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一)

  二十余年的讀書工作生涯,輾轉幾個城市,隨身的物品來來回回,換得面目全非,唯一伴隨我的,就是《傅雷家書》。

  一九九零年的秋天,我剛進入小學學習。入學的前一天晚上,父母破例允許我和他們一起晚睡聊天。我們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用一根長長的電線接著臺燈的插座,父親拿出八九年研究生畢業時買的藍色封面的《傅雷家書》,與母親頭對頭地湊在一起朗讀。父親讀著英文,母親讀著中文,英文自然完全不懂,中文也顯得晦澀,我擠在他們中間聽得一頭霧水。只記得他們跟我講了很多讀書成器的道理,還告訴我,以后會經常讀這本《傅雷家書》給我聽。

  二年級的時候我看到父母床邊放著《讀者文摘》雜志,有圈圈點點的標注,我也興奮地在上面揀著自己能看懂的句子劃出來。劃完又心里忐忑,覺得搞了小破壞,可父母竟然沒有說教我,反而饒有興致地問我為什么喜歡這些句子,還一字一句地給我講解起來。這一幕,當成年后回憶起來的時候,我和媽媽不由得都想到了《傅雷家書》序言里樓適夷先生寫的故事,年幼的傅聰在習琴的時候亂彈,一貫嚴厲的傅雷先生卻沒有批評他,反而和他探討音樂,并幫他把自創的音符記錄下來。媽媽深有體會地說,或許在當時也是受了傅雷一些教育理念的影響,包括尊重孩子的思想和創作,而我則是受益者。

  二零一零年的春天,是我接觸《傅雷家書》的第二十個年頭,在廣州的星海音樂廳,我第一次聆聽到傅聰先生的現場演奏。已故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德國大文豪赫爾曼·赫茲稱傅聰為:“肖邦作品的真正詮釋者”。而我久久無法離去的原因不僅在于音樂本身,更多的在于這二十年來我與《傅雷家書》的心靈對話,和七十六高齡的傅聰先生忠誠于藝術的靈魂。盡管這一生輾轉流離,可傅聰先生在傅雷夫婦的書信教誨下,心念祖國,踏實做人,他的身上沒有留洋藝術家光怪陸離的浮躁,卻可以一眼望到樸實的胸懷。甚至你會覺得,聽他的音樂會可以洞穿內心,盛裝打扮或者矯情感懷都是沒必要的,你只要衣著干凈樸素地坐在那里,就夠了。

  這一切,促使我下決心要寫一篇《傅雷家書》的讀書筆記。然而即便讀了這么多年的《傅雷家書》,我也必須承認自己的理解仍然是淺薄的,例如書中大部分篇幅提到的專業音樂知識,我幾乎無法領會。那么,就讓我仍然用一個初學者的視角,來談一談我眼中最直觀的傅雷家書四美。


  一、伉儷情深之美。

  寫在這本書里的,是傅雷夫婦與兒子的通信,盡管絕大部分出自傅雷先生的手筆,但其中同樣凝結著朱梅馥女士的感情。在傅聰與彌拉訂婚的時候,朱梅馥就在信中寫道,要“真正相愛、互相容忍、互相寬恕……以后再也不要懷念童年的初戀”(1960年8月29日);傅雷又在隨后的書信中說,“夫婦之間西方人比我們溫柔得多,優雅得多,真有我們古人相敬如賓的作風……尤其彌拉,初婚后一二年內光是學會當家已是夠煩了,是否需要考慮稍緩一二年再生兒育女,以便減輕一些她的負擔,讓她多輕松一個時期?”(1960年11月26日)。這些文字,充滿了對孩子美好婚姻的期待,以及對女性作為妻子這一角色的尊重。除了大道理,在維持夫妻之道上,傅雷還常提及一些細節,如1961年9月14日的家書,提筆便問“你工作那么忙,不知還有時間和彌拉談天嗎?”又以自身做榜樣“我無論如何忙,要是一天之內不與你媽談上一刻十分鐘,就像漏了什么功課似的”,夫妻情深,躍然于紙上。同時又不忘要求傅聰“你得耐心細致,孜孜不倦地關懷她”。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傅雷的家書中,“媽媽”的字眼出現的頻率很高,同樣在朱梅馥的書信中,“爸爸”也是放在首位的。出生于1908年的傅雷,并沒有封建傳統的舊思想,而是享受著與夫人一起研究創作、夫唱婦隨比翼雙飛的快樂,這種情感在書信中體現得尤為強烈,并深刻影響著傅聰。

