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霸王別姬觀后感

霸王別姬觀后感

  霸王別姬觀后感(一)

  這部以京劇為題材的電影給我的感覺就是熱鬧而又落寞,濃艷卻又慘淡。歷史與現時、真與假、善與惡、愛與恨,糾結纏繞,人世紛爭。他是陳凱歌早期導演的影片,可以說是堪稱經典,其中融入了人生,藝術,政治,歷史,情感等多種元素,仍顯得雜而不亂。這部影片改編于香港作家李碧華同名小說,集中國大陸、香港和臺灣兩岸三地的人力、物力、財力合作制成的影片,為陳凱歌贏得1993年度法國戛納電影節最佳電影獎,這是中國電影首次獲得被全世界認可的最高影展獎。影片所展現的京劇名角在文革期間慘烈的屈辱史,通過京劇藝人的經歷,展現的中國現當代歷史,并試圖探討歷史的變更對京劇藝術地位的影響。

  看完這部影片之后有兩處情景最讓我難以釋懷。其一是段小樓結婚的那天晚上,程蝶衣放下劍跑走,段小樓追到門口的時候,外面有人喊:“日本人進城了……”緊接著便是浩浩蕩蕩趾高氣昂的日本兵闖進城來,那種眼看著外人闖進自己的家中卻無能為力的感覺,是怎樣的一種屈辱與痛心啊。其二便是后來文化大革命時期的那部分——那令所有中國人為之痛心的十年。這部影片使我們看到了人性中自私的一面:小龍套為了自己成角的夢想而不斷地傷害著那個曾給予他重生機會的程蝶衣,段小樓為了自己能活命而供出蝶衣,逼死菊仙;再加上那爺,師傅,袁四爺等人物的丑惡嘴臉,莫不闡述了一個這樣的主題:人總是為自己著想的,只要外界事物危及到自己的根本利益,什么都可以拋棄,包括友情,愛情,親情。

  當然這部影片中最大的主題就是感情,片中程蝶衣,段小樓以及菊仙三人的感情糾葛。程蝶衣這一人物形象無疑是影片的靈魂,他的一生在與世俗社會的對抗之中充滿了孤寂與悲涼。他從小就掙扎在苦痛之中,被母親送進戲班后,先是忍受斷胼指之痛。盡管是胼指,但也骨肉相連,可為了掙個活路,必須斷去它;一如他必須離開他的娘親,沒有退路。在鮮血淋漓的慘痛之中,他被按倒在祖師爺的香案前完成了入行儀式。最令他最難以忍受的是師傅讓他學坤角,背棄自身的性別。執拗的蝶衣總念成“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而飽受刀坯之苦。但他依舊不肯改口,一錯再錯,“這其實并不是‘錯’,而是一種堅持,是對性別倒錯的頑強抵抗——也是對他一生悲劇演變本能的逃避和抵抗。”他甚至企圖毀掉自己的手以擺脫唱戲的悲慘命運。蝶衣在學藝中一次又一次反抗苦難的人生,這種經歷造就了他倔強性格和反抗意識,也造就了他的藝術功底,并使得他不得不認同和依戀這種充斥暴力的文化和社會。蝶衣在學藝的過程中,豪情仗義的大師兄成了他的偶像和保護神。久而久之,他對段小樓形成了一種特別的依戀和期盼,這種依決不是狹隘的男女之愛。然而,這種感情與他對藝術的感情一樣并不為世俗社會所理解。在段小樓的世界里,充斥底層社會的謀生智慧,他經常拍磚、拍茶壺為師傅和自己解圍;作為戲班里的大師兄,他深諳其中的游戲規則,勝任和愉快地配合師傅。當段程二人走上從藝之路并成了名角時,他們對藝術便顯現出兩種迥異的態度。袁四爺來聽戲時,蝶衣想得到其栽培,而小樓則想“讓他聽明白了,沒他四爺的捧場,咱在北平也照唱照紅。”這里透著底層人民對權貴的不屑,全無藝術的追求;當袁四爺請他們細談《霸王別姬》這出戲的學問時,段小樓則表示另有意趣——喝花酒。段小樓在這一意趣中得到了意外收獲——菊仙的愛,這又是一個傳統的話本演義中江湖男兒與風塵女子的經典情緣。“程蝶衣+段小樓”的故事上又疊加了“菊仙+段小樓”的傳奇。菊仙似乎是蝶衣在世俗社會應有的形象——在權力秩序中安分守己、稍帶點練達與狡黠。但蝶衣并沒有在這個既定的弱者軌跡中行進,執著地尋找著自己的藝術理想。菊仙與蝶衣的矛盾沖突就這樣開始了。

