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后感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后感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后感(一)

  最近,讀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作者對人生命運與價值的思考,使我深受啟發,像解開了一個困擾在心中多年的迷團,頓開茅塞。我長噓了一口氣,不由地感嘆:人生原來如此美好又是如此無奈!

  在米蘭·昆德拉看來,人生是痛苦的,這種痛苦源于我們對生活目標的錯誤把握。世界上許多人都在按自己的方式努力追求,而生命正是因為追求而變得庸俗,人類成了被“追求”所役使的奴隸,無論是放浪形骸,還是循規蹈矩,最終都在無休止地重復著前人,因此,人類的歷史只剩下兩個字——“媚俗”。

  書中主人公托馬斯一直在固執地拒絕著“媚俗”,對愛情的追求也是如此。他不可遏制地愛上了特麗莎,但不愿做家庭責任的附庸,更不愿像別人一樣甘于平淡地生活,去愛。他用很不負責任的不得已的方式向情人表明:我愛你,但我不屬于你!他不斷地與別的女人偷情,迫使所愛的人不固守自己,能給自己自由。可是,當他感到了自由,感到了失去責任的“輕”的時候,很快變得空虛難忍,他發現,承擔一份家庭責任的“重”對生活本身何等重要!

  追求愛情如此,對物質對事業的追求也同樣如此。薩賓娜是一位畫師,她堅決反對“媚俗”,認為堅持人的個性是最主要的,反對用不擇手段的方式去追求金錢和名譽。可是,當國家動亂,她被迫逃亡到異國他鄉生活沒有著落時,也只好接受他人的同情,用高價賣出她的那些畫得并不出色的畫,賺取較高的利潤。她親眼看到,人們聚會、游行,反對戰爭,聲援弱者,這是極端消除了個性的行為,這是“媚俗”,但這又是愛國、正義之舉,是難以調和的矛盾。

  人要是天生就具備了“輕”的一切條件,又會怎樣呢?弗蘭茨就是這樣一位年輕人。他出身良好,才華出眾,有穩定的事業與家庭,頗有名望。該有的都有,而且來得很容易。但是,他覺得生活太“輕”,他同樣不能忍受,他強烈地向往反抗,向往在苦難中掙扎奮斗吶喊的那份激情。于是,他糊里胡涂地參與游行、示威、呼喊,令人難堪的是,一切努力像堂吉阿德愚蠢地與風車搏斗一樣,結局徒勞無益,令人啼笑皆非。

  這幾位年輕人“追求”與反“追求”的矛盾,道出了人生本身的荒謬與悖論:每個人都有生活的目的和理由,但每個目的都有本身的空虛,追求愛情時怨恨多于歡樂,追求名譽像水中月鏡中花一樣遙不可及,追求錢財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透過種種幻覺,米蘭昆德拉感到,也許這種“追求”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我想起了《紅樓夢》中跛足道人唱的《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金銀忘不了。終身只痕聚無多,待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這首《好了歌》,寓意是“世上萬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須是了”。它暗含了西方悲觀哲學家們持久的堅持:存在即痛苦,若要不痛苦,須是不存在。

  而世界上有那么多“忘不了”的人們,意識不不到生活的荒謬性,“反認他鄉是故鄉”,

  沒有悟透“好”和“了”之間的真諦,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

  我們身邊的人生,那些為著庸俗的目的而掙扎的平庸的生命,為了“功名”,為了“金錢”,為了“嬌妻”,為了“兒孫”,終生忙碌,義無返顧,到頭來,一切都是虛無,一切都是空幻,一切是一場“空”!

  恰如《圣經》中所描述的:“銀鏈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中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

  這種被動的“了”,不是好,是嘆息,也是諷刺,是對那么多“忘不了”的人們的致命諷刺。人在欲望中掙扎,永遠不得解脫,差不多是“把石磨套在脖子上,丟到海里”,在欲海中持一塊磨盤而活,可悲,可嘆的人生啊!

