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托爾斯泰傳讀后感

托爾斯泰傳讀后感

  托爾斯泰傳讀后感(一)

  “一百年前,俄羅斯一位偉人為我們這一代點燃了一支最純真的火炬,照亮了我們的青春。”他,就是列夫·托爾斯泰。

  1828年列夫·尼古拉耶維奇出生在莫斯科南部的小村里,直到八十二年后去世,他一直沒有離開家鄉。托爾斯泰兩歲喪母,九歲喪父。有兩位熱心腸的女人照顧托爾斯泰和他的四個兄弟姐妹。

  他曾親吻一匹老馬,為了曾經使他受苦而求他原諒。此時他未來的才華已露出端倪:他有想象力,常為自己想象的故事傷心落淚;他那從不休息的大腦總是努力去思索人們內心之所想;他早熟的觀察力和記憶力;他銳利的目光,能在喪禮參加者的臉上看出他們是否真的悲痛。

  他自己說,他五歲時便已經第一次感到,“人生并非一種享樂而是十分沉重的苦役。”

  他的成績平平。他稱自己的少年時代為荒漠時期:“一片黃沙,吹來陣陣熾熱的狂風。”他很孤獨,頭腦總處于狂熱狀態。他自知長得丑,為了和別的“體面人”一樣,他也去賭博,糊里糊涂得欠了一身債。“那真是徹頭徹尾的放蕩。”羅曼·羅蘭評價道。

  “絕對的真誠”救了他,在他行為最放蕩的時候,他也能頭腦清醒地對自己作出毫不留情的批判。這種獨立判斷的做法,在他年大學時候已經用來批判社會習俗上和思想上的迷信。他看不起大學傳授的知識,不愿做正規的歷史研究,因思想大膽而被停學。

  1852年,托爾斯泰的天才初次開花結果,他寫出了:《童年》、《一個地主的早晨》、《襲擊》、《少年》。

  《童年》對他的成名頗有幫助。而凌駕在這一切作品之上,成為這第一道山脈最高峰的作品,是托爾斯泰最美的抒情小說之一,也是他的青春之歌的高加索詩篇——《哥薩克》。正如他自己所說:“青春萬能之神,逝而難再的沖動。”從這一點來看,此書是獨一無二的。

  托爾斯泰的婚姻美滿,使他在十到十五年間嘗到了多年沒有的和平與安寧。于是,他在愛情的庇護下從容考慮和實現他腦子里的杰作——十九世紀小說之牛耳的鴻篇巨制《戰爭與和平》和《安娜·卡列寧娜》。

  在隨后的作品中,托爾斯泰又將這些保持精神健康的訓誡加以補充。《我們該怎么辦?》,《我們的信仰是什么?》,《藝術批評》,《什么是藝術》……一種以愛來締造人類的聯合,另一種則向愛的人敵人作戰,他寫下了:《伊萬伊里奇之死》、《民間故事集》、《黑暗的勢力》、《克萊采鳴奏曲》和《主與仆》。這個藝術創作階段的巔峰和終極,出現了《復活》。“仿佛一座又兩個塔樓的圣母院,一個象征著永恒的愛,另一個象征著對世界的憎恨。”

  《復活》是他晚年最大的成就,此時托爾斯泰已經七十歲。在彌留的床上,他哭了,不是哭自己而是哭天下不幸的人。于是,1910年11月20日早上,他稱之為“解脫”的時刻來了,“死亡,值得贊美的死亡……”

  羅曼·羅蘭把托爾斯泰的一生比喻為“八十二年的生命為戰場的戰斗”。“生命的全部力量,所有罪過和德行都參與了這場既光榮又具有悲劇性的混戰。——一切罪過,除了一種,就是他窮追不舍,即使到了最后的避難所也不肯放過的謊言。”

  他有一個最美最溫馨的名字,就是“我們的兄弟。”


  托爾斯泰傳讀后感(二)

