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名著悲慘世界讀后感

名著悲慘世界讀后感

  名著悲慘世界讀后感(一)

  法國作家雨果的曠世巨著《悲慘世界》,是他醞釀構思三十余年而創作出來的稀世珍品,被稱為人類苦難的“百科全書”。這部卷帙浩繁的長篇小說,贊頌了真善美,揭露了假惡丑。這部作品是作者用三十余年的心血凝結成的,其間充滿了精辟的思想、閃光的智慧。書中精致、巧妙、睿智的語句比比皆是,就像散落在沙灘上的顆顆珍珠和美麗的貝殼,拾取一個,你就獲得一份快樂。

  卞福汝主教有一次收到當地一位貴紳的訃告,一張訃告上寫滿了死者的所有爵位榮銜,還列上他所有親戚的所有貴族尊號。主教嘲笑道:“人的智慧確實了不得,講虛榮連墳墓也不放過!”先揚后抑,語言冷峭,極具諷刺意味。

  封建時代的法國向民眾征收門窗稅,致使三百多萬戶農舍連門窗都不敢多開,生活在空氣不流通的斗室里。卞福汝主教在大教堂講道:“唉!上帝把空氣給人,法律卻讓人出錢買空氣。我不想指責法律,但我要頌揚上帝。”批判國王濫征稅收,漁肉百姓。通過贊頌上帝的大公無私,反襯國王的貪婪無度。

  卞福汝主教要到山里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村莊去,看望那些和氣厚道的牧民。鄉長警告他說,路上有強盜,會為非作歹,圖財害命。“鄉長先生,”主教說道,“僅僅擔心這一點嗎?我在這世上,不是守護自己的生命,而是守護靈魂。”比照中外歷史,比照當今中國社會,許多人為了求得生存,為了茍延生命,為了物質的欲望,已經不再關注靈魂,甚至于出賣靈魂,換取欲肉的滿足。主教還說:“永遠也不要害怕盜賊和兇手。那是身外的危險,小危險。還是懼我們自身吧。偏見,就是盜賊;惡習,就是兇手。巨大的危險在我們自身。威脅我們的腦袋或者錢袋的危險,何足掛齒!一心考慮威脅我們靈魂的危險吧!”

  一項英國統計表明,在倫敦五件盜竊案中,有四件是由饑餓直接引起的。冉阿讓偷了一個面包,被判19年徒刑,成為苦役犯。刑滿釋放后,卞福汝主教對他說:“您離開那個痛苦的地方,如果對人懷著仇恨和激憤的念頭,那么您是值得可憐的;如果懷著慈善、溫良和平和的念頭,那么您就勝過我們任何人。”這段話成為冉阿讓后半生的指導思想,以后他棄惡從善,用全副身心行善積德,成了一個道德圓滿的人。但現實社會里,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暴易暴的多,相逢一笑泯恩仇,以德報怨,以善報惡的少。有些宗族、有些村落,怨怨相報幾十年上百年干戈不息。理解、寬容、和睦、友愛,被長期拋置。“慈悲為懷,容忍是金,宗教教義勸人向善,多么了不得呀!“如果他愿意向善,他就得成為天使;如果執意為惡,他就得化為魔鬼”。

  雨果在該書《腦海中的風暴》一節中寫道:“在精神的眼睛看來,人心比任何地方都更眩目,也更黑暗;精神的眼睛所注視的任何東西,也沒有人心這樣可怕,這樣復雜,這樣神秘,這樣無邊無際。有一種比海洋更弘大的景象,那就是天空;還有一種比天空更弘大的景象,那就是人的內心世界。”正義和邪惡,羨慕和嫉妒,友好和仇恨,崇高和卑鄙,廉潔和貪婪,勤奮和懶惰,剛強和懦弱,忠誠和背叛,等等,都包容在人心之中。禽獸是我們人類的美德和邪惡的形象化,所以“從牡蠣到鷹隼,從豬到老虎,一切禽獸之性,在人身上無不具備,每種動物對應一個人”。

  雨果說:“社會上的一切善行義舉,都是科學、文學、藝術和教育放射的光芒。”這既是對以往人類道德史的總結,又是對現今社會道德建設的規箴。今天我們推進精神文明建設,就不能單靠理論說教,而要通過科學知識的傳播,科學實踐的探索,文學作品的欣賞,藝術活動的熏陶以及教育事業的發展。落實以德治國的方略,就要以科學的理論引導人,以優美的作品感染人,以良好的榜樣鼓舞人。

  雨果發表議論:“生活、不幸、孤獨、遺棄、窮困,無一不是戰場,無一不產生英雄;無名英雄,有時比著名的英雄更偉大……窮困,幾乎總是后母,有時還是親娘;困苦往往孕育心靈和精神的力量;艱苦是志氣的奶母;不幸是哺育高尚之人的好乳汁。”這是作者在第五卷《苦難的妙處》描寫馬呂斯窮困潦倒的生活時提出來的鮮明觀點。任何人的一生都不可能一帆風順,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逆境、曲折、困難,但只要我們面對艱難險阻時,有正確的態度,有充分的自信,我們就能度過難關,看到光明。

