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漢字聽寫大會觀后感

漢字聽寫大會觀后感

  漢字聽寫大會觀后感

  國學家”誤國,科學家才能拯救漢字。“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用死記硬背來消磨國人學習文字的樂趣,用將來注定要用計算機來做的事情來強占孩子們的寶貴光陰;而科學家們默默地把古老的漢字帶入了新的領域,他們發明了漢字激光照排,漢字處理軟件,區位碼,漢字庫,五筆字型,智能輸入法,手寫識別……在一群“國學家”扭捏作態,瓦釜雷鳴的同時,是科學家保持了漢字的生機活力,賦予漢字真正的青春!

  華麗麗的分割線。作為曾經省實驗中學的機修,以及現在計算機行業的從業人員,我是懷著批判的心情去觀賞這個節目的,不瞞閻女士,毛女士(不知道她老人家退休了沒有?)和楊先生說,我對高中語文(不包括義務教育階段的小學和初中語文)懷有深深的敵意。但是我當然是不會在現實中發表以上言論的。現實中的言論要平和,細致,娓娓動聽,最關鍵的是要提出建設性意見。如下:

  鄧小平曾經說過:“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在這個日新月異的現代世界中,漢字,乃至整個教育本身,都必須要正視這種瞬息萬變的挑戰。

  不可否認,從體裁上,“中國漢字聽寫大會”這個節目超越了《百家講壇》和《走進科學》,真正吸引了多數公眾的眼球,達到了普及漢字,廣泛宣傳國學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從內容上,我認為,必須用與時俱進的、科學的視角,去審視它的作用。

  首先發表我對漢字作用的認識。我認為,排除掉感情因素,文字只是一種符號,一種載體,就如同人類的膚色,計算機和手機的操作系統一樣,并沒有截然的優劣之分。例如,英語由于字母較少,而容易在計算機和互聯網中表達(要表達所有拉丁字母和常用符號,只需要最多8位二進制數字就可以了,而漢字及其常用符號通常需要16二進制數字位),但是漢字卻擁有信息密度更大的優勢,例如,同樣的文件翻譯成各國語言,通常中文版的篇幅最短。而微博有140個字的限制,使用漢字所能包含的內容是最多的。容易看出,一種人類文字,字母較少則容易編碼,字母較多則信息量大,這兩種優勢是共軛的,必居其一,可以折中,不能兼得。由此可知,語言本身的特性并不是語言命運的決定因素。

  但是,為什么人類歷史上一些語言取得了優勢地位,而一些語言卻失傳或者不再使用了呢?例如,拉丁語就是一種不再使用的語言,現在僅僅在某些場合下應用,利用的是其“因為不再使用而不再變化”的特性;一千年前阿拉伯語是世界上最為通用的語言,當時很多先進的思想和書籍是通過阿拉伯語來傳播和保存,但是現在其地位早已讓位給了英語。

  我們思考一些相似的問題:為什么Windows成為了個人計算機上最流行的操作系統而不是Linux和Mac?為什么蘋果iOS和Android成為了手機上最流行的操作系統,而WindowsPhone只是小眾的選擇?并不是系統功能有差別,一種操作系統的基本功能,用另一種操作系統也完全可以實現。比如,任何計算機操作系統都有圖形界面,都可以用來上網,等等;任何手機操作系統都可以接打電話,收發短信,上網,GPS定位,觸摸屏,等等。

  但是,Windows首先結合了圖形界面和硬件兼容這兩大優勢,比當時其他操作系統更易于使用,支持更多更便宜的硬件設備,所以贏得了用戶和硬件廠商的大力支持;iOS首先創造了“應用商店”這種充分發揮軟件開發者積極性的模式,贏得了開發者的熱情和最豐富的應用。

  操作系統的興衰是最近才發生在我們周圍的事情,相比于過去幾千年的歷史,我們了解的細節可以更多,分析可以更準確。從中我們發現,載體承載的方式,承載的內容,以及承載的創造力決定了載體的優劣,這三點經常是相互促進,相互影響的。例如,Windows系統的路線是“方式→內容和創造力”而iOS則是“創造力→方式和內容”。

