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普希金的詩歌

普希金的詩歌

  普希金的詩歌

  1、《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不要悲傷,不要心急!
  憂郁的日子里需要鎮靜:
  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
  心兒永遠向往著未來,
  現在卻常是憂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將會過去,
  而那過去了的,
  就會成為親切的回憶。

  2、《致大海

  再見了,奔放不羈的元素!
  你碧藍的波浪在我面前
  最后一次地翻騰起伏,
  你的高傲的美閃閃耀眼。
  像是友人的哀傷的怨訴,
  像是他分手時的聲聲召喚,
  你憂郁的喧響,你的急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邊回旋。
  我的心靈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邊漫步,
  我獨自靜靜地沉思,旁徨,
  為夙愿難償而滿懷愁苦!
  我多么愛你的余音繚繞,
  那低沉的音調,深淵之聲,
  還有你黃昏時分的寂寥,
  和你那變幻莫測的激情。
  打魚人的溫順的風帆,
  全憑著你的意旨保護,
  大膽地掠過你波濤的峰巒,
  而當你怒氣沖沖,難以制服,
  就會沉沒多少漁船。
  呵,我怎能拋開不顧
  你孤寂的巋然不動的海岸,
  我滿懷欣喜向你祝福:
  愿我詩情的滾滾巨瀾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喚——我卻被束縛;
  我心靈的掙扎也是枉然;
  為那強烈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邊……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兒是我
  熱烈向往、無牽無掛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個處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靈復蘇。
  一面峭壁,一座光榮的墳塋……
  在那兒,多少珍貴的思念
  沉浸在無限凄涼的夢境;
  拿破侖就是在那兒長眠。
  他在那兒的苦難中安息。
  緊跟他身后,另一個天才,
  像滾滾雷霆,離我們飛馳而去,
  我們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長逝了,自由失聲哭泣,
  他給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洶涌奔騰吧,掀起狂風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禮贊!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體現,
  他身上凝結著你的精神,
  像你一樣,磅礴、憂郁、深遠,
  像你一樣,頑強而又堅韌。
  大海啊,世界一片虛空……
  現在你要把我引向何處?
  人間到處都是相同的命運:
  哪兒有幸福,哪兒就有人占有,
  不是教育,就是暴君。
  再見吧,大海!你的雄偉壯麗,
  我將深深地銘記在心;
  你那薄暮時分的絮語,
  我將久久地,久久地聆聽……
  你的形象充滿了我的心坎,
  向著叢林和靜謐的蠻荒,
  我將帶走你的巖石,你的港灣,
  你的聲浪,你的水影波光。

