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歐也妮葛朗臺讀書筆記

歐也妮葛朗臺讀書筆記

  歐也妮葛朗臺讀書筆記(一)

  上個學期,我的記憶里出現了一位文學大家——巴爾扎克。這是一位不屈不撓的現實主義批判作家,在他的一生中,創作了著可等身的作品,其中最磅礴的要屬西方紅樓—《人間喜劇》。這是一部恢宏的史詩,這個假期,我有幸一氣呵成地讀完了他享譽盛名的一部作品:《歐也妮葛朗臺》。

  過去的人都說,在莫里哀之后沒有人會在寫吝嗇鬼,可巴爾扎克卻冒了這個險,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讓小說中的主人公葛朗臺成為了四大吝嗇鬼之一。

  這是一部沒有毒藥,沒有尖刀,沒有決斗的悲劇。箍桶匠葛朗臺在他面對金錢可恥的嘴臉下,一夜暴富,成為小鎮上最富有的人,但他卻仍不滿足,裹著比乞丐還不看的生活。為的只是能在每天晚上看著金子,在甜甜的入睡。葛朗臺一切都斤斤計較:每天用的蠟燭,全家人吃的面包都由他親自分配;家里有客人,他從不加菜招待,最多只是用佃戶送來的烏鴉熬湯招待;家里的爐火,只能在每年固定的月份點燃,不管天氣多么嚴寒。妻子在他的冷酷無情中被慢慢地折磨死,但他最關心的是不能讓女兒分了妻子的遺產。女兒因為把金幣偷偷的送給了心上人,他的堂弟,老頭的侄子,但父親卻破了產,把他交托給叔叔。老頭知道后,對他平時最好的女兒發怒了,歐也妮關進了黑屋子,說是不認她了,只給她冷水和干面包……

  為了金錢,葛朗臺是那么的冷酷無情,但在他死后,卻不能把一分一厘帶走,他這輩子活的是那么的可悲,看似金錢的主人,卻是金錢的奴隸。而歐也妮,一個善良單純的女孩,在被愛情傷害后,無味的活在父親留下的一百七十萬黃金下。

  故事看完了,讓我深切地感受到舊世紀歐洲的金錢關系,黃金戰勝了一切,人與人之間感情淡漠。但回過頭來想想,這是否是現世紀的可悲現實呢?


  歐也妮葛朗臺讀書筆記(二)

  《歐也妮·葛朗臺》作者巴爾扎克是19世紀法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歐洲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的奠基人和杰出代表。一生創作96部長、中、短篇小說和隨筆,總名為《人間喜劇》。其中代表作為《歐也妮·葛朗臺》、《高老頭》。100多年來,他的作品傳遍了全世界,對世界文學的發展和人類進步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小說最大的成就是塑造了一個吝嗇鬼典型。巴爾扎克選取了一系列富有典型意義的細節來表現他的慳吝性格。

  歐也妮·葛朗臺---這本書以歐也妮·葛朗臺的故事為核心貫穿始終,老葛朗臺無疑是其中性格最鮮明的人物。貪婪和吝嗇是他的主要性格特征。

  在老葛朗臺眼中,金錢高于一切,沒有錢,就什么都完了。他對金錢的渴望和占有欲幾乎達到了病態的程度:他半夜里把自己一個人關在密室之中,“愛撫、把撫、欣賞他的金幣,放進桶里,緊緊地箍好。”臨死之前還讓女兒把金幣鋪在桌上,長時間地盯著,這樣他才能感到暖和。

  對金錢的貪得無厭使老葛朗臺成為一個十足的吝嗇鬼:盡管擁有萬貫家財,可他依舊住在陰暗、破壞的老房子中,每天親自分發家人的食物、蠟燭。

  貪婪和吝嗇使老葛朗臺成了金錢的奴隸,變得冷酷無情。為了了金錢,不擇手段,甚至喪失了人的基本情感,絲毫不念父女之情和夫妻之愛:在他獲悉女兒把積蓄都給了夏爾之后,暴跳如雷,竟把她軟禁起來,"沒有火取暖,只以面包和清水度日"。當他妻子因此而大病不起時,他首先想到的是請醫生要破費錢財。只是在聽說妻子死后女兒有權和他分享遺產時,他才立即轉變態度,與母女講和。