  二、父慈母愛之美。

  傅雷是一位眾所周知的嚴父,他教育幼年傅聰傅敏的方式,連摯友樓適夷也有些不以為然。但當傅聰離開父母,遠赴波蘭留學之后,傅雷作為父親固有的那份慈愛還是一瞬間就爆發了出來。在1954年1月18日、19日的書信中,性格剛毅的傅雷第一句話就是“車一開動,大家都變成了淚人兒”、“胸口抽痛、胃里難過”,回憶起嚴格管教傅聰的往事,更是感慨“孩子,孩子!孩子!我要怎樣的擁抱你才能表達我的悔與熱愛呢!”朱梅馥也在1月30日的書信里寫道“雖然我們將來在一起的時候不會多,但是憑了回憶,寶貴的回憶,我也會破涕而笑了。我們之間,除了‘愛’之外,沒有可說的了……只要你常常寫信來,只要看見你寫著‘親愛的爸爸媽媽’,我已滿足了”。傅聰在藝術領域的巨大成就,與父母的教育密不可分,這其中的教育,除了諄諄教誨,還有愛的渲染與潛移默化,父母的溫柔叮嚀能夠給孩子的成長以深刻的力量。身在異鄉的傅聰,想必收到父母如此溫情脈脈的來信,是一種莫大的慰藉吧!

  三、文字造詣之美。

  老版與新版的《傅雷家書》,最大的印刷特點就是在封面、插頁等多處都附上了家書墨跡。從墨跡中可以看出,傅雷的書法蒼勁有力,體現了深厚的功底。而作為我國著名的文字翻譯家和文學評論家,傅雷在文字上有著極深的造詣。例如1954年7月27日、28日的書信,傅雷便用長篇文字和傅聰探討了中國古代詩詞,包括李白、杜甫、王維等人的優缺點,以及蘇軾和辛棄疾的詞賦,并特別就白居易《長恨歌》的藝術美進行了分析。可以看出,性格直率的傅雷,偏向于喜愛灑脫自然的中國詩詞。可能是傅聰曾經提及自己不太能寫好中文書信的緣故,傅雷在信中鼓勵“你車上的信寫得很有趣,可見只要有實情、實事,不會寫不好信”。也可能傅聰就寫信的格式向父親請教過,文字嚴謹的傅雷在1954年8月7日的信中回復“你寫信直式橫式本無所謂,若夾雜的西文多,似乎橫式較便。我覺得寫行書,是上下相連的,故直式較快”。即使是信封方面的細節,傅雷也不錯過,在1954年9月4日的信中傅雷指出了問題“信封上的字別太大,把整個封面都占滿了……你看看我給你的信封上的字,就可知道怎樣才合適”。在西文方面,傅雷也同樣專注于細節的完善,在1961年9月2日的家書中,傅雷專門就“感慨”一詞的英文翻譯咨詢了楊必女士,并加上自己的觀點,合成一篇書信寄給了傅聰。這本《傅雷家書》,單從文字上來說,就是一本行文優美的雜文集,隨著作者文字的推進,讓人情緒上產生一種行云流水的美妙感受。

  四、平衡處事之美。

  傅雷非常注重年輕人自我素養的升華。作為父親,他也深知當時的年輕人與老一輩的傳統已經有所區別,加上新舊時代的交替、中西文化的碰撞,涉世不深的兒子在留洋過程中難免遇到處事的問題,因此在家書中,談及這類話題的就比較多。1954年8月16日的信中,傅雷在繁忙之余提醒傅聰幾件小事,包括進屋子只脫大衣不脫圍巾以及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行禮和謝幕的時候表情不夠溫和等,對于這些處事細節,傅雷說到“你要學習的不僅僅在音樂,還要在舉動、態度、禮貌各方面吸收別人的長處”。在1956年10月11日的信里傅雷特別提到“說到驕傲,我細細分析之下,覺得你對人不夠圓通固然是一個原因,……而你有時說話太直更是一個主要原因。例如你初見恩德,聽了她彈琴,你說她簡直不知所云……倘能細細分析她的毛病,而不先用大帽子當頭一壓,聽的人不是更好受些嗎?”一語指出年輕人說話不懂變通無意間傷害別人的根源所在。禍從口出是古往今來的道理,很多年輕人往往習慣于不假思索信口開河,在這一點上朱梅馥在1957年12月23日的家書中提醒“你以后一定要審慎,要站穩立場,講話不能亂講,不能脫口而出,非思索過不可”。傅雷也非常注重培養兒子的感恩之心,在1960年12月31日的信中說道“你并非是一個不知感恩的人,但你很少向人表達謝意。朋友對我們的幫助、照應與愛護,不必一定要報以物質,而往往只需寫幾封親切的信……既然如此,為什么要以沒有時間為推搪而不聲不響呢?”

