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詩經讀后感2000字

詩經讀后感2000字

  詩經讀后感2000字

  在《詩經》《楚辭》這兩大中國文學的發端鼻祖中,我們很少看到后世詩人們最常愛的花,而只是草木。自由生長的草木猶如大地伸出的觸角,曲折蜿蜒,綿延不息。歌之詠之如同古人自然的生活。《楚辭》是士大夫所作,詠物言志寄托情懷,他們不需親自下田,只把農人采摘下來的香草制成的香囊配帶在身上,香草美人喻君子,雜草惡木似小人,但詞意深奧,如果破不了文字障,詩人的內心很難親近。相比之下,《詩經》中的草木要來得自然生動得多,勞作中的人們身邊有什么就唱什么。草木在這里更多地被真實地還原,自然地詠唱。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你在那邊遠遠的山上采葛草嗎?藤莖蔓生糾纏不解,就如我一日不見你啊,好象過了三年。你在那邊遠遠的山上采蕭艾嗎?濃郁的香氣在山間蔓延,就如你的氣息啊,讓我懷念。采摘通常應該是女子的事情,那么想念的人應該是一個男子了。葛是那時候一種最常見的經濟作物,人們拿它織成葛布做成衣服。但葛藤最是纏綿,長的可達十多米,莖葉交錯攀爬,《楚辭》中也有“葛蔓蔓”的說法。蕭艾在古詩中經常被一起提到,那是一種極易蔓生的帶著濃郁香氣的草,古人常采集它的枝葉,曬干后混合動物的油脂,做成今天寺廟中燃的香燭一樣的東西,用于祭祀。勞動和生活就是這樣密不可分,他們的感情不是水上的浮萍,不是天邊的游云,是生長在山間的藤蔓,摘不完剪不斷;是彌漫在周圍的每一縷味道,呼吸空氣就是呼吸你。

  顧隨先生說,《詩經》中寫愉快少,寫憂傷多。離亂之音中慌年懷人,更是有別樣的心憂。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寘彼周行。

  這又是一個正在采摘的女子,這次她采摘的是卷耳,這是一種葉子上有小鋸齒,果實上長滿了到鉤小刺的野菜。春秋時期,種子附著在牛羊毛上由邊疆傳入中土。蒼耳到處可見,無法想象這樣的尖銳的植物在饑慌的時候是重要的充饑。女人們采集它的嫩葉,在水中反復地煮,直到去掉它的苦味。那是慌年才不得不食的草。在這樣的艱苦的時候,男人還在遠方打仗,站在高高的山崗上,眺望他回來的方向,身體的饑餓內心的思念讓人如何捱過歲月。這首詩的第二、三章換了角色,變成男子的口吻,也好象是女子想象中的他:“陟彼崔嵬,我馬虺隤。我姑酌彼金櫑,維以不永懷。陟彼高岡,我馬玄黃。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馬兒都已眼發花,腿搖晃,如何才能不想家。

  《詩經》最著名的一道野菜應該算是《采薇》中的薇了。“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說它著名因為它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采薇首陽山”中那個野菜。薇菜也叫薇霍,也就是野豌豆,歷來為貧者所食,伯夷和叔齊在商亡后隱居首陽山,身無一技之長,抵死不吃周武王送來的糧食,采薇為食。被一個搗蛋的女子看到,說這野菜也是周地植物,你們為什么要吃呢?結果終于是餓死了。好象這樣不識大局冥頑不靈的人并不值得同情。《采薇》中遠別家人的戍邊兵士在歸途的風雨霜雪中想起采薇的人,此時薇不單是賴以生存的食物,更是一種節令更替的象征,當野豌豆紫色的花在眼底花開花謝,歸鄉之期也一延再延。“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采薇》中的最后一章歷來被認為是中國古詩中最美的片段。激烈的戰爭終將結束,回鄉路上饑腸碌碌的小兵,心中的哀是大哀。

  “何草不黃,何日不行!何人不將,經營四方。”什么草兒不枯萎,哪兒有一天不奔波。這是《小雅》的最后一篇。憂中有了憤,堪堪亂世,人不如草木。草木還有春來發新伢的機會,我離開家鄉離開你,卻可能再也不能回來。

  生長在《詩經》中的草,因了我們想象的泉水不停地灌溉,在書本的字里行間伸展出每一個葉片,郁郁蔥蔥,蔓延過我們荒蕪的心田,為我們充當最恰當的精神食糧。

平特心水报图 合一彩票群 爱玩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江西微乐麻将官方网站 双色球开奖记录 甘肃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吉林时时彩规则 全国什么生意最赚钱 海南飞鱼开奖号码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查询 七星彩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