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藤野先生讀后感

藤野先生讀后感

  藤野先生讀后感(一)

  《朝花夕拾》是魯迅先生對早年生活的一種追憶,里面有他對童年生活的回憶,也有他對老師和朋友的記憶。以前我就讀過里面的《藤野先生》一文,對他描寫的那個又黑又瘦,教學嚴謹的老師印象深刻。

  這篇文章里“大概是物以稀為貴吧,北京的白菜運往浙江,便用紅頭繩系住菜根,倒掛在水果店頭,尊為“膠菜”;福建野生的蘆薈,一到北京就請進溫室,切美其名曰“龍舌蘭”。我到仙臺也頗受了這樣的優待,不但不收學費,幾個職員還為我的食宿操心”,對這一段我印象深刻。

  從這篇文章里學習魯迅先生的寫作方法,他先以北京的白菜運往浙江,尊為“膠菜”,福建野生的蘆薈運往北京,美其名曰“龍舌蘭”作鋪的,再寫他在仙臺所受到的優待,就水到渠成,從中也可以看出魯迅先生的謙遜情懷。

  這一篇是敘事散文,從文中充分表現出魯迅先生的愛國精神,因為無法茍同于當時中國人的態度,為了喚醒,拯救當時已經麻木的中國人,他也在此時改變了學醫救國的初衷,雖然從此與藤野先生分別,但藤野先生嚴肅認真的教學態度萂真摯無私的愛給了魯迅極大的鼓舞。“每當夜間疲倦,正想偷懶時,仰面在燈光中瞥見他黑瘦的面貌……便使我忽有良心發現,而且增加了勇氣,于是點上一支煙,又繼續寫此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惡痛疾的文字。”

  魯迅先生是一位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和革命家,也是中國現代文學史的奠基人。從他的文章中不但可以學到高超的文學寫作技巧,還可以從中學習他的高風亮節的情操和那無謂的革命精神。


  藤野先生讀后感(二)

  《藤野先生》回憶魯迅在仙臺留學時期的生活,記敘了魯迅與藤野先生的相識、相處,離別的過程和對他的懷念。魯迅初到東京時,看到的是清國留學生在飽含中國人的恥辱的上野公園的櫻花樹下的身影,聽到的是留學生們傍晚學跳舞的喧鬧。這讓魯迅甚為厭惡,也正是這樣,他去了仙臺,在那與藤野先生相識。藤野先生的衣著模糊,他為魯迅添改講義,他就正解剖圖,他關心解剖實習,他了解中國女人裹腳。在這一個個片斷中,我看到了那個對學生要求嚴格的藤野先生,那個對魯迅關愛有加,毫無民族偏見的藤野先生,那個對科學嚴謹求實的藤野先生。這樣一位有著高貴人格的老師,也難怪魯迅說:“在我所認為我師的之中,它是最使我感激,給我鼓勵的一個。”

  《藤野先生》也同樣記錄了魯迅的心路歷程,學醫救國到棄醫從文的轉變,表達了魯迅深深的愛國主義情感。在魯迅留學日本之時,是“風雨如磐暗故園”之時,也是魯迅個人處于“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時期。他曾說:“我的夢很美滿,預備卒業回來,救治像我父親似的被誤的病人的疾苦”,戰爭時候便去當軍醫,一面又促進了國人對于維新的信仰。“但從匿名信事件、看電影事件,中國人的麻木不仁中,魯迅才深刻地認識到,學醫可以拯救人的身體,卻不能拯救人的靈魂。魯迅說:“從那一回以后,我便覺得學醫并非一件緊要事,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強健,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我們的第一要著,是在改變他們的精神,而善于改變精神的是,我那時以為當然要推文藝,于是提倡文藝運動了。”


  藤野先生讀后感(三)

  記得這是讀中學時候的一篇語文課文。不要誤會,其實我對于這篇課已經全無印象,只是記得這個標題。今天突然回憶起來,源自一條新聞。

  今天一則新聞報道說,“包括入學通知、課程表、考勤表、成績單、作業、同學照片等在內的一批魯迅在日本仙臺醫學專門學校期間珍貴資料圖片今天在西北大學展出”。

  突然看到“仙臺”二字感覺似曾相識,往下看,“其中還有藤野先生用紅筆修改的魯迅醫學作業”,哦,原來高中課本里提到的藤野先生確有其人,而且似乎對魯迅的影響力還不小。

  其實,魯迅在我心里是一個一直想讀懂但一直都沒讀懂的人,尤其在讀到這篇課文的時候,當時并不以為然,實在讀不出平時的語言中所傳達出來的韻味,我想多半是跟當時的經歷有關,并且應試教育之下,更別提能以一顆平常心來鑒賞。早就被那些教條的“段落大意、中心思想、選詞填空”磨去了大半的興趣。

  但是今天重新讀起這篇文章來,竟然被文中的藤野先生感動了。

  當時的中國貧窮落后而且飽經戰亂,似乎當時留學日本是一種潮流,因為魯迅剛到東京的時候看到很多盤著辮子的“清國留學生”在櫻花樹下學習日語。(其實魯迅字里行間傳達出來的身在異國他鄉的愁緒,以及對清國留學生生活污濁的失望,當時讀起來竟然一點都沒察覺。)

  而他選擇了在仙臺學習醫學。對于初來乍到的魯迅來說能夠得到這位素未謀面的藤野先生的關照,內心自然十分感動,期間魯迅還遭遇“種族歧視”的風波,“中國是弱國,所以中國人當然是低能兒,”想到魯迅只身一人在這個陌生的國家忍辱負重的學習,更是對藤野先生這種不帶偏見,正直、熱誠的品質肅然起敬。

  到第二學年的終結,我便去尋藤野先生,告訴他我將不學醫學,并且離開這仙臺。他的臉色仿佛有些悲哀,似乎想說話,但竟沒有說。

  “我想去學生物學,先生教給我的學問,也還有用的。”其實我并沒有決意要學生物學,因為看得他有些凄然,便說了一個慰安他的謊話。

  “為醫學而教的解剖學之類,怕于生物學也沒有什么大幫助。”他嘆息說。

  我想生命中有許多感動,有些感動往往是被人們積壓在內心深處。時過境遷,魯迅依然對藤野先生念念不忘,“每當夜間疲倦,正想偷懶時,仰面在燈光中瞥見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說出抑揚頓挫的話來,便使我忽又良心發現,而且增加勇氣了,于是點上一枝煙,再繼續寫些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惡痛疾的文字。”

平特心水报图 广西11选5中奖计算器 排列三开奖结果 羽毛球规则讲解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027期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任五 快乐十分玩法计算器 正规棋牌正规棋牌有哪些 3d试机号30期开奖 顺风车怎么跑才赚钱 北京pk10高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