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電影放牛班的春天觀后感

電影放牛班的春天觀后感

  電影放牛班的春天觀后感

  這是一部關于教育的電影,也是關于心靈與愛的電影。“教育到底是什么?我們要怎么教育好學生們?我們現在要怎么做?”影片中,現實中,每個人的心中都在尋找著這個問題。《放牛班的春天》中的馬修手里拿的是一把愛心和理想的鑰匙,開啟了學生們的心靈之門。

  這是法國偏僻的郊外一所被稱作“池塘底”的教養院。里面的孩子,或者每每倚靠在鐵柵欄前,企盼著已去的父親,或者用毫無奢求的眼神,不屑地看著這個世界……他們的父母或是在戰爭中死亡,他們的母親或是未婚媽媽,他們擁有太多太多別人不曾擁有的冰冷和無助。將這群問題少年集中強制關在這樣一個與世隔絕的環境中,一道道鐵門禁錮著他們的心靈世界,只能看到高墻圍著的四角的天空。感受不到愛和尊重,更不許對愛有所依戀。犯了事,只能用皮鞭和囚禁處理。塵封的心靈就這樣開始慢慢變得扭曲,在這里有以李基度為代表的攻擊性強的兒童,他把學監老麥砸得住進了醫院;還有以皮比諾為代表的,由于失去雙親,缺少依戀而孤僻,甚至變得抑郁的兒童;最值得關注的就是讓單親媽媽頭痛,對音樂極有天賦,但又自尊心十足,相當敏感的莫朗。這樣我們看到了《放牛班的春天》中學生們的叛逆、反抗和疑問:在影片里學生對老師的不尊重顯露無疑,他們在拿老師做笑料,暗算老師……學生們對老師的輕蔑無視,老師們對學生的不滿和強硬,他們只是把學生的這種行為看成叛逆、墮落的表現。老師和學生選擇了對抗,而不是通過真心交流,互相理解來解決問題。

  在這樣充斥著邪惡和暴力的氛圍中,許多老師都是采取了妥協、默認、忍耐或同流等消極的態度,而馬修的態度是積極的。初來乍到的馬修,面對孩子們一貫的惡作劇,并沒有像其他教員那樣過激的反應,盡管他也需要嚇唬孩子,但他的心中充滿了愛。他相信不管是什么人,他的心靈深處都深埋著善良的種子,尤其是孩子,教育者就是善于將之揮之而出的那個人。等爸爸的佩皮諾的眼神只有讓人更加憐愛;“樂譜是不是間諜的密碼?”,孩子還是那么的天真、好奇……每個孩子都有一顆豐富的內心,我們不要苛求孩子都成為我們心中的那個孩子,他們是大千世界中的葉子,從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葉子。真正尊重孩子原有的特質,讓孩子原有的特質更加閃亮。于是,當孩子嘻笑著罵他禿頭的時候,當孩子將他用半生的心血創作的樂譜散落在廁所里隨意玩弄的時候,當孩子將墨水瓶砸在他的臉上的時候,他從來也沒有惱羞成怒。反而一次又一次地幫助這些孩子掩飾他們的過失,使他們不至于遭到冰冷的懲罰。他為什么這樣做?想討好這些孩子嗎?不是。不嚴格要求他們嗎?不是。想表現自己的寬容嗎?不是。因為他親眼目睹了”池塘底”教養院的非人道的刻板的教育的霸道粗魯和蒼白無力。校長的”犯規—處罰”的行為主義派的管教方式忽略了學生的人性的一面,將改造學生的過程單純的簡化為”刺激—反應”的過程。他對人性的看法過于簡化,完全忽視了人的行為異常發生的內在認識、情感、動機、和態度等主觀的心理原因。同樣,也忽視了認知、情感和意志等過程在行為矯治中的作用。以為簡單而粗暴的處罰就可以阻止學生們繼續搗亂。而他這樣做的后果是,招致了學生的怨恨和更多的惡作劇。每個人都是一個完整的世界,都應該得到尊重,存在就是有價值的”。他意識到了校長”犯錯—處罰”的方法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他開始用一些更加人性化的方法來對學生進行管理,同時也注意給學生多一些自尊心。

