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十八歲出門遠行讀后感

十八歲出門遠行讀后感

  十八歲出門遠行讀后感(一)

  當看到書桌上有一本嶄新的書本,我跑上前一看,原來媽媽新買了一本《十八歲出門遠行》給我,看到這個題目時,我就被深深的吸引了,一定是一個十八歲的孩子第一次自已出遠門,有很多有趣的事發生吧!但看完時,我不再這么認為,它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里,它與別的小說不一樣。

  書中是這樣講述的,十八歲的我走上了步入社會的旅程,太陽很快出現到了西面,我只想找到一個可以住宿的地方,我覺得不能沒有旅店,像我不能沒有理想一樣,我沒看到旅店,但我看到了車,我做上車給司機一根煙,心想他要了我的煙一定會讓我坐他的車的,我對他說:“老鄉,我要搭車,”但沒想到他會讓我滾開,我說:“你抽了我的煙,”他馬上又笑嘻嘻的問我:“去哪,小姑娘,”這根煙還換來了蘋果,我們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他不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們就一邊說,一邊坐在車上往前趕,正聊的開心,汽車突然不走了——拋錨,車不能修了,過會兒有五個人來了,我跑過去問:“這附近有旅館嗎?”他們沒有回答我卻問我:“這車里裝的是什么?”“蘋果”,哪知道他們知道是蘋果后便去搶,我還被他們拳打腳踢,我對司機說:“你的蘋果被別人搶走了,”他卻無動于衷,后來有開拖拉機的,騎自行車的……他們把所有的東西都搶走了,我被打的更重了。

  這時我看見司機跳上拖拉機跟他們一起走了,他的手里還抱著我的那個紅色背包,我現在身無分文,一無所有了。

  天完全黑了,我上了車,外面風很大,但我躺的坐椅上開始暖和了,我的心窩也還是暖和的,坐在車上,我又想到了那個風和日麗的上午父親給我收拾書包,讓自已一人出遠門,我像一匹興高采烈的馬一樣沖了出來,我一直在尋找旅店,沒想到旅店你竟然在這里。

  這本書的作者是著名作家余華,我在搜他的資料時記得他坦言說:“我覺得我所有的創作,都是在努力更加接近真實,我的這個真實,不是生活里那種真實,我覺得生活實際上是不真實的,生活是一種真假參半、魚目混珠的事物”。

  他的小說都反映人和世界的黑暗現象,對人的可惡不滿,喜歡寫一些暴力啊、死亡啊,這些現象,《十八歲出門遠行》就是諷刺現在社會人類的險惡,他想讓我們明白現實中的真實并不真實,他認為真實的荒謬的。所以,他想把作品表面上寫的荒謬,讓我們看到真正的真實。他寫的《十八歲出門遠行》也是如此,這讓我十分敬佩,因為我在看的同時感覺在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又那么真實。

  《十八歲出門遠行》讓我明白了現實是殘酷的,我們要面對現實,勇往直前。現實是殘酷,青春也是充滿著困難與挫折的,但青春期里我們這些花樣少年同樣也要面對青春。《十八歲出門遠行》還讓我們明白了,我們在一天一天的長大,我們所要擔當的責任也一天一天的在增多,我們也要學會忍受著一些事情,外面的世界沒有家里暖,外面人也沒有家里好,所以我們要堅強,勇敢的去面對困難、挫折還有社會的黑暗,人類的險惡。

  《十八歲出門遠行》寫的就是未來的我們。這本書與別的小說不一樣,值得一讀,你會明白很多。


  十八歲出門遠行讀后感(二)

  看到這個標題,我想到的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出門遠行時發生的一些趣事兒,第一次深入接觸這個社會的興奮而復雜的心情,或者是受到了什么刻骨銘心的震撼。看完全文后我才發現什么也不是,但是的確讓我刻骨銘心,我原來從未讀過這樣的小說。

  小說一開篇,就如同一個夢的開始。突如其來,一個夢境、一個隨著起伏的海浪漂流的旅途開始了。似乎都沒怎么準備好,路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在腳下延伸。

  遠行的意義有很多,其中一條便是“百聞不如一見”,于是作者寫道:“我在路上遇到不少人,可他們都不知道前面是何處,前面是否有旅店。他們都這樣告訴我:‘你走過去看吧。’我覺得他們說的太好了,我確實是在走過去看”。

