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辛德勒的名單觀后感

辛德勒的名單觀后感

  辛德勒的名單觀后感(一)

  文/吳健濤

  看完《辛德勒的名單》,眼淚又一次不住的落下,盡管不是第一次看,可是仍然有種揪心的感覺。看著喻示猶太人悲慘命運的黑白畫面,聽著夾雜在猶太兒童清澈無比的圣歌歌聲極其不協調的槍聲,整個影片默默地展示著那段哀傷的過往。特別是那個紅衣小女孩懵懂地穿行于人群,與再次出現在運尸車上的對比更是讓人悲傷。猶太民族遭遇的是一段陰暗的歷史。在希特勒的領導下的第三帝國期間,根據粗略統計,約600萬猶太人、數千萬其他人因為希特勒的種族滅絕政策而被殺。每次讀到那段歷史,我讀有種莫名的恐懼。但是這種恐懼卻并非來自于大規模屠殺本身,而是屠殺是在極其有秩序的組織之下進行的,盡管屠殺對于人類來說確是恐怖的夢魘。不僅僅屠殺是流水線作業式的,就連從區分猶太人到送入集中營的所有程序都是國家機器高效率運轉的結果。而最悲哀的是,每張把猶太人送進死亡工廠的證件都有法官的許可。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納粹時期的司法機關都無法擺脫助紂為虐這一污點。因為納粹所有殘酷對待猶太人的法律都是在司法機關的運作中得以順利的執行。也許有人會辯解到,因為德國法官所受到是實證主義法學的嚴格訓練,所以只能依照法律嚴格執行,哪怕有違本性。可是真實中的德國法院卻經常跨越制定法的界限適用法律,如1939年4月法蘭克福地方法院判處僅看了一德國少女一眼的猶太畫商馬克斯構成“進行侮辱和當眾傷害”罪,其侮辱僅由看了一眼構成,遠遠超越了其司法依據《保護德國血統和德國榮譽法》里對于侮辱的界定。也許還會有人辯解說,在納粹的思想宣傳下無法辨別這樣的法律是不正義的惡法,更無法拒絕適用違背正義的法律,因為沒有一個足以使其忽視自身可能遭受迫害的危險,義無反顧進行公正審判的環境。無可否認在很多時候確實是形勢比人強,不得已而為違心之舉。然而這個理由可以用于普通的德國人,卻無力抹去司法的污點。的確,當時架構于優生學基礎上的納粹法學理論對于屠殺有著充分的理由,但是作為正義守護者的司法機關卻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對于人類個體的尊重,這一法律的終級價值目標。在強權之下,也許無法拒絕不正義之法,卻至少可以逃避,至少可以選擇不同流合污。明明知道納粹進行的是屠殺,卻仍然助紂為虐,這比直接殺人者更加惡劣。無論有著怎樣冠冕堂皇的理由,即使是作為執法者在執行實實在在的法律,依然最終要為此承擔責任,接受制裁。

  影片的主人公辛德勒為營救猶太人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對于生命的尊重,對于每個個體猶太人的尊重,正是司法機關在整個納粹統治期間的審判里最重要的缺席者。處于納粹瘋狂鼓吹的優生學理論中,再加上戰爭的背景,受到同化是難免的。但是就連影片里喜歡拿集中營里猶太人做活槍靶的阿蒙,亦可以從對猶太女仆說“謝謝”和“我不想把感冒傳染給你”等不少細微情節中感到些許溫情。而最諷刺的是,納粹司法的判決里連這種極小的人性溫情都沒有,只有冷酷與漠然,不僅對于猶太人,亦包括波蘭人等一切所謂的劣等民族。最讓我覺得諷刺的案例發生在1943年2月18日,14個波蘭農夫因屠宰了自家的豬被控“非法屠宰罪”,9人被關進集中營,3人被判死刑。此案的司法邏輯竟然是人命不如豬命。只要此案的法官稍稍尊重一下人的生命,哪怕只是憐憫,怎會有出現如此可笑的判決呢?畢竟惡法消極執行與積極執行之間的效果是大不相同的。納粹法官之所以恐怖,是因為其對屠刀下的弱者生命的漠視與輕蔑。正是這種漠視讓法官的黑袍不再是守護者的象征,而化身為恐怖陰影的一部分。