  距書看完已經一個月了,才來寫這個讀后感,真是一種罪過。

  這本書看得很糾結,一個是因為翻譯的確有很大的問題,句子讀起來相當拗口及不順。我還是很毛估估地看懂了。另一個是因為,托爾斯泰的確是一個很變態級別的人物,異于常人,讓我無法短時間理解他的一些觀點及行為。

  托爾斯泰是個偉大的人。他努力地極力地去成為了自己,拋棄了一切,只為追求那個更高層次的境界。從茨威格對他的描述來看,我個人覺得可惜托爾斯泰沒去加入佛教,而是加入了基督教。他是個糾結的人,他的糾結在于對自己的高要求,但卻不對自己釋懷,一定要找出一個解決方案出來。可能這就是西方思維的問題所在吧?我不太清楚。

  根據我目前學佛所得經驗來說,無為亦是有為,等待也是一種作為。然而,托爾斯泰有點極端化了,他一心想實現心中的那份理念,人是平等的,當他看到那些窮人們在勞作,收入卻很少,他內心的慈悲心被喚醒,讓他同體大悲。可是,他當時的地位,身價已經無法讓他與別人平起平坐了。可是他極力地去試圖證明,他與別人是平等的。但是,卻適得其反。于是,他不斷地進入痛苦的沉淪之中,再從中爬出來,再跌入,再爬出來。如此往復。糾結的人啊!

  托爾斯泰,一直在懺悔,一直在贖罪,因為他知道他年輕時做了很多錯事,傷害他人的事。他極力得擺脫名與利,于是他離家出走,最后他終于高貴地離開人世,我想,再重的罪孽都應該洗凈了。

  茨威格將托爾斯泰的生活情況都描述得很到位,包括托爾斯泰內心掙扎的部分。這是我看的茨威格的第二本書了,他的寫實,跟對于事件的洞悉觀察力都很強。適合我的口味。只可惜這本書讀一遍真心不夠,找時間我將再讀一遍。

  我在此發愿,如果能去俄羅斯旅行,一定會去拜祭一下托爾斯泰,一個偉大的俄國作家!


  托爾斯泰傳讀后感(三)

  “一個世紀以前,在大地上火光閃亮的俄羅斯的偉大靈魂,曾經是照耀我們青年時代的最純潔的光芒。在19世紀末那陰霾濃重的日暮黃昏,它是那撫慰人的星辰,它的目光吸引著、安撫著我們青少年的心靈。”這是《名人傳》作者羅曼·羅蘭對托爾斯泰發自肺腑的描述和贊美,作者把他放在最后來寫,不單單是因為他們所處的時代相同,更是因為托爾斯泰的影響力遍及整個世界。

  他的出身比前兩位都要好得多,是一個俄國的貴族家庭,他從小就接受著典型的俄國貴族教育。也正因為如此,他靈魂中對普通人民的同情和對農奴制的批判態度更尖銳地凸顯了出來。他年輕時放浪不羈,但隨著他對人民生活觀察得越來越深入,他就越來越厭惡自己的身份,并且從精神上支持著俄國人民的斗爭運動。他的三大巨著:《復活》、《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無不體現著他那偉大的民族精神和對于資本主義制度深深的批判。

  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一員,我想,他若是看到百年后的今天,民主已經在世界上普遍存在,他該有多么興奮啊!他說:“我認為在這一確定的時刻,在基督教世界醞釀了已兩千年的大革命開始了——這將以真正的基督教來替代腐敗了的基督教以及從其中衍生出來的統治制度,這真正的基督教是人人平等的基礎,是所有有理智的人所渴望的真正的自由的基礎。”只可惜,他死在了勝利的前夕,沒能親眼看到他夢寐以求的人民的勝利。托爾斯泰,你那偉大的民族精神令我景仰,你那靈魂的光芒必將繼續閃耀!

平特心水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