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一)

  在課余閱讀了《德伯家的苔絲》這本書,在讀完這部小說以后有很深的感受為苔絲的遭遇感到同情。哈代曾經說過:“對一個女人的道德的評判,不應當根據她的過去而應當看她的傾向。”

  同情之余,也為她那種為了追求愛情不畏世俗的眼光,不向亞雷德伯屈服的精神感到敬佩。書中在她從德伯家回來后,“在她母親知道真象說‘發生這種事,別的女人都這么做’而苔絲果斷說出:‘也許所有別的女人都要這樣,只有我不’”從此就可以看出苔絲向傳統的觀念發出了挑戰。

  書中的開始,苔絲家雖然貧窮但過的還可以,而當苔絲的父親約翰·德比被告知自己這樣一個貧窮小販竟是古代德伯家族―一個十分高貴顯要的家庭的后裔后,她的父母要她去有錢的德伯太太家攀親戚,她天性純樸,厭惡趨炎附勢,不同意去,但后來,她由于擔心喝得酩酊大醉的父親半夜外出送蜂蜜進城會出現意外,才與弟弟一起替父親跑一次腿,然而途中卻出現了意外――她家唯一一匹趕車的馬被軋死了,失去一匹馬對他們這樣一個貧困的家庭來說就是失去了用以維持生活的工具。在埋葬這匹衰老枯瘦的馬時,幾個孩子們都放聲大哭,苔絲沒有,“他臉色蒼白,沒有表情,似乎認為她自己是謀殺者”,書中是這樣描寫的。然后她帶著一種負罪感――是她自己的疏忽大意才使家庭的生活出現了危機,和她對父母的孝順,對弟弟妹妹們的關愛,以及她強烈的責任感――必須使家庭擺脫困境的責任感。

  正是由于她的這種責任感和受她那貪慕虛榮的父母的驅使,被迫去了德伯太太家攀親戚,也導致了她被亞歷克·德伯玷污,給她日后的生活蒙上了一層抹不去的陰影。她的孩子在死前,她堅持要讓這個不清白的小小的肉欲的產物受洗禮,也是強烈的責任感趨使她這樣做的。如此說來,苔絲性格中最不容忽視的一點便是她強烈的責任感了,正如苔絲堅決地要把與亞歷克·德伯的那一段不快的往事告訴她所深愛,并且也深愛她的丈夫安璣一樣,她原本可以完完全全地把這件事隱藏起來,說像她母親教她的,然而,苔絲沒有,她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安璣,書里這樣寫道:“她說得很輕,但很堅決。”苔絲把這件事告訴了安璣,而不愿意隱瞞事實,致使安璣承受不住打擊而與她分居,也正是源于她那責任心,不是嗎?現在看整篇文章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段吧,就是苔絲殺了亞歷克后追上安璣的時候:“……克萊爾停住腳步,以詢問的目光望著苔絲。‘安璣爾’,苔絲說,好像她一直等待著他們停步時克萊爾會這樣看著她,‘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追你嗎?我要告訴你我把他殺了!’她這么說的時候臉上露出令人同情的慘淡微笑。”“令人同情的慘淡微笑”,你能想象一個人在殺了人后所露出的這種表情嗎?如她自己所說的“我殺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把他殺死的。不過,安璣,為了你,也為了我自己,我非這么做不可。”顯然,苔絲把殺死亞歷克看成是她應盡的責任,是她必須完成的任務,為她自己,也為她丈夫。亞歷克是籠罩在她心頭的陰影,亞歷克死了,她只覺得如釋重負,只覺得自己是完成了任務,所以她急著要告訴她丈夫,這大概也就是她臉上會露出微笑,而不是殺過人后的慌亂、驚恐無措。因而在她生命的最后五天――與安璣在一起的五天――一生中最幸福的五天中過的生活是恬靜的,她的心情也是平靜的,她對待死亡的坦然也感染了逮捕她的人,“她站起身來,整了整衣服向前走去;那些人還一個也沒有起步。‘我準備好了’,她平靜地說。”我想,苔絲或許是帶著幸福,甚至是帶著滿足感死去的,因為她覺得她死了,再也看不見安璣會看不起她了。這從她被逮捕前所說的話中是可以看出來的。

