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我與地壇讀后感

我與地壇讀后感

  我與地壇讀后感(一)

  史鐵生是一位殘疾作家正當生命最燦爛的季節命運卻讓他受到了最沉重的打擊--一他失去了雙腿。這會是一種多么難言的痛苦啊又會有一種多么哀傷的心情直到他學會了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感受讓真情在筆尖流露。于是便有了《我的遙遠的清平灣》有了《奶奶的星星》有了《合歡樹》有了《我與地壇》。

  《我與地壇》表達的感情是痛苦的復雜的。深沉的。作者講述在雙腿殘廢之初自己的悲痛欲絕心緒的荒蕪冷落前途的暗淡渺茫以至于自己一次又一次在死亡邊緣徘徊偶然走進了那個與自己同樣荒蕪冷落的園子--一地壇。這座古園映照了作者的生活也記載了他深深的車轍它可以理解作者的心情可以感受作者的悲痛因此它向他展示了石門中的落日寂靜卻安詳高歌的兩燕蒼涼卻張揚著生命的多彩雪地上孩子的腳印似乎講述著青春的童話還有飄搖的落葉清純的草木坦蕩的荒藤浮夸的琉璃和似一朵小霧停在半空的蜂地空屋似的蟬蛻。窸窸窣窣生長的響動。地壇成了作者生命的一部分。在地壇他明白了:一個人出生了就不再是一個可以辯論的問題而只是上帝交給他的一個事實;上帝在交給我們這件事實的時候已經順便保證了它的結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個必然會降臨的節日。地壇留住了作者留住了一個用感情寫字的作家。作者常說:這古國仿佛就是為了等我而歷盡滄桑在那兒等待了四百多年。

  作者深愛著地壇他更深愛著自己的母親。

  作者表達的對母親的愛是深重而沉痛的母親注定是活得最苦的因為她有一個長到二十歲忽然截癱的兒子惟一的幾子盡管她情愿截癱的是自己可事實終究是無法改變的。于是她就默默的忍受著。用母親無私的愛包容兒子包容兒子的命運;于是她只有一天一天的熬過去一天一天的禱告:"出去活動活動去地壇看看書我說這挺好。"于是她只能漫長的等待。她疼愛兒子并且理解兒子她知道兒子需要一點時間獨處需要這個過程。然而她不知道這過程得要多久和這過程的盡頭究竟是什么。等待母親只能漫長的等待……母親不知道她的兒子是多么想讓她一超分享自己的快樂兒子憂郁的心中重新閃現出了快樂的影子要是母親看到她該多么高興啊。兒子第一次這樣為母親想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母親的去世終究讓他明白了:一心以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個不知道兒子的不幸在母親那兒總是要加倍的。


  我與地壇讀后感(二)

  《我與地壇》是一位身殘者在一座廢棄的古園中對自己所見到的人生百態所發出的感悟、思索。作者以地壇作為寄托自己情感與發泄情感的地方,同時也是思考人生的佳境。

  由于作者在“活到最狂妄的年齡忽地殘廢了雙腿”,他體驗到了更多的人生的痛苦,但他依然在命運中掙扎時,找到了一片古園,在這里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的輪回,深刻地感受每一個季節的特點,體會每種人生的價值。

  他思考了死與生。死是必然的歸宿,當我們感到累了,上帝會自然安排我們休息。而活著,是我們一生都需想的問題,即使活著是飽經蒼桑的,世界仍然在運轉,古園依舊是古園,我們不能逃避,只能欣然接受,改變現在的自己。當我們能擁有一片屬于自己的凈地了,應理去心中的一絲雜緒,認識真實的自我,進行自我完善。思考人生是每個人的必備之路,不同的人,思索的結果、內容不一。

  史鐵生不僅思考著自己的逆境,他還在思考自己的親人所受的痛。“時間能證明一切”,作者始初并沒考慮到母親所感到的痛苦,只沉浸在自己的憂傷中,經時間的醞釀,他感知到母親的忐忑與無奈。與此同時,也鳴響了我心中的警鐘,母親對孩子的愛意志堅韌、毫不張揚,而我媽媽正頑強地與病魔抵抗,同時還要承受不成器的我給她帶來的巨大痛苦。我應慶幸我母親還在,我有機會能讓媽媽擺脫苦惱,并且除去我那一絲倔強與羞澀,不至于到時后悔莫及。因此,我感謝史鐵生的經歷警醒了我。

  在課本未節選的部分中,還有作者從各個方面詮釋所感受到的春夏秋冬;在園中曾經出現的人們及對他們人生的思索;對逆境人生的理解,差距是必然的;作者對自己的生涯理解;許多美好的事物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人生是如此復雜但卻純真、質樸,以至于我們要用一生的時間去思考,作者在十五年的思考中,逐漸成熟,認識更清晰,從失落、煩躁轉變為穩重、深情。

  如此大千世界,還需一片凈地,細細地品味人生。


  我與地壇讀后感(三)

  我想一個人在一生當中,總會遇到幾件讓自己感到不幸的事情,可是每個人對于“不幸”的理解可能會有很大的差別,有些人可能覺得自己失業了,這便是人生的一大不幸,而有些人卻完全覺得這不算什么。本文的作者史鐵生命運把他逼上了絕境,雙腿落下了殘疾,以后可能再也不能站立起來了,可能每個人遇到這樣的境遇都會感到悲觀絕望吧!特別是家人都需要自己照顧和養活的時候,發現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反倒還要家人照顧自己,這時的心里想必會很不是滋味。

  史鐵生在《我與地壇》中不止一次的追問到“一個人存在的意義”是什么?當一個人在面臨絕境時,是否還有活著的意義?當一個人看不到實現自己人生的價值,看不到未來的希望之時,到底還有沒有必要活著?我想作者曾經在地壇這個地方對“生與死”這個問題思索了很長的時間。在地壇經常出現的那個小女孩,從遠處看,我們只會看到她的可愛和美麗,當我們知道她是弱智時,我們是否為她可嘆惋惜,但正是這個小女孩活著,在她得身上才體現了美的意義,如果她死了便一切意義都不存在了,包括她與生俱來的美,雖然在她的人生中承受了苦難,但一個人能活在這個世上也就很不容易了。

  在文中史鐵生寫到寫作就是為了活著,就是自己在絕境中所撞開的那條路,能讓自己活下去的那條路,“活著不是為了寫作,而寫作是為了活著”,當一個人面對“生與死”時一切的理想和抱負都會顯得那么的蒼白無力了,人們只會想到了用什么方式“活”?只會想到自己怎樣活下去,這時人的本性便會完全暴露的顯現了,一個人想要活下去獲得物質比什么都重要,就這么直接,就這么現實,所有寫作便是為了活著。

  本文作者緊緊圍繞著人應該怎樣面對苦難這一中心主題,一個人能過超越苦難,活在這個世上,就是對自我超越的最好的詮釋,因此人活在世上本身就很不容易。

平特心水报图 极速快3开奖结果 澳门足球博彩中心 江苏时时彩平台 qq麻将豆 山西快乐10分 2019上半年上证指数走势 宁夏11选5走势图出号 红五历史记录286期 p3开机号3d开机号千禧试机号金码 彩票909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