  我們不能自欺欺人地認為是受人尊重的,雖然我們有金錢,有朋友,或是處于權威的地位。如果無法滿足自尊和被人尊重的需要,我們就會產生自卑、無助、沮喪的情緒。比如像皮埃爾這樣的人,他雖然沒有直接將這些情緒表現出來,但他帶頭鬧事等行為正是為了掩飾他的自卑和無助。在頑劣的外表下,隱藏的其實是一顆受傷的心。馬修老師讓皮埃爾知道,他的媽媽是關心他愛他的,也讓他知道不是所有的老師都是和校長一樣死板的。馬修老師還發掘了他在唱歌方面的天賦,最重要的是馬修老師給了他自尊,把他當作平等的人來看待,讓他懂得了自尊的需要和尊重他人的需要。他認為這種需要是必須達到的。在一片和諧的童音中,馬修向皮埃爾揮揮手,那是一個邀請的姿勢,恭敬而慈愛;那是皮埃爾熟悉而渴望的旋律;那里有許多雙眼睛都含著笑意在等待著。冷著面孔的少年,逐漸將身體從石柱上慢慢抬起,調整自己不羈的站姿,他變得恭謹而又充滿了喜悅。

  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一切。他領悟到了被人尊重的感覺,更懂得了要獲得別人的尊重,必須先尊重別人的道理。

  那一刻,什么是“春風化雨”,什么叫“潤物無聲”,全明白了。

  克萊蒙·馬修,這個落魄的音樂家,失業的代課老師,卻是個有血有肉的人,身上處處散發著人性的光輝。他用自己的方式做著微不足道的事情,溫暖了冷漠的學生,喚醒了明哲保身的同事,改變了囚籠般的學校。這一切都在不經意間,平凡、自然、真實。

  “好好先生”馬修也有自己不可侵犯的原則和立場。他不會對自己喜愛的學生有任何的偏袒,不會無原則地放任一個學生胡作非為,但同樣也不對經常得罪自己的壞孩子懷有絲毫的偏見。老師就應當這樣,正確運用教育者的權威,合理掌握師生之間的距離。既不能淡化教育者的身份,也不能任意擴大師生之間的距離,寬容、理解、接納、欣賞、并感受著每一個學生,熱愛學生,給學生以尊重,建立和諧的師生關系。

  馬修就像是一個集所有優秀老師所應具有的特點于一身的學監,而屬于他本身特色的當屬他借音樂完成了對孩子們受傷心靈的撫慰與洗禮。就教書這點來看他并沒有做什么,他也沒有刻意去培養學生有什么遠大的理想。他們似乎整天在做著游戲——唱歌。馬修沒有擺出一副老師的模樣,似乎自己是一個引導者,帶著孩子們通過他們自己發聲高唱,逐漸打開了他們的心靈之門。孩子們逐漸的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我是這樣的;我喜歡和大家一起合唱;我也能做好一件事的;我不是沒有用的人!至少我能歌唱……”孩子們逐漸的在自我肯定著,他們找回了信心、美好、人格、價值、道路、愛心和理想!最關鍵的是孩子們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人生,他們了解到自己應該做什么,怎樣選擇,怎樣面對外面的世界。馬修沒有做什么實質的事,他用自己的愛心和游戲(音樂)就打開了孩子們的內心,因為他至誠的愛心和理想。他不是在教導,而是在引導和影響——學生們是在引導中自醒的。

  馬修用音樂感召孩子們冷漠已久的心,喚起他們對生活的渴望與熱愛。當公爵夫人欣賞孩子們的演唱時,他們的表現無疑達到了一個高潮。無論是配合默契的合唱部分甘冽純凈、完美融合的歌聲,還是領唱莫杭治清亮的宛若天籟般的聲線,都給人以“美”的享受。他們的歌聲之所以如此深入人心,是馬修給予他們信心與愛的結果。從小受到“行動——反應”的強制性規定的他們,生活在這里實際上毫無自由與快樂可言,而馬修的出現,為他們帶來了音樂,為他們帶來了關愛,因為長期受到壓迫而麻木不仁的心靈漸漸有了復蘇的跡象,他們所不曾擁有的信任,此刻全部傾注在馬修的身上。讓一群頑固惡劣的問題少年們彼此相互信任,相互契合,簡直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奇跡。這個奇跡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馬修面對孩子們,并不像其他學監那樣選擇了強硬的手段,或者選擇了放棄,而是把他所有的心血傾注在孩子們的身上,以“愛”作為連接彼此心靈的橋梁。孩子們的歌聲,與其說是為公爵夫人演唱的,更不如說是他們為馬修獻上的最崇高的敬意。

  孩子們在音樂中找到了自我的價值,學會了欣賞美好的事物,懂得了相互尊重,信任和友愛。音樂結開了束縛他們心靈的繩索,重建了被炎涼事態損毀的是非觀,激起了一顆顆幼小心靈中對于美好未來的向往。