  至此為止,我所說的都是苔絲,也許你會問起安璣為什么會接受不了苔絲曾被亞歷克玷污并產有一子這一殘酷事實而提出與她分居,他不是很愛苔絲嗎?難道他對苔絲的愛并不是高尚的嗎?那么,我要說,他是因為太愛苔絲了,他心目中的苔絲是如此美麗,如此善良,是一切純潔的象征,他忍受不了他眼中所見,心目所想的苔絲有任何過錯,他努力扼殺自己對苔絲的感情,他覺得那個屬于他的苔絲已經不存在了,在他眼前的,已經不是他以前所深戀的苔絲,而是有著苔絲形貌的另一個女人。新婚之夜,也就是苔絲把往事告訴他的那個夜晚,也就是他們開始分居的那個夜晚,他曾夢游,抱著苔絲走到了樹林中,把苔輕輕放在一口棺材中,看過這篇小說的人一定不會忘記他當時所一直重復說的那一句話:“死了,死了,苔絲,我的妻子死了,死了。”在他的心中,最最美好的那個苔絲死了,不存在了,他的悲痛,他的絕情,他的棄苔絲而去的行為,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失去了當初最真最純的苔絲。

  至于亞歷克,我不想多說,他給苔絲帶來的災難是顯而易見的,他對苔絲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出自他對苔絲的愛,因為愛是高尚的,他對苔絲只有情欲可言,絲毫沒有愛的根據。然而,苔絲并沒有因為亞歷克給她帶來的打擊而不純潔,她自始至終都是那么的純潔,善良,都顯得那么美麗。

  正是安璣這樣一個矛盾的結合體,在他身上,既有一定的開明思想。

  讀完整部小說,聯想到平時有朋友說的“相愛的兩個人就必須相互坦誠、相互信任。”掩卷沉思,真的要這樣嗎?在現代的社會,愛情有時候也會徒有虛名的。曾在網絡上看到過有人這么說:“我不相信愛情,但我需要愛情。就像生存,必須要有空氣。”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二)

  魯迅先生說:“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讀完《德伯家的苔絲》,不由得掩卷嘆息,是誰讓這位美麗淳樸的姑娘走上了不歸路,兩位男人的愛卻得到了恨的結局,命運如此地捉弄人,又如此地悲愴,我們為苔絲掬上一把同情淚,低頭沉思,悲劇的背后是什么?

  善良質樸的尤物苔絲出身在貧寒的家庭,父母一心想讓她攀高枝,結果卻把她推進了火坑。遭遇花花公子亞雷,他貪圖她的美貌,伺機占有了她。苔絲不得不背井離鄉,過上隱姓埋名的生活。在打工的牛奶廠,“風光流轉,由平淡變成了絢爛”,苔絲與牧師的兒子克萊日久生情,私定終身。

  書中描寫苔絲與克萊的愛情的段落,任何人讀到都會心動不已:“她看他的全身,到處都是十全的男性美。他的靈魂就是圣徒的靈魂,他的智慧是先知的智慧。她既是愛他,而她這種愛本身就是一種智慧……而他愛她,在她看來,則是一種憐憫,因此她就傾心相委,披肝瀝膽。”自卑的苔絲起初不敢接受克萊的愛情,盡管她也深深地愛上了他。那些疑慮、恐懼、郁悶、煩惱、羞恥常常盤踞在她的心頭,揮之不去。但兩人的真心相愛,又令苔絲把往事忘記,雖處在愛戀中,但那些陰影蠢蠢思動,不能消除。