  3、《自由頌

  去吧,從我的眼前滾開,
  柔弱的西色拉島的皇后!
  你在哪里?對帝王的驚雷,
  啊,你驕傲的自由底歌手?
  來吧,把我的桂冠扯去,
  把嬌弱無力的豎琴打破……
  我要給世人歌唱自由,
  我要打擊皇位上的罪惡。
  請給我指出那個輝煌的
  高盧人的高貴的足跡,
  你使他唱出勇敢的贊歌,
  面對光榮的苦難而不懼。
  戰栗吧!世間的專制暴君,
  無常的命運暫時的寵幸!
  而你們,匍匐著的奴隸,
  聽啊,振奮起來,覺醒!
  唉,無論我向哪里望去——
  到處是皮鞭,到處是鐵掌,
  對于法理的致命的侮辱,
  奴隸軟弱的淚水汪洋;
  到處都是不義的權力
  在偏見的濃密的幽暗中
  登了位——靠奴役的天才,
  和對光榮的害人的熱情。
  要想看到帝王的頭上
  沒有人民的痛苦壓積,
  那只有當神圣的自由
  和強大的法理結合在一起;
  只有當法理以堅強的盾
  保護一切人,它的利劍
  被忠實的公民的手緊握,
  揮過平等的頭上,毫無情面。
  只有當正義的手把罪惡
  從它的高位向下揮擊,
  這只手啊,它不肯為了貪婪
  或者畏懼,而稍稍姑息。
  當權者啊!是法理,不是上天
  給了你們冠冕和皇位,
  你們雖然高居于人民之上,
  但該受永恒的法理支配。
  啊,不幸,那是民族的不幸,
  若是讓法理不慎地瞌睡;
  若是無論人民或帝王
  能把法理玩弄于股掌內!
  關于這,我要請你作證,
  哦,顯赫的過錯的殉難者,
  在不久以前的風暴里,
  你帝王的頭為祖先而跌落。
  在無言的后代的見證下,
  路易昂揚地升向死亡,
  他把黜免了皇冠的頭
  垂放在背信底血腥刑臺上;
  法理沉默了——人們沉默了,
  罪惡的斧頭降落了……
  于是,在帶枷鎖的高盧人身上
  覆下了惡徒的紫袍。
  我憎恨你和你的皇座,
  專制的暴君和魔王!
  我帶著殘忍的高興看著
  你的覆滅,你子孫的死亡。
  人人會在你的額上
  讀到人民的詛咒的印記,
  你是世上對神的責備,
  自然的恥辱,人間的瘟疫。
  當午夜的天空的星星
  在幽暗的涅瓦河上閃爍,
  而無憂的頭被平和的夢
  壓得沉重,靜靜地睡著,
  沉思的歌者卻在凝視
  一個暴君的荒蕪的遺跡,
  一個久已棄置的宮殿
  在霧色里猙獰地安息。
  他還聽見,在可怕的宮墻后,
  克里奧的令人心悸的宣判,
  卡里古拉的臨終的一刻
  在他眼前清晰地呈現。
  他還看見:披著肩綬和勛章,
  一群詭秘的刨子手走過去,
  被酒和惡意灌得醉醺醺,
  滿臉是驕橫,心里是恐懼。
  不忠的警衛沉默不語,
  高懸的吊橋靜靜落下來,
  在幽暗的夜里,兩扇宮門
  被收買的內奸悄悄打開……
  噢,可恥!我們時代的暴行!
  像野獸,歡躍著土耳其士兵!
  不榮耀的一擊降落了……
  戴王冠的惡徒死于非命。
  接受這個教訓吧,帝王們:
  今天,無論是刑罰,是褒獎,
  是血腥的囚牢,還是神壇,
  全不能作你們真正的屏障;
  請在法理可靠的蔭蔽下
  首先把你們的頭低垂,
  如是,人民的自由和安寧
  才是皇座的永遠的守衛。

  4、《致克恩

  我記得那神奇的瞬間:
  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你,
  就像曇花一現的幻像,
  就像純潔之美的精靈。
  在無望憂愁的折磨中,
  在喧鬧生活的紛擾里,
  溫柔的聲久久對我回響,
  可愛的臉龐浮現在夢里。
  歲月飛逝。騷動的風暴,
  吹散了往日的幻想,
  我淡忘了你溫柔的聲,
  和你那天仙般的臉龐。
  幽居中,置身囚禁的黑暗,
  我的歲月在靜靜地延續,
  沒有神靈,沒有靈感,
  沒有眼淚、生活和愛情。

  5、《致一位希臘女郎

  你生來就是為了
  點燃詩人們的想象,
  你驚擾、俘虜了那想象,
  用親切活潑的問候,
  用奇異的東方語言,
  用鏡子般閃耀的眼睛,
  用這只玉足的放浪……
  你生來就是為了柔情,
  就是為了激情的歡暢三
  請問,當萊拉的歌手…,
  懷著天堂般的憧憬,
  描繪他不渝的理想,
  那痛苦的可愛的詩人,
  再現的莫非是你的形象?
  也許,在那遙遠的國度,
  在希臘那神圣的天幕下,
  那充滿靈感的受難者,
  見到了你,像是在夢鄉,
  于是他便在心靈的深處,
  珍藏起了這難忘的形象?
  也許,那魔法師迷惑了你,
  把他幸福的豎琴撥響;
  一陣不由自主的顫抖,
  掠過你自尊的胸膛,
  于是你便靠向他的肩膀……
  不,不,我的朋友,
  我不想懷有嫉妒的幻想;
  我已久久疏遠了幸福,
  當我重新享受幸福的時辰,
  暗暗的憂愁卻將我折磨,
  我擔心:凡可愛的均不忠誠。

