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中外名著好段

中外名著好段

  中外名著好段

  1、那野人喝了酒,又聽見自己已經獲救,不覺精神為之一振,居然馬上坐了起來。不料,星期五一聽見他說話,把他的臉一看,立刻又是吻他,又是擁抱他,又是大哭大笑,又是大喊大叫;又是扭自己的兩手,打自己的臉和頭,繼而又是高聲大唱,又是亂跳狂舞,活像個瘋子。他那樣子,任何人看了都要感動得流淚。——[英]笛福《魯濱遜飄流記》

  2、范進不看便罷,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兩手拍了一下,笑了一聲,道:噫!好了!我中了!說著,往后一交跌倒,牙關咬緊,不省人事。老太太慌了,慌將幾口開水灌了過來。他爬將起來,又拍著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著,不由分說,就往門外飛跑,把報錄人和鄰居都嚇了一跳。——吳敬梓《儒林外史》

  3、父親的小狗到他飯碗里搶飯吃,他便和小狗一同吃飯。他咬小狗的耳朵,小狗啃他的鼻子;他吹小狗的屁股,小狗舔他的嘴巴。——[法]拉伯雷《巨人傳》

  4、我并不愿意你受的苦比我受的還大,希斯克利夫。我只愿我們永遠不分離:如果我有一句話使你今后難過,想想我在地下也感到一樣的難過,看在我自己的份上,饒恕我吧!——《呼嘯山莊》

  5、現在我說的您要特別注意聽:在別人心中存在的人,就是這個人的靈魂。這才是您本身,才是您的意識在一生當中賴以呼吸、營養以至陶醉的東西,這也就是您的靈魂、您的不朽和存在于別人身上的您的生命。——《日瓦戈醫生》

  6、整個下半天,人都聽憑羊脂球去思索。不過本來一直稱呼她作“夫人”,現在卻簡單地稱呼她作“小姐”了,誰也不很知道這是為著什么,仿佛她從前在評價當中爬到了某種地位,現在呢,人都想把她從那種地位拉下一級似的,使她明白自己的地位是尚叩摹?——《莫泊桑短篇小說選》

  7、你以為我貧窮、相貌平平就沒有感情嗎?我向你發誓,如果上帝賦予我財富和美貌,我會讓你無法離開我,就像我現在無法離開你一樣。雖然上帝沒有這么做,可我們在精神上依然是平等的。——《簡·愛》

  8、智深也趁著酒興,都到外面看時,果然綠樹上一個老鴉巢。眾人道:把梯子上去拆了,也得耳根清凈。李四便道:我與你盤上去,不要梯子。智深相了一相,走到樹前,把直裰脫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繳著;卻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將那株綠楊樹帶根拔起。——施耐庵《水滸全傳》

  9、世界上有這樣一些幸福的人,他們把自己的痛苦化作他人的幸福,他們揮淚埋葬了自己在塵世間的希望,它卻變成了種子,長出鮮花和香膏,為孤苦伶仃的苦命人醫治創傷。——《湯姆叔叔的小屋》

  10、賈母這邊說聲請,劉老老便站起身來,高聲說道:老劉、老劉,食量大如牛:吃個老母豬,不抬頭!說完,卻鼓著腮幫子,兩眼直視,一聲不語。眾人先還發怔,后來一想,上上下下都一齊哈哈大笑起來。湘云滾到賈母懷里,賈母笑的摟著叫心肝。王夫人笑得用手指著鳳姐兒,卻說不出話來。——曹雪芹《紅樓夢》

  11、公飲數杯酒畢,一面仍與馬良弈棋,伸臂令佗割之。佗取刀在手,令一小校捧一大盆于臂下接血。佗乃下刀,割開皮肉,直至于骨,骨上已青;佗用刀刮骨,悉悉有聲。帳上帳下見者,皆掩面失色。公飲酒食肉,談笑弈棋,全無痛苦之色。——羅貫中《三國演義》

  12、人最寶貴的東西是生命,生命屬于人只有一次,一個人的一生應該是這樣過的: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恥,這樣,在臨死的時候,他就能夠說:“我的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經獻給世界上最壯麗的事業——為人類的解放而斗爭。”——《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13、陪審員們剛剛坐好,庭長就對他們講話,說明他們的權力、責任和義務。庭長講話的時候,不住地變換姿勢:一忽兒用左胳膊肘倚在桌上,一忽兒用右胳膊肘倚在桌上,一忽兒靠著他的椅背,一忽兒靠著他的圈椅的扶手,一忽兒把一疊紙的紙邊弄齊,一忽兒摩挲一把裁紙刀,一忽兒摸一支鉛筆。——[俄]列夫托爾斯泰《復活》

  14、西涼兵來得勢猛,左右將佐,皆抵當不住。馬超、龐德、馬岱引百余騎,直入中軍來捉曹操。操在亂軍中,只聽得西涼軍大叫:穿紅袍的是曹操!操就馬上急脫下紅袍。又聽得大叫:長髯者是曹操!操驚慌,掣所佩刀斷其髯。軍中有人將曹操割髯之事,告知馬超,超遂令人叫拿:短髯者是曹操!操聞知,即扯旗角包頸而逃。——羅貫中《三國演義》

  15、瑜大笑,教取筆硯來,先自暗寫了,卻送與孔明;孔明亦暗寫了。兩個移近坐榻,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觀看,皆大笑。原來周瑜掌中字,乃一火字;孔明掌中,亦一火字。——羅貫中《三國演義》

  16、那大圣雙手捂著眼,正自搓揉流涕,只聽得爐頭聲響。猛睜眼看見光明,他就忍不住,將身一縱,跳出丹爐,忽喇的一聲,蹬倒八卦爐,往外就走。慌得那架火、看爐,與丁甲一班人來扯,被他一個個都放倒,好似癲癇的白額虎,風狂的獨角龍。老君趕上抓一把,被他一捽,捽了個倒栽蔥,脫身走了。——吳承恩《西游記》

  17、云長右手提刀,左手挽住魯肅手,佯推醉曰:公今請吾赴宴,莫提起荊州之事。吾今已醉,恐傷故舊之情,他日令人請到荊州赴會,另作商議。魯肅魂不附體,被云長扯到江邊。呂蒙、甘寧各引本部軍欲出,見云長手提大刀,親握魯肅,恐肅被傷,遂不敢動。云長到船邊,卻才放手,早立于船首,與魯肅作別。肅如癡似呆,看關公船已乘風而去。——羅貫中《三國演義》

平特心水报图 怎样买极速快3 体彩大乐透投注结束时间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赛车输了6万怎么赢回来 福建福老时时 2分时时彩计划软件 双色球近3000期走势图 七乐彩单式怎么算中奖 大乐透预测一注 彩票站转让协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