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鄭愁予詩集

鄭愁予詩集

  鄭愁予詩集

  1、《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里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2、《當西風走過

  僅圖這樣走過的,西風——
  僅吹熄我的蠟燭就這樣走過了
  徒留一葉未讀完的書冊在手
  卻使一室的黝暗,
  反印了窗外的幽藍。
  當落桐飄如遠年的回音,
  恰似指間輕掩的一葉
  當晚景的情愁因燭火的冥滅而凝於眼底
  此刻,
  我是這樣油然地記取,那年少的時光
  哎,那時光,
  愛倩的走過一如西風的走過。

  3、《生命

  滑落過長空的下坡,
  我是熄了燈的流星
  正乘夜雨的微涼,
  趕一程赴賭的路
  待投擲的生命如雨點,
  在湖上激起一夜的迷霧
  夠了,生命如此的短,
  竟短得如此的華美!
  偶然間,我是勝了,
  造物自迷於錦繡的設局
  畢竟是日子如針,
  曳著先濃後淡的彩線
  起落的拾指之間,
  反繡出我偏傲的明暗
  算了,生命如此之速,
  竟速得如此之寧靜!

  4、《南海上空

  琉璃的三界盆景盒兒般的碎了
  結伴而去的幽散為隨緣的禪
  關不住的長睫翼一樣的翩翩
  而冰質的藍溶作紫竹的朝露
  禁不住的 瞳如索食的啄——
  在南海我們竟是一陣鴿
  春風乃是哨音做的
  遠山覆於云蔭
  人魚正圍喋著普陀
  挽*而涉的群島在海峽小憩
  一切皆緣春天而起——
  在南海我們竟是一陣鴿
  兩腳系的書是觀音捎給丈夫的

  5、《俯拾

  臺北盆地
  像置於匣內的大提琴
  鑲著綠玉……
  裸著的觀音山
  遙向大屯山強壯的臂彎
  施著媚眼
  向左再向南看過去
  便是有著沉沉森林的
  中央山脈的前襟了
  基隆河谷像把聲音的鎖
  陽光的金鑰匙不停的撥弄
  在云飛的地方
  我也伸長我底冰斧
  為那七彩的虹弓綴一根弦
  而這歇著的大提琴
  卻是事間最智慧的詞令者
  對偶來的人,緘默——。

  6、《山外書

  不必為我懸念
  我在山里……
  來自海上的云
  說海的沉默太深
  來自海上的風
  說海的笑聲太遼闊
  我是來自海上的人
  山是凝固的波浪
  (不再相信海的消息)
  我底歸心
  不再涌動

  7、《山居的日子

  自從來到山里,朋友啊!
  我的日子是倒轉了的:
  我總是先過黃昏後渡黎明
  每夜,我擦過黑石的肩膀,
  立於風吼的峰上,
  唱啊!這里不怕曲高和寡
  展在頭上的是詩人的家譜,
  哦!智慧的血需要延續,
  我鑿深滿天透明的姓名
  唱啊!這里不怕曲高和寡

  8、《落帆

  啊!何其幽靜的倒影與深沉的潭心
  兩條動的大河,交擁地沉默在
  我底,臨崖的窗下……
  啊!何其零落的星語與晶澈的黃昏
  何其清冷的月華啊
  與我直落懸崖的清冷眸子
  以同樣如玉之身,共游於清冥之上
  這時,在竹林的彼岸
  漁唱聲里,一帆嘎然而落
  啊!何其悠然地如云之拭鏡
  那光明的形象,畢竟是漂渺而逝
  我乃脫下輕披的衣襟
  向潭心擲去,擲去——

  9、《崖上

  虛無在崖上時,對著我
  彷佛這樣歌著……
  啊——-
  不必為人生詠唱,以你悲愴之曲
  不必為自然臨摩,以你文彩之筆
  不必謳歌,不必渲染,不必夸耀吧!
  果真你底聲音,能傳出十里嗎?
  與乎你底圖畫,能留住時間嗎?
  然則,即千頃驚濤,也不必慨賞
  即萬里云海,也不必訝贊
  果真,啊!你底眼,又是如此的低微麼?
  時序和方位,山水和星月
  不必指出,啊!也不必想到
  不必猜測,你耳得之聲
  不必揣摩,你目遇之色
  不必一詠三嘆,啊,為你薄薄的存在
  若是,朋友,你不曾透視過生命
  來啊,隨我立於這崖上
  這里的——
  風是清的,月是冷的,流水淡得清明
  你當悟到,隱隱地悟到
  時間是由你無限的開始
  一切的聲色,不過是有限的玩具
  宇宙有你,你創宇宙——
  啊,在自賞的夢中,
  應該是悄然地小立……