  書中有許多描寫人物的語段,入木三分,栩栩如生。在弱女子芳汀面前,沙威警長“抬起頭,神態極其威嚴;職權越低,這種神態越兇,表現在猛獸上面是兇猛,表現在小人臉上是兇殘。”他又這樣描寫面目可憎的容德雷特:“拉瓦特爾若能端祥這張臉,就會看出鷲和檢察官的混合相:猛禽和訟棍相互丑化、相互補充,訟棍讓猛禽丑惡,猛禽使訟棍可怕。”話語中含著譏諷,詼諧中透出揶揄。

  雨果描繪一個荒廢了半個多世紀的園子,說:“這花園不復為花園,赫然成了一片榛莽之地,可以說,難以穿越如叢林,密密麻麻如城市,瑟瑟抖動如鳥巢,幽邃陰暗如教堂,獨立孤寂如墳塋,生趣盎然如眾生。”通過一連串的比喻,把棄園的荒蕪、寂寥、繁雜、幽暗全反映出來了。雨果寫園中鳥雀和樹木的親密無間,更是傳神動人:“白天,鳥的翅膀娛悅樹葉,夜晚,樹葉保護鳥的翅膀。”

  雨果描寫女人的心理也是極其到位的。他說女人心中一生有兩顆種子,一顆是愛俏,一顆是愛情。他說女人很容易就掌握選擇帽子、衣裙、皮靴、袖套、合適布料、適當顏色等一整套學問,也正是這套學問將巴黎女人變成極為迷人,極為深奧,又極為危險的尤物,“勾魂女人”這個詞就是為巴黎女人造出來的。同時,雨果又警告:“女人玩弄自己的美貌,正如孩子舞刀弄槍,遲早要傷了自己。”

  雨果說,要改良這個貧富不均的社會,要改造這個善惡雜處的環境,達到“減少黑暗人的數量,增加光明人的數量”的目的,就要大聲呼吁:教育!科學!他認為,“人不只是一個中心的圓圈,而是有兩個中心的橢圓形。一個中心是事實,另一個中心是思想。”科學可以讓人認識客觀事實,教育可以培養人的思想。“知識是人生旅途的食糧,思想是第一需要,真理是養料,如同小麥。一個人的理性,如果缺乏科學和智慧的營養,就會消瘦下去。”

  雨果很多話都充滿了人生的哲理。他說:“一個人既能高人一頭,又能矮人半截。大自然中這種不完整層出不窮。誰說得準太陽就不是瞎子呢?”的確,每一個人都是人、神、鬼、獸的混合物,只是各種成份的比例不同罷了。最勇敢的人也有氣餒的時候,最聰明的人也有自己的偶像,最溫柔的人也會顯出粗暴,最善良的人也有替自己打算的時候。身居高位的人,常常是聾子和瞎子,不是他們裝聾做瞎,而是環境使然。鄒忌諷齊王納諫早已證實了這一點。合目才是注視靈魂的最好辦法,而不是睜大眼睛。安灼拉站在臺階上演講:“弟兄們,誰死在這里,就是死在未來的光輝中,我們要走進一座充滿曙光的墳墓。”雨果說:“拼死一搏,往往絕處逢生。登上死亡之船,或可逃脫翻船的危險;棺材蓋能變為一塊救命板。”在馬呂斯和珂賽特的婚禮上,吉諾曼先生祝酒:“崇拜上帝的最佳方式,就是愛自己的妻子。”

  閱讀《悲慘世界》,得到的不僅是文學的進修和享受,更是思想的洗禮和美餐。浸沉其中,你必定被快樂淹沒!跳進來吧,朋友。


  名著悲慘世界讀后感(二)

  捧讀《悲慘世界》,最突出的感覺,當是厚重之感。同樣是杰作,同樣又厚又重,讀《約翰·克利斯朵夫》,或者讀《追憶似水年華》,都沒有這種感覺,這種厚重之感,不是拿在手上,而是壓在心頭,感到的是人類的苦難厚厚而沉重的積淀。不是寫苦難深重的書,都能當得起這“厚重”二字。而《悲慘世界》獨能當得起,只因這部大書壓在作者心頭,達三十年之久。

  歷時三十余年,從1828年起構思,到1845年動筆創作,直至1861年才終于寫完全書,真是鬼使神差,這在雨果的小說創作中也是絕無僅有的。這部小說的創作動機,來自這樣一件事實:1801年,一個名叫彼埃爾·莫的窮苦農民,因饑餓偷了一塊面包而判五年苦役,刑滿釋放后,持黃色身份證討生活又處處碰壁。到1828年,雨果又開始搜集有關米奧利斯主教及其家庭的資料,醞釀寫一個釋放的苦役犯受圣徒式的主教感化而棄惡從善的故事。在1829年和1830年間,他還大量搜集有關黑玻璃制造業的材料,這便是冉阿讓到海濱蒙特伊,化名為馬德蘭先生,從苦役犯變成企業家,開辦工廠并發跡的由來。此外,他還參觀了布雷斯特和土倫的苦役犯監獄,在街頭目睹了類似芳汀受辱的場面。