  伴隨貪婪和吝嗇而來的是老葛朗臺的狡猾和工于心計。對于每一筆買賣,他都精心算計,這使他在商業和投機中總是獲利。另外,時常故意裝做口吃和耳聾是他蒙蔽對手的有效武器。

  老葛朗臺的貪婪和吝嗇雖然使他實現了大量聚斂財物的目的,但是他卻喪失了人的情感,異化成一個只知道吞噬金幣的"巨蟒",并給自己的家庭和女兒帶來了沉重的苦難。

  老葛朗臺是巴爾扎克刻畫得最成功的吝嗇形象之一,已成為法國文學史乃至世界文學史上的一個經典人物而廣為流傳。

  歐也妮--歐也妮是這部小說中最為善良、純潔的一個人物,整部小說就是以她的悲劇人生為中心線索的。她的美德在痛苦的生活和與老葛朗臺、夏爾、德·蓬風等人的對比中逐漸呈現出來,她所遭遇的人生苦難越多,周圍其他人物的虛偽、丑陋越突出,她的善良、寬容、慈愛也越顯分明。

  專橫、吝嗇的父親老葛朗臺給了歐也妮一個"黯淡而凄涼的童年",并且葬送了她的青春。對她來說,生命中的唯一希望是期待中的愛情。為了愛情,她毫不猶豫地拿出自己全部積蓄,資助戀人夏爾到海外去謀生;為了愛情,她勇敢地反抗父親,不為他的淫威所屈服。為了愛情,她苦苦等待多年,終日思念、牽掛遠在萬里之外的戀人。

  但是,無私的愛換回的卻是無情的背棄。在海外發了財回來的夏爾貪慕名利,拋棄了歐也妮,想娶一位貴族的女兒為妻。遭受巨大打擊的歐也妮獨自承受痛苦,而且以德報怨,依然寬容地對待夏爾,并拿出巨款替夏爾還清了父債,成全了他與貴族小姐的婚事。歐也妮的這種愛情是純潔、高尚的。

  當周圍的人都陷沒在金錢的魔沼中,并甘心被其吞噬整個生命時,歐也妮對待金錢的態度也是與眾不同,超凡脫俗的。盡管她所擁有的財富不斷增加,但金錢對她來說既不是一種權力,也不是一種安慰。"她根本不把黃金放在心上,只在向往天國,過著虔誠慈愛的生活只有一些圣潔的思想,不斷地暗中援助受難的人。"對宗教的虔敬之情使她超越了個人的創痛,以慈悲之心善待世人。她用金錢去興辦慈善事業,而自己過著節儉、樸素的生活。

  巴爾扎克滿懷同情與贊美之情塑造了歐也妮,使人們在這個為金錢遮蔽的黑暗世界里看到了一抹光亮,與此同時,又不禁為她作為無辜犧牲者的命運感到同情。

  夏爾--夏爾的人物性格是有一個發展、變化的過程的,在這個過程中,他從巴黎的一個花花公子逐漸變為一個無惡不作的冒險家和野心家。

  當夏爾在小說中一登場時,他還是一個只有21歲的年輕人,因為從小家境優裕和父母寵愛,使他養成了愛慕虛榮、貪圖享樂的性格,但此時的他并不壞。他在聽說父親去世的消息后所表現出來的悲傷是真實的。堂姐歐也妮對他的關心、照料和愛護,更是使他感受到了愛情的神圣和純潔。可以說,如果他一直與歐也妮在一起的話,是不會墮落的。

  夏爾去海外經商,是他人生的轉折點。生活環境的變化,使夏爾原有的道德標準和價值觀念逐漸發跡從小埋下的自私自利的種子開始萌芽,使他逐漸成為一個毫無廉恥心的掠奪者和高利貸者,一心只想發財,為此不惜采取各種手段。夏爾的這種墮落發展到極至就是背信棄義,拋棄和歐也妮的感情而去追求一個貴族的女兒,以實現自己追逐名利和往上爬的野心。

  夏爾的墮落是整個社會環境影響的產物,表明金錢已滲透到當時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包括人際關系和情感領域。

  葛朗臺太太--這是一位值得同情的人物。葛朗臺太太心地善良、性格懦弱,生活十分儉樸。作為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她對自己的丈夫可以說是百依百順,從不反抗。這種逆來順受的態度事實上不僅助長了葛朗臺的專制和吝嗇,也給自己和女兒歐也妮帶來了苦難。在現實世界中忍辱負重的葛朗臺太太把人武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個虛無縹緲的天國之上。

