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讀追風箏的人后感

讀追風箏的人后感

  讀追風箏的人后感(一)

  美國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賽尼的一鳴驚人之作!他的寫作技巧很好,是一位極有天賦的作家。天賦是反復面對一件事不覺得枯燥,興趣來自于能夠駕馭的自我感受。

  這是一本挖掘靈魂直指內心救贖良知的書。

  兩個男孩共同成長情同手足。一個是少爺——阿米爾,父親唯一法定繼承人。一個是仆人的兒子,哈扎拉男孩(當地人帶著明顯的種族歧視)——哈桑,阿米爾父親的私生子,阿米爾同父異母的弟弟。沒有名分,沒有繼承權。

  他唯一繼承的是父親最可貴的勇敢和堅毅。

  哈桑真心地侍奉阿米爾少爺,內心當他是朋友。阿米爾與哈桑同吃同玩,在內心還是把這個仆人的兒子放在仆人的位置上。

  每當阿米爾遇到麻煩哈桑就會毫不猶豫當仁不讓地挺身而出。而阿米爾的靈魂卻因袖手旁觀哈桑遭受性侵害與侮辱后變得更加脆弱。

  脆弱的他看著這一切發生,他驚恐、害怕、憤恨。恨可惡的阿瑟夫這幫惡徒,恨哈桑對他無盡的容忍,恨自己的懦弱。對這三者怨恨只有一個突破口——一哈桑。

  這樣的遭遇和見聞給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內心烙上了深深的傷痛。

  阿米爾帶著怎樣一種忐忑、憂傷、自責,帶回哈桑為他追回并保護住的第一名的風箏,博得了爸爸的親睞,卻再也無法面對他的哈桑。

  他利用任何可能的機會回避與哈桑見面說話。激怒他,希望哈桑能還手。甚至誣陷哈桑偷了他的手表,希望一切能隨著哈桑的離去而消失。哈桑毫不辯解,他成全了阿米爾的希望,和阿里(名義上的父親)離開了阿米爾家的大房子。

  隨著阿富汗王室政變,俄國的介入和塔利班的橫行,戰爭讓這個國度如同煉獄。阿米爾和父親輾轉到了美國。

  他的心結必然只能再次回到阿富汗才能得到化解,但哈桑已不在。

  單純正直善良的哈桑始終"為你,千千萬萬遍"!

  這句話,全書三個人說過。

  第一個說的是哈桑。他這么說,也這么做。

  第二個是成年后已在美國有了事業家庭只為救贖自己重回阿富汗的阿米爾聽到司機‘法里德’無意間冒出這么一句,頓時淚如雨下。

  第三個就是阿米爾自己。對著哈桑的兒子(索拉博)。

  索拉博父母雙亡成為孤兒流落恤孤院,又被做為交換條件到了已加入塔利班的仇人阿塞夫的手里。一場搏斗加內心的較量后阿米爾帶著索拉博逃到巴基斯坦,他打定主意帶著自己的侄子回美國一起生活。如果一切順利該有多好,然而不幸繼續發生。因為沒有任何證明表明索拉博是孤兒,是他的侄子,他們辦不了簽證。而律師的建議是在巴基斯坦的孤兒院讓索拉博再呆上兩年。索拉博是個沒有童年的阿富汗兒童,同他的父親宿命相似,他也沒能逃過阿瑟夫等禽獸的性侵害。當他得到這樣的消息,他已無力等待無力再次承受漂泊,絕望讓他拿起了結束生命的刀片。

  我對中東的認識:戰亂不斷,信奉伊斯蘭教。

  世界上大多數人不了解那里的國度。就像曾經世界不了解中國。非世界不想了解,是政策的不開放阻隔了這種彼此的交往和深入的了解。(好在,現在的中國越來越走向開放。)

  寫阿富汗就不會不提穆斯林。本來信奉什么教派是無可厚非的。只是,這個宗教給人的印象并不十分開明。在思維上有‘一根筋’之嫌。作者筆下不經意間就有個人適時來一段對"毛拉"的嘲諷。主人公‘阿米爾’的爸爸更是直言他們"自以為是"!"除了用拇指數念珠,背誦那本根本就看不懂的經書,什么也不會!"(佛教中的高僧并不僅僅停留此表面,這是我必須表明的觀點。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者,雷同。)

  塔利班也打著穆斯林的旗號冠冕堂皇振振有詞肆意妄為!較毛拉更加令人發指!炸毀巴米揚大佛;足球場中場休息上演石塊兒擲死偷情男女自己卻能心安理得地殘害兒童對其做著下三濫禽獸的事!隨意找個理由屠殺人民說是安拉的旨意!魔鬼當道,人民災難深重!宗教只應該履行宗教的義務,一旦聯姻政治或政治打著宗教的口號,所有的人就真的就只能求安拉保佑了!

