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馬背上的法庭觀后感

馬背上的法庭觀后感

  馬背上的法庭觀后感(一)

  跟著與妻子女兒長期分離的老法官老馮、因文憑和年齡問題而即將離開工作崗位的摩梭人楊阿姨,還有第一次下鄉參加馬背法庭的彝族大學生阿洛,以及一位特殊成員——那匹任勞任怨的老馬的腳步,我走在云南西北蜿蜒的路上,開始了馬背上法庭的下鄉行動。

  在這個行動過程中,影片從頭到尾都充斥著法律與民俗的沖突,例如對豬拱罐罐山的解決方案、國徽被馬賊偷后的處理方式、阿洛和他的新娘私奔的處理方法等等。整個影片簡單而又真實,他并沒有刻意的去制造一些讓人感動的情節出來,卻真正的讓我感受到了影片彌漫著時代氣息與人文關懷。

  這部影片中,導演啟用了大量的當地群眾演員,正是這些當地群眾,將農村情況的真實寫照表現的淋漓盡致:人們貧窮依舊、法律意識也是極為淡薄,還有那與法治要求相比落后些許的陳舊風俗。我們的影片處處無不顯示著法律與民俗之間的沖突,而如何處理好這些沖突,就成了影片的一大亮點,我們看到了經驗非常豐富的老馮與初出茅廬的阿洛之間的差距。中國的普法之路,仍然是任重道遠,《馬背上的法庭》不僅反映了艱苦條件下基層法官的工作、生活,也是對工作在艱苦條件下所有政法工作者的真實寫照。沒有豪言壯語,沒有空洞的說教,一切如同你在山寨里親眼所見一樣樸實無華,讓你覺得這本身就是一部未加裝飾的紀錄片。

  在這里,有的只是一個個簡簡單單的代號:老馮,一個基層老法官;楊阿姨——一個即將被清退的書記員;阿洛——一個剛到基層工作的年輕法官;一匹馱上國徽、帳蓬及文書的老馬,就是這個法庭的全部家當。這個法庭處理的事無非是妯娌分菜壇子、豬拱了罐罐山、羊偷吃了菜之類鄰里之間小糾紛。沒有復雜離奇的情節,沒有說教,就連打官司也很少聽到那枯燥的法律術語,聽那帶有“嘎”字尾音的語言,讓人感覺那就象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族長在調處族人之間的矛盾糾紛。而在深夜里,他們三人靜靜地聊著天:聊老馮妻子女兒的情況,聊楊阿姨的經歷,聊阿洛的新娘,如普通人般的,聊著各自的家長里短。

  影片里,作為一名基層干部,老馮愿意并且真的把自己置身于人民群眾之中,以真誠贏得群眾的信賴,在山寨有很高威信;作為法官,他把法律的原則性與操作的靈活性巧妙結合,使一些棘手問題迎刃而解;作為前輩,他對年輕法官沒有空洞說教,只是潤物細無聲的行為,盡管年輕人一時不能接受;而作為一個男人,他也渴望兒女情長,當他來到摩梭族楊阿姨家時,聽到楊家人問道:“幾時來走婚”時,他樂了。

  當阿洛帶著他的新娘離開這個隊伍后,當楊阿姨退休了留在寨子里后,當老馮帶著馬兒來到長腿滾落下山的地方后,當他自己打著瞌睡掉下山去的時候,這個故事戛然而止。但是,馬背上法庭還在繼續著,仍然有人帶著馬兒,帶著國徽,帶著那對法律的尊重和信仰,走進深山里的村寨,為了民主法治的建設發展,繼續工作著。


  馬背上的法庭觀后感(二)

  通過對《馬背上的法庭》的觀看,想到了些什么,讓我氣憤、沉思又無奈。看似是一個生活工作在貧困山區大的三人法庭。他們對村落、寨子中的風俗舊理、家庭糾紛、經濟糾紛等事情的解決。例如:妯娌之間的菜壇子之爭、兩族之間的豬拱罐罐山之爭還是羊吃了菜的不合理規定等一些小事情。雖然影片想通過這樣一些事情來表現普法路上的艱難,以及普法路的漫長,以此來彰顯或是歌頌我們的基層的法官。