  傅雷夫婦離世已有三十四年了,而《傅雷家書》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付梓卻一直經久不衰。于年輕人來說,它仿佛一位陪伴身邊的老師,以無數的警句激勵自己成長;于為人父母者來說,它是教育子女的范本,讓父母參與到孩子從幼年到成年成長教育的始終;于中老年人來說,它是一本內容深刻的自省讀物,陶冶情操,通達人生。傅雷是文字和音樂藝術的大家,可更絕妙之處在于他把文字寫得精妙如藝術,又把藝術詮釋得縝密如中華文字,在這其中可以讀到先生在學術上的博學嚴謹、生活中的體恤熱忱、為人的胸懷坦蕩!

  傅雷家書言猶在,諄諄教誨處處隨。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二)

  標簽:傅雷家書讀書筆記雜談分類:文學淺嘗

  人在有挫敗感,壓抑的時候,發泄并不是好辦法。不妨與先哲交流吧。

  他(周揚)說:“我只喜歡富麗的色彩,至于宗教的精神,我也曾從佛教畫中追尋他們的天堂……等等的觀念。”我說:“他們是先有了佛教思想,佛教情緒,然后追求那種色彩來表達他們那種思想與情緒的。你現在卻是倒過來。而且你追求的只是色彩,而你的色彩又沒有感情的根源。”

  佛教畫不是不可畫,而是要先有強烈、真誠的佛教感情,有佛教人生觀與宇宙觀。

  從哲學角度來說,這里表明的是“意識決定物質”的道理。而這個道理,不僅僅是對于繪畫而言,對于所有藝術形式的作品創作,都是具有指導性意義的。學藝術的,固然要學藝術表現技法,但這僅能將你與外行區分開來而已。真正要達到一定高度,就一定要對該藝術形態的文化背景有所了解。譬如,學書法的臨蘇東坡的《赤壁賦》,倘若作者對《三國》中的赤壁故事很熟悉,又對東坡詞作特點有所了解的話,下筆自然有神。豪放曠達之氣,是在膚淺的技法學習中得不到的。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這是詩圣杜甫寫出的一句名言,這十個字言簡意賅,內涵豐富。古往今來,凡是富有責任感的文人與作家,都將此奉為座右銘而鐫刻于內心。因為“文以載道”,寫文章就是表達作者自己的思想,文章是存世千古之事,好文章影響極其深遠。一個好作家應該明白自己在寫作上的得失,把寫文章看成開啟人類智慧的千秋大事。

  這不得不讓人想到網絡發達的今天,文章已經成為人們賺錢、炒作、誹謗、惡搞的工具。骯臟的口水往博客上一吐,就算作一篇文章;半裸的照片往論壇里一曬,就算是一篇文章;隨意發泄的胡言亂語往空間里一堆,也算是一篇文章!

  不管是普通網民,還是那些著名非著名寫手作家,都早已忘記了這句本該是所有文人的座右銘。現在好文章太少,發現的眼睛也太累,如此惡性循環,文章如何再承擔起“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世”的使命!

  最磨折人的不是腦力勞動,也不是體力勞動(那種疲乏很容易消除,休息一下就能恢復精力),而是操心(worry)!

  倘使練琴時能多抑制情感,多著重于技巧,多用理智,我相信一定可以減少疲勞。

  老子問一個古稀之年的老頭:“你的牙齒還在嗎?”老頭說:“不在了。”老子又問:“那你的舌頭還在嗎?”老頭說:“在。”這個簡單到枯燥的故事給我們闡述了老莊道家思想的“無為”境界,即“剛強者死亡,柔弱者常存”的道理。

  傅雷上述一句話真的很有道理——讓人遭受心理折磨的,讓人提前衰老的,正是操心;真正讓人疲勞的,也不是體力,腦力的,而是精神上的情感泛濫。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這些人把得失成敗面子等看得太重。過于爭強好勝很可能只落個灰飛湮滅的下場。壓力太大的時候,怒氣難消的時候,換種泰然自若的心態。少皺眉,少操心,做根柔弱的舌頭又怎么樣呢?至少不用像剛強的牙齒一樣粉身碎骨。

  練琴一定要節制感情,你既然自知責任重大,就應當竭力愛惜精神。好比一個參加世運的選手,比賽以前的幾個月,一定要把身心的健康保護得非常好,才能有充沛的精力出場競賽。俗語說“養兵千日”,“養”這個字極有道理。

  中國哲學的理想,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讓感情控制。假如你能掀動聽眾的感情,使他們如醉如狂,哭笑無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調度千軍萬馬的大將軍一樣不動聲色,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才是到了藝術與人生的最高境界。

  人乃血肉之軀,可人的一切行為都由精神控制。普通人與圣人的區別,或許就在于前者是感情的奴隸,而后者主載著感情。

  現在我深信這是一個魔障,凡是一夭到晚鬧技巧的,就是藝術工匠而不是藝術家。一個人跳不出這一關,一輩子也休想夢見藝術!藝術是目的,技巧是手段:老是只注意手段的人,必然會忘了他的目的。