  程蝶衣與菊仙的人生價值取向沖突在事件中不斷升級,段小樓也在世俗力量面前不斷妥協,終于導致了蝶衣的絕望。因為程蝶衣只有在虞姬和霸王的故事中才能找到“從一而終”的知音,在這種精神幻象中,蝶衣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而當自己連出演虞姬的資格都被取消后,他的精神世界則一片荒涼,艱難的人生自然全無意義,等待他的只有死亡了。當小樓勸他服軟時,他回答和回敬了一句“虞姬是怎么死的”以示自己的理想和決心。之后,程蝶衣燒了自己賴以維生和精神象征的行頭,面對著“無法直面的慘淡的人生”,他決心以死來抗爭。但是,他面臨著是“無物之陣”,他知道小樓和菊仙的所作所為也無疑是世俗人生的最佳選擇,他不能對這種憤恨追根溯源——沒有誰可以為國民性負責。但蝶衣的心已經死了,他換上了新社會的行頭,成了世俗社會的冷眼看客。文革結束后,蝶衣和小樓重新回到舞臺。一句“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又引起了蝶衣內心的百般滋味,他坦然地自刎而死,像虞姬一樣從一而終。

  袁四爺對蝶衣的感情,我覺得,這恰巧并不是大家所認為的同性戀感情。影片里有人說過,他才是北京梨園里的大爺,可見他對京劇的癡迷。在他第一眼看見人戲合一的蝶衣時,蝶衣扮演的正是他最愛的角色——虞姬,他為之傾倒,從此陷入了自己編織的童話中。從那個他與蝶衣對戲的橋段能看出,他幻想著自己是那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霸王,而蝶衣恰恰就是自己的夢中情人——虞姬。可以說他愛的是虞姬,并不是蝶衣。

  片中如果程蝶衣算是真虞姬那段小樓卻只能算是個假霸王,就像小樓摟著菊仙離去的那句,“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一語成讖。舞臺上他辜負了虞姬,現實中他辜負了菊仙。我總不能懂得為何要安排蝶衣在雨中偷窺的戲,現在想來,或許是暗示這兩個同病相憐的人終究不能相互安慰。你以為他是楚霸王呵,是救你出泥淖安汝之身的蓋世英雄呵,你空有虞姬一腔報死意,十娘憐郎情,可他竟不是!是菊仙小姐,在后臺為蝶衣蓋一襲外衣,是菊仙小姐,拼了命奪回了蝶衣的劍,她最后的一笑里,是否有惺惺之意?

  另外我還想說的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不容觸碰的暗傷,一旦被揭破,后果不堪設想。影片公認的經典片段就是少年蝶衣在那爺面前唱思凡時,仍執意唱到我本是男兒郎,而非女嬌娥。大家最多想到蝶衣的固執,可并沒有想到為什么在這一點上固執。我的觀點是,在他的少年期間,被媽媽打扮成女孩,被周圍所有的人誤認為是女孩,這就是當時他心中的暗傷,他固執的需要別人接受自己是男孩的事實,哪怕次次都因此被師傅暴打,這是他心中的執念。到后來,這個執念被自己最親近的人——師兄打破了,在母親拋棄他之后,師兄小樓成為他的精神支柱,他不能違背小樓的意志,于是,他屈服了,同時他也戰勝了自己心中的執念,治好了那個暗傷。從此,他演起了花旦。另外一個例子就是菊仙,她婚前的職業是妓女,這是她心中的暗傷,她最不想觸碰的就是這一段,因為這個,她也不能確定小樓到底愛不愛他,當小樓說不愛他的時候,她的心碎了。心碎,人死,可見,每個人的心里都有弱點,只要擊破這個弱點,他可能不堪一擊,或者,破而后立。

  總之,生活本身就是一場紛紜復雜大戲。不是每個人都能找準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演好自己的角色。在社會的大舞臺上,有不少人像程蝶衣那樣,因為各種原因而迷失自己,生活在鏡像界中;也有人象張國榮那樣,極易受周圍環境影響迷失自己,情緒郁積自殺而亡。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要迷失自己,在這場戲中每個人都需要找準自己的所要扮演的角色,演出自己的精彩,實現自己的價值。


  霸王別姬觀后感(二)

  程蝶衣,張國榮飾,是一個戲子,主要角色是京戲《霸王別姬》中的虞姬,段小樓是西楚霸王項羽。段小樓是程蝶衣的師哥,兩人從小就在一起練戲,唱戲,感情很深。小時候,蝶衣叫小豆子,小樓叫小石頭。

