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蘇東坡傳讀后感

蘇東坡傳讀后感

  蘇東坡傳讀后感(一)

  生命在歷史的長河中繁衍,那顆閃耀著豁達樂天之精神的“火”星燦爛奪目。

  一直很喜歡蘇東坡的詩詞。讀罷林語堂《蘇東坡傳》更是對蘇東坡的處世觀及人生態度敬佩不已,我想蘇東坡的詩詞之所以為人稱贊流傳至今,更多的是因為其中蘊含著蘇東坡獨特的人生思想。寫傳記不如寫小說那樣可以天馬行空,必須要對史料有詳實的考證,對人物要有清楚的認識。即便是這樣,林語堂對資料的剪裁取舍恰到好處,加之一些藝術技巧和想象力,使作品超越于干枯的史料之上,使蘇東坡的形象活脫脫的展現在讀者的面前,富有充沛的生命與活力。

  書中有一章是“神、鬼、人”我覺得描寫得非常有意思。蘇東坡在早期為官時,適逢大旱,蘇東坡心急如焚,決心以自己對神靈的虔誠為百姓祈雨,他親登秦嶺主峰,上表皇帝為太白山神恢復爵位,以求神明垂憐;他帶著百姓千里迢迢取回池塘中的龍水龍水頂禮膜拜誦讀祈雨文,神明仿佛有求必應雷聲隆隆恩澤普降暴雨連下三日,莊稼都又挺了起來。此時最快樂的當屬蘇東坡了,為此還將后花園的亭子改名為“喜雨亭”,并著《喜雨亭記》記敘其之喜悅。從此事件中我們不難感受蘇東坡與愛民如子與民同樂的一片赤誠。當然作為那個時代的人認為禱告是必須的,乃至于他在做其他各縣的太守時仍會禱告,他相信神明必然會盡其所能為人消災造福。因此,林語堂在這個時候對他喜歡的蘇東坡不由得調侃上幾句稱“蘇東坡是火命,因為他一生不是治水,就是救旱。更因為他一生都是精力旺盛,簡單說來,他的氣質,他的生活,就猶如跳動的火焰,不管到何處,都能給人生命溫暖,但同時也會把東西毀滅。”這就是“火”星蘇東坡,這正是他生命之火,他的生命總是充滿著激情,盡管會奔波勞累,卻充滿快樂。

  蘇東坡的仕途并不一帆風順,一生曾多次遭貶官貶職。他的政見也與當時執政發生沖突。但這些都不影響他作為一名樂天派的天性。依舊執己之見,與“拗相公”王安石起矛盾。這本是一段坎坷嚴肅的歷史,但經林語堂之筆,這段“王安石變法”就變得生動有趣起來。從中也體會到更多蘇東坡關于人生觀,生命意義的思考。寫到變法的具體內容時有很多條款是關于稅收,土地之類的經濟問題,林語堂仿佛變身為一名經濟學家判定王安石變法的好壞,大概是對蘇東坡過于喜愛,林先生時不時與蘇先生融于一體,像是王安石成了自己的政敵。當然,他也承認王安石做事很認真積極并不任情放縱,也是迫不得已,但想法過于激進極端。林語堂稱其為困于雄心而不能自拔的人,成為自己夢想的犧牲者,王安石甚至覺得有控制文人學者思想觀念的必要,他以前像王莽,往后則像希特勒,因為他一遇到別人的反對,則暴跳如雷——現代的精神病學家,大概會把他列為患有妄想狂的人,如此短小精悍,不失幽默的評價實在令人回味無窮。

  相比之林語堂對蘇東坡,王安石兩人為官處世的的評價,蘇東坡的豁達,樂天;王安石的激,有為,都深深印在讀者的腦海之中。

  當王安石為政事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蘇東坡被貶黃州。無限的閑暇,美好的風景;與友人下幾盤圍棋,種上一些莊稼,過著恰如神仙般的生活。也正是由于這種灑脫自由的生活使蘇東坡的精神發生變化。乃至文風由原來的諷刺,尖銳變為溫暖,親切。留下大量的精品《念奴嬌》,《記承天寺夜游》及我尤為喜歡的前后《赤壁賦》從這些文字中我們很難看出是一種官方的監禁,而是蘇東坡十分享受這種快樂生活的表現,這是他的超越和人生的感悟,但這是適應,不是妥協。面對強大的政敵,面對惡劣的環境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即便是處于柔和的山水田園風光之中,他從未停止過對生命的思考,“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矣,而又何羨乎?”這兩句我十分喜愛。那種與世無爭,享受每一秒每一刻生活的蘇東坡就這樣豁達樂天無所畏懼,像一陣清風度過了一生。

  無論自己是世間哪顆微粒,都不重要,生命畢竟是不朽的,美好的,所以他盡情享受人生,這就是這位曠古奇才樂天派的奧秘所在。林語堂這樣說他:“他是個佛教徒,承認生命是永恒的精神在剎那之間存在軀殼之間的形式,卻不肯接受人生的苦難,重擔。”“從佛教的否定人生,儒家的正視人生,道家的簡化人生,這位詩人在心靈識見中產生了他的混合的人生觀。”