  可是,我們仍然在忙碌,仍然在追求,永不停止奮斗的腳步。正如明朝詩人楊慎在《三岔驛》中寫的:

  三岔驛,十字路,北去南來幾朝暮。

  朝見揚揚擁蓋來,暮看寂寂回車去。

  今古銷沉名利中,短亭流水長亭樹。

  大街小巷,長亭短亭,碌碌紅塵,人來人往。得意之徒,失意之人羈絆于名韁利鎖,永遠在奔波勞碌,沒有誰能真正停下來。

  也許,這正是人生的悲劇所在。我們的“向上精神”本源于愚昧,我們的“進取心”來自無知,而盲目的進取心又至少給了人生一個“重量”的感覺,使人生似乎有了“意義”和“滿足”,正如在“三岔驛,十字路”上“揚揚擁蓋來”的得意之人。但實際上,盲目的動力最終只能造就出一代又一代盲目的自我,看起來似乎幸福,卻是本質上的空洞。特別是,當“追求”本身都值得懷疑時,人生便會陷入徹底的空虛中,失去任何“重”壓的人生之“輕”,使一切的滿足感蕩然無存,自我便無法再支撐了。人生的命運都是如此無奈,如此令人憤怒。

  人生是如此無奈,一心想羨慕神仙,想擺脫功名、金錢、嬌妻、兒孫之“重”的困擾,但生命又不能承受擺脫困擾后的失重之“輕”,生生世世在這個永恒的悲劇中重復,再重復。

  既然如此,人到底應該怎么面對這似乎無法擺脫也似乎無法選擇的生存處境呢?

  中國作家林語堂在《中國人》中認為:既然人的“追求”和追求后的“滿足”都是一種空虛,那么,“回歸自然”是一切美和幸福的永遠源泉。人的一輩子應該考慮如何怎樣真正的活著,而不是謀劃如何發展;應該珍惜現在的時光盡情享受,而不是去奮發勞動;應養精蓄銳以備他日之不測,而不是發揮自己的精力。

  同樣的困惑在法國散文家蒙田心中也同樣存在,但他反對虛無主義,提倡人總是應該有點精神的。他在《蒙田筆記》中認為:“糊涂的人一生枯燥無味,躁動不安,卻將全部希望寄托于來世,這本身違背了生存的意義。生活樂趣的大小取決于我們對生活的關心程度,而不是任何外物的影響。只有自己才是生命的主宰。我們的生命是自然的恩賜,它是優越無比的。如果我們覺得不堪生之重壓而虛度此生,那也只能怪我們自己。人如果沒有一定的目標和追求占據、約束心靈,心靈就會到處漂流,入于幻想的空泛境域里。靈魂沒有目標,就會喪失自己。即使在閑逸時,也不能讓靈魂喪失目標,要不然,最終會導致無數妖魔、怪物,無次序、無目的,一個個接踵而來。”

  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在于過程,在追求的過程中有了幸福感和滿足感,也許,這已經足夠了,何必在乎其終極意義上的得與失呢?

  看來,還是要勇敢面對生命之“重”,而不是避“重”就“輕”。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后感(二)

  文/劉婷婷

  無論是習慣、經驗,還是想象中,我們都會認為“重”讓人無法承受,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但是當你來到了米蘭·昆德拉這里,我們忽然聽到“輕”讓人無法承受,這如何不引起人們的懷疑和費解呢?最讓人費解的難題是,“輕”到底指的是什么?據說珍珠對于人的身體有很多功效,但吞珠的一個前提是:把它研成粉末。對這本著作的解讀,我想也必須如此。帶著這種疑惑和欲望,在這個漫漫長假,我呼吸著炎熱的氣息,靜心拜讀了米蘭·昆德拉著寫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一書。