  我認為,同為載體的文字也是如此。

  秦漢時期筆和紙的發明對漢字的成型和普及作用是不能抹殺的。直到如今,紙亦是最為廉價的實體書寫材料,對于中國文化普及的作用可想而知。毛筆則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漢字的字形和藝術性。西方文字多為規則的幾何圖形,而漢字中則有多種曲折的筆畫,而且僅僅一個點就可以有多種筆鋒的變化。書法是中國特有的藝術,世界上只有漢字是專門為了紙筆書寫而設計的,因為紙筆的普及與漢字成型幾乎同在秦漢時期,而其他文明語言成型的時候都還沒有紙和毛筆這些廉價而優秀的書寫材料,有的甚至還要口口相傳,所以其他文明所創造的文字信息量和準確程度遠不如中國文明。這是一個典型的“方式→內容和創造力”的例子。

  一千年前,遠見卓識的穆罕默德曾經說:“即使知識遠在中國,亦當求之。”于是當統一的阿拉伯帝國橫亙于亞非歐大陸時,阿拉伯語成為了傳播世界知識的載體:來自中國的四大發明,來自印度的數學,來自歐洲的經典科學和哲學。但是,幾代統治者之后,阿拉伯帝國漸漸落入了因循守舊和宗教教條主義的窠臼,尤其是近代以來,漸漸被積極傳播文化思想(傳教?)和不斷創造新科學技術的英語所超越。這個例子中,前半段是“內容→方式和創造力”,而后半段是反向的“創造力→方式和內容”。

  現代以來,英語在科學技術的基礎上進一步首先占據了計算機和互聯網領域,即使日本人發明的編程語言亦要使用英文單詞來表達(Ruby語言),這再次鞏固了其世界上最廣泛使用語言的地位。而漢語也由于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而影響力逐漸恢復。現在,世界上的知識和信息在以大爆炸的速度不斷創造產生,語言的承載方式、內容和創造力也在飛快地互相促進發展。

  以上三個事例表明,不論是內容,方式還是內在創造力,科學才是語言發展的根本動力。

  隨著竹簡代替了青銅,紙筆代替了竹簡,活字印刷又代替了紙筆。隨著科學的進步,創造、傳播和保存信息的手段也越來越方便,廉價和普及。在這種時代背景下,提筆忘字真的是一種退步嗎?我們發現,古代人不乏記憶力很好的例子,東漢時,張衡“一覽便知”;三國時,張松“過目成誦”。印度的史詩《摩柯婆羅多》,西藏的史詩《薩格爾王》,洋洋灑灑數百篇,完完全全由口耳相傳。但是現代,偶爾有小兒能夠背誦幾篇名篇,甚至圓周率若干位數,而被譽為“神童”。正式學習工作的場合,有時需要背誦一些古詩古文,一些精彩橋段,卻再沒有需要長篇大論背誦的情況了。

  人類的記憶力并沒有退化,因為根據自然選擇原理,歷史上沒有什么因素會去讓記憶力更差的人類個體留下更多的后代從而拉低人類整體的記憶力——甚至通過一些現代化的訓練方法,現代人的記憶能力很可能會超越古代人。但是由于環境的變化,紙筆,印刷術等記錄傳播工具的出現,人類已經不需要把絕大多數信息保存在大腦里通過口耳相傳了。書籍的傳播效率和信息量遠遠超越了人本身,而且保存時間也可以遠遠超過人的壽命。和那些延長四肢和視力的工具一樣,人類的大腦功能也被延長了。

  近幾十年來,個人計算機和便攜智能設備逐漸成為了人類創造、傳播和保存信息的主要媒體。雖然紙筆、紙質出版物等傳統媒體仍然存在,但是其書寫速度、書寫便利性、交流互動性和信息量等指標皆遠遠不及前二者。在一家現代化的生產力部門中,信息的編寫、匯總、統計、交流等,幾乎完全依賴于計算機和手持智能設備,離開這些工具就寸步難行。