  我讀這本書是出于對蘇東坡的喜愛,而林語堂寫這本傳記也是因為他喜歡蘇東坡。一個近代作家去描繪一名幾千年的文人,用林語堂自己的話說:“并不困難。”因為活著的人,他的未來會有許多未知性,而論一個已然去世的詩人如蘇東坡,因為讀過其詩詞書簡,多多少少都知道些。歸根結底,我們只能知道自己真正了解的人,我們只能完全了解我們喜歡的人。而這種喜歡是因為我們擁有相同的人生觀價值觀,或者正向往著擁有蘇東坡這樣的處世態度。

  這本傳記中,我們所感受的不僅是蘇東坡的人格魅力,也有他所傳遞給我們的生命的取向和定義。“一蓑風雨任平生”蘇東坡生命的真實寫照,譜寫出豁達樂天之生命樂章。


  蘇東坡傳讀后感(二)

  起初拿到這本薄薄300多頁的《蘇東坡傳》,粗略的翻翻,并沒有發現他有多么多么的吸引人。認認真真地開始看起來,也被林語堂那些看起來略微費力的文字加上并不能太多的情節弄得昏昏欲睡。于是這本書就一直“束之高閣”,直到老師說下周一律收齊。為了屆時的作業,硬著頭皮開始飛速的看了起來。

  從一開始的一目十行到后來廢寢忘食的細細去讀,才發現吸引我的是蘇東坡的那種大者所擁有的智慧,他那時間和空間都無法阻擋的人格魅力,加上林語堂那種平實的筆調,讓這種魅力在字里行間濃烈的發散著。比起看書時候的萬千思緒,真正到下筆卻不知道怎樣去描繪這樣一個高大的人。林語堂的序里是這樣寫的“蘇東坡是個秉性難改的樂天派,是悲天憫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畫家,是偉大的書法家,是工程師,是假道學的反對派,是瑜伽術的修煉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書,是飲酒成癖者,是心腸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堅持己見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詩人,是生性詼諧愛開玩笑的人……”

  “發憤識遍天下字,立志讀盡天下書”這是蘇軾用來自勉的詩句,有這樣的詩句作鋪墊,但在我們領教了蘇軾的天才和博學后,還是免不了的驚訝,隨即就是無法言喻的崇拜。官場上的蘇軾仍是一個智者,但卻不是一個勝者。在那個黨羽之爭那個膨脹的年代,兩黨之爭,受益的是真理,受害的是他本人。他的性格中缺少的周旋和圓滑,多的是沖動和嫉惡如仇的正直,當然,為了這種正直,即使有皇帝的信任,也沒有使他逃過一些牢獄之災。對于這些所謂“小人”的挖空心思的陷害,在于他這樣一個樂天派而言總是嗤之以鼻“如蠅在食,吐之乃已”,而然在他不知吃過多少蒼蠅之后,依舊我行我素,這樣的性格除了讓他自己大呼“我真是無可救藥”之外,也不免讓人察覺他的可愛。蘇軾是幸運的,有一個信任他的皇帝,明辨是非,處處幫助他的皇太后。這種幸運或許也是他晚年悲涼不幸命運的導火線。蘇軾的晚年是寂寞的,“夜涼吹笛干山月,路暗迷人白種花。棋罷不知人橫世。……”即使這樣,或許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他懂得知足常樂,他是滿足的。而喜歡他的卻為他暗暗不平,為官清廉,為百姓謀福謀利,到晚年,出一身本事外,烙得一貧如洗。這是他的不幸?還是上天的一種公平。他也許一生所做的只是秉承他的天性,而他一生所承受的是常人不可企及的悲喜。別人耗盡一生心血得到的而蘇東坡,所有的成就似乎都是信手拈來、不費半點功夫。

  蘇東坡在宋詞上的成就,不言而喻。沒有人否認過,大家都對他的用典之多佩服得五體投地,即使李清照說蘇軾的詞不成調,也沒有律。可這些都不影響他的地位。

  蘇東坡是一個天才,是一個上下五千年才出了一個的天才。引用別人對于蘇軾的評價結束我想說的話。 “每每讀到有關東坡的文字,心是凈的,也是靜的。東坡給我的震撼,是人格上的,也是靈魂上的。如果真要探求他在我心中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他的一首詩正好作為寫照: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做東坡這樣的人,有凡人的不幸,更有圣人的高遠。在浩瀚史卷中,有幾個能像他那樣擁有豐富的一生?為人處世有幾個能像他那樣曠達超然?領悟生命有幾個能有他的心智和性靈?檢索命運有幾個能有他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他是一個偉人,留下了曠世奇才,體現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他也是一個凡人,任憑世俗塵埃掩蓋;他是現時的石,后世的玉。”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