  影片從頑皮的孩子的嘻笑怒罵間折射出一顆身為教育者的馬圖的“善良、寬容、耐心”的心,他以跳動的音符馴服了一群如小野牛般的桀驁不遜的心靈,讓他們感受到陽光的溫暖,春天的氣息……

  然而,春天來了,春天又要走了。

  馬修最終還是被趕出了學校,一直到處去給別人教音樂維持生計,直到去世。馬修走得很無奈。就像他來到這里的時候一樣,穿著他的破西裝,提著小行李,緩緩地離開了。這個結果讓人平添了一份心酸,從而使溫暖的“春天”中多少包含著悲劇的味道,就藝術效果而言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也使作品更具有現實感和可信度。馬修不是天使,不過矮胖、禿頂的平凡的音樂教師——甚至有時候他的教師形象并不那么明顯,他給別人打開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窗口,卻沒有能力給自己一個好的生活;馬修也不是圣人,在這樣的制度下他無力堅持自我的真理,他只是一個不成功的小人物,做著力所能及的一切。當他矮小的背影轉身離去,我們何嘗沒有一份無奈的蒼涼?

  結尾時,從教室窗口飛出了幾十只雪白的飛機,在歌聲中,駕著清風,飛向了馬修,飛到了他腳邊。人性一旦復蘇,“囚籠”關不住這群天使般的孩子。孩子們放飛了自己的愛心和理想,馬修成功了。就是這樣一個被世俗所公認的卑微的“失意的樂者,失業的教師,”給“放牛班”帶來了生機勃勃的“春意”。

  春天走了,溫暖卻永留心間,可以讓人在白發蒼蒼的時候還念念不忘。

  用愛心可以試著感化迷失的羔羊,否則只能驅使迷失的羔羊步入極端。電影中有個叫蒙丹的孩子雖然出現的頻率不高,但始終會縈繞在你的頭腦。出現在你面前的是一副被扭曲的面龐,他給人一種近乎于威脅的眼神。但透過這種眼神的背后,我們又可以發現這個孩子是多么的脆弱。后來,蒙丹被冤枉了,被重新抓進了監獄。突然有一天他逃了出來,并最終用同樣極端的方式來回贈給寄宿學校——放火燒掉了學校的宿舍。毀損的不止是校舍,還有那個孩子早已殘缺的心靈,這便是以暴制暴的結果。這是一個教育失敗的例子。因為被誤認為偷了錢而交給了警察,盡管被發現是冤案也沒有平反,最后他一把火燒了學校。蒙丹被帶走時,馬修高喊:“你帶走了我惟一的低音。”沒想到,他的合唱團里從此永遠失去了低音。英俊少年莫朗成為著名音樂家,蒙丹燒毀了學校之后獰笑著轉身離去,他的路在何方呢?

  教育是需要真誠和愛的事業。教育不是簡單的知識技能的移植,而是生命與生命的交觸,需要教師和學生雙方完整的投入。人們曾說,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自己必須有一桶水,這是主知主義教育思想指導下的教師定位。教育確實需要教師有淵博的知識,但教育更需要教師具有對人的生命的真切關懷和熱愛!真正有效的教育是有信仰和愛的教育,教師對教育工作信仰和熱愛的態度是最能影響學生成長的教育因素,所謂“善歌者使人繼其聲,善教者使人繼其志”。教師自身人格對學生的影響所產生的教育力量,是任何教科書和獎懲條例所不能代替的,學生從教師情感態度中所學到的東西,也遠比教師所教的知識更多。因為學生的價值觀念、情感態度和行為習慣,不是通過認知教學過程來完成,而是學生無意識地向教師模仿、認同,在潛移默化中接受著教師的影響。《放牛班的春天》感動了大多數人,因為電影里面有我們在現實中得不到的東西,比如一個能為你人生指引的老師或者是一個伯樂。每一位孩子都渴望在自己的人生路上遇見這樣一位老師,這樣一位給自己最多幫助的人。伯樂不是每個人都遇得到的,老師也不是每一個都是偉大的。因為能夠遇上便是一種幸福,盡管這種幸福在現實中顯得這樣的奢侈,但是我們仍然會渴求得到。

  “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中有牛頓,你的譏笑中有愛迪生。”但愿每個老師都能牢記教育家陶行知這句話,像馬修老師那樣,用愛心和理想的鑰匙開啟并溫暖每一個學生的心靈。

平特心水报图 鼎博彩票网址 双色球中6保5旋转矩阵公式 彩票投注排名 七乐彩推荐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3d开机号今天是最新试机号 街机海王捕鱼下载最新版 青海快30926049期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快乐十分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