  但是我以為這只是表面現象,只看表層是膚淺的,讓我們來看看更為重要的和嚴肅的問題。

  政府的不作為或者說是瀆職,甚至是犯罪。影片中我們看不到任何政府的作為,生活在倒掛的山上,沒有一條可以走車或者說人的路,更沒有任何政府作為性質的公共設施。難道他們不是生活在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土上嗎?不是我們國家的公民嗎?他們使用的不是“人民幣”嗎?他們不是“納稅人”嗎?但是為什么沒看到一丁點的政府性作為。那么在影片中提到,在寨子里村民因為啊洛的一句話和一個行為而不承認了他的“自認為的受法律保護的婚姻”,著難道是他們不懂法律和不承認法庭嗎?沒有任何的政府作為的附屬地,政府只有單方面的剝削-收稅。卻不見任何的便民服務和惠民的基礎措施,只有唯一可笑的“馬背上的法庭”。村民們缺失的只是一個“笑話式”的“法庭”嗎?村子里的事情用得著成本巨大的“司法途徑”嗎?不過是一個懂事理、有威望的人說句公道話便可解決得小事情,卻驚天地泣鬼神般的擁有一支“馬背法庭”的團隊。更讓我感到悲哀的是,直到此時我生活的村落卻連個這么一支“村里生活糾紛調節隊”。

  這些只把政府的犯罪表現的淋漓盡致。政府每年過萬億的政府支出哪里去了?難道都被公報私囊了?誰能告訴我們獨裁的“中共”集團什么時候能把養活他們的納稅人,他們嘴里的“衣食父母”呢!1000萬的公務員大軍,每人都享受納稅人的錢提供的舒適的房子、每頓過萬的公款吃喝強硬的收取人民的土地,然后高價賣出,蓋了房子再高價賣給買不起房子的人民,除了與政府勾結的另一位合作者登臺演繹他的剝削大發,銀行們終于大展拳腳,給人民套上“房貸”、“墓貸”的枷鎖。直到人民死了還依舊再為土地而拼命奮斗。終于最后一點剩余價值被榨干了,我們可愛的人民躺進了干了一輩子而最終只有“70年的產權房”、“20年的產權墓”。

  除此之外,我們再也看不到半點法律,一個法庭中都看不到法律的存在,還想著去普法,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一個政府的合法性都會受到質疑,還有必要去執法嗎?為什么不把自己的罪行先說清楚,再去扮演法官的角色。如果推卸責任就會說是經濟的過錯,那么我們要國家政府是干什么的?難道只是來給一部分的人來締造“金融帝國”的工具嗎?

  能把這些瑣事解決也會要靠法制化。是要把一些問題用法律解決。但是前提是這樣就解決問題了嗎?

  其根本原因得不到解決,即使是立法解決也只是揚湯止沸。因為即使再健全的法律也不可能應對各種突發的而且不斷升級變化的事件。根源問題是他們的經濟狀況得不到根本性的全民性的改觀,就不能避免這一系列的問題的發生。

  然而在影片中人民是對政府半信半疑的,他們自相信他們的信仰,什么是國徽他們是不清楚的,那么他們成不承認這個國家和政府呢?只是因為三人法官團隊?還是政府的武力鎮壓呢?這里哪個官員來過呢?如果有,為什么啊洛的岳父作為一名村長確立下一個“法令”呢?


  馬背上的法庭觀后感(三)

  頭到尾都有國徽閃耀,但我還是不認為《馬背上的法庭》是主旋律電影。主旋律影片至少要時不時表達些國家意識宣揚些國家精神的吧,這片子沒有。當然,它的內容是絕對的而且我是絕對喜歡的。

  在大山里做一輩子的流動法官,把一生獻給百十來號和自己的生活本沒有交集的人,值不值?

  值不值?電影沒給出答案,可是當片末老馮沖著山谷朝死去多年的同事喊話時,我分明聽出一種孤獨感。這是片中我最喜歡的一處,雖然拍得有點過火,可這是恰當時間恰當地點的恰當爆發。當然,老馮的工作是有意義的,他還有了個“像極了他年輕時候”的接班人,但把這大義壓在少數人的肩頭,是不是太重太殘酷了,又有誰說得清。

  摩梭族人圍著國徽跳舞那段也挺有意思,這種景象貌似煽情,但他們大概只是在向另一個世界的圖騰表達一下尊敬。誰又比誰更文明?老馮普了幾十年法,解決的也只還是些家長里短的問題吧。

  山溝溝故事,不苦大仇深,不故作純真,已經算是難得。《馬背上的法庭》最難得的是選擇了這樣一個題材卻還是把思考和感懷落在了個體的人上,不枉它拿到威尼斯影展地平線單元的最佳。而且片子里那些瑣碎的趣味,也挺有娛樂性的。

