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四世同堂讀后感

四世同堂讀后感

  四世同堂讀后感(一)

  我與無意中在書架上發現大家老舍寫的最為著名的一部書——《四世同堂》

  命中注定讓我們擦肩而過,美麗與遺憾并存(甚好)。緣分讓我們相遇,緣分也讓我有幸一睹她的芳容——那跨越將近半個世紀多的民族屈辱與不幸。

  端坐在書桌前,細細春風早已吹過我的耳畔;歷史的溫度又讓我再一次遐想。穿越時空的隧道,我仿佛又置身于發生在那一個血雨腥風的年代里,在北平城中小胡同里那處小小的小羊圈,謹慎持家的祁老人、忠厚善良的天佑老人、文雅略帶憂愁的瑞宣、熱血青年瑞全、中國式任勞任怨的韻梅、耿直忠誠的常二爺、善良熱心的李四爺四大媽、由弱不禁風的隱士詩人蛻變成鋼鐵般革命戰士的錢默吟先生、極端卑鄙并且無聊無恥的瑞豐、冠曉荷(民族的敗類)、陰狠毒辣的大赤包、藍東陽、胖菊子、高亦陀、狡猾但正直的的白巡長、并伴隨著家庭風氣一步步走向墮落的招弟、聰明勇敢的尤桐芳、在錢默吟先生的幫助下并最終成為革命戰士的高弟,還有孫七、小崔夫婦、陳長順、小文夫婦、丁約翰、富善先生……一個又一個鮮活的人物仿佛又在眼前跳動,如黑夜般漫長的八年中伴隨著中國人的惶惑、茍且偷生、生不如死的饑荒一幕幕的在小羊圈的胡同里得以演繹……這段發生在小羊圈的人們身上、一切北平人的身上、一切中國人民身上的屈辱、不幸、死亡與反抗斗爭讓我更深切的了解了中華民族的那段歷史——那段所不為人所知的歷史;那段上映著中華民族人性的歷史,那段反映著北平人民身上思想斗爭的歷史及中華兒女為尋求救亡圖存而所做出的斗爭、犧牲和不屈不撓的精神;那些從歷史教科書上所獲取的比較抽象的認識,仿佛有了血肉,有了靈魂,而激發出無比的責任感、愛國心和自信心;這部書雖然沒有正面去描寫大規模的戰爭場面,卻仍然能使人深刻地體會到戰爭給人類帶來的無窮的災難,這部書堪稱得上是中國版的《戰爭與和平》。

  讀完老舍先生的這本著作,讓人感到既可恨又可笑:可恨之處在于在國家民族危亡之際仍有那么幾個被文化篩下的土與渣滓,而剩下的是幾塊真金(引自《四世同堂》老舍著);可笑之處又在于文中字里行間處處顯示老舍先生深厚的文學功底,詼諧的語言,幽默的比喻,恰當的嘲弄、諷刺;無不使人有一種如沐浴春風之感覺,很自在,很灑脫。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滑稽人物也許是定格在那個時代的特有產物,可是我發現直到現在我們的身上仍有那個時代的殘留;在老舍先生的文章中總會看到活生生的自己和自己周圍的同伴,怎能不讓人掩卷深思呢?

  輕輕地掩上書的最后一頁,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縱觀整本書,心中不禁慨嘆在那樣一個時代的人們的一種人性承受如此之多的磨練后,竟然展現的如此真實。在一個區區北平西城的一個胡同小羊圈里,老舍先生用形形色色的人物刻畫了當時代表中國當時許多人們的心態,已成為半個世界前整個中國的歷史的一個縮影罷啦。令我更為驚嘆的是老舍先生在面對日本鬼子侵略中國人民的時候,沒有用十分激烈的言辭批判日本人及漢奸們;相反的是他用一種時有時無,蜻蜓點水般地去描寫,而在一種幽默、詼諧的語言背后掩蓋著先生的憤怒與哀傷,深深地刺痛著我的心;在很大程度上表現了先生蔑視的眼神和淡淡的冷笑;但在這蔑視和淡淡的冷笑背后無不讓人深思?

  當我今天重新審視全書時發現《四世同堂》這本書的書皮上有一個典型的四合院式的門,這個門很奇特:門緊閉,沒有一絲縫隙;并且給人一種很莊重、肅穆的感覺(由看所得),這或許也是封面設計丁聰所選的一個特意的景物(寓意)很能說明深層次的問題吧。據我理解這個門里面是一個家,而這個家的門是緊閉的——家是一個中國封建禮教的堡壘(北平人的謙虛與有禮貌大概就能充分說明這一點),而在這個堡壘里面容納了等級觀念、宗法思想、倫理道德、風俗習慣等在內的家族文化的諸多內容。祁老人、韻梅他們都是受這種觀念毒害最深的,祁瑞宣雖然是一個接受中國新式教育的人,但在這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里思想不免會受之波及,這應該就是他后來一直生活在自責與痛苦之中的原因吧!并且四世同堂的鏈鎖把四代的愛恨與他們的命運緊緊地串在了一起,直到在外來侵略者的踐踏與蹂躪下,這個門被打開啦;四世同堂的鏈鎖也在一步一步的脫落。同時這個門里面的家甚至可以擴至到一個國家、民族。這個門里面也見證著歷史的進程。