  對每個個體的人的尊重不僅僅只是一種人文精神,一種人文關懷,對于法律人而言,它有著特殊的意義。因為無論是公平也好,正義也好,最終都必須在每個個體人的身上體現,甚至整個司法體系都離不開通過對個體人的適用而建立。公平、正義、民主這些美麗的夢想如果離開人,也不過只是抽象的詞匯象征。法律也許看起來是冰冷而無人情味的,可是那種對人的尊重卻滲透在法律精神之中,從幾千年前的古希臘就已經開始。正是出于這種尊重,才有了英國大憲章里“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的名言,才有了威廉一世與磨坊的故事,才有了三權分立而筑起的權力的堤壩,才有了“無罪推定”的刑法原則,才有了程序重于實體的實踐……從蘇格拉底到柏拉圖,從伯林到德沃金,從古希臘到后現代,從自然法學派到女權主義法學,這種尊重都有意無意的表現在幾千年來各種學派不同學說的字里行間。學習法律兩年了,感覺自己與普通人最一樣的地方并不在于學到的法律知識,而是感受到的一種法律的精神——平等,尊重,寬容。我想,對于一個合格的司法人員來說,最重要的并不是法律知識的深厚與技巧的純熟,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尊重,尊重司法實踐中所遇到的所有當事人。如果所有的司法人員都可以秉持這種態度的話,至少不會出現如此之多的刑訊逼供與佘祥林式的悲劇了。

  《辛德勒的名單》的人性光輝反襯出納粹時期司法的恐怖,提醒我們必須用對生命的愛與尊重去驅散那些法官黑袍下的陰影。不僅僅對于惡法如此,對待優秀的法制體系時,亦當如此,因為尊重每個個體的價值就是尊敬法律本身。缺乏這種尊重的法官極其有可能將制定良好的法律在執行里變為“惡法”。也許這部電影并不是有關法學的,但那段歷史的厚重卻透過黑白的影像緊緊地抓住了我們的心,勾起了我們對正義的渴望與希冀,喚醒了和辛德勒一樣的情懷。如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所說的一樣,“《辛德勒的名單》具有回顧歷史、發人沉思的藝術效果,我迫切要求你們去看看這部影片。”希望更多的人能和我一樣被《辛德勒的名單》所感動,象辛德勒一般尊重每一個人。


  辛德勒的名單觀后感(二)

  對于國外的書和名著,說實話我是不大愛看的,可能是中西方的文化差異吧,讀國外的書總感覺很難讀懂甚至還有點枯燥無趣。老師說讀不懂是很正常的,想要讀懂就要先讀懂國外的圣經,對此我只能投降。都說音樂是無國界的,我相信好的書籍也是,國外也有很多的名人值得我們學習和敬仰的。

  還記得一年前,老師帶我們看了一部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三個多小時的片子看完后,給了我深深的思考。現在想起來都會覺得心痛,而且再也不想看第二遍。這是一部深刻揭露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恐怖罪行的電影,影片以一種記錄片的黑白色的形式展示了二戰那段真實的歷史。對于我這樣的學生,多了對這種戰爭年代的體會,那就是戰爭能把人類最丑陋的一面抖落出來,但也能見到人閃亮希望的一面,天夠黑的時候,人就能看到星星,的確是真理。法西斯的瘋狂殺戮和辛特勒這個追逐利益的商人揮盡財產救下被迫害的猶太人形成整片的對比線索。整個影片讓我有哭的沖動是最后辛特勒在逃亡時悲慟的說:"我還可以救下更多的人…讓我很難理解的是,為何人類要分種族互相迫害,比殺動物還冷酷?