  霸王別姬成就了程蝶衣和段小樓,段小樓和程蝶衣也成就了霸王別姬。而最后,虞姬真的成了虞姬,而這霸王最終也成了霸王。

  程蝶衣飾演虞姬,到了爐火純青、真假不分的地步,對他來說,他愿意終生都是虞姬,只要可以陪在他的師哥身邊。這出戲,只能和師哥一起唱,除了師哥,不管和誰,都不是霸王別姬。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師父剃去了頭發,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這是昆曲中《思凡》的一段,本來應該是“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師父剃去了頭發,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可是不管挨多少打,吃多少苦,小豆子就是錯,就是改不回來,后來,小石頭拿著煙斗在小豆子嘴里一陣亂搗之后,流著淚的小豆子終于開口唱自己是個女嬌娥了。

  也許,對于小豆子來說,這一句的改變意味著他心底里最后的一點尊嚴和領地徹底的失去了。從此后,他都演旦角,從醉打金枝中的公主,到牡丹亭里的小姐,再到霸王別姬里的虞姬,在戲里,他就是個女人。他的戲,讓成千上萬的人瘋狂。第一次,他唱虞姬的戲,在清末太監張公公的府里,那一次,也是第一次,他被不男不女的張公公變成了禁臠。也在那一次,他看見了那把好劍,那把他的師哥夸個不停的劍。

  那一次,他們倆都成了角兒,從此風光無限。一個是程老板,一個是段老板。就這樣過了很多年,從民國21年,到七七事變,張公公的府邸如今也變成了棺材鋪,可程蝶衣依然不放棄,他不斷的跑到那里,只為了尋找那把師哥喜歡的劍。

  程蝶衣飾演的虞姬,又被政治大腕兼戲迷袁四爺(葛優飾)看上了,他不斷地糾纏蝶衣,給他送各種東西,以各種名目邀請蝶衣去他家。而同時,蝶衣最心愛的師哥,要娶妓女菊仙(鞏俐飾)了,蝶衣傷心欲絕。在不知不覺中,程蝶衣早已經深深愛上了他的師哥,對他來說,師哥就是霸王,他就是虞姬,他想要活在戲里,一輩子。他對他師哥說,要從一而終。

  他在袁四爺府上看見了那把劍,又一次,他付出了自己的身體,只為了一把劍,他依然記得,他允諾過師哥,要送給他這把劍。他把這把劍丟在了他師哥身上,他的師哥,正和菊仙小姐成親……

  再后來呵,一切仿佛都變了,時代變了,社會變了,大家都變了,也許只有程蝶衣沒變,也許,程蝶衣也變了。

  他們開始給中國人唱,后來,段小樓被日本人抓走了,程蝶衣又給日本人唱過,國民黨控制了北京,他們給國民黨唱,共產黨來了,他們也給共產黨唱,思想解放了的中國人,要穿著現代的衣服唱京劇,當家作主的勞動人民,下定決心反抗一切的舊勢力和壓迫。程蝶衣不再適合這個新世界了。他的一生都在唱戲,他是個為戲而存在的人。而僅僅唱戲的人生,也在文化大革命中變成了把柄,變成了致命的傷害。

  紅衛兵糾著段小樓的頭發,逼他揭發,揪著他的頭發,逼他投降,文化大革命,段小樓和程蝶衣都被打成了反革命,菊仙,也在段小樓被逼著說自己沒愛過她之后上吊自殺。自此,程蝶衣和段小樓相散天涯,再沒相見過。

  彈指一揮間,十多年又過去了。段小樓和程蝶衣終于又在一起了,他們化了妝來到了戲臺里。最后演一出霸王別姬。

  霸王別姬講的是楚漢相爭的故事,楚霸王項羽,是天下無敵的蓋世英雄,橫掃千軍的勇將猛帥,可老天卻偏偏不成全他,在垓下中了漢軍的十面埋伏,讓劉邦給困死了,那天晚上,劉邦讓部下唱了一宿的楚歌,楚人聽后,還以為劉邦已經占領了楚地,慌了神,全都跑光了。聽的霸王也掉下淚來。那霸王風云一世,臨到頭就剩下一匹馬和一個女人還跟著他。霸王讓烏騅馬逃命,烏騅馬不去,讓虞姬走人,虞姬不肯,虞姬最后一次為霸王斟酒,最后一回為霸王舞劍,爾后拔劍自刎……

  臨到頭,蝶衣從師哥腰里拔出了當年的那把真劍,拔劍自刎了。程蝶衣用一生證明了她就是虞姬,他為虞姬而生,也為虞姬而死。他心甘情愿,他這輩子,就是虞姬,他最快樂的日子,大概就是在師哥身邊……

