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悲慘世界梗概

悲慘世界梗概

  悲慘世界梗概(一)

  十九世紀的巴黎,貧苦的冉·阿讓為了挨餓的孩子去偷面包,結果被飽食終日的法官判處19年的苦役。出獄后,走投無路的冉·阿讓被好心的米利埃主教收留過夜,卻偷走了主教的銀器潛逃,后被警察捉回。主教聲稱銀器是送給他的,使冉·阿讓免于被捕。主教的言行感化了冉·阿讓,他化名馬德蘭,從此洗心革面奮發向上,十年后成為成功的商人并當上市長。這時,以前緝拿過他的警長沙威出現,一心要找他的麻煩。在此期間,冉·阿讓得知了妓女芳汀的悲慘遭遇,并承諾照顧她的私生女柯賽特。八年過去了,平靜的生活再起波瀾——柯賽特愛上了共和派青年馬利尤斯,轟轟烈烈的巴黎人民起義爆發了,無賴德納迪埃和冉·阿讓又狹路相逢,而多年來從未放棄追捕冉·阿讓的警長沙威又出現在冉·阿讓的面前……


  悲慘世界梗概(二)

  1802年,因偷取一塊面包并數次企圖越獄而被判處十九年苦役的冉·阿讓結束了法國南部土倫苦役場的苦難生活。獲釋后前往指定城市的途中,疲憊困頓的冉·阿讓推開了當地受人尊重的主教大人卞福汝的大門。好心的主教大人收留冉·阿讓過夜,卻不想被冉·阿讓偷走銀器潛逃。主教大人善意的謊言讓冉·阿讓幸免再次被捕。感于主教大人的恩惠,冉·阿讓化名馬德蘭來到蒙特勒小城,從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十年后,憑借一手辦起的玻璃首飾生產工廠,冉·阿讓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并當上市長。

  冉·阿讓的相貌和救助平民的舉動引起了警長沙威的注意。沙威是苦役場看守的兒子,曾經看見過冉·阿讓。在處理芳汀的問題上,冉·阿讓和沙威出現了意見上的分歧。淳樸善良的芳汀因受人[1]欺騙而生下私生女珂賽特。如今,芳汀生命危在旦夕,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一眼寄養在孟費郡客店老板德納第家的女兒珂賽特。在市長辦公室里,聽沙威說有一個名叫商馬第的人正在替自己受審,冉·阿讓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后,還是選擇了投案自首。

  冉·阿讓回到小城又去看望芳汀,被前來抓捕的沙威挑明苦役犯的身份。芳汀因病絕望地死去。冉·阿讓又一次入獄,成為終身苦役。一次,他冒險救下一名水手,趁機跳入水中逃跑,并讓人們以為他死了。冉·阿讓來到德納第客店,重金贖回珂賽特,帶著珂賽特連夜趕往巴黎。珂賽特以冉·阿讓女兒的名義進入貝內迪克修道院后,冉·阿讓改名福施勒旺,在修道院當上了一名園丁。

  五年的園丁生活過去了。平靜的生活因為貴族青年馬呂斯看上了貌美如花的珂賽特而再起波瀾。1830年,共和派青年馬呂斯投身于轟轟烈烈的反對波旁王朝的人民起義中后,冉·阿讓和此時靠在巴黎街頭招搖撞騙為生的德納第狹路相逢。德納第設計陷害冉·阿讓的陰謀正好被馬呂斯聽到,在調任巴黎就職的沙威帶人來抓捕中,無賴之輩德納第被捕入獄,而冉·阿讓卻在混亂中趁機逃走。[2]

  盡管此后冉·阿讓幾次搬家,但在深愛著馬呂斯的艾潘妮的幫助下,馬呂斯最終找到了珂賽特。看著一對相愛的戀人,冉·阿讓成全了兩個年輕人美好姻緣。然而,當冉·阿讓講明珂賽特和自己的身世后,馬呂斯卻對冉·阿讓拒而不見。雖然馬呂斯夫婦最終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并跪在冉·阿讓的床前懺悔,但冉·阿讓已經奄奄一息了,他只是讓那對小夫妻吻著他的手,走向了天國。


  悲慘世界梗概(三)

  1802年,因偷取一塊面包而被判處十九年苦役的冉·阿讓結束了法國南部土倫苦役場的苦難生活。獲釋后前往指定城市的途中,疲憊困頓的冉·阿讓推開了當地受人尊重的主教大人米里哀的大門。好心的主教大人收留冉·阿讓過夜,卻不想被冉·阿讓偷走銀器潛逃。主教大人善意的謊言讓冉·阿讓幸免再次被捕。感于主教大人的恩惠,冉·阿讓化名馬德蘭來到蒙特勒小城,從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十年后,憑借一手辦起的玻璃首飾生產工廠,冉·阿讓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并當上市長。

  冉·阿讓的相貌和救助平民的舉動引起了警長沙威的注意。沙威是苦役場看守的兒子,曾經看見過冉·阿讓。在處理芳汀的問題上,冉·阿讓和沙威出現了意見上的分歧。淳樸善良的芳汀因受人欺騙而生下私生女珂賽特。如今,芳汀生命危在旦夕,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一眼寄養在孟費眉客店老板德納第家的女兒珂賽特。在市長辦公室里,聽沙威說有一個名叫商馬第的人正在替自己受審,冉·阿讓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后,還是選擇了投案自首。

  再次身陷囹圄的冉·阿讓得知芳汀已經不治身亡的消息后,利用一根藏匿下來的鐘表發條作成劇條,鋸斷窗欞成功越獄。冉·阿讓來到德納第客店,帶著珂賽特連夜趕往巴黎。珂賽特以冉·阿讓女兒的名義進入貝內迪克修道院后,冉·阿讓改名福施勒旺,在修道院當上了一名園丁。

  八年的園丁生活過去了。平靜的生活因為貴族青年馬利尤斯看上了貌美如花的珂賽特而再起波瀾。1830年,共和派青年馬利尤斯投身于轟轟烈烈的反對波旁王朝的人民起義中后,冉·阿讓和此時靠在巴黎街頭招搖撞騙為生的德納第狹路相逢。德納第設計陷害冉·阿讓的陰謀正好被馬利尤斯聽到,在調任巴黎就職的沙威帶人來抓捕中,無賴之輩德納第被捕入獄,而冉·阿讓卻在混亂中趁機逃走。

  盡管此后冉·阿讓幾次搬家,但在深愛著馬利尤斯的艾潘妮的幫助下,馬利尤斯最終找到了珂賽特。看著一對相愛的戀人,冉·阿讓成全了兩個年輕人美好姻緣。然而,當冉·阿讓講明珂賽特和自己的身世后,馬利尤斯卻對冉·阿讓拒而不見。雖然馬利尤斯最終接受了冉·阿讓,但此時已經命懸一線的冉·阿讓唯一的愿望就是珂賽特能在自己死后,為他立一塊無字的墓碑。

平特心水报图 重庆时时龙虎合技巧 后三直选复式稳赚教程 北京pk赛车技巧走势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今晚 中国女篮对日女篮比赛直播 福彩3d包胆中了多少钱 飞艇1000赢3万公式 500元 骰宝的玩法 竞彩2串1对冲打水 七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