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凝視崇高讀后感

凝視崇高讀后感

  凝視崇高讀后感(一)

  今天,讀《凝視崇高》一文感受頗深,其中深刻的哲理讓人思緒萬千,仿佛日漸消沉的靈魂得到了升華。又像是昏暗的叢林中看到一縷旭日之光,一種熱乎乎的感覺油然而生……

  作者那犀利的文筆讓我汗顏,激動的心情久久難以平靜。他讓我對什么是崇高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其中有這樣一句話:“崇高的側面是平凡,絕不是卑微!”深深地打動了我。文章始終圍繞崇高而論,“于是蔑視崇高成為一種'時髦'”“人們不談信仰,不談友誼,不談愛情,不談永遠。人欲橫流,物欲橫流被視為正常,大馬路上出現了一位舍己救人的英雄,人們可以理解小偷,卻要把救人者當作異端……”。的確,當今社會有人蔑視崇高,但畢竟是少數。我認為只有崇高心胸的作者,才會寫出令人敬仰的作品。

  如今一些頗具文學功底的文人在論壇上互罵,指責對方的“不是”。不知道他們是大練“罵功”幫人家“改過”,還是想借此吵作,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我認為他們不過想以此賺些稿費罷了。還有那些娛樂界的明星,故意制作花邊新聞,與那些專找人家“不是”的“評論家”沒有什么區別!追求崇高,堅守崇高,做到“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老老實實做人,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維護著社會的公德,是我們每一位公民應做的事情。“對抗卑微是人類生存的需要。人類是一種構造精細又孱若無比的生物,對大自然和對其它強大生物的懼怕,使人類渴望崇高。”當然,在和平年代里,想如魯迅先生那樣以筆桿子征戰的機會沒有了,文學家們或許嘆息:“我們沒有了崇高的機會。”但是你們想想,崇高有一個很大的關聯詞叫“平凡”你們能否在平凡的生活中做一些不平凡的事?

  高尚的事情在我們身邊不難發現,如一位出租車司機發現一位乘客的錢包丟在車上,他把錢一分不少的交還給失主;一位婦產科護士默默地把一個被遺棄的女嬰養大,想方設法為孩子尋找親人;一個剛滿20歲的青年,為救一個落水兒童而獻出寶貴的生命……他們的舉動讓人肅然起敬!所以崇高是給人一種感覺,而不是自己說的。

  但愿所有讀過《凝視崇高》的讀者記住一句話“崇高的側面可以是平凡,絕不是卑微!”希望作者給我們創作出更精美的文章,更希望我們身邊的崇高的人越來越多!


  凝視崇高讀后感(二)

  有一個詩人曾經寫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的確,人心世道在這個年代讓崇高已變得微不足道,而卑鄙的東西卻都暢通無阻。讀了《凝視崇高》,仿佛又看到了一種久違的東西:是長久的期盼,還是內心的渴望?人的一生會經歷無數艱難險阻,而崇高像一盞璀璨的明燈,永遠照亮那些曾經卑微的心靈。

  在這篇文章中,作者反復對崇高與卑微作了深刻的描述:曾幾何時,蔑視崇高成了一種時髦;人性浮躁,物欲橫流成為時尚;人們見面了,談的除了錢還是錢,信仰、友誼仿佛成了棄兒,而永恒的愛情更是被拋到了九霄云外。

  于是崇高被踐踏了,這就成了卑微。。一個人的良知是需要些勇氣、榮譽、希望、自豪、憐憫之心和犧牲精神的。而面對卑微,許多人選擇了投降,對于上級領導,經常是點頭哈腰,奉茶送水,恨不得把自己的肉割幾片煮給領導吃;面對同志或下屬,卻常常頤指氣使,狐假狐威;甚至連起碼的同情心也消失殆盡。

  同時,對抗卑微又是我們人性的需要,當我們對周圍的一切感到迷惘時。我們又是多么渴望崇高啊!

  也許我是一名教師,也許父母生我時我的血管里就流淌著一種血液——它叫自尊。所以當我站上這三尺講臺時,一種崇高的責任感油然而生:每天我早出晚歸,往返于學校與家庭之間,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了教學之中,給學生以知識,教他們做人的道理;他們有了些許的進步,我由衷地高興。這時我體會到了奉獻,體會到了這就是崇高!所以不再為微薄的薪水發愁,不再為不能評優晉級而氣惱。那些靠不正當手段獲取的利益,在我眼中才是實實在在的可憐,實實在在的卑微。在崇高與卑微中,我知道該如何去選擇,它使我的心靈得到了凈化,能夠戰勝自身的怯弱。但是生活往往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有了一種崇高,意味著就會有另一種犧牲。當我們時時捉襟見肘,為生活的窘境而惶恐不安時,另一種卑微卻在暗地里竊笑。這時候,我們還會去選擇崇高嗎?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崇高畢竟是崇高,而不是卑微。崇高的力量是無處不在的!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是平常人,可能這一生都不會有什么崇高的舉動。是的,現實生活中大多數人都是在朝九晚五中度過了春秋冬夏,都是在柴米油鹽中早生了華發,似乎一生都與崇高無緣。但這絲毫也不妨礙我們做一個崇高的人——只要我們懷著一顆崇高的心!崇高不一定是什么驚天動地的舉動,崇高也可以是一種精神,是一種境界。

  但愿所有讀過《凝視崇高》的讀者記住一句話“崇高的側面可以是平凡,絕不是卑微!”


  凝視崇高讀后感(三)

  這篇文章呼喚人們,呼喚作品凝視崇高。因為“蔑視崇高”成為一種時髦。作者剖析了產生這種不正常現象的社會根源:和平的環境,國際形勢的變化以及所謂“崇高”的反感等。金錢大潮的沖擊,使一些人已失去信仰,因而社會風氣下降,這本來是卑微的可恥的。作家用生花妙筆殫精竭慮地傳達卑微,讀者們心有靈犀地淺吟低唱地領略卑微,而感悟到的是:“不必批判自身的瘰疬,比起書中的人物,我們還要清潔得多哩!”這種文學毒害讀者,污染社會風氣,膜拜濁流、媚俗,將大眾的欣賞口味向負面拉扯,還說什么“著書只為稻粱謀”實在令人氣憤,作家要有良知,應該歌頌崇高,引導人們向往崇高。不能美化丑惡,不能迎合低級趣味,隨波逐流。對抗卑微是人類生存的需要。作者以切身的經歷和感受告訴讀者什么叫崇高:它其實是一種發源于恐懼的感情,是一種戰勝了恐懼之后的豪邁。因此,我想沒有勇氣直面人生的人是不會感受到崇高的。沒有對于偉大的和威嚴的事物的熱愛,不能在生活中尋找捕捉蘊涵時代和生命本質的東西也難激發崇高的感情。

  作者認為:假如人能夠戰勝自身的恐懼,做出合乎歷史,順乎人性的抉擇,我以為他就達到了崇高。是的,雷鋒、焦裕祿、孔繁森眾多英雄人物就是這樣,他們雖然身份、經歷各不相同,卻共同達到了崇高。

  生活本身是善惡不分的,但文學家是有善惡的,胸膛里該跳動溫暖的良心,在文學術語里,被稱為審美。我希望自己,也希望全社會都呼喚良知,凝視崇高,希望我們的文學作品能引導人們崇尚崇高,為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大造輿論。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