  這本著作曾一度被《紐約時報》評論為20世紀最重要的經典之作。它主要描述了1968年蘇聯入侵捷克時期,民主改革的氣息演變成專橫壓榨之風潮,普通知識分子命運多舛的復雜故事。它剖示隱密的無情,在任何欲望之下,每個人對于各種類型的愛,皆有自由抉擇的權利。作者在書中深刻地揭露了生命的重與輕,主人公托馬斯一直在固執地拒絕著“媚俗”,對愛情的追求亦是如此。

  托馬斯,是布拉格的一位外科醫生,因為出診到一個小鎮,邂逅了一位旅館的服務生特蕾莎。他不可遏制地愛上了特蕾莎,繼而兩人走入了婚姻的殿堂。結婚,并不意味著結束。在托馬斯的內心深處,他不愿成為家庭責任的附庸,更不愿像別人一樣平淡地去生活、去愛。婚后,特蕾莎對托馬斯又愛又恨,她深深地愛著他,但又忍受著他喜好其他女人的癖好;托馬斯對她雖然是一直的愛著的,但又抑制不住自己去幽會其他女人。他用很不負責任且不得已的方式向他的情人們表明:我愛你,但我不屬于你!他不斷地與別的女人偷情,迫使所愛的人不固守自己,給自己自由。可是,當他感受到所謂的自由時,卻體會到了失去責任的“輕”,很快變得空虛難耐,他發現:承擔一份家庭責任的“重”,對生活本身是何等重要!

  當蘇聯入侵布拉格,為了特蕾莎,托馬斯和她離開布拉格去了瑞士;而后又為了特蕾莎,他追隨她回到了布拉格;還是為了特蕾莎,他們才去了鄉下。愛情不是占有,愛不是我行我素,而是包容和呵護。特蕾莎最終明白了托馬斯對自己的愛,盡管顯得有些遲,但這并不妨礙他們追求屬于自己的幸福。

  或許越沉重的負擔越是生活充實的象征,伴隨著負擔的沉重,我們的生活也就越貼近大地,越趨近真切和實在。反之,完全沒有負擔,人變得比大氣還輕,高高地飛起,遠離大地,也就離別了真實的生活。這樣,人們就將變得似真非真,看似運動自由卻毫無意義。人如果沒有了責任,亦就沒有了動力,即使活著也就像一具行尸走肉,生命也就沒有了任何意義。活著,就要承受!生命之重能讓人腳踏實地,活著踏實。有重物壓住,才能有存在感。

  在追問關于“輕”讓人不能承受的問題時,我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個故事。故事大意如此:國王讓手下的大臣們比賽,看看誰是大力士。比賽的辦法是讓大臣們把一根雞毛扔過高墻。正如我們所能設想出的,幾乎所有的大臣們都失敗了。然而,只有一位大臣,他抓住身邊的一只雞,一把將它扔過了高墻,接著他對國王說:“我能把整只雞都扔過高墻,何況一根雞毛?”是的,他贏了,依靠的是他的智慧。

  輕盈、輕便、輕巧、輕捷、輕快、輕柔等詞語,會讓人感覺到身心愉快,但如果是輕浮、輕率、輕狂、輕薄、輕蔑、輕佻等詞語,又當如何呢?科學揭示:保持宇宙平衡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萬有引力,因此,我們所能夠感受到的最直接的經驗,就是地球帶給我們的重力,它使我們不至于脫離地球而進入游離狀態。“輕”之所以讓人不能承受,答案居然如此簡單。看來,對任何一個事物,都不能以固有的觀念去衡量它。以往的迷惑完全來源于對常識的漠視,以及對“輕”和“重”根深蒂固的偏見。有時,輕,真的讓人無法承受!就像一只雞毛,你很難簡單的憑借力氣將它扔過高墻。

  個體的游離,游離于它所依附的整體之外。這種游離導致歸屬感的缺失,讓人無法承受。書中有一段關于特麗莎的心理描寫:“在一個陌生的國家里生活,就意味著在離地面很高的空中踩鋼絲,沒有他自己國土之網來支撐他:家庭、朋友、同事,還有從小就熟悉的語言可幫助他輕易地說他想說的話。”正是這種游離于母體之外的不安定感(生命像一根雞毛那樣的輕),使得特麗莎堅決地離開瑞士,與她深愛的托馬斯不辭而別,回到她正處于災難中的祖國。