  四世同堂讀后感(二)

  2004年末的一天,在老家逛街,走進了一家面積不大的書店,書不是很多,我看到了《四世同堂》,竟有驚喜之感。記憶中,早些年讀過的《四世同堂》已印象模糊,只留下“四世同堂”這四個字,和書中那個大家庭的老人。多年了,我不再有讀大部頭作品的耐心,當年買回的《四世同堂》早已不知去向。

  逛街之前,我剛去了姥爺家,今年九十一歲的姥爺也是四世同堂,四世同堂這四個字撲入視線時,我竟然想到的會是姥爺,想到姥爺滿頭的銀發和永遠是平靜淡然的神態。

  重讀《四世同堂》,給了我少年讀時沒有的感受,我想,不只是年齡的原因,或許更多的,是心境。

  老舍先在序中生寫道:在這年月而要安心寫百萬字的長篇,簡直有點不知好歹。算了吧,不再說什么了!是不是可以說,是強烈的民族意識和責任感,使老舍先生完成了這部作品。

  《四世同堂》,百萬余字,分《惶惑》,《偷生》,《饑荒》三部。我跟隨著這三部曲,隨著老舍先生細膩筆觸刻畫出的小人物的心理和生活狀態,走進了戰爭時的北平,淪陷中的北平,覺醒中的北平。

  那時的北平似乎離我很遠,又似乎離我很近。

  《四世同堂》,塑造了北平小羊圈胡同祁家祖孫四代的人物形象,祁老太爺,祁老太爺的兒子天佑,老是病病歪歪的兒媳婦,三個孫子:瑞宣,瑞豐,瑞全,沒上過學的長孫媳婦韻梅,頭發燙的象雞窩,身段象啤酒桶的二孫媳婦胖菊子,重孫子小順兒,重孫女小妞子。以及另外住在小羊圈胡同的人家,詩人錢默吟,兩個老婆的冠曉荷,好心腸的李四爺夫婦,基督教徒丁約翰,會唱戲的小文夫婦,剃頭匠孫七,拉洋車的小崔,棚匠劉師傅……

  北平淪陷后,小羊圈胡同每一個人的生活都發生了變化,隨之而來的,是心理的變化。老舍先生通過小羊圈一群人的性格,生活,心態變化,讓我們看到了淪陷后整個北平人的動態過程。以人物的細部特征和對話描寫,精妙的刻畫出人物的性格和心理狀態。比如祁老太爺的兒子祁天佑,“作慣了生意,他的臉上永遠是一團和氣,鼻子上幾乎老擰起一旋笑紋”。韻梅的“只好低著眼皮笑了一下。”冠太太大赤包,“她的眉眼一天到晚在臉上亂跑。”比如瑞宣和錢詩人說到錢的妻弟野求,錢詩人說:“別提野求!他有腦子,而沒有一根骨頭!他已經給自己挖了墳坑!是的,我知道他的困難,可是不能原諒他!給日本人做過一天事的,都永遠得不到我的原諒!我的話不是法律,但是被我詛咒的人大概不會得到上帝的赦免!”錢詩人的這段話和一連串的驚嘆號,他和他妻弟的心態一目了然。書中以景色景物的描寫映襯環境和人物的心境,相輔相成,讀來更覺自然親切。

  書中第一部《惶惑》的第六章,老舍先生用六個自然段,六次“不知該怎樣好!”描寫了北平陷落初期,小羊圈胡同的人家乃至整個北平人的惶惑。小羊圈胡同的其他人,沒有了平和的日子,他們在猜測事態的發展,在屈辱和恥辱中等待。而冠曉荷,大赤包,以及瑞豐之類,他們是自私的,民族和國家對他們來說,是嘴上的名詞,他們在乎的是自己的利益,他們甚至不惜人格,巴結日本人,幻想日本人進駐北平也許會是他們時來運轉的好日子,是“有腦子沒有骨頭的”的中國人。

  兩個外國人的形象在作品中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一個是英國使館的富善先生,一個是后來住進小羊圈胡同的日本老婆婆。

