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電影觀后感范文

電影觀后感范文

  電影觀后感范文

  ----《雛菊》觀后感

  一個雨天,獨自去看《雛菊》。

  這是一部感人的唯美的韓國愛情片。雛菊的花語是"心中的愛",所以影片中有大段的內心旁白,伴著輕柔的音樂,一如雛菊綻放在曠野。

  阿姆斯特丹,雨天,一個街頭女畫家的生活畫卷緩緩展開。惠英已經二十五歲了,但她還日復一日在祖父的古董店和繪畫中流連。她生命中唯一的愛情是在一個遙遠的夏日來到她身邊的。在祖父的農莊,籌備畫展的惠英發現了大片的盛開在曠野中的雛菊,我想,沒有人能拒絕這么簡單的美麗,惠英也一樣,她急切地要用畫筆留住雛菊的氣息。一次她不慎從通往曠野的獨木橋上跌落,失去了畫筆包。第二天,她發現了一座小木橋,木橋欄柱上掛著她的包。她畫了一幅畫放在木橋上來表達自己的感激,有人拿走了那幅畫,從此,她每天都會收到不知名的人送來的雛菊,但那個人從未出現。在瑣屑的生活中時日流逝,在漫長的等待中,惠英畫下了很多默默存在很久的等待一雙愛的眼睛來發掘的美麗景色。她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靜。無言的等待,長久的守侯,她就這樣一直等下去,直到一個雨后的下午,一個活生生的帶著一盆雛菊的男子闖入她的生命。

  詩人鄭愁予曾在一首詩中唱到:"我噠噠的馬蹄聲是個美麗的錯誤,我只是過客,不是歸人。"惠英和那個男子的開始也源于一個美麗的錯誤,他是國際刑警鄭宇,正在追查犯罪集團成員,讓惠英畫肖像作為自己的掩護。他并不是那個惠英一直等待的人。但他不忍心讓她失望,他的心弦也悄悄被撥動……

  一次突如其來的槍戰使惠英和鄭宇剛剛萌芽的愛情被迫中斷。一個陌生人幫助鄭宇躲過了殺手的追擊,但飛濺的彈片劃傷了惠英的喉管,她再也不能說話了。在病床上、在古董店里,她繼續等待,但鄭宇沒有出現。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惠英的身邊多了一個男子--樸義,他每天會來接惠英回家,兩人在車中靜靜地讓古典音樂的流水將沉默的空洞添平。惠英知道他愛她,但她還在等另一個人。

  這個愛音樂、懂繪畫、喜種雛菊的很傳統的男子的記憶中也有一個美好的夏日,他曾經親手建起一座小木橋,作為回報,他有了一幅畫和夢中的倩影,他愛上了喝咖啡,他迷上了繪畫,只為有一天,他能和那個在他望遠鏡窺視下在他一盆盆雛菊困擾下生活的女子有話可說。但他不能,因為他是一個殺手。每收到一盆黑色郁金香就意味著他有一次新任務,但他的心開始漸漸移向純白的雛菊,而雛菊身邊的位置已經有人了,一個可以自由生活在陽光下的人。為了不打擾惠英,他決定放棄,但就在那一刻他發現有人要殺死鄭宇,他也扣動了扳機。

  我不知道守在一個你深愛的人身邊,卻看著她癡癡地等待一個也許永遠都不會回頭的過客是什么滋味,但是樸義已經很滿足了,雖然他們已不能用語言交談,他只希望自己能被包容在她的生活圈子里,他不敢奢求太多,深怕再近一步就會打碎他的夢,在混亂和暴力的世界中生活的他找到了這個小小的出口,讓他的心安定。鄭宇回來了,雖然愧疚之心使他再無法面對惠英,但惠英還是固執地守侯,也許還帶點絕望。我非常喜歡那個門里門外有聲的和無聲的訴說場景。鄭宇向惠英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告訴她他不是那個她等待的人,鄭宇離去了,惠英卻無法走出她已破碎的情夢。看著痛苦的惠英,樸義卻愛莫能助。

  子彈泄露了樸義的行蹤,警方嗅出了那個開槍幫助鄭宇的人也許就是一次謀殺案的執行者。他們設了個陷阱,餌是鄭宇。有人敲響了鄭宇的車窗,是樸義,鄭宇知道了他就是那個殺手,那個惠英一直在等的人。也許這是一個好機會,但鄭宇沒有下手,他想要一次公平的競爭,畢竟,他也愛著惠英,只是錯過了表白的機會。只是每次他打給惠英電話,都是沉默的收場。他想要一個新的開始。下一個場景是樸義氣喘吁吁趕到了惠英的畫展,而鄭宇被發現頭部中彈,鮮血在地面上緩緩流動,一如夏日田間的小河。

  鄭宇死后一年,樸義已漸漸融入惠英的生活,作為一個朋友,而不是戀人,他引導惠英用唇語跟他交流。他很快樂,過去的陰影似乎已消散,他不再覺得自己是個殺手,惠英無聲的將他帶入了一個新的世界。

