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麥田里的守望者摘抄

麥田里的守望者摘抄

  麥田里的守望者摘抄

  1、那般聰明人就是這個毛病。他們從來不肯跟你討論任何嚴肅的問題,除非是他們自己想談。

  2、真正有意思的是那樣一種書,你讀完后,很希望寫這書的作家是你極要好的朋友,你只要高興,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他。可惜這樣的書并不多。

  3、有時候我覺得你拿她們取笑以后,她們反倒高興,事實上,我知道她們是會高興的,可你一旦跟她們相處久了,平時從來沒拿她們取笑過,那簡直很難開始。

  4、"我想象你這樣騎馬瞎跑。將來要是摔下來,可不是玩兒的--那是很特殊、很可怕的一跤。摔下來的人,都感覺不到也聽不見自己著地。只是一個勁兒往下摔。這整個安排是為哪種人作出的呢?只是為某一類人,他們在一生中這一時期或那一時期,想要尋找某種他們自己的環境無法提供的東西。或者尋找只是他們認為自己的環境無法提供的東西。于是他們停止尋找。他們甚至在還未真正開始尋找之前就已停止尋找。你在聽我說嗎?"

  5、我甚至記不起我都罵他些什么了。我說他大概自以為要跟誰干那事兒就可以干。我說他甚至都不關心一個姑娘在下棋時候是不是把她所有的國王都留在后排,而他所以不關心,是因為他是個傻極了的混帳窩囊廢。

  6、我是說大多數姑娘都那么傻。你只要跟她們摟摟抱抱一會兒,就可以真正看出她們全都失去了頭腦。一個姑娘只要真正熱情上來,就不再有頭腦。

  7、人生的確是場球賽,孩子。人生的確是場大家按照規則進行比賽的球賽。

  8、斯特拉德萊塔就是這一點好。在一些小事情上,他跟阿克萊不一樣,你用不著跟他仔細解釋。這多半是因為,我揣摩,他對一切都不怎么感興趣。這是真正的原因。阿克萊就不一樣。阿克萊是個極好管閑事的雜種。

  9、接著他和老薩麗開始聊起他們兩個都認識的許多熟人來。這是你一輩子從來沒聽到過的最假模假式的談話。他們以最快的速度不斷想出一些地方來,然后再想出一些住在那地方的人,說出他們的名字。

  10、那是說,只要你想學,肯學,有耐心學--你就可以學到一些你最最心愛的知識。其中的一門知識就是,你將發現對人類的行為感到惶惑、恐懼、甚至惡心的,你并不是第一個。在這方面你倒是一點也不孤獨,你知道后一定會覺得興奮,一定會受到鼓勵。歷史上有許許多多人都象你現在這樣,在道德上和精神上都有過訪捏的時期。幸而,他們中間有幾個將自己彷徨的經過記錄下來了。你可以向他們學習--只要你愿意。正如你有朝一日如果有什么貢獻,別人也可以向你學習。這真是個極妙的輪回安排。而且這不是教育。這是歷史。這是詩。

  11、我是說位只要把她摟得緊緊的,那樣一來不管你的腿比她長多少,也就不礙事了。她會緊跟著你。你可以轉身,可以跳些粗俗的花步,甚至還可以跳會兒搖擺舞,她始終緊跟著你。你甚至還可以跳探戈呢,老天爺。

  12、"或許到了三十歲年紀,你坐在某個酒吧間里,痛恨每個看上去象是在大學里打過橄欖球的人進來。或者,或許你受到的教育只夠你痛恨一些說'這是我與他之間的秘密'的人。或者,你最后可能坐在哪家商號的辦公室里,把一些文件夾朝離你最近的速記員扔去。我真不知道。可你懂不懂我說的意思呢?"

  13、這聽起來好象沒什么,我知道,可你跟她握起手來卻是滋昧無窮。大多數的姑娘你要是握住她們的手,她們那只混帳的手就會死在你的手里,要不然她們就覺得非把自己的手動個不停不可,好象生怕讓你覺得膩煩似的。琴可不一樣。我們進了一個混帳電影院什么的,就馬上握起手來,直到電影演完才放開,既不改變手的位置,也不拿手大做文章。跟琴握手,你甚至都不會擔心自己的手是不是在出汗。你只知道自已很快樂。你的確很快樂。

  14、他把整場比賽里的每一個混帳動作都給她講了--我不開玩笑。我從來沒聽見過講話比他更膩煩的。你也看得出他的女朋友對這場混帳球賽甚至都不感興趣,可她的模樣兒長得甚至比他還要丑,所以我揣摩她也就非聽不可。真正的丑姑娘說來也真可憐。

  15、我由于自己愚蠢,一直以為她十分聰明。我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她對戲劇文學之類的玩藝兒懂得很多。要是一個人對這類玩藝兒懂得很多,那你就要花很大工夫才能發現這人是不是真正愚蠢。拿老薩麗來說,我花了幾年工夫才發現。我想如果我們不老是在一起摟摟抱抱的,我也許能發現得更早一些。我的一個大問題是,只要是跟我在一起摟摟抱抱的姑娘,我總以為她們很聰明。其實這兩件事沒一點兒混帳關系,可我總要那么想。