  10、《佛外緣

  她走進來說:我停留
  只能亥時到子時
  你來贈我一百零八顆舍利子
  說是前生火花的相思骨
  又用菩提樹年輪的心線
  串成時間綿替的念珠
  莫是今生邀我共同坐化
  在一險峰清寂的洞府
  一陰一陽兩尊肉身
  默數著念珠對坐千古
  而我的心魔日歸夜遁你如何知道
  當我拈花是那心魔在微笑
  每朝手寫一百零八個癡字
  恐怕情孽如九牛而修持如一毛
  而你來只要停留一個時辰
  那舍利子已化入我臟腑心魂
  菩提樹同我的性命合一
  我看不見我也看不見你只覺得
  唇上印了一記涼如清露的吻

  11、《貴族

  別劫去我的憂郁;那個灰色的貴族;
  別以陽光的手,探我春雨的簾子,
  我不愛夕照的紅繁縷,印做我的窗花,
  我住於我的城池,
  且安於施虐白晝的罪名,
  別挑引我的感激,盡管馳過你晚風的黑騎士,
  別以面紗的西敏寺的霧,隱海外的星光誘我:
  你該知道的,那灰色的貴族——
  我不欲離去,我怎舍得,
  這美麗的臨刑的家居。

  12、《水巷

  四圍的青山太高了,顯得晴空
  如一描藍的窗……
  我們常常拉上云的窗帷
  那是陰了,而且飄著雨的流蘇
  我原是愛聽罄聲與鐸聲的
  今卻為你戚戚於小院的陰晴
  算了吧
  管他一世的緣份是否相值於千年慧根
  誰讓你我相逢
  且相逢於這小小的水巷如兩條魚

  13、《夜歌

  這時,我們的港是靜了
  高架起重機的長鼻指著天
  恰似匹匹采食的巨象
  而滿天欲墜的星斗如果實
  撩起你心底輕愁的是海上徐徐的一級風
  一個小小的潮正拍看我們港的千條護木
  所有的船你將看不清她們的名字
  而你又覺得所有的燈都熟習
  每一盞都像一個往事,一次愛情
  這時,我們的港真的已靜了。當風和燈
  當輕愁和往事就像小小的潮的時候
  你必愛靜靜地走過,就像我這樣靜靜地
  走過,這有個美麗彎度的十四號碼頭

  14、《度牒

  這是故居的園林,石階向
  圮廢的廟宇
  今夜你同誰來呢?同著
  來自風雨的不羈,抑來自往歲的記憶
  額上新的殿堂已醮起,而哪兒去了
  我們昔日油紙的度牒
  我再再地斷定,我們交投的方言未改
  那蒲團與蓮瓣前的偶立
  或笑聲中不意地休止
  啊,你已陌生了的人,今夜你同風雨來
  我心的廢廈已張起四角的飛檐
  那高懸薄翅的鐵馬,你要輕輕地搖
  輕輕地,啊,那是我夢的觸須

  15、《未題

  無聲地匯流著,在一二月的雨天
  是我們臂上的靜脈的小青河
  一環環的漩渦,朵朵地跳出來
  跳出你開著南窗的,心的四房室
  而我底——
  我正忙於打發,灰塵子常年的座客
  以坦敞的每個角落,
  一一安置你的擺設
  啊,那小巧的擺設是你手制的
  安閑地擱在,那兩宅心舍的,
  那八間房室

  16、《梵音

  云游了三千歲月
  終將云履脫在最西的峰上
  而門掩著獸環有指音錯落
  是誰歸來在前階
  是誰沿著每顆星托缽歸來
  乃聞一腔蒼古的男聲
  在引罄的丁零中響起
  反正已還山門且遲些個進去
  且念一些渡一些飲一些啄
  且返身再觀照
  那六乘以七的世界
  (啊鐘鼓四十二字妙陀羅)
  首日的晚課在拈香中開始
  隨木魚游出舌底的蓮花
  我的靈魂
  不即不離

  17、《媳婦

  媳婦兒的家曾是昔日的花轎
  顫栗了門深柳枝垂的巷子
  葦簾卷著空堂約好燕燕的佳期
  是一疊唱片樣轉而不眩的下午
  啊燕燕一圈呢語一圈笑
  而雪披的遠山仍是舊歲的寒衣
  仍在多上坡的云脊……
  翼的路了無消息
  無奈梅香總趁日斜時候
  推衾欲起的媳婦便悵然仰首
  呀未粘好的風箏猶擱案頭……