  喜歡辛特勒對權力的定義:什么是權力?權力不是可以定人死罪,有能力赦免拯救必死的人,才算是權力!真的很感謝辛德勒,從辛德勒在揮舞棍棒、瘋狂掃射的沖鋒隊和被驅趕的猶太人之間看見了一個穿行于暴行和屠殺而幾乎未受到傷害的穿紅衣服的小女孩,而當小女孩再次出現時,她已經是運尸車上的一具尸體。辛德勒的內心受到極大的震動,我們同樣也是。不僅僅小女孩的穿著是本電影少有的彩色,更重要的是它讓我看到了有一種叫人性的光芒正在悄悄的燃燒,這也許是辛德勒為放棄利益救迫害的猶太人轉折點。

  辛德勒的名單上的名字是生命,而不是亡靈。就像影片中所說的那樣:"這不是一份普通的名單,這名單是生命。每一個名字都是用巨額的金錢換來的,辛德勒舍棄了自己很多很多的東西,保護了一群生命,一個民族!

  我在看完這部電影的時候,曾設想如果我是辛德勒我是否會那么偉大,如果我是戈特,我是否會那樣殘暴,但由于人性的怯懦,我不曾也不敢設想如果我是當時的一名猶太人我會怎樣,我會怎樣生存,怎樣死去。我寧愿做任何人,而不愿意是他們,因為他們的慘烈因為我的懦弱。所以我在當時很可能也只是一個茫然無知的旁觀者。

  這部電影最大的特點不是要教育我們什么,而是有一種讓人警惕的東西。它所警告的不是人的某些習慣,不是人的某些品行,而是人的人性。我也不想拿出電影中某一個猶太人的悲慘命運來博得人們的感嘆,從而同意我的說法,因為就某一個猶太人來說,沒有另一個無辜的人更應該被虐殺。

  當面對焚尸爐、毒氣室、與猶太人驚懼疑問的眼睛的時候,你永遠不能無動于衷。


  辛德勒的名單觀后感(三)

  《辛德勒名單》真實的再現了德國企業家奧斯卡。辛德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保護1200名猶太人免法西斯殺害的,真實的歷史事件。

  影片開始,猶太人圍立桌旁衷情圣詠的心聲是傳統的祈禱儀式,搖曳閃動、集束不定的燭光隨著合聲的減弱漸漸被黑色吞沒。影片由彩色切換為黑白兩色的畫面。貫穿影片始終的凄慘哀惋的小提琴獨奏和幾近無伴奏的混聲合唱給出的強弱和諧依然不失圣詠的曲式,一位小女孩衣裙上的紅色亮點短暫的跳動給出的生命色彩仍然不忘立虹為記的永約。影片結尾處伸開的地平線上,圣詠的基調展開世俗的旋律擁過來黑壓壓的一群人,畫面果斷地轉為彩色的鮮艷,橫掃一切的光明,“我使云彩蓋地的時候,必有虹現在云彩中,讓世界五顏六色。”

  或許在開始的時候,奧斯卡。辛德勒并不是為了救猶太人而開設工廠的,因為畢竟他是一個商人,一個精明發戰爭財的人,他選取猶太人做工人,是因為他們是最便宜的勞工,開始的他便是為了獲取更多利潤這個目的。這些猶太人得到搪瓷廠的一份工作,因此也就得到暫時的安全,沒有受到殺人機器的肆虐,辛德勒的工廠成了猶太人心中的避難所。

  奧斯卡。辛德勒,一名納粹分子,他應該早就知道德國人建造的火葬場及煤氣室,早就聽說,浴室和蒸氣室的噴頭上流出的不是水,而是毒氣。他早就知道猶太人遭受納粹軍隊的殘酷逼害——電影中有一幕:一列列火車,一節節車廂載滿了猶太人的衣物——他們的鞋子,他們的金器,他們的衣服,成堆成堆的,堆成好幾座小山,當一把一把金牙仍在驗收員面前,他擺出一副厭惡又無奈的神情,接著便是拿起放大鏡驗證它的真偽……并不是所有的德國人都仇視猶太人,那個驗收員心中應該有些為自己身為德國人而羞愧吧。

