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1000字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1000字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1000字(一)

  文/程思雪

  感受最深的當然是傅雷夫婦對孩子的那種無私的博大的愛。傅聰從小就極有音樂天賦,20歲時留學波蘭,這是他第一次離開父母:

  車一開動,大家都變了淚人兒,呆呆的直立在月臺上,等到冗長的列車全部出了站方始回身。回家的三輪車上,個個人都止不住流淚。敏(傅聰之弟)一直抽抽噎噎。昨天一夜我們都沒睡好,時時刻刻驚醒。今天睡午覺,剛剛朦朧闔眼,又是心驚肉跳的醒了。昨夜月臺上的滋味,多少年來沒嘗到了,胸口抽痛,胃里難過,只有從前失戀的時候有過這經驗。今兒一天好象大病之后,一點勁都沒有。媽媽隨時隨地都想哭,--眼睛已經腫得不像樣了,干得發痛了,還是忍不住要哭。只說了句:“一天到晚堆著笑臉”,她又嗚咽不成聲了。真的,孩子,你這一次真是“一天到晚堆著笑臉”!教人怎么舍得!老想到五三年正月的事,(一九五三年正月,就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哪一首最重要的問題,傅聰與父親爭論激烈。傅聰根據自己的音樂感受,不同意父親認為第九首《“克勒策”奏鳴曲》最為重要的觀點,認為《第十小提琴奏鳴曲》最重要。雙方爭執不下。父親認為傅聰太狂妄,“才看過多少書?”,而當時國外音樂界一般都認同第九首最為重要。所以父親堅持己見,這樣雙方發生了嚴重的沖突。在父親勃然大怒的情況下,倔強的傅聰毅然離家出走,住在父親好友毛楚恩的友人陳伯庚家近一月余。后因傅雷的姑夫去世,覺得人生在世何其短促,父子何必如此認真,感慨萬千,遂讓傅聰弟弟傅敏接傅聰回家,雙方才講和。)我良心上的責備簡直消釋不了。孩子,我虐待了你,我永遠對不起你,我永遠補贖不了這種罪過!這些念頭整整一天沒離開過我的頭腦,只是不敢向媽媽說。人生做錯了一件事,良心就永久不得安寧!真的,巴爾扎克說得好:有些罪過只能補贖,不能洗刷!

  這是家書收錄的第一封家信。傅雷對孩子要求極嚴,他為人極為嚴肅,甚至刻板、不近人情。妻子朱梅馥女士是傅雷青梅竹馬的戀人,兩人情深意篤,相敬如賓。就連她也說有時和傅雷在一起是“精神上備受折磨”。傅雷性格倔強,一生追求藝術第一,真理第一;而傅聰年少氣盛,更是一個“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的人,所以導致后來的父子反目,傅聰離家出走。其實還是性格使然。但這件事對傅雷的打擊很大,在這封家書里傅雷表達了作為一個父親的真誠的愧疚之情。自從有了元元之后,我身兼老師和父親的雙重身份,對傅雷的這種感情應該說是體會更深。我現在明白了并且有了一個結論,這個結論也許有的人不會同意,那就是:一個沒做過父親(母親)的人也絕不會是一個好的老師。在我看來,在很多方面做父母和做老師是相通的,他們面對的都是孩子,都是要教育的對象,并且都是未成年人,而父母或老師手中有一種權力,這種權力好象是天生的,你擁有它是天經地義的一樣,所以我們有時就不免濫用這種寶貴的權力而做出一些讓人后悔的事來。傅雷其實就是這樣,他可能覺得作為父親,管教兒子是天經地義的事,而且做父親的擁有不容質疑的絕對權威,他不允許兒子來挑戰這種權威。其實做老師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試想想,當老師這么多年,做出的傷害學生的事情還少嗎?給他們帶來的身體上和精神上的傷痛還少嗎?真是不堪回首,不敢回首啊。所以讀到這一段感觸特別深,我完全能體會傅雷內心深處的痛苦和內疚。往事已矣,“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后來者當深戒之,更重要的是做好后面的事。


  傅雷家書讀書筆記1000字(二)

  傅雷與兒子的書信往來過程是十分高興的,雖然他自己工作很繁忙(翻譯家,文藝批評家,著作等身;還有很多社會職務,是上海市政協委員),但從未覺得寫信是一份耗時的差事。

  我跟你是永遠談不完的,正如一個人對自己的獨白是終身不會完的。

  我高興的是我有多了一個朋友;兒子變了朋友,世界上有什么事可以和這種幸福相比的!

  我跟你的討論與爭辯,常常就是我跟自己的討論與爭辯。父子之間能有這種境界,也是人生莫大的幸福。

  世界上最高的最純潔的歡樂,莫過于欣賞藝術,更莫過于欣賞自己的孩子的手和心傳達出來的藝術!

  傅雷寫信不僅是言教,同時也是身教。他經常以自我批判來教育身在千里之外留學歐洲的兒子。

  許多事你們一時覺得我看得不對,日子久了,現實卻給你證明我并沒大錯。

  你過去承認我“在高山上看事情”,也許我是近視眼,看出來的形勢都不準確。但至少你得用你不近視的眼睛,來檢查我看到的是否不準確。果然不準確的話,你當然不用,也不該聽我的。

  等到有一天,我發覺你處處比我看得清楚,我第一個會佩服你,非但不來和你“纏夾二”亂提意見,而且還要遇事來請教你呢!

  盡管我埋葬了自己的過去,卻始終埋葬不了自己的錯誤。

  可憐過了四十五歲,父性才真正覺醒!

  我做父親的一向低估了你,你把我的錯誤用你的才具與苦功給點破了,我真高興,我真驕傲,能夠有這么一個兒子把我錯誤的估計全部推翻!

  有一次,兒子的來信給郵局弄丟了,傅雷誤解了兒子,顯示出了內心的不高興:

  轉往蘇聯學習一節,你從來沒和我們談過。老實說,我是很有自卑感的,因為這反映你對我還是不放心。大概我對你從小的不得當,不合理的教育,后果還沒有完全消失。

  但傅雷的出發點還是讓兒子心領了的。

  孩子,以后隨時來信把苦悶告訴我,我相信還能憑一些經驗安慰你呢。爸爸受的痛苦不能為兒女減除一些危險,那末爸爸的痛苦也是白受了。

  父母的缺點與壞脾氣應該不斷的作為孩子的戒鑒,不然的話,人的性格就沒有改善的指望了。家里囑咐你的話就多聽一些,在外就不必只受別人批評。

  一個人的發泄是要求心里健康,不是使自己越來越苦悶。

  人一輩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唯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或者要有極高的修養,方能廓然無累,真正的解脫。只要高潮不過分使你緊張,低潮不過分使你頹廢,就好了。

  對自己父母,不用怕“自吹自捧”的嫌疑,只要用時分析一下弱點,把別人沒說出而自己感覺到的短處也一齊告訴我們。

  傅雷甚至這樣勸兒子勤于寫家信,真是太可愛的父親啊:

  想到你們倆的忙碌,不忍心要求多動筆,但除了在外演出,平時你們該反過來想一想:假定我們也住在倫敦,難道每兩星期不得上你們家吃一頓飯,你們也得花費一二小時陪我們談談話嗎?程思雪

平特心水报图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 技巧 搜索福彩3d出号走势图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黑龙江11选5直播 北京赛车pk10在线计划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技巧 蓝洞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江西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