  18、《醉溪流域

  (

  吹風笛的男子在數說童年
  吹風笛的男子
  擁有整座弄風的竹城
  雖然他們從小就愛唱同一支歌
  而咽喉是憂傷的
  歲月期期艾艾地流過
  那失耕的兩岸正等待春泛而冬著
  一溪碎了的音符濺起
  多石筍的上游有藍鐘花的鼻息
  而總比蕭蕭的下游多總比
  沿江飲馬的啼聲好
  想起從小就愛唱的那支歌
  憂傷的咽喉歲月期期艾艾地流過
  流過未耕的兩岸
  而兩岸啊猶為約定的獻身而童貞著

  (二)

  那晚他們隔杯望著空空
  (當兄弟已出征真像對飲的妯娌呢!)
  舟上的快意只是呀地一聲
  啟 了
  姻緣桅立在第六指上
  那晚他們隔燭望著紅紅
  (當兄弟已亡故誰和誰算是妯娌妮!)
  整個的流域都生長一種棕的植物
  (是燈柱披著蓑衣麼!)
  後來便讓風鼓起黑色的大氅
  其壯觀如一座地震的城
  啊那晚他們交頸而很慢很慢才釘在十字上

  19、《港夜

  遠處的錨響如斷續的鐘聲
  云像小魚浮進那柔動的圓渾……
  小小的波濤帶著成熟的傭懶
  輕貼上船舷,那樣地膩,與軟
  渡口的石階落向憂邃
  這港,靜的像被母親的手撫睡
  燈光在水面拉成金的塔樓
  小舟的影,像鷹一樣,像風一樣穿過……

  20、《歸航曲

  飄泊得很久,我想歸去了
  彷佛,我不再屬於這里的一切
  我要摘下久懸的桅燈
  摘下航程里最後的信號
  我要歸去了……
  每一片帆都會駛向
  斯培西阿海灣(注)
  像疲倦的太陽
  在那兒降落,我知道
  每一朵云都會俯吻
  汩羅江渚,像清淺的水渦一樣
  在那兒旋沒……
  我要歸去了
  天隅有幽藍的空席
  有星座們洗塵的酒宴
  在隱去云朵和帆的地方
  我的燈將在那兒升起…

  21、《雨絲

  我們底戀啊,像雨絲,
  在星斗與星斗間的路上,
  我們底車輿是無聲的。
  曾嬉戲於透明的大森林,
  曾濯足於無水的小溪,
  那是,擠滿著蓮葉燈的河床啊,
  是有牽牛和鵲橋的故事
  遺落在那里的……
  遺落在那裹的
  我們底戀啊,像雨絲,
  斜斜地,斜斜地織成淡的記憶。
  而是否淡的記憶
  就永留於星斗之間呢?
  如今已是摔碎的珍珠
  流滿人世了……

  22、《殘堡

  戍守的人已歸了,留下
  邊地的殘堡
  看得出,十九世紀的草原啊
  如今,是沙丘一片……
  怔忡而空曠的箭眼
  掛過號角的鐵釘
  被黃昏和望歸的靴子磨平的
  戍樓的石垛啊
  一切都老了
  一切都抹上風沙的銹
  百年前英雄系馬的地方
  百年前壯士磨劍的地方
  這兒我黯然地卸了鞍
  歷史的鎖啊沒有鑰匙
  我的行囊也沒有劍
  要一個鏗鏘的夢吧
  趁月色,我傳下悲戚的將軍令
  自琴弦……

  23、《野店

  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
  黃昏裹掛起一盞燈
  啊,來了
  有命運垂在頸間的駱駝
  有寂寞含在眼裹的旅客
  是誰掛起的這盞燈啊
  曠野上,一個蒙朧的家
  微笑看……
  有松火低歌的地方啊
  有燒酒羊肉的地方啊
  有人交換著流浪的方向……

  24、《牧羊女

  那有姑娘不戴花
  那有少年不馳馬
  姑娘戴花等出嫁
  少年馳馬訪親家
  哎
  那有花兒不殘凋
  那有馬兒不過橋
  殘凋的花兒呀隨地葬
  過橋的馬兒呀不回頭……」
  當你唱起我這支歌的時侯
  我底心懶了
  我底馬累了
  那時
  黃昏已重了
  酒囊已盡了……

  25、《黃昏的來客

  是誰向這邊馳來了呢
  這裹有直立的炊姻
  和睡意蒙朧的駝鈴
  你也許是來自沙原的孤客
  多情而爽朗的
  邊城的孩子
  你也許帶看被放逐的憂憤
  摔著鞭子似的雙眉
  然而,你有輕輕的哨音啊
  輕輕地
  撩起沉重的黃昏
  讓我點起燈來吧
  像守更的雁

平特心水报图 2014年香港赛马会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软件 大乐透选号什么叫胆 吉林时时彩网上购买火车票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结果 快乐十分网投网盘租用 内蒙古十一选五助手 白小姐透特 青海11选5走势 九州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