  奧斯卡。辛德勒應該也有這種感受吧,1943年,克拉科夫猶太人居住區遭受到的殘酷血洗,他偶然地在遠處看到了這一幕——無數的猶太人被從家中趕到了街上,一陣陣槍聲之后,一群群猶太人倒了下去。入夜了,以為安全了的猶太人從各自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從地板下面,從床鋪下面,從鋼琴中……但是他們還沒來得及呼吸一口安寧的空氣,耳邊又響起了槍聲……血從天花板上滲出,從床鋪下流出……一位德國指揮官悠閑地彈起了巴赫的樂曲……其時,一位德國軍官對辛德勒說:"今天是歷史的時刻,今天將會被紀念。600年前,猶太人到科拉科落了腳,他們在商業、科學、教育、藝術上興盛起來,他們一無所有的來,一無所有,卻發了跡,六個世紀,形成了猶太人的科拉科,到今天晚上,六個世紀的歷史成為謠言,它們從未發生過,今天才是歷史。"

  “今天是歷史的時刻,今天將會被紀念。”

  是啊,是會被紀念的,是罪證的印記!猶太人的鮮血染紅了大地,更震撼了我們,生命的消逝是如此的輕易,那個遙遠的年代——猶太人的生命無法由自己掌控,不必說,那站成一排的人們被同一顆子彈穿過節約出一堆可悲的尸體;不必說,那兩鬢斑白的老人被年輕的手掌呼過回響出一種人性的泯滅;不必說,那些堆成山的尸體被烈火無情的吞噬焚化出一片窒息的血色;不必說,曾經天真無邪的孩子為了生命和延續只能躲到臭氣熏天的糞坑里;不必說,一支發不出子彈的壞槍對著老人的腦袋不停響起,甚至不知道哪一發會真的射出他只能這么無力在死亡線上等待……我們啊,生活在安逸的年代,從沒有想象過那戰火硝煙的年代是怎么的一回事,只是淺顯地了解當中的皮毛。我們能夠握住我們自己的生命,生存或死亡由我們自己來選擇,那時的猶太人呢?他們不能!

  殘酷血洗,揭示出納粹分子的丑惡,那時多么的令人氣憤,生命在他們眼中到底是什么!辛德勒醒來了,他的良心使他脫離魔鬼的行列,那時的他只有一個想法:盡可能更多地保護猶太人免受奧斯威辛的死亡。于是他制定了一份聲稱他的工廠正常運轉所"必需"的工人名單,通過賄賂納粹官員,使這批猶太人得以幸存下來。

  獲取暴利之后的他曾對他的妻子說:“我敢說這里的人,他們不會輕易忘記辛德勒,他們會說;'奧斯卡·。辛德勒人人都記得他,他做出了杰出的事,他能做別人所不能的,他空手來到這里,帶著兩只旅行箱離去,裝滿了世上的財富。”說那番話時,他追逐的是金錢,但最后他得到了比金錢更可貴的財富——永恒。

  施義的與受益的相互感激成就拯救的歷史——人們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戰爭結束了,下大雪的一天晚上,辛德勒與猶太人告別。那時辛德勒哽咽地說:“我花掉了太多錢……我本可以……這輛車--十條命……這枚胸針--兩條命……”他,認為自己做得不夠。

  “我本可以救出更多人的。”

  那一刻,心里那道情感的防線很輕易的垮掉了——為他所感動,他已經很努力了。“你已經做了很多。”猶太人Stern安慰道。

  影片結束時,是辛德勒的墳墓,那些在戰前曾經獲得辛德勒救助,而幾十年后已步入暮年的猶太人,以及他們的后裔代表先人走過墳墓,都在墓碑上放一個代表"感恩永遠不變"的石塊作為敬禮。

  那一紙名單見證了生命的永恒,那一枚指環在歷史的長河中閃著灼目的光芒,“救人一命等于救全世界”,那是多少條生命啊,長眠在耶路撒冷的的辛德勒,用財富買到了永恒,成為永不被遺忘的記憶,這是生命的見證!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