歸來我心安在
  當夜幕低垂星河明滅
  我蹁躚往來于天際之間
  夜風的翅膀是我寂靜的歌謠
  我的美麗是無人能懂的憂郁
  海洋的春天不以四季輪回
  唯有舒展的夜唯有浪的花
  唯有瞬間的美和瞬間的幻滅

  8、《神秘的力量

  面對一些事物
  最好保持沉默
  若欲駕馭之反被其駕之
  宣戰之詞未出拔劍之手未舉
  失敗已然告終
  它們無面目無界限
  相互牽連此來彼往
  神秘得如同日月一般光明
  而人類這卑微的狂妄者
  竟對這超凡的力量舉起了猥瑣的刀
  妄圖以肢解的方式驅逐恐懼
  甚至將虛無切割——
  年年月月日日時時分分秒秒
  如圍棋的格子翻滾的日歷
  小說的章回破碎的漁網徒勞的道具
  還有天真的勇氣屢敗屢戰的無知
  終落得一部漏洞百出的拙作
  糟糕地署著未完待續的名
  面對一些事物最好保持沉默
  不用刻意尋找一切皆是原貌
  有些東西放手后才能看到:
  如時間、水、霧、風和愛

  9、《身世告白

  我來自樹葉婆娑的華彩
  來自七弦琴徹斷的瞬間
  來自拋書空對一枝梅的凝視
  來自姓氏荒蕪的族譜
  我來
  來回應你窮極一生的吶喊
  來成全你步履沉重而依然行行復行行的意義
  來擁抱你要的永恒和虛無要的虛無

  10、《

  又是午夜時分
  像天使與魔鬼產下的靈異的嬰孩
  長一聲
  短一聲
  尖一聲
  嘆一聲
  如此哀傷凄厲的
  恣意妄為、聲嘶力竭的
  天真與世故、本能與矯作的
  從容與緊迫、長吁與短嘆的
  甚至充滿著怨憤的
  聲音
  是浸淫于欲望不能自拔的感官呼應
  還是空閨怨婦寂寞靈魂深處的呼喊
  是天使的詠嘆
  還是魔鬼的夢魘
  更可怕的
  它仿佛是介于多者之間的
  一種人類的聲音
  又像是
  一種古老但從未失傳的儀式
  黑夜中那一對綠石的眼睛
  許是祭祀時必要的神情
  悼念死者的靈魂或
  召喚生者的意志
  來自喉嚨更來自身體之外的
  一種驅使
  來自意識更來自意識之外的
  一種奇異的矛盾與統一
  它是聲音的宗教
  是專事詭異之歌唱家的一種
  直透命理的表演
  天一亮就隱匿如散去的霧
  不是因為光明而是因為黑暗
  但它只是貓
  人們無法將它與白天相聯系
  或許這正是貓在白天之所以溫順嫻靜
  甚至慵懶的內在原因
  貓有九條命我信
  但不要直視它的眼睛
  它并不想看你
  你只是它眼中的
  一條線狀的影子
  貓的夜晚貓的上空貓的世界
  究竟是欲望還是靈魂
  為何只在午夜響起且
  一呼便能百應?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