  6、《康復

  我見到的是你嗎,親愛的朋友?
  莫非這只是一個模糊的幻想,
  是不真實的夢,是劇烈的病痛
  在欺騙地攪動著我的想象?
  在這不祥之病的陰郁時刻,
  是你站在我的床前,溫柔的姑娘
  笨拙、可愛地穿一身軍裝?
  是的,我見到了你;我無神的視線
  透過那戎裝看到了熟悉的美麗:
  我用軟弱的低語呼喚我的女友……
  但我的意識里又聚起陰暗的幻想,
  我用軟弱的手在黑暗中把你尋覓…
  突然,在我滾燙的額頭,我感覺到
  你的眼淚、濕潤的親吻和你的氣息…
  這不朽的感覺!生命的火,
  帶著無比激動的愿望從我心頭掠過!
  我在沸騰,我在顫抖……
  你則像個美麗的幻影消失了!
  狠心的朋友!你在用陶醉使我痛苦:
  來吧,讓愛情使我滅亡!
  在美妙夜晚的寂靜中,
  出現吧,神奇的女郎!讓我再次看到
  威嚴的軍帽下你藍天一樣的眼睛,
  看到斗篷,看到武裝帶,
  看到被軍靴裝飾著的雙腳。
  別遲疑,快來,我美麗的軍人,
  來吧,我在等你。諸神再次
  用健康給我送了厚禮,
  還給了我甜蜜的煩惱,
  這便是那隱秘的愛情和青春的游戲。

  7、《給一位幻想家

  你將在痛苦的激情中獲得享受;
  你樂于讓淚水流淌,
  樂于用枉然的火焰折磨想象,
  把靜靜的憂愁在心中隱藏。
  天真的幻想家啊,請相信,你不會愛。
  哦,如果你,憂郁情感的追尋者,
  一旦被愛情那可怕的瘋狂所觸及,
  當愛的全部毒液在你的血管中沸騰,
  當失眠的夜在漫長地延續,
  你躺在床上,受著愁苦緩緩的煎熬,
  你在呼喚那欺騙的安靜,
  徒勞地把哀傷的眼睛緊閉,
  你痛哭著,把滾燙的被子擁抱,
  你愿望落空的瘋狂中變得憔悴,
  請相信,到那個時候,
  你便不會再有不雅的幻想!
  不,不!你會淚流滿面,
  跪倒在高傲情人的腳旁,
  你顫抖,蒼白,瘋狂,
  你會沖著諸神喊叫:
  諸神啊,請把我受騙的理智還給我,
  請把這該死的形象從我面前趕跑!
  我愛得夠了,請給我安寧!
  但那幽暗的愛情和難忘的形象,
  你永遠也擺脫不掉。

  8、《給麗達的信

  當美妙的黑暗將帷幕
  靜靜地張開在他們頭上,
  當時間推動著指針,
  在緩慢的時鐘上倘徉,
  當自然那幸福的寧靜中,
  只有愛情還沒有入睡,--
  這時,我再次離開了
  我的囚室那密實的穹頂,
  我來在你的住處……
  根據我急促的腳步,
  根據充滿情欲的沉默,
  根據大膽的顫抖的手,
  根據那激動的呼吸,
  以及滾燙的溫柔的唇,
  請辨認出你的情人,--
  我的歡樂和喜悅已降臨!
  哦麗達,那該有多好啊,
  如果帶著熾愛的狂喜死去!

  9、《歌手

  你們可曾聽見樹林后面那深夜的歌聲?
  那是一位愛情和哀傷的歌手在歌唱。
  當清晨的田野一片寂靜,
  那憂郁、樸素的聲音在鳴響,
  你們可曾聽見?
  你們可曾在林中荒蕪的黑暗中預見他?
  那是一位愛情和哀傷的歌手在歌唱。
  你們可曾看到淚痕和微笑,
  看到那滿含憂愁的靜靜的目光?
  你們可曾遇見?
  你們可曾嘆息,當聽見那靜靜的歌聲?
  那是一位愛情和哀傷的歌手在歌唱。
  當你們在林中看到這個青年,
  遇見他那暗淡無神的目光,
  你們可曾嘆息?

  10、《理智與愛情

  少年達佛尼斯在追逐多里斯,
  他在喊:“停停,美人,停一停!
  說一句'我愛你',我便
  不再追你,我以愛神起誓!”
  “住口,住口!”理智在說,
  可愛神卻說:“說吧:你真可愛!”
  “你真可愛!”牧女重復了一句,
  他倆的心中于是燃起了愛火,
  達佛尼斯跪在美人的腳下,
  多里斯垂下了多情的眼睛。
  “跑開,跑開!”理智對她說,
  而愛神卻在說:“請留下來!”
  她留下了,——幸福的牧童
  用顫抖的手將她的手緊握。
  他說:“瞧,在椴樹的濃蔭里,
  兩只鴿子正在相互擁抱!”
  “跑開,跑開!”理智反復地說,
  愛神卻對她說:“學它們擁抱!”
  在美人那滾燙的唇邊,
  滑過一道溫柔的微笑,
  她帶著眼中的繾綣,
  倒進了情郎的懷抱……
  “祝你幸福!”愛神對她說。
  理智呢?理智已無話可道。

