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經典文章片段

經典文章片段

  經典文章片段

  1、兩旁高大的竹林密得看不見底,把路的上空蓋著,此刻陽光猛烈,在這里卻絲毫感覺不到,仿佛是在竹海的海底隧道里走過。要不是當地的朋友帶路,恐怕很快就會迷途,因為在我看來,竹林里的大路小徑以至竹樹,都是差不多的,路上又沒有標志或街名。有時看到前面一叢像屏風一樣的竹擋著去路,心里想已經到盡頭了。但是到了前面,那一叢竹忽然像機關布景似的移開,我們已經發現另一條山路讓出來,很有點“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味道。——《竹林深處人家》

  2、“孝”是稍縱即逝的眷戀,“孝”是無法重現的幸福。“孝”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往事,“孝”是生命與生命交接處的鏈條,一旦斷裂,永無連接。趕快為你的父母盡一份孝心。也許是一處豪宅,也許是一片磚瓦。也許是大洋彼岸的一只鴻雁,也許是近在咫尺的一個口信。也許是一頂純黑的博士帽,也許是作業簿上的一個紅五分。也許是一桌山珍海味,也許是一個野果一朵小花。也許是花團錦簇的盛世華衣,也許是一雙潔凈的舊鞋。也許是數以萬計的金錢,也許只是含著體溫的一枚硬幣……但“孝”的天平上,它們等值。——畢淑敏《孝心無價》

  3、真正讓我感到她生命終止的、她已離我而去永遠不會再來的,既不是沒有了呼吸,也不是心臟不再跳動,而是她那雙不論何時何地、總在追隨著我的、充滿慈愛的目光,已經永遠地關閉在她眼瞼的后面,再也不會看著我了。我一想起她那對瞳仁已經擴散,再也不會轉動的眼睛,我就毛發悚然,心痛欲裂。我也不相信媽就再也不能看我,就在春天,媽還給我削蘋果呢。我相信我能從無數個削好的蘋果中,一眼就能認出她削的蘋果,每一處換刀的地方,都有一個她才能削出的弧度,和她才能削出的長度,拙實敦厚;就在幾個月前,媽還給我熬中藥呢……——張潔《世界上最愛我的那個人去了》

  4、這時一只鳥兒唱起來,另一只也跟著唱,不一會兒百鳥爭鳴,成了一場熱鬧的音樂狂歡。可是你一只鳥也看不見;只是在歌聲中穿行,仿佛歌聲自己唱起來。天更亮一些了,可以看到近處稠密的樹葉濃郁的綠色;這綠色在你面前越遠越淺;一英里外或更遠一點,在下一個伸進河里的岬角上,已淡成春天嬌柔的嫩綠;再遠處的岬角幾乎沒有了顏色,最遠處的則在數英里外的地平線下,它安靜地睡在水中,仿佛一片氤氳的水汽,和周圍的天際幾乎連成一片。——《密西西比河上的黎明》

  5、所有的挫折與悲傷,在發生的當時都能使我們受苦流淚,可是,隔了一段距離再來審視,卻能覺出一絲甜蜜的酸楚來。當年的失,竟然成為今日的得。只要我們肯耐心地等待,讓時光慢慢地工作,慢慢地流成一條寬闊的河流,在那個時候,隔著遠遠的距離,再端詳年少時的你與我,便會看出那如水洗過一般的清明與潔凈,那像天使一般美麗的面容了。——席慕容《夏天的日記之五》

  6、那樣嬌,那樣敏感,卻又那樣渾沌無涯。一聲雷,可以無端地惹哭滿天的云,一陣杜鵑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鵑花,一陣風起,每一棵柳都會吟出一則則白茫茫、虛飄飄說也說不清、聽也聽不清的飛絮,每一絲飛絮都是一株柳的分號。反正,春天就是這樣不講理,不邏輯,而仍可以好得讓人心平氣和的。——張曉風《春之懷古》

  7、造心需要時間。少則一分一秒,多則一世一生。片刻而成的大智大勇之心,未必就不玲瓏。久拖不絕的謹小慎微之心,未必就很精致。有的人,小小年紀,就竣工一顆完整堅實之心。有的人,須發皆白,還在心的地基挖土打樁。有的人,半途而廢不了了之,把半成品的心扔在荒野。有的人,成百里半九十,丟下不曾結尾的工程。有的人,精雕細刻一輩子,臨終還在打磨心的剔透。有的人,粗制濫造一輩子,人未遠行,心已灶冷坑灰。——畢淑敏《造心》