  克萊知道苔絲很愛他,“但是那時候,他還不知道,她對他的愛,究竟有多深,有多專,有多柔順;不知道她都怎樣能為他忍痛受苦,為他赴湯蹈火,她都怎樣矢志靡它,至死不渝。”每每讀到這里,都會心痛柔美的苔絲,她的愛情堅貞不渝,可之后她是遭了多大的罪,受了多少苦,是有多絕望,是有多凄苦……

  結婚當晚,苔絲鼓起勇氣向克萊坦承過去,克萊無法接受事實,一走了之,令苔絲重新跌回深淵。純真的愛情敵不過世俗的觀念,在克萊看來,貞操是原則性的問題,一切都不一樣了,他無法在得知真相后再度去愛苔絲,留下她獨自去面對一切。

  堅強的苔絲不得不再次出去謀生,又苦又累的活兒沒能把她壓倒,她一直苦苦地等著克萊回來。可苔絲竟然碰上了亞雷,他搖身一變,成為了宗教的傳道人。再次的相遇激起了亞雷心中的欲火,他糾纏著苔絲,她無從躲避。面對著父親的離世,房屋被易主,看到母親和弟妹們居無住所,生活困難,倔強的苔絲低下了頭,重新回到亞雷的身邊,成為他的情人。

  苔絲是位純潔、能干、正直、剛強、美好的姑娘,她的光芒將她身邊的兩位男人照得原形畢露。亞雷本著玩弄女人的態度出現,一度洗心革面,狂熱愛上了宗教。但本性難移,依然不改花心本色,在苔絲最危難時乘機而入,占有了她。而克萊,本可以救苔絲于深淵中,但因著他的自私、狹隘以及不夠堅定的愛,使得悲劇發生。當他發現自己真的可以完全原諒苔絲時,卻得知苔絲已經重新回到了亞雷的懷抱中。克萊的出現,無疑加速了亞雷的死亡,苔絲壓抑許久的感情一觸即發,她親手殺死了亞雷,也為自己的生命畫上了句號。

  悲劇的背后滿是淚水,滿是憐憫,滿是痛惜,滿是無奈。如果亞雷被宗教所感悟,走上正義的道路,幫助苔絲走出困境,或許會贏得苔絲真正的愛;如果克萊對苔絲的愛始終不移,他內心包容,原諒過往(其實這不是苔絲的錯,卻都由苔絲承擔了一切的后果),苔絲可以和他過上相互愛戀的生活,美滿幸福;如果苔絲的父母不被困苦所迫,勇敢面對,或許不會讓苔絲早早地走出家門,跌入痛苦的泥潭……如果,如果,生活沒有如果,現實就是如此,鮮血淋淋,滿目傷痕,但仍有美好,仍有希望。

  故事盡管悲壯不已,但在結局時卻有一絲暖意。苔絲在與克萊最后相處的時間里,仍不忘記將自己的妹妹麗莎交托給克萊,希望他和她可以在一起幸福地生活。克萊和麗莎同行在山上,當他們從山頂往監獄處看去,苔絲的生命結束了。“那兩位無言注視的人,好像祈禱似的,把身子低俯到地上,一動不動地停了許久;同時黑旗仍舊默默地招展。他們剛一有了氣力,就站了起來,又手拉手往前走去。”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三)

  “他們的手仍然握在一起。爐橋下的灰燼由爐火垂直地照亮了,就像一片炎熱干燥的荒野。炭火的紅光落在他的臉上、手上,也落在她的臉上和手上,透射進她前額上蓬松的頭發里,把她頭發下的細皮嫩肉照得通紅。這種紅色,讓人想象到末日來臨的恐懼。她的巨大的身影映射在墻上和天花板上。她向前彎著腰,脖子上的每一粒鉆石就閃閃發亮,像毒蛤蟆眨眼一樣。她把額頭靠在他的頭上,開始講述她的故事,講述她怎樣認識亞歷克·德貝維爾,講后來的結果,她低聲說著,低垂著眼簾,一點也沒有退縮。”