  11、《多么甜蜜!……可上帝啊,多么危險……

  多么甜蜜!……可上帝啊,多么危險,
  去聽你的聲音,看你可愛的目光!
  這熱烈神奇的交談,這美妙的眼神,
  和這微笑,我怎么能夠遺忘!
  奇妙的女人啊,我為何見到了你?
  認識了你,我便已將極樂品嘗,
  對我的幸福的仇恨也充滿了胸膛。

  12、《我曾經愛過您:這愛情也許……

  我曾經愛過您:這愛情也許
  還沒有完全在我的心中止熄;
  但是別讓這愛情再把您驚擾;
  我不愿有什么再讓您憂郁。
  我曾經默默地無望地愛過您,
  時而苦于膽怯,時而苦于妒忌;
  我曾愛您那樣真誠那樣溫存,
  上帝保佑別人也能這樣地愛您。

  13、《致某某

  不不,我不該,我不敢,我不能
  再瘋狂地沉湎于愛情的激動;
  我嚴格地守護著自己的安寧,
  不愿再讓心靈燃燒,迷惘;
  不,我已愛夠;但是為什么,
  我仍時而陷入短暫的幻想,
  當年輕的純潔的上天的創造,
  偶爾走過我的身旁,一晃,
  消失?……難道我已無法
  懷著憂傷的激情將姑娘欣賞,
  用眼睛追隨著她,并靜靜地
  祝愿她幸福,祝愿她歡暢,
  衷心地希望她一生順利,
  有無憂的悠閑,歡樂的安寧
  祝福一切,甚至祝福她選中的人,
  那將可愛的姑娘稱做妻子的人?