  這是這部小說的背景。

  此書中,安拉的光輝唯一一次出現,是在阿米爾哀求的眼神中,在搶救室外長長走道里其他人的眼中。作者用了一系列的筆調表明愿意相信安拉的存在,不斷地禱告,懇求。"將會,將要,會……".總之,他打算從此對安拉真正信奉不已!正如霍達在她的穆斯林的葬禮中論及:任何一種宗教,只要是心口合一的跪拜都令人心生敬意。

  或許精誠所致,或許命不該絕。索拉博蘇醒了。但直到去了美國很多年,他的眼中光環難再。

  書開始于哈桑為阿米爾追風箏。結尾,阿米爾為索拉博追風箏。面對索拉博的冷淡,他經年不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為你,千千萬萬遍"!

  風箏是理想。追風箏的人愿意為對方付出一切。阿米爾看到了索拉博眼中一抹一閃而過的光。


  讀追風箏的人后感(二)

  我時常幻想自己是來自未來的,這樣,有一天我面對未來某一時刻的突然變化,就會更從容,面對陳年往事也會更慷慨。但,我更適合平庸,如尋常人一樣瑣碎繁雜的生活,對時間的細枝末節斤斤計較。

  既然無法預知未來,那么人更多的開始依賴回憶,甚至靠那些零星瑣碎的回憶支撐往后的日子,有些回憶很美好,有些回憶很心酸,有些回憶讓人長大,有些回憶讓人顯得很無知,有些回憶慢慢泛黃,有些回憶仿佛就在昨天。有些故事也總是從兒時的回憶展開。

  我對阿富汗以及周邊連年征戰的國家和他們的歷史毫無興趣,對我而言,那里的人民是可憐的,那里的政府是可悲的,所以當《追風箏的人》這個故事一點一點展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并沒準備好接受一個平靜的,也曾春暖花開,羊肉串香飄整條街的畫面,更沒想到那里的孩子也可以無憂無慮的追逐風箏。

  所以當身為少爺的阿米爾和他的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的畫面一出現,所有讀者不禁感嘆,少年時的友誼是那么充滿力量,干凈而持久的。他們總是并肩而行,每當阿米爾被人欺負的時候,哈桑總是義無反顧的站出來保護,很多人說這是哈桑天生的奴性,這種觀點我不贊同,我看見他們之間分明有一道友誼的光芒在閃耀。

  當阿米爾問哈桑為什么確定自己一定會知道被切斷繩線的風箏的掉落地的時候,哈桑肯定的對阿米爾說,我就是知道,然后反問,我什么時候騙過你。阿米爾輕聲說,我怎么知道有沒有騙過我。哈桑發誓,為了你,我寧可啃爛泥。阿米爾進一步確定,你真的會為我啃爛泥?哈桑堅定的說,我肯定,然后又說,但是你又怎么能忍心讓我啃爛泥。所以讀者心中所向往的也就是我們每個人心中那個潮濕的童年印象,總是和自己最親密的伙伴,席地而坐,互相盟誓,發誓為對方,甘愿上刀山下火海。就如同哈桑洋溢著笑臉對阿米爾說的那樣:為你,千千萬萬遍。

  然而事實上卻是這樣的:他是主人,他是仆人;他是普什圖,他是哈扎拉;他是遜尼派,他是什葉派,從他們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們的命運就被這些他們所不能理解的標簽所分隔開來,盡管他們是親密無間的朋友,盡管他們事實上擁有同一位父親。無論是平凡的阿米爾和哈桑,還是高高在上的查希爾國王或者卡爾扎伊,都不得不接受社會為他們預定的座位——阿米爾不再是阿米爾,哈桑也不再是哈桑,他們必須戴上社會分給他們的面具。

  哈桑總是說"為你,千千萬萬遍",而生性懦弱的阿米爾卻選擇沉默冷酷的逃避,這樣的悲劇性結果并不單單是個性差異所造成的,在這些年少無知的孩子的潛意識里早已被灌輸了相應于自身社會地位的"應該"與"不應該",一個哈扎拉仆人理應為主人盡忠,而高貴的普什圖少爺不值得為一個卑賤的哈扎拉仆人冒任何風險。

  "阿米爾和哈桑,喀布爾的統治者",這樣的誓言只能是石榴樹下的童話,"王子與貧兒"不可能成為兄弟,因為他們命中注定不平等。包括二十年后,阿米爾重返阿富汗的自我救贖行為,也只不過是在獲知自己與哈桑的同父異母兄弟關系之后對身世的無奈認可,也就是說,他仍然沒有證明自己已經找到了"重新成為好人的路".