  德·蓬風庭長--歐也妮的追求者,相貌丑陋,卻自以為是。苦苦追求歐也妮,目的是獲取她的百萬家產。性情狡詐、吝嗇,送給歐也妮的禮物望遠是一束鮮花。雖然實現了娶歐也妮為妻的目的,但最后還是早早地去世,未能占有她的財產,落得個可笑又可悲的下場。

  拿儂--葛朗臺家的女傭人,勤勞肯干,對主人忠心耿耿,心地善良、純樸,富有同情心,但是頭腦簡單無知。

  克羅旭神甫--德·蓬風的叔叔,克羅旭黨的領導人物,老奸巨滑,工于心計,貪圖金錢,為人處事常常違背了一個神職人員的應盡職責。

  公證人克羅旭--克羅旭神甫的兄弟,在德·蓬風追求歐也妮的過程中起推波助瀾的作用。他是葛朗臺放高利貸的幫兇,與其兄弟一樣老謀深算。

  德·格拉桑先生--索漠城的銀行家,為葛朗臺所利用,替他管理公債等金融業務。此人頭腦簡單,愛慕虛榮,貪圖享樂。

  同時葛朗臺有著守財奴的宗教信仰。在巴爾扎克筆下守財奴葛朗臺在彌留之際,給女兒歐也妮留下一句遺言:“把一切照顧得好好的!到那邊來向我交帳。”葛朗臺所說的“那邊”,無疑是指宗教世界--天國了。又是“天國”又是“交帳”,是虔誠的基督徒,還是愛財的守財奴?

  大凡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為了“萬能”的上帝和超出凡塵的“天堂”,可以禁錮人間七情六欲,甚至不惜以身殉教。但在葛朗臺的身上,卻絲毫找不到一點宗教徒篤信教義的影子,倒是能瞥見對金子貪婪的欲望燃遍周身的表現,在葛朗臺準備撬侄子查理托歐也妮保管的貴重梳妝匣上的金板時,往日一向溫順恬靜的女兒急得跪下向他乞求說:“看在圣母面上,看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面上,看在所有的圣靈面上,看在你靈魂得救面上,你不要動它!……”歐也妮幻想以宗教的教義來打動父親,讓父親看在圣母面上,能體諒一下女兒對信物的感情。但葛朗臺對女兒的哀求無動于衷,金子的誘惑,使他情不自禁地對妻女露出絕無情義的丑態。葛朗臺是一個宗教徒,但宗教的教義究竟對他有什么約束力呢?從這里,不是可以窺見端倪了嗎?

  所以說,葛朗臺在瀕臨死神擁抱之際,“神甫把鍍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邊,給他親吻基督像,他卻做了一個駭人的姿勢想把十字架抓在手里”。這個在旁人看來是不可理解的舉動,而出自葛朗臺就不足為奇了。因為他對于宗教的教義沒半點興趣,即使在彌留之際,葛朗臺對黃金的痰盂與執著也絲毫沒有減弱,所以當神甫一出示“鍍金的十字架”時,這位“似乎已經死去幾小時的眼睛立刻變活了”,接下來就想攫取到手,--離開金子,他是死不瞑目呀!金子就是他最現實的上帝,是他全部信仰的寄托所在。

  葛朗臺誠然不是虔誠地信奉宗教,但由于對金錢的貪欲,使他很自然地希望死后還能有一個超塵脫世的世界會收納他。在那里,他可以繼續占有黃燦燦的叫人“眼花繚亂”的金子,甚至能繼續不擇手段地去強取巧奪。只要我們認識了葛朗臺守財奴的本性,就不會為他對宗教褻瀆的舉動與“臨終遺言”著兩者間的矛盾而迷惑不解了。這時,基督教所宣揚的“天國”,恰恰符合葛朗臺的心意,因此,盡管他不愿意為教義做出犧牲、有所懺悔,但又希望宗教的"天國"是的確有的。換句話說,在葛朗臺看來,宗教的存在,是由于他的需要。

  說道底,這個貪婪成癖的守財奴心目中,宗教是無足輕重、徒有虛名的;金子倒是舉足輕重、至觀重要的。葛朗臺對宗教的不屑一顧,而對于宗教所宣揚的"天國"倒確信其有。這看似矛盾、實則統一的變態心理,使我們即看到了葛朗臺至死不悟的守財奴靈魂,又看到了葛朗臺虛偽--宗教的存在,只是為了他的存在。

  這是一出沒有毒藥,沒有尖刀,沒有流血的平凡悲劇。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