  影片里開頭還有一個小癩子,不堪忍受師父的嚴厲教導,整天就想著逃。他試了很多次,很多次,每一次都失敗了,回來后被師父打到半死,后來甚至說自己早被師父打皮實了。

  最后一次,他成功了,他帶著小豆子成功的逃了,他吃到了他這輩子最想吃的冰糖葫蘆,他和小豆子去看了真正的角兒出演的霸王別姬。在所有人都鼓掌大聲叫好的時候,小癩子卻淚流滿面。他說:“他們怎么成的角兒啊,得挨多少打啊?”聽著怪心酸的。

  也是那一看,小豆子拉著小癩子回去了。師父正拿著教鞭狠狠的抽著他的師兄弟,特別是他的大師哥。他勇敢的朝師父走了過去。師父喊著“我打死你”,鞭子狠狠的抽下去了。小癩子吃完了偷偷藏在口袋里的所有冰糖葫蘆,然后吊死了自己。他救了小豆子。很多年后,當小豆子成了角兒,成了程蝶衣后,當他聽到有人叫賣冰糖葫蘆,他回過了頭,他愣在了那邊,說不上來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也許,在想那個小癩子,那個前一秒還活生生的轉眼就成萬古枯的師兄吧!

  片子還有一個印象比較深的就是他們的師父。這真的是一個好嚴格的老頭,一開始,真的非常討厭他,人,怎么就可以狠到這份上呢,完全的沒人性,打人都往死里打,他就不會心疼,沒有一絲絲的不忍嗎?檢查時,背錯了臺詞會被打的半死,背對了還是會挨打,還說:“打你,是讓你記著下回也這么背。”

  最先改變觀點是在小癩子自殺的那一刻,他沖進了房子,我才知道,他的心底,到底有多么愛這些孩子,有多么熱愛自己的職業。都說嚴師出高徒,師父一絲不茍,威嚴全在他的教鞭上了。他一生不知道帶出了多少弟子,不知有多少成了名角,就像段小樓和程蝶衣一樣。但是,他依然故我,一代接著一代培養著新人,最后,他死在了自己的崗位上。他的希望就是,京戲在這一代可以紅紅火火。

  這是一部堪稱經典的影片,片子很老了,故事也很老了,就像一個老人在述說著歷史一樣,充滿了滄桑,沾滿了塵土,卻依然鮮活。

  而如今,電影技術不知好了多少倍,卻再也拍不出那樣的片子,再也找不回那種感覺了。好可惜。


  霸王別姬觀后感(三)

  又看《霸王別姬》,不一樣的環境,一樣的感動。

  張國榮一直是一個神話,他那樣如怨如訴的眼神,任哪一個女人也無發相媲,真是把嫵媚演繹到了極至。

  對霸王別姬的最深感觸就是文革的時候,人性的泯滅。為了自己的生存,連自己最親的人都可以出賣。由此看來,文革時期真是一個使人性泯滅,摧殘人性的時期。

  一個動蕩的年代,人們的思想也是非常慌亂的,不確定的。連國家,民族,你都不能確信,你就更不能確信任何其他的一切了。人們仿佛都是漂浮在空氣中的,沒有根基。善于生活的人也不一定能夠生(比如袁四爺),懂得人生常識的人也不一定能夠生,(比如菊仙)。

  清末,百姓,戲子,被動得像旗子一樣受封建殘余的玩弄,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

  日寇來了,無辜的人們的姓名也不能幸免。或許藝術能夠無國界,可是輿論卻不能夠接受,民族感情不能接受。

  民國呢,仍然是動蕩不安,隨時都回發生變動。

  短暫的新中國初期,對于京劇形式的變形,蝶衣很難接受,畢竟,那不是他心中的京劇的印象。可是他不能決定一切,因為時間的車輪在不停的轉著。

  他一直都在唱著,不管是哪一個時期,或許,每個時期都需要藝術。藝術沒有時間性。可是,在這其中蝶衣總要時不時地受到外界的干擾,政治,一個無聊的卻無法避免的東西,在藝術前進的道路上灑滿了圖釘。

  文化大革命來了,一切真的都顛覆了?革文化的命,對文化進行批判,打破固有的一切文化。或許如果這只在學術界進行,只是行而上的批判是好的,可是當權力掌握在了不成熟的頭腦發熱的人的手中,也許就變味了。沒有了文化,沒有了標準,沒有了歷史,每個人都可以是他想是的了,最終,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