  著作中,“追求”與“反追求”的矛盾,也道出了人生本身的荒謬與悖論:每個人都有生活的目的和理由,但每個目的都有本身的空虛,追求愛情時怨恨多于歡樂,追求名譽像水中月鏡中花一樣遙不可及,追求錢財到頭來一場空。透過種種幻覺,米蘭·昆德拉感到,也許這種“追求”的本身就是一種錯誤。米蘭不僅僅是在探討性的問題,他還在更深的一個層次上挖掘人的本性,以及更不能言傳的復雜內心世界。通過這本著作,他會讓我們學會思考,學會釋放,學會自信;讓我們以更加嚴謹的態度來審視我們自己的生命,輕浮絕不可取,但是對一件事情過于看重,也只是增加了生命的負擔。

  人活著一直都在反抗,反抗過去,成就未來。米蘭·昆德拉,作品中一直在透露兩個字,那就是——顛覆。顛覆生活,顛覆愛情,打破一切偽原裝存在的美好,然后以最自我的方式進行重組,從而炫耀那些變態的美麗。在這里,他要為我們撬開一個解讀該小說的縫隙,透過一絲微光,讓我們看到他受難的靈魂。

  托馬斯在面臨“輕與重”的選擇時,顯得有點茫然無措:“因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們既不能把它同以前的生活相比較,也無法使其完美之后再來度過。”米蘭·昆德拉讓人們和他一起去回想,并記住托馬斯這個形象,讓后來的人們在面臨“輕與重”、“靈與肉”的選擇時,不再像猶豫不決的托馬斯那樣。作者通過深邃的語言,向人們展示了生命的經驗!

  米蘭·昆德拉的這本書,展示最多的篇幅應該是人生的意義所在。人生需要有一種信念,不能隨意地交給機遇和偶然,甚至是那種所謂的媚俗。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在于過程,在追求的過程中,人們才能獲得幸福感和滿足感。也許,這已經足夠了,何必在乎其終極意義上的得與失呢?

  雖然我在生命的桎梏里掙扎,但我依然會腳踏實地地學習、工作和生活,承受這份純天然的生命之重,即使這樣的狀態極有可能會讓我感到辛苦。但是,在人生這個旅程中,我將學會勇敢地面對所有的困難,從容面對自己肩上的責任。我相信:在一個接著一個的困難和窘境面前,將逐漸成熟!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后感(三)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里,反復描述了貝多芬的音樂及其四重奏《非如此不可》,有的評論家就說書中的四位主要人物可視為四重奏中的樂器——第一小提琴醫生托馬斯,第二小提琴女攝影記者特麗莎,中提琴女畫家薩賓娜,大提琴為大學老師弗蘭茨。他們交相呼應,互為襯托,通過輕重抑揚的音調,演奏了一首被壓迫民族里幾個人的感情糾葛和生活軌跡的樂章。

  作家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提出:“輕”與“重”。他說:“最沉重的負擔壓得我們崩潰了,沉沒了,將我們釘在地上。可是在每一個時代的愛情詩篇里,女人總渴望壓在男人的身軀之下,也許最沉重的負擔也是一種生活最為充實的象征。負擔越沉,我們的生活就越貼近大地,越趨近真切和實在。相反,完全沒有負擔,人變的比大氣還輕,會高高的飛起,離開大地即離開生活。他變的似真非真,運動自由而無意義。那么輕為積極,還是重為積極呢?這是個疑問。唯一可以確定是:輕與重對立最為神秘,也最模棱兩可。

平特心水报图 意甲直播直播 甘肃11选5开奖视频 顶呱刮星座奇缘 神算子四肖中特免费资料 18018足彩进球彩开奖记录 合肥格力食堂承包赚钱吗 上海快三遗漏数据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蓝洞棋牌官方下载app 舟山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