  想到一種人,在為了追逐金錢耍弄權術的沼澤中越陷越深,最終自我毀滅。他們的目的本是為了更好的生活,這是純潔而高尚的追求。而要達到這個目的,就需要以賺取金錢作為手段。那些走火入魔的人,老只注意“賺錢”這一達到“幸福生活”的手段,最終卻忘記了最初的目標,最終在銅臭味中被毀滅。傅雷的話,是在提醒兒子,不要在藝術道路上走火入魔;我們多想一步,警戒自己不要在人生道路上走火入魔。

  gainscomewithmaturity[因日漸成熟而有所進步]

  expecttheworst,hopeforthebest[作最壞的打算,抱最高的希望]

  我始終認為弄學問也好,弄藝術也好,頂要緊是humain①,要把一個“人”盡量發展,沒成為XX家XX家以前,先要學做人;否則那種XX家無論如何高明也不會對人類有多大貢獻。

  之所以把這三句話放在一起,是因為這都是我從小到大父母經常給我灌輸的思想。幼年時對做人原則的糾正,讀書時代告訴我“壞處著想,好處著手”來緩解壓力,成年后又告訴我成熟對于一個人的重要性。

  你現在手頭沒有散文的書(指古文),《世說新語》大可一讀。日本人幾百年來都把它當作枕中秘寶,我常常緬懷兩晉六朝的文采風流,認為是中國文化的一個高峰。

  我個人認為中國有史以來,《人間詞話》是最好的文學批評。開發性靈,此書等于一把金鑰匙。

  傅雷推薦數目:《世說新語》、《人間詞話》,少看些娛樂新聞,少聽些傷情歌曲,讀些古籍,對于人的修養、心智大有裨益。文科學生必讀,學理科的也更應該增加文學修養。文理兼修,才是一個健全的人。

  昆曲之所以如此費力、做作,中國音樂的被文字束縛到如此地步;都是因為古人太重文字,不大懂音樂;懂音樂的人又不是士大夫,士大夫視音樂為工匠之事,所以弄來弄會,發展不出。

  想到了司馬遷在《報任安書》中的一句話,“主上所戲弄,倡優蓄之。”倡優,即古代音樂人,他們低下的地位由此可見。

  別擔心,解決一個矛盾,便是前進一步!矛盾是解決不完的,所以藝術沒有止境,沒有perfect[完美,十全十美]的一天,人生也沒有perfect[完美,十全十美]的一天!唯其如此,才需要我們日以繼夜,終生的追求、苦練;要不然大家做了羲皇上人,垂手而天下治,做人也太膩了!

  讓人忍俊不禁。有矛盾的時候,換種心態:人生要是沒有他們,也忒他媽膩味了吧!苦惱,也是一種享受。

  媽媽是對的,母性的偉大不在于理智,而在于那種直黨的感情。

  媽媽總說小時候的我是她看到現在最可愛的孩子,奶奶也會在我傷心的時候不分青紅皂白地站在我一邊。永遠不要嘲笑母性的感性,因為母性的偉大就在于它的盲目性。

  我知道這也用不著多囑咐,今日之下,你已經過了這一道驕做自滿的關,但我始終是中國儒家的門徒,遇到極盛的事,必定要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格外鄭重、危懼、戒備的感覺。

  我的人生哲學,如果說這算作“人生哲學”的話,就是遇到壞事,告訴自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遇到好事,提醒自己福禍相生。

  有人說中國之所以犯罪率高,原因之一就是中國人沒有信仰。有信仰的人會知道什么是罪過,相信犯了罪過一定會受到上帝的懲罰。

  我沒什么信仰,也不信算命。但我冥冥之中一直相信,“人在做,天在看。”遇到盛極的事,必須提醒自己,上帝是公平的,這時他或許已經給你安排了潛在的危機。如此考慮,反而能督促人謹慎處世,正確行事。

  修養需要多方面的進行,技巧也得長期訓練,切勿操之過急。靜下來多想想也好,而寫信就是強迫你整理思想,也是極好的訓練。

  我比較喜歡看那些學理科的同學些的文章,最近也推薦一個學理科的兄弟也應該時常寫些文章,這不是為了給別人看,不是為了博得點擊量,而是為了督促自己思考,用傅雷先生的話說,就是“強迫自己整理思想”。因為一個人,倘若在一個階段以后不懂得來個回顧,他大概也是不會有什么希望的。

平特心水报图 体彩大乐透带线走势图 江西时时走势 香港马会36码 福少时时彩 后三组选包胆奖金高吗 重庆市吋彩三星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官网骗局 江西新时时玩法 3d组选遗漏统计表365 彩票如何倍投才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