  14、《漁夫和金魚的故事

  從前有個老頭兒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藍色的大海邊;
  他們住在一所破舊的泥棚里,
  整整有三十又三年。
  老頭兒撤網打魚。
  老太婆紡紗結線。
  有一次老頭兒向大海撒下魚網,
  拖上來的只是些水藻。
  接著他又撒了一網,
  拖上來的是一些海草。
  第三次他撒下漁網,
  卻網到一條魚兒,
  不是一條平常的魚——是條金魚。
  金魚竟苦苦哀求起來!
  她跟人一樣開口講:
  “放了我吧,老爺爺,把我放回海里去吧,
  我給你貴重的報酬:
  為了贖身,你要什么我都依。”
  老頭兒吃了一驚,心里有點害怕:
  他打魚打了三十三年,
  從來沒有聽說過魚會講話。
  他把金魚放回大海,
  還對她說了幾句親切的話:
  “金魚,上帝保佑!
  我不要你的報償,
  你游到藍藍的大海去吧,
  在那里自由自在地游吧。”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跟前,
  告訴她這樁天大的奇事。
  “今天我網到一條魚,
  不是平常的魚,是條金魚;
  這條金魚會跟我們人一樣講話。
  她求我把她放回藍藍的大海,
  愿用最值錢的東西來贖她自己:
  為了贖得自由,我要什么她都依。
  我不敢要她的報酬,就這樣把她放回藍藍的海里。”
  老太婆指著老頭兒就罵:
  “你這傻瓜,真是個老糊涂!
  不敢拿金魚的報酬!
  哪怕要只木盆也好,
  我們那只已經破得不成樣啦。”
  于是老頭兒走向藍色的大海,
  看到大海微微起著波瀾。
  老頭兒就對金魚叫喚,
  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我的老太婆把我大罵一頓,
  不讓我這老頭兒安寧。
  她要一只新的木盆,
  我們那只已經破得不能再用。”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你們馬上會有一只新木盆。”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那兒,
  老太婆果然有了一只新木盆。
  老太婆卻罵得更厲害:
  “你這傻爪,真是個老糊涂!
  真是個老笨蛋,你只要了只木盆。
  木盆能值幾個?滾回去,老笨蛋,再到金魚那兒去,
  對她行個禮,向她要座木房子。”
  于是老頭兒又走向藍色的大海(蔚藍的大海翻動起來)。
  老頭兒就對金魚叫喚,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老太婆把我罵得更厲害,她不讓我老頭兒安寧,
  嘮叨不休的老婆娘要座木房。”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就這樣吧:你們就會有一座木房。”
  老頭兒走向自己的泥棚,
  泥棚已變得無影無蹤;
  他前面是座有敞亮房間的木房,
  有磚砌的白色煙囪,
  還有橡木板的大門,
  老太婆坐在窗口下,
  指著丈夫破口大罵:
  “你這傻瓜,十十足足的老糊涂!
  老混蛋,你只要了座木房!
  快滾,去向金魚行個禮說:
  我不愿再做低賤的莊稼婆,
  我要做世襲的貴婦人。”
  老頭兒走向藍色的大海
  (蔚藍的大海騷動起來)。
  老頭兒又對金魚叫喚,
  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行行好吧,魚娘娘!
  老太婆的脾氣發得更大,她不讓我老頭兒安寧。
  她已經不愿意做莊稼婆,她要做個世襲的貴婦人。”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那兒。
  他看到什么呀?一座高大的樓房。
  他的老太婆站在臺階上,
  穿著名貴的黑貂皮坎肩,
  頭上戴著錦繡的頭飾,
  脖子上圍滿珍珠,
  兩手戴著嵌寶石的金戒指,
  腳上穿了雙紅皮靴子。
  勤勞的奴仆們在她面前站著,
  她鞭打他們,揪他們的額發。
  老頭兒對他的老太婆說:“您好,高貴的夫人!
  想來,這回您的心總該滿足了吧。”
  老太婆對他大聲呵叱,派他到馬棚里去干活。
  過了一星期,又過一星期,
  老太婆胡鬧得更厲害,
  她又打發老頭到金魚那兒去。
  “給我滾,去對金魚行個禮,說我不愿再做貴婦人,
  我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老頭兒嚇了一跳,懇求說:
  “怎么啦,婆娘,你吃了瘋藥?
  你連走路、說話也不像樣!
  你會惹得全國人笑話。”
  老太婆愈加冒火,她刮了丈夫一記耳光。
  “鄉巴佬,你敢跟我頂嘴,跟我這世襲貴婦人爭吵?——
  快滾到海邊去,老實對你說,
  你不去,也得押你去。”
  老頭兒走向海邊(蔚藍的大海變得陰沉昏暗)。
  他又對金魚叫喚,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我的老太婆又在大吵大嚷:
  她不愿再做貴婦人,她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好吧,老太婆就會做上女皇!”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那里。
  怎么,他面前竟是皇家的宮殿,
  他的老太婆當了女皇,
  正坐在桌邊用膳,
  大臣貴族侍候她。
  給她斟上外國運來的美酒。
  她吃著花式的糕點,
  周圍站著威風凜凜的衛士,
  肩上都扛著鋒利的斧頭。
  老頭兒一看——嚇了一跳!
  連忙對老太婆行禮叩頭,
  說道:“您好,威嚴的女皇!
  好啦,這回您的心總該滿足了吧。”
  老太婆瞧都不瞧他一眼,
  吩咐把他趕跑。
  大臣貴族一齊奔過來,
  抓住老頭的脖子往外推。
  到了門口,衛士們趕來,
  差點用利斧把老頭砍倒。
  人們都嘲笑他:
  “老糊涂,真是活該!
  這是給你點兒教訓:
  往后你得安守本分!”
  過了一星期,又過一星期,
  老太婆胡鬧得更加不成話。
  她派了朝臣去找她的丈夫,
  他們找到了老頭把他押來。
  老太婆對老頭兒說:
  “滾回去,去對金魚行個禮。
  我不愿再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讓我生活在海洋上,
  叫金魚來侍侯我,叫我隨便使喚。”
  老頭兒不敢頂嘴,也不敢開口違拗。
  于是他跑到蔚藍色的海邊,
  看到海上起了昏暗的風暴:
  怒濤洶涌澎湃,不住的奔騰,喧嚷,怒吼。
  老頭兒對金魚叫喚,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我把這該死的老太婆怎么辦?
  她已經不愿再做女皇了,
  她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這樣,她好生活在汪洋大海,
  叫你親自去侍侯她,聽她隨便使喚。”
  金魚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尾巴在水里一劃,
  游到深深的大海里去了。
  老頭兒在海邊久久地等待回答,
  可是沒有等到,
  他只得回去見老太婆——
  一看:他前面依舊是那間破泥棚,
  她的老太婆坐在門檻上,她前面還是那只破木盆。

  15、《玫瑰

  我們的玫瑰在哪里,
  我的朋友們?
  這朝霞的孩子,
  這玫瑰已經凋零。
  不要說:
  青春如此蹉跎!
  不要說:
  如此人生歡樂!
  快告訴我的玫瑰,
  我為她多么惋惜,
  也請順便告訴我,
  哪里盛開著百合。

  • 普希金名言
  • 普希金的愛情詩
  • 普希金的詩
分頁:123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