  16、我不開玩笑,這家旅館確是住滿心理變態的人。我也許是這地方唯一的正常人了--而我這么說一點也不夸大。我真想他媽的拍個電報給老斯特拉德萊塔,叫他搭最快一班火車直奔紐約。他準可以在這旅館里稱王哩。

  17、你不管做什么事,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會在無意中賣弄起來.那樣的話,你就不再那么好了。

  18、姑娘們的問題是,她們要是喜歡什么人,不管他是個多下流的雜種,她們總要說他有自卑感;要是她們不喜歡他,那么不管他是個多好的家伙,或者他有多大的自卑感,她們都會說他自高自大。連聰明的姑娘也免不了。

  19、女人就是這樣。只要她們做出什么漂亮的舉動,盡管她們長的不漂亮,盡管她們有點兒愚蠢,你也會有一半愛上她們,接著你就會不知道自己他媽的身在何處。女人。老天爺,她們真能讓你發瘋。她們真的能。

  20、球賽,屁的球賽。對某些人說是球賽。你要是參加了實力雄厚的那一邊,那倒可以說是場球賽,不錯--我愿意承認這一點。可你要是參加了另外那一邊,一點實力也沒有,這樣還賽得了什么球?什么也賽不成。根本談不上什么球賽。

  21、領我進房間的侍者是個六十五歲左右的老頭子,他這人甚至比房間更叫人泄氣。他正是那一類禿子,愛把所有的頭發全都梳向一邊,來遮掩自己的禿頂。要是我,就寧可露出禿頂,也不干這樣的事。

  22、學校教育還能給你帶來別的好處。你受這種教育到了一定程度,就會發現自己腦子的尺寸,以及什么對它合適,什么對它不合適。過了一個時期,你就會心里有數,知道象你這樣尺寸的頭腦應該具有什么類型的思想。主要是,這可以讓你節省不少時間,免得你去瞎試一些對你不合適、不貼切的思想。你惺僵就會知道你自己的正確尺寸,恰如其分地把你的頭腦武裝起來。

  23、接著她把我介紹給那海軍軍官。他的名字叫鮑洛甫隊長什么。他就是那種人,跟你握起手來要是不把你的指頭捏斷那么四十根,就會以為自己是娘兒腔。

  24、說來好笑。那些成年人要是睡著了把嘴張得挺大,那簡直難看極了,可孩子就不一樣。孩子張大了嘴睡,看上去仍挺不錯。他們甚至可以把口水流一枕頭,可他們的樣兒看上去仍挺不錯。

  25、我敢發誓,這家伙要是在哪兒沉了船,你把他救到一只他媽的船里,他甚至在跨上救生船之前都要打聽是哪個在劃船。

  26、她是我生平遇到過的跳舞跳得最好的姑娘之一。我不開玩笑,有些極傻極傻的姑娘真能在舞池上把你迷住。那般真正聰明的姑娘不是有一半時間想在舞池上帶著你跳,就是壓根兒不會跳舞,你最好的辦法是干脆留在桌上跟她痛飲一醉。

  27、可你只要一問起有關他自己的事情,他就會生起氣來。這般聰明人就是這樣,如果不是他們自己在發號施令,就不高興跟你進行一場有意思的談話。他們自己一住嘴,也就要你住嘴,他們一回到他們自己的房間,也就要你回到你自己的房間。

  28、有些人老得快死了,就象老斯賓塞那樣,可是買了條毯子卻會高興得要命。

  29、"我還以為木馬轉臺在冬天不開放呢,"老菲芘說。她跟我說話這還是頭一次。她大概忘了在生我的氣。"也許是因為到了圣誕節的緣故,"我說。她聽了我的話并沒吭聲。她大概記起了在生我的氣。

  30、"不管怎樣,我喜歡現在這樣,"我說。"我是說就象現在這樣。跟你坐在一塊兒,聊聊天,逗著--""這不是什么真正的東西1""這是真正的東西!當然是的!他媽的為什么不是?人們就是不把真正的東西當東西看待。我他媽的別這都膩煩透啦。"

  31、遇到深夜有人在街上大笑,紐約確是個可怕因地方。你在好幾英里外都聽得見這笑聲。你會覺得那么孤獨,那么沮喪。

  32、有些人要是丟了東西,不借花幾天工夫到處尋找。我好象從來就不曾有過什么好東西丟了以后會著急得要命。或許這就是我一半膽小的原因。不過這不是給自己開脫的理由。的確不是。一個人壓根兒就不應該膽小。你要是應該往誰的下巴額兒上揍一拳,心里如果想揍,就應該動手揍。可我就是下不了手。我寧可把一個人推出窗口,或者用斧頭砍下他的腦瓜兒,也不愿拿拳頭揍他的下巴額兒。我最恨跟人動拳頭。我倒不在乎自己挨揍--盡管我并不樂于挨揍,自然啦--可是用拳頭打架的時候我最害怕對方的臉。我的問題是,我不忍看對方的臉。要是雙方都蒙住眼睛什么的,那倒還可以。你要是仔細一想,這確是種可笑的膽小,不過照樣是膽小,一點不假。我決不自欺欺人。