  ……

  "他熄了蠟燭,在客廳里那張小床上躺下來。客廳里夜色深沉,對他們的事一點兒也不關心,毫不同情;黑夜已經吞噬掉了他的幸福,現在正在懶洋洋地加以消化;黑夜還準備同樣吞噬掉其他干萬人的幸福,并且一點兒也不慌亂。"

  上述片段選自英國小說《德伯家的苔絲》。主人公苔絲正在向對愛慕她的年輕小伙子安璣。克萊爾講述她不堪的遭遇,而這個曾熱烈愛著他的男人陷入猶豫之中。

  《德伯家的苔絲》被稱為英國文學和世界文學的瑰寶,出版于十九世紀末,作者是英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托馬到斯。哈代。

  主要內容如下:

  五月下旬的一個傍晚,一位牧師告訴約翰·德伯:他是該地古老的武士世家德伯氏的后裔。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使這個貧窮的鄉村小販樂得手舞足蹈,他異想天開地要17歲的大女兒苔絲到附近一個有錢的德伯老太那里去認“本家”,幻想借此擺脫經濟上的困境。

  苔絲到她家后,德伯老大的兒子亞雷見這個姑娘長得漂亮,便裝出一片好心,讓苔絲在他家養雞。三個月后,亞雷奸污了她。

  苔絲失身之后,對亞雷極其鄙視和厭惡,她帶著心靈和肉體的創傷回到父母身邊,發現自己已經懷孕了。嬰兒生下后不久就夭析,痛苦不堪的苔絲決心改換環境,到南部一家牛奶廠做工。

  在牛奶廠,她認識了26歲的安璣。克萊爾。在勞動中,苔絲和安鞏互相產生了愛慕之情。她和安鞏結了婚。

  新婚之夜,苔絲下定決心,要把自己的“罪過”原原本本地告訴安璣。但一當她講完自己與亞雷的往事之后,貌似思想開通的安璣。克萊爾不僅沒有原諒她,反而翻臉無情,只身遠涉重洋到巴西去了。

  被遺棄的苔絲心碎了。她孤獨、悔恨、憤慨、絕望,但為了全家的生活,她只好忍受屈辱和苦難。同時,她還抱著一線希望,盼著丈夫回心轉意,回到自己身邊。

  一天,在苔絲發現毀掉她貞操的亞雷居然成了牧師,滿口仁義道德地正在布道。亞雷還糾纏苔絲,無恥地企圖與她同居。苔絲又氣又怕,懇求克萊迅速歸來保護自己。

  苔絲家又發生變故:父親猝然去世,住屋被房主收回,全家棲身無所,生活無著。在這困難關頭,亞雷乘虛而入,用金錢誘逼苔絲和他同居。克萊的歸來,猶如一把利刃,把苔絲從麻木渾噩的狀態中刺醒。在絕望中,她親手殺死了亞雷,追上克萊,他們在荒漠的原野里度過了幾天逃亡的歡樂生活。最后在一個靜謐的黎明,苔絲被捕,接著被處絞刑;克萊遵照苔絲的遺愿,帶著懺悔的心情和苔絲的妹妹開始了新的生活。

  苔絲的悲劇命運令人嘆息,覺得有幾種原因。一是家庭貧困,是得她不得不去德伯家打工,二是性格使然,心中對那對愛的渴求。三是他新婚愛人對她過去不認可,乃至逃離,加深了對曾傷害自己人的憎恨。這三種原因導致她走向不歸之路。

  非常為苔絲的結局而嘆息,想起一位著名作家講過:"人生緊要處只有幾步"。我想,不論以前還是現在,與人的交往要慎重。分享:

平特心水报图 安卓女仆养成游戏大全 金拉霸老虎机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pk10赛车直播开奖记录 2017加盟快递公司赚钱吗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软件 1分pk10走势技巧规律 手机怎么看排球直播 pk10高手群计划 新天龙八部开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