  富善先生是個喜歡北平,中國化了的英國人,但他到底不是中國人,對中國人的一些文化,觀念和思維不能理解,他是個善良的老人,同情淪陷后的中國人,同時也佩服日本人的武力。這是在北平的外國人,甚至是北平外的外國人的一種普遍心態吧。有這樣一段話:“富善先生似乎一眼看到了一部歷史,一部激變中的中國近代史。祁老人是代表著清朝人的,也就是富善先生所最愿看到的中國人。天佑太太是代表著清朝與民國之間的人的,她還保留著一些老的規矩,可是也檔不住新的事情的興起。瑞宣純粹是民國的人,他與祖父雖只相差四十年,而在思想上卻相隔有一兩世紀。小順兒與小妞子是將來的人。將來的中國人須是什么樣子呢?富善先生想不出。”“看到祁家四輩人,他覺得他們是最奇異的一家子。雖然他們還都是中國人,可是又那么復雜,那么變化多端。最奇怪的是這些各有不同的人還居然住在一個院子里,還都很和睦,倒仿佛是每個人都要變,而又有個什么大的力量使他們在變化中還不至于分裂渙散。”這是一個英國人眼中的一家北平人,一個中國式的四世同堂,也是當時中國人既傳統又在變化中的寫照。

  住進小羊圈胡同的日本老婆婆,因為是日本人而孤獨著,小羊圈里仇恨日本人的北平人,對她也充滿了仇恨和防備。但她又不是日本人,她生愛加拿大,長在美國,又隨父親在倫敦為商。她說自己是日本人的奴隸。她對瑞宣說:“我都知道。我們日本人在北平所做的一切,當然你也知道。我只須告訴你一句老實話:日本人必敗!沒有另一個日本人敢說這句話。我---從一個意義上來說不過去---并不是日本人。我不能因為我的國籍,而忘了人類與世界。自然,我憑良心說,我也不能希望日本人因為他們的罪惡而被別人殺盡。”“對于日本人,我只愿他們因失敗而悔悟,把他們的聰明與努力都換個方向,用到造福于人類的事情上去。

  戰爭,給人類造成了災難和毀滅,我不是政客,也不是軍事家,說不出任何有關戰爭的東西,做為一個老百姓,我只認為戰爭是可惡的,只要有戰爭,老百姓就要遭罪。說句不知深淺的話,如果人類的發展要靠不停的戰爭來繼續,我寧愿只要和平,只要全世界的人都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如此不知深淺的話,也是我做為一個小老百姓無望中的希望吧。

  書中最讓我欽佩的人物形象是瑞宣的妻子韻梅,和詩人錢默吟。韻梅即會持家又懂規矩,還為祁老太爺生了一雙重孫,深得老太爺的喜歡,婆婆又病弱,韻梅理所當然的擔起了一家老小的吃喝穿戴。她是天生的好脾氣,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家庭責任感任感,促使她勞任怨的照顧著一家人的日常生活,極盡所能的讓全家人過得順心,她和婆婆一樣,本分的做著女人,不參與該屬于男人的事,但家中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都牽著她們的心。北平淪陷,抗日戰爭爆發,動蕩的社會,生活的貧困和折磨,讓一個純粹的家庭婦女走出了家庭,她的心里不再只有小家,而是國家。在韻梅的身上,我看到了北平乃至整個中國的普通女人,由只會圍著鍋臺轉,只會顧及一家老小的生活,而變得更具責任感,這個責任感是對國家的。她們雖然不能象男人一樣親臨戰地,但她們的勇敢和堅定,是對家人和親人的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錢默吟,與世無爭,每天就是澆花,看書,畫畫,吟詩。默吟二字是他本來性格的最真寫照。在胡同里的人看來,錢詩人有些清高和高深莫測。在沉默中爆發的錢詩人,在不為人知的角落里,積極做著抗日的工作,他勸說年輕人離開北平,參與到抗戰的隊伍中,他的行動感染著更多的人。錢詩人的人物形象,代表了千千萬萬知識分子,由只喜自己閑情逸志,到主動參與抗日,可以說由被動變為主動的轉型。大多數北平人,大多數中國人,正是經歷了惶惑,偷生,最后覺醒。覺醒后的中國,是任何力量也無法抵擋的猛獅,北平那個年代是,現在更是。

  《四世同堂》的最后,是一個喜慶的場面,抗日戰爭勝利了,小羊圈胡同的人歡迎從獄中出來的錢詩人。錢詩人“外表上病沒有什么英雄氣概,渾身滿布戰爭的創傷。”是的,抗日戰爭的勝利依靠人民群眾,無論哪朝哪代,人民群眾都是社會的主體力量。

  不能不提姥爺,不能不提姥爺的四世同堂。

  18歲參加革命的姥爺,擔任過地下黨艱苦危險的工作,解放后領導職務,文革時被拉上臺批斗,后又恢復領導職務,離休后安享平淡的日子。姥爺的前半生,可謂起伏跌宕,一波三折。總想有機會聽聽姥爺講講他在戰爭時期的經歷,可惜一直不能有大段的時間呆在姥爺身邊。總是在每次到姥爺家時,深深的感受著他的寧靜和幸福,四世同堂帶來的幸福。并非有意將姥爺的四世同堂和老舍先生筆下的四世同堂相比,但確是在眼前的,時代不同,四世同堂的老人享受的日子也不同。每一個人的生活,原本都是和國家相連的。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