  就當所有的人認為生命可以有一個新開始的時候,在鄭宇的墓前,惠英遇到了他的搭檔,從而得知,殺死鄭宇的嫌犯留下的唯一線索是那是個愛聽古典音樂的人。同一時間,樸義收到了一盆久違的黑郁金香。惠英發瘋般在樸義的船房里搜尋,她找到了一個黑色的小箱子,里面有鄭宇和其他人的照片,還有一把槍。一切似乎已經明了了。激動的惠英向樸義開了一槍,但她沒有打中,而是昏了過去。醒來后,她發現一幅畫,一幅在一個遙遠的夏日誕生的開滿雛菊的畫。樸義用文字告訴她事情的始末,告訴她自己深埋的愛戀,告訴她他的無奈,哪怕知道是陷阱,他也沒有回頭的機會了。惠英抱著畫趕到廣場,推開鄭宇的搭檔,用唇語告訴在某處潛伏的樸義,她終于知道他才是那個她一直在等待的人,懇求他停下來。她擾亂了警方的一次行動,就在要被趕出廣場時,樸義出現了,他終于告訴了惠英,當鄭宇想重新開始時,一顆不期而遇的子彈是怎樣打斷了他的希望和生命,他們的手終于握在了一起。惠英注意到一道異樣的光線反射,她撲在樸義身上,一顆子彈打死了她,也將樸義的夢徹底打破。血紅的花開放在畫滿雛菊的畫板上。

  接下來的鏡頭里是樸義一遍遍擦著手槍,一遍遍聽著惠英甜美的電話留言聲,他所賴以生存的舊世界打破了他心靈的新世界,他要復仇,槍聲響起。

  影片的結尾是一個回放的場景,開場時躲雨的場景,惠英看著地上的顏料被雨水沖成自然的水彩畫,放晴后,觀眾才發現躲雨的人中還有鄭宇和樸義的身影,樸義手中的雛菊在晴空的映襯下占據了整個屏幕。

  影片中有好多回放鏡頭,觀眾在回放的剎那間才會發現,原來過往紛雜的影象中隱藏了一些連接著今天的細絲,我們的視界里漸漸有了一些全新的東西。什么是好,什么是壞,每個人都是為了生存在掙扎,能一直忠誠于自己感情的人是值得敬佩的,無論是惠英、鄭宇還是樸義,他們有一個在我們熟悉的物質生活之外的世界,但他們的夢想都破滅了,在這里,沒有正義空洞的吼聲,只有個體精神被摧殘之后的深沉的悲哀。是誰的錯?組織的錯。當個人進入到某一組織后,他必然逐漸淪為這組織實現自身利益的工具,沒有例外,鄭宇和樸義都是犧牲品。游離在組織外的是清醒的個人,但他們無力改變什么,只有沉默,只能沉默。美麗善良的惠英,她的愛情花朵開放在心中,她永遠的沉默了。

  個人徒勞的掙扎,以為自己是自由的,但是有看不見的線在背后操控著,是命運么,不,是社會這個千頭怪物。殘酷的生存畫板上涂抹了薄薄一層水粉,在美麗的影象后掩藏著現實的無奈和蒼白。

  劉偉強帶給我們的總是這樣深刻的直面慘淡人生的影片,全智賢和鄭雨盛、李成宰的表演也可圈可點,但喜歡港式黑幫片的朋友也許會失望了,它是一個再純粹也不過的愛情故事,《無間道》式的背景承載著最深摯的愛戀。也許浮躁的現代人已經讀不懂里面含蓄低回的情感的美。我身邊的一對情侶,男的不停地預告著影片的下一幕,而女的不停地問一些問題,表現她對人物某些高尚情感的不理解。燈光亮起時,一個女子走過我的身邊,嘴里嘟囔:"一點都看不懂。”是啊,習慣于品嘗情欲快餐的和在生存的鞭打下如陀螺般旋轉的在生活表面滑過去的人怎么能理解片中男女主人公重重簾幕低垂的心呢?

  影片里唯一讓我迷惑的是對于樸義這個人的刻畫,這么傳統敏感細膩和富有相當藝術感的人能做一個殺手么,這么一顆心靈真能承載殺人的沉重感么?我不認為是這樣,編劇和導演在這個人物身上投射了他們自己的影子和夢想,忘記了綿羊可能會反抗,但不是用它的爪牙,只能用它的并不鋒利的角。也許殺手的身份使樸義顯得很酷,但這么一個情感如此豐富和深沉的人會對他的殺手生涯沒有反思么,他不會痛苦么,在結束一個個也許并不那么無辜的生命時,他不會覺得自己只是顆棋子而陷入行動的無力感么,我不知道,也許一切是票房在作祟。

平特心水报图 mhl冰球直播 华彩网 梦幻西游神木林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报告 888开奖直播间 河南快三怎么买 哪个平台有腾讯分分彩和qq分分彩 北京中彩快印连锁 足彩胜负彩14预测分析 参与麻将群赌博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