  馬背上的法庭在大山里輪流執法,解決法律糾紛,或者村里的群眾的各種糾紛,不停的走,那些曲曲坎坷蔓延在大山坡上的的山路,那些把大山各個角落里的一個個村莊連接起來的山路,讓人想起那些公路電影的感覺,這部電影至少也可以算作在路上的電影。

  從三個人一匹馬一個國徽一瓶燒酒,到一個人一匹馬一個國徽一瓶燒酒,老馮的腳步沒停過。

  山谷里蕩漾著回聲,最后老馮都是在路上。他累了,倒在路上就睡去了,他就大地上走了一輩子,倒在大地上自然就能親切的睡了。暮靄從山谷生起,大山,大山。

  “長腿,我還要走這條路,要一直走下去……”

  電影最后是彝族古老的歌聲,聽不懂,但必定是對生命贊美的歌。

  整部電影看起來是一部短時間的紀錄片,講的是云南寧莨少數民族馬背上的流動法庭和常年走村串寨的鄉村法官故事,影片并沒有按著那種“弘揚”、“歌頌”的主旋律思路走下去,我們也沒看見焦裕祿式的高大形象,也沒看見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整個電影僅僅停留在了我國司法體制如何在少數民族山區困境艱難的行進。電影原生態的敘述方式,配合貫穿整個電影的一明一暗兩條線索,構成了支撐整個電影的靈魂。明線是年輕法官和老法官之間的沖突,暗線則是老馮與書記員楊阿姨的曖昧情感。主演李保田和一群本色本土的居民,質樸醇厚,自然不做作的表演從而更具有真實感,這樣的敘事方式配以演員極具爆發力的表演,達到了張弛有度的效果。而老楊慨嘆:“一生怎么這么快呢,衣服還沒洗干凈,就說玩了。”,老馮的幾次憑吊長腿,婚禮發言,均感人淚下,猶如平地驚雷。

  司法系統在民族風俗前的格格不入,是電影的所指,中國司法在民風民俗前蒼白無力,普米族原告要求被告賠償的內容包括一場法事,摩梭人只愿自己處理偷盜問題,彝族老爹一賭氣不愿嫁女了……“在這里現代司法體制就像馱在馬背上的國徽在顛簸中緩緩向前行”

  當國徽被發現躺在草海里,村民問“是金還是銀的?”,老馮告訴說:“它就和你們的佛一樣貴重”,而樸實的母系社會體系的摩梭族人,拆卸家家戶戶的門板“請”回國徽,徹夜歡騰。里的人民遵循著嚴格的傳統鄉俗,很多時候法律必須借助傳統鄉俗才能化解問題,有時候甚至必須服從于傳統的鄉俗。由于阿洛的粗心大意,馬匹和國徽被人盜走,老馮到處呼喊著找尋沒有結果。于是不得不求助于摩梭人代表權威的女長老,在她的幫助下找到了國徽并借來了馬匹。當老馮“辦完”所有案件重新回到摩梭族的村落,試圖以法律的程序追究盜賊的責任時,女長老認為國徽與馬匹已找到并且已經根據當地的慣例處罰了盜竊者而拒絕交出作案者。盡管老馮百般的不情愿,但無力也不能再追究盜竊者應有的法律責任

  《馬背上的法庭》可以看作是一部記錄片,記錄了馮法官、楊阿姨、阿洛的一次下鄉行動。過程中充斥著法律與民俗的沖突,例如豬拱罐罐山的處理、國徽被偷后的處理、阿洛和新娘私奔的處理等等,整個影片簡單而又真實,也沒有刻意的去制造一些讓人感動的情節出來,卻讓我感受到影片彌漫著時代氣息與人文關懷。

  影片啟用了大量的當地群眾演員,雖不能說演的好但卻可以稱之為本色演出。而影片中的農村情況的卻是現實的寫照:貧窮依舊、法律意思淡薄,與法治相比略顯落后的陳舊風俗,影片處處無不顯示著法律與民俗的沖突,而如何處理好這些沖突,就成了影片的一大兩點,我們看到了老到的馮法官與初出茅廬的阿洛之間的區別。中國的普法之路,仍然是任重道遠。

平特心水报图 正规提现棋牌游戏评论 福彩 天津快乐十分钟开奖号 25选5开奖号码 移动棋牌2赢话费下载 快乐飞艇介绍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福利彩票开奖17121 河南麻将下载 快乐十分技巧选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