  到了1832年,這部小說的構思已相當明確,而且,他在搜集素材的基礎上,寫了《死囚末日記》(1830年)、《克洛德·格》(1834年)等長篇小說,揭露使人走上犯罪道路的社會現實,并嚴厲譴責司法制度的不公正。此外,他還發表了紀念碑式的作品《巴黎圣母院》(1831年),以及許多詩歌與戲劇,獨獨沒有動手寫壓在他心頭的這部作品。醞釀了二十年之久,直到1845年11月,雨果才終于開始創作,同時還繼續增加材料,豐富內容,順利寫完第一部,定名為《苦難》,書稿已寫出將近五分之四,不料雨果又卷入政治漩渦,于1848年2月21日停止創作,一擱置又是十二年。《苦難》一書遭逢苦難的命運,在胎兒中也要隨作者流亡了。

  設使雨果也像創作其他小說那樣,構思一明確便動筆,那么以他的文學天才,他一定能繼《巴黎圣母院》之后,又有一部姊妹篇問世了。或者在1848年書稿寫出五分之四的時候,再一鼓作氣完成,那么在雨果的著作表中,便多了一部懲惡勸善的力作;雖然出自雨果之手,也能算上一部名篇,但是在世界文學寶庫里,就很可能少了一部屈指可數的稱得上厚重的鴻篇巨制。

  這三十余年,物非人亦非,發生了多大變化啊!如果說1830年,在他的劇本《艾那尼》演出所發生的那場斗爭中,雨果接受了文學洗禮,那么1848年革命,以及1852年他被“小拿破侖”政府驅逐而開始的流亡,則是他的社會洗禮。流亡,不僅意味著離開祖國,而且離開所有的一切,包括文壇領袖的頭銜、參議員的地位等等;流亡,不僅意味著同他的本階級決裂,而且也同他所信奉的價值觀念、文學主張決裂;流亡,給他一個孤獨者的自由:從此他再也無所顧忌了,不再顧忌社會、法律、權威、信仰,也不再顧忌虛假的民主、人權和公民權,甚至不再顧及自己的成功形象和藝術追求。流亡,把他置于這一切之外,給他一個大解脫,給他取消了一切禁區,從而也就給了他全方位的活動空間,使他達到歷史、現實和未來所有視聽的聲音。

  雨果在蓋納西島過流亡生活期間,就是從這種全方位的目光、全方位的思想,重新審視一切,反思一切。在此基礎上,他不僅對《苦難》手稿做了重大修改和調整,還大量增添新內容,終于續寫完全書,定名為《悲慘世界》。整部作品煥然一新,似乎隨同作者接受了洗禮,換了個靈魂。這是悲慘世界熔煉出來的靈魂,它無所不在,絕不代表哪個階層、哪些黨派,也不代表哪部分人,而是以天公地道、人性良心的名義,反對世間一切扭曲和剖割人的生存的東西,不管是多么神圣的、多么合法的東西。

  世間的一切不幸,雨果統稱為苦難。因饑餓偷面包而成為苦役犯的冉阿讓、因窮困墮落為娼妓的芳訂、童年受苦的珂賽特、老年生活無計的馬伯夫、巴黎流浪兒伽弗洛什,以及甘為司法鷹犬而最終投河的沙威、沿著邪惡的道路走向毀滅的德納第,這些全是有代表性的人物,他們所經受的苦難,無論是物質的貧困還是精神的墮落,全是社會的原因造成的。雨果作為人類生存狀況和命運的思考者,能夠全方位地考察這些因果關系,以未來的名義去批判社會的歷史和現狀,以人類生存的名義去批判一切異已力量,從而表現了人類歷史發展中的永恒性矛盾。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悲慘世界》可以稱作人類苦難的“百科全書”。

  1862年7月初,《悲慘世界》一出版,就獲得巨大成功,人們如饑似渴地閱讀,都被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所征服了。持否定態度的人則從反面證實這部作品的特殊份量:居維里耶·弗勒里稱雨果“法國第一號煽動家”,拉馬丁撰文贊賞作家本人的同時,抨擊了他的哲學觀點:“這本書很危險……灌輸給群眾的最致命、最可怕的激情,便是追求不可能實現的事情的激情……”。也有人指責他喜歡龐大,喜歡夸張,喜歡過分。然而,他這種放誕的風格,添上了“全方位”的翅膀,在“悲慘世界”中奮擊沖蕩,恰恰為人類的夢想,不可能實現的事情吶喊長嘯。

  時間和歷史和作出了判斷,《悲慘世界》作為人類思想產生的一部偉大作品,已為全世界所接受,作為文學巨著的一個豐碑,也在世界文學寶庫中占有無可爭議的不朽地位。

平特心水报图 上海时时哪里有卖 计划飞艇最稳计划团队 后三不定位包胆技巧 广东时时十分快乐 龙虎纸牌游戏 福彩快三稳赚数据 歪理邪说平特一肖 三期必中一肖的资料 幸运飞艇怎么定位胆技巧 香港神童一肖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