  8、說到楓樹,中年的讀者當會憶起大陸的紅葉,唐詩的讀者當會吟起“紅葉晚蕭蕭,長亭酒一瓢”的名句。美國中西部的楓樹,卻是黃葉。風起時,滿城楓落,落無邊無際的楓葉,下一季的黃雨。人行秋色之中,腳下踩的,發上戴的,肩上似有意無意飄墜的,莫非明艷的金黃與黃金。秋色之來,充塞乎天地之間。中秋節后,萬圣節前,秋色一層濃似一層。到萬圣節秋已可憐,不久女巫的掃帚,將掃盡遍地的落楓,圣誕老人的白髯,遂遮暗一九六年的冬陽了。——余光中《左手的掌紋》

  9、太陽西下,陽光已在公路的西側停留了整整一個下午,它給了那一大片向日葵足夠的時間改換方向,如果向日葵確實有圍著太陽旋轉的天性,應該是完全來得及付諸行動的。然而,那一大片向日葵花,卻依然無動于衷,紋絲不動,固執地頷首朝東,只將那一圈圈綠色的蒂盤對著西斜的太陽。它的姿勢同上午相比,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它甚至沒有一丁點兒想要跟著陽光旋轉的那種意思,一株株粗壯的葵干筆挺地佇立著,用那個沉甸甸的花盤后腦勺,拒絕了陽光的親吻。——張抗抗《天山向日葵》

  10、我沿著幽雅的小路一直向前走,林中的小鳥被我的腳步聲嚇到,飛向藍天……我便于工作停下來,一看,我已來到了紅色的世界——紅楓林。望著漫山的紅楓,遠遠望去就像紅色的海洋,那種紅色鮮艷奪目。我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捧起一把楓葉。哇,它好美!像一個巴掌,鮮紅、鮮紅;像一把扇子,平平展展;像一朵盛開的鮮花,永不凋謝!臨走,我揀起一片綠色的紅楓,我會將它作為青春、美麗、激情的象征,永遠珍藏!我再回頭看看,這座長滿紅楓的山整個就像一堆頑強的烈火,不管經歷多少風吹雨打,都永不熄滅的生命之火。——《秋葉》

  11、但竹子之多,給你的印象似乎是,那里除了竹,其他什么植物都不存在了。其實不是沒有而是看不到。遠遠望去一連幾座山頭,從山麓一直到山頂,不,從平地開始就全鋪著竹,一層又一層的,不但分不出竹枝、竹子和竹葉,連房子、小徑和小橋流水都看不到,仿佛全被竹的海洋淹沒了。當一陣風吹過的時候,竹海上涌著暗浪,一浪推著一浪,一直涌到很遠,你很難知道那一片嫩青色和墨綠色的竹海有多深,只是你看竹浪的起伏和它的氣勢,就意味著它是非常深沉的。——《竹林深處人家》

  12、我無可避免的想到戰爭,想到人類最不可抵御的一種悲劇。我們這一代人像菌類植物一般,生活在戰爭的陰影里,我們的童年便在擁塞的火車上和顛簸的海船里度過。而你,我能給你怎樣的一個時代?我們既不能回到詩一般的十九世紀,也不能隱向神話般的阿爾卑斯山,我們注定生活在這苦難的年代、以及苦難的中國。——張曉風《初雪》

  13、金字塔禁止人攀援,但底下的八九級,去爬也沒有人阻止。我爬上幾級,貼身抬頭,長久地仰望著它。它經過幾千年"做舊",已經失去任何細部的整齊,一切直角變成了圓鈍,一切直線變成了顫筆,因此很像一種天造地設的自然生成物,但在總體上,細部的嶙峋仍然綜合成直筆。——余秋雨《出走十五年》

  14、音樂在那個時代富有力量,它深入到人的體內,握住一顆心,就像握住一顆熟透了的啤梨。不一會兒,啤梨微黃甜稠的汁水就順著音樂的手指縫滴落下來,它被音樂捏破了皮。過去的音樂并非取悅人心的小物件,而是上帝清洗世界悲壯的大洪水。

平特心水报图 分分彩定位胆9码倍投 时时彩注码法分析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 pk10前三基本走势图 买六肖稳赚方法 北京pk赛车网址 十一选五稳赚万能组合 pk10投注方法稳赚 时时彩模拟投注app 3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