  寫到這里,我必須對那些致力于將古老的漢字信息化,使我們能夠在今天的計算機上方便地閱讀和書寫的科學家們致以最高的敬意。發明漢字激光照排的王選,發明五筆字型的王永民,發明漢字處理軟件的求伯君,發明網絡智能拼音輸入法的馬占凱,等等,還有更多的成果,我們甚至說不出幕后工作者的姓名:區位碼,漢字字庫,漢字手寫識別,漢字語音識別……有他們的成果,漢字才在今天依然是一種生機勃勃的語言,活躍在生產力和互聯網的前沿;否則,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漢字很可能會迅速地被淘汰,例如,我們將不得不使用英語工作和上網,而中文內容就會像圖片和樂譜那樣,需要花費更多的流量才能傳輸,而且難以準確歸類搜索。某種意義上說,是這些科學家們真正拯救了漢語。

  由于信息化的借力,漢語已經更加容易學習使用了。使用智能輸入法,包括智能設備的12鍵輸入法,普通人的打字速度要大幅超越寫字速度。而且對于不認識的漢字、詞語、成語和典故,可以方便地使用互聯網來查詢,比翻字典還要省時省力得多;在可預見的將來,很可能語音識別可以代替鍵盤成為主要的輸入設備——雖然現在它還只是一個娛樂功能——屆時漢字的書寫速度和便利程度還會更上一個臺階;在互聯網上查找成語典故、名家名句等引用資料,可以直接復制粘貼到自己的作品中,相比于傳統的圖書館查閱和手抄,效率更是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另外,使用計算機可以方便地任意修改已經寫完的文字,而手寫稿就不得不改完之后再重新抄寫了。綜上所述,雖然現在我們還可以認為手寫是一項重要的能力,但是它已經漸漸不是最重要的,未來可能也不是每個人都必須掌握的能力了。就像紙筆已經流行之后的甲骨文和金文,我們仍然可以閱讀它,欣賞它,但是它的傳承任務可以交給藝術家們,而不是普通大眾了。

  可能有些人會認為我的觀點非常激進,但是你們一定要注意到我們周圍的世界變化的速度。我的一位大學教授講,他年輕的時候,計算機的概念還是占滿整個屋子,用紙帶來存儲程序和資料,笨重、耗電、經常出錯、一只蛾子落在電路板上就可以輕易摧毀的,外強中干的機器。但是很快磁帶便代替了紙帶,軟磁盤代替了磁帶,硬盤又代替了軟磁盤……幾十年后的現在,每個人手上都有一部智能手機,它的計算能力和可靠性可以碾壓那時一間屋子大的計算機;而一張藍光DVD可以存儲那時全世界的計算機程序;那位教授年輕時擅長的,閱讀紙帶程序的能力,現在早已成為屠龍之技。我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漢語的“書寫”方式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呢?

  以計算機和智能技術為代表的科技革命再一次解放了人類的生產力,它把人類從重復性的、記憶性的、計算性的腦力勞動中解放出來,讓人類可以專注于創造性的、規劃性的腦力勞動。

  我們今天研究、宣傳國學,也必須要順應這個潮流才行。應當適度忽略那些將來注定要由計算機來做的事情,而重視創造性的能力。例如,在漢字聽寫大會節目中,考察某些生僻字的書寫方式,這在現代工作生活環境下,實在有些太過時了。這樣的題目任何普通人都可以通過網絡快速查找到答案,嘉賓席上的那些國學大師存在感實在不強。不如設計一些更具創造性的模式,例如設計某場景語境,讓雙方選手各寫出一個成語、歇后語,甚至流行語來形容,然后專家點評,最后專家和觀眾投票。這樣的開放性問題即使利用計算機和互聯網也是很難直接搜索到答案的,這樣我們就可以看國學大師為選手見招拆招,隨機應變的點評,而不是僅僅照本宣科念答案了。

  如果將這種思路帶入到我們日常的語文教育中,那么也許可以深刻地改變我們教育的體制,或者內容。即使這種體制,這些內容看起來有些超前,甚至在世界上也是首創——我們可以借鑒其他國家教育長處,但是不一定要照搬——畢竟我國提出九年義務教育的時候,還有很多孩子沒有書念,而現在即使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個人計算機或智能設備,至少他也見過。我們現在是世界第二強國,而且是發展速度最快的大國,我們有廣袤的國土,豐富的資源,最勤勞智慧的人民,還有什么是我們不能實現的呢?

平特心水报图 浙江舟山飞鱼彩票 围棋对战游戏 内蒙古快3开奖号 河北11选5开奖信息 南国七星彩彩票论坛 下载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广车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技巧选号口诀 宁夏十一选五计划 qq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