  33、他之所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是因為他瘋狂地愛著他自己。

  34、我是說不到你開始做的時候,你怎么知道自己打算怎樣做?回答是,你沒法知道。我倒是打算用功來著,可我怎么知道呢?我可以發誓說這話問得很傻。

  35、不過博物館里最好的一點是一切東西總呆在原來的地方不動。誰也不挪移一下位置。你哪怕去十萬次,那個愛斯基摩人依舊剛捉到兩條魚;那些鳥依舊在往南飛;鹿依舊在水洞邊喝水,它們的角依舊那么美麗,它們的腿依舊那么又細又好看;還有那個裸露著乳房的印策安女人依舊在織同一條毯子。誰也不會改變樣兒。唯一變樣的東西只是你自己。倒不一定是變老了什么的。嚴格說來,倒不一定是這個。不過你反正改了些樣兒,就是這么回事。比如說這一次你穿了件大衣。或者上次跟你排在一起的那個孩子患了猩紅熱,另換了個人排在你旁邊。或者帶領學生的已不是艾格萊丁格小姐,另換了別的什么人。或者你聽見你媽媽和爸爸在浴室里打了一次架,打得很兇。或者你剛在街上經過一汪子一汪子的水,水上的汽油泛出虹一般的色彩。我是說你反正總有些地方不一樣了--我說不清楚我的意思。即使我說得清楚,我怕自己也不一定想說。

  36、你要是認為這一拳打著不疼,那你準是瘋子。"爸爸會要你的命!"她說著,就啪的一下子合撲著躺在床上,還把那個混帳枕頭蓋在頭上。她常常愛這樣做。有時候,她確確實實是個瘋子。

  37、就跟斯特拉德萊塔一樣。所有這些漂亮家伙全都一個樣兒。他們只要一梳完他們混帳的頭發,就理都不理你,自顧自走了。

  38、他不知道我他媽的在說些什么,所以只是"哦"了一聲,就送我上樓。那倒挺不錯,嘿。而且也挺好笑。你只要說些誰也聽不懂的話,他們就會俯首聽命,耍他們干什么他們就干什么。

  39、我想,你要是真不喜歡一個女人,那就干脆別跟她在一起廝混;你要是真喜歡她呢,就該喜歡她的臉,你要是喜歡她的臉,就應該小心愛護它,不應該對它干那種下流事,如往它上面噴水。真正糕的是,許多下流的事情有時候干起來卻十分有趣。而女人們也好不了多少;如果你不想干太下流的事,如果你不想毀壞真正好的東西,她們反倒不樂意。

  40、嘿,只要你一死去,他們倒是真把你安頓得好好的。我自己萬一真的死了,倒真他媽的希望有那么個聰明人干脆把我的尸體扔在河里什么的。怎么辦都成,就是別把我送進混帳公墓里。人們在星期天來看你,把一束花擱在你肚皮上,以及諸如此類的混帳玩藝兒。人死后誰還要花?誰也不會要。

  41、只有受過教育的和有學問的人才能夠對這世界作出偉大的貢獻。這樣說當然不對。不過我的確要說,受過教育的和有學問的人如果有聰明才智和創造能力--不幸的是,這樣的情況并不多--他們留給后世的記錄比起那般光有聰明才智和創造能力的人來,確實要寶貴得多。他們表達自己的思想更清楚,他們通常還有熱情把自己的思想貫徹到底。而且--最最重要的一點--他們十有九個要比那種沒有學問的思想家謙恭得多

  42、有些東西根本就沒法統一和簡化。我是說你總不能光是因為人家要你統一和簡化,你就能做到統一和簡化。

  43、通常都是這樣,你越是不想說話,對方卻越是有興頭,越是想跟你展開討論。

  44、我問你可知道一個跳舞跳得真正好的姑娘是怎么樣的?""啊--啊。""呃--關鍵就在于我搭在你背上的那只手底下。我要是手底下什么也感覺不到--沒有腦袋,沒有腿,沒有腳,什么也沒有--那么這姑娘才是真正會跳舞的。"

  45、我倒不是說他是個壞人--他不是壞人。可是不一定是壞人才能讓人心煩--你可以是個好人,卻同時讓人心煩。要人心煩很容易,你只要在哪扇門上找自己名字的縮寫,同時給人許許多多假模假式的忠告--你只要這樣做就成。

  46、世界上沒有一個夜總會可以讓你長久坐下去,除非你至少可以買點兒酒痛飲一醉,或者除非你是跟一個讓你神魂顛倒的姑娘在一起。

平特心水报图 幸运飞艇6码计算方法 时时彩怎样稳赚 双色球开奖视频 飞艇冠军二期六码计划 北京pk10计划六码计划 福少时时彩 长期跟踪80557稳赚不赔 老时时图五星 3d跨度技巧规律 吉林时时票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