  “公路高低起伏,那高處總在誘惑我,誘惑我沒命地奔上去看旅店,可每次都只看到另一個高處,中間是一個令人沮喪的弧度。”多么富有哲理的話啊。“我”似乎有點像希臘神話里終年推著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每次接近山頂,巨石都會因為他的體力不支而重新回到山腳。人生總是陷在這種荒謬的永無止境的追求之中,一直到最后一刻。這仿佛是這個夢里對現實最忠實的折射。

  然后那輛汽車就出現了,像任何夢一樣,總有些東西會莫名其妙地闖進來。同時進入視線的還有那個把頭塞在車頭里屁股上長著晚霞的司機。從此,更加夢囈般的情節和古怪的行為接二連三地發生了。

  那司機先是粗暴地對那少年說滾開,即使他抽了他的煙。可少年據理力爭上了車后,他的態度又來了個180度大轉變。先是一直笑嘻嘻地十分友好的看著他,再是熱心地請他吃蘋果。他們竟然成為了好得不能再好的朋友。當汽車拋錨的時候,修不好車的司機在馬路中央做起了廣播操,而且認認真真一節不落。做完又繞著汽車小跑起來。后來有人來搶蘋果,任少年怎么叫喊司機都好像聽不見,還在悠哉游哉的散步。少年的鼻子被打得掛在了臉上,司機只會在遠處哈哈大笑。最后,司機抱著少年的背包上了最后一輛拖拉機,還是哈哈大笑,最后揚長而去,消失在山坡盡頭。

  這樣的結局實在太荒謬了。如果說前面都是作者設下的謎團或懸念的話,最后總會把真相和盤托出吧。可是我們失望了,結局里除了恐怖的笑聲沒有別的,或許它還稱不上是個結局,只是一個夢的尾聲,徹頭徹尾充滿著謎團和懸念。即使醒來,也無法將它們一一解開。且這樣的無謂的探索也只會是徒勞。每個人都可能有一種答案。

  離奇和詭異的情節把一切都置身于了一個異樣且獨立的空間,然而它還是有一定邏輯和條理的──少年最后終于還是找到了旅店,也是他的精神家園──那輛破爛而疲憊的汽車。他會覺得它的心還是暖和的,也就意味著少年的心也還是暖和的,沒有因為遭遇了暴力和拋棄而自暴自棄。我們也多多少少得到了一些安慰──不是一切都變得荒誕了,變得令人失望了。

  余華自己說:“人類自身的膚淺來自經驗的局限和對精神本質的疏遠,只有脫離常識,背棄現狀世界提供的秩序和邏輯,才能自由地接近真實。”看似玄奧的話語,其實并不難理解:他認為現實中的真實并不真實,他所提倡的真實是現實中的我們認為的荒誕。他是用表面的荒誕來寫表面的真實,好讓我們看清真正的真實。這樣匠心獨運的手法,清晰思辨的哲學突破,讓我佩服萬分。

  連莫言也望塵莫及地說:“牙醫的生涯培養和發展了他的這種天性,促使他像拔牙一樣把客觀事物中包涵的確定性意義全部拔除了。于是,在他營造的文學口腔里,剩下的只有血肉模糊的牙床,向人們昭示著牙齒們曾經存在過的幻影。”

  人們都說自己感受到了一種由悖謬的邏輯關系與清晰準確的動作構成的統一所產生的夢一樣的美麗。這突然讓我害怕起來,我覺得自己存在的這個世界好像就這樣崩塌了,被解構了,似乎什么都可以發生,不需要任何解釋。仿佛另一個空間的大門剛剛在我的腦子里洞開,那是一種由奇異的,如夢的,卻又不完全把客觀世界打亂的想像力構成的,讓人琢磨不透的空間。然而,令我驚喜的是,原本小說的開頭放到了最后──我歡快地沖出了家門,像一匹興高采烈的馬一樣歡快地奔跑了起來。”這樣滿懷憧憬的青春之旅遇到丑惡的荒誕世事時產生的天壤之別的反差和劇烈的碰撞,無疑給這篇仿夢小說提供了更強的審美張力,令人回味無窮。

平特心水报图 体育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麻将下载安装单机 澳洲幸运10总和单官网 六肖中特期期准管家婆天线宝宝 捕鸟达人2无限金币下载 广东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十一运夺金推荐 羽毛球练习 开纺织厂赚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