  我們少年的時候,總是意氣風發,三五結伴,促膝長談。那是在我們其樂融融的環境中構建的虛擬場景,屬于物理學講究的理想狀態,然而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在微弱的友誼遇到挑戰的時刻,只要有一方露出破綻,友誼的橋梁必然坍塌。

  于是當阿米爾在看到哈桑被大一些的孩子欺負甚至猥褻的時候,他選擇沉默和逃避;與此同時,哈桑卻為了阿米爾的風箏堅定不動搖的和對手較量,對手殘忍的揭示阿米爾和哈桑之間的主仆關系,哈桑大聲反駁說兩個人是朋友。躲在角落里不敢出現的阿米爾聽到這句話不但沒有一點激勵也沒有絲毫感動,他心底里的怯懦終于將他的靈魂吞噬,于是悲劇發生。

  這就是我們對友誼最大的誤解,認為它是萬能的。

  作者對種種苦難和暴行毫不諱言,在寫作中有一種博大寬廣的悲憫之心承載了這片土地和這片土地上人們的所有歡笑和悲傷。沒有因為對故土的愛而回避了阿富汗社會的種種不公和鄙陋,卻也沒有刻意嘲諷,只是去還原并且理解在這種環境下每個人的選擇,他們的恐懼,他們的快樂。這使得整本小說有了37度2的體溫,甚至能聽到書頁里的心跳。如同流水,故事徐徐展開。然后奔騰或是嗚咽,越過急灘,沖出峽谷,最后變成寬廣的河流,沉靜而包容。

  即使是存在這樣的問題,《追風箏的人》也還是一本出色的小說。主和仆、貴族和賤民、朋友和兄弟,歷史和現實,種種轉變都被刻畫得生動而細膩。放在歷史的宏大背景下,更洞見人生和人性的復雜。

  友誼和愛。

  是在困難之中由弱變強的柔韌派還是在權衡利弊之中土崩瓦解的懦弱派。

  誰敢真的站出來舉起右手發誓,我從來沒有辜負過任何一段純粹的友誼,誰敢真的抬頭挺胸說自己對朋友忠心不二。

  我們總是太自信,對友誼誤解,對自己的愛誤解,對不可能的事信以為真。


  讀追風箏的人后感(三)

  這幾天終于看完了《追風箏的人》,這本書,不得不說,確實有股特別的震懾力。12歲的阿富汗少爺阿米爾與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然而,在一次風箏比賽中,哈桑為了誓死保來為少爺追到的藍風箏不被搶走,卻被可惡的阿塞夫對自己做出了悲慘不堪的事情。本來是為了幫少爺保住藍風箏使其贏得老爺歡心,沒想到阿米爾卻因此自責不已并且痛苦不堪。阿米爾希望哈桑討厭他打他使自己心里不那么愧疚,然而,哈桑始終抱著一顆完全不后悔不埋怨的心。這使得阿米爾更加自責痛苦,最終不愿意面對哈桑的他,不得不逼走了哈桑,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決定啊!然而,命運所然,不久之后,哈桑也跟著他的父親逃難到了美國,開始了新的生活。

  然而,在此之后,哈桑留下了他的孩子,自己卻死掉了…看到這里的時候,我的心不由得悲慟。而在此之際,阿米爾也卻驚然發現了一個驚天的秘密!原來,哈桑竟是他同父異母的兄弟,這是多么的令人難以接受啊!然而,最終,他心中的那份自責以及責任驅使他冒生命危險——只為哈桑的兒子。

  看完這本書后,我是完完全全被震撼到了!很少有本書能夠令我這般。一開始的時候,哈桑對阿米爾說過的話"為你,千千萬萬遍。"這話是多么扣人心弦啊,潸然淚下。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感覺阿米爾好自私好懦弱啊!比起哈桑,哈桑是那么的勇敢,至少他能為了保護阿米爾自己的危險都顧不上,那么的真誠,那么的淳樸。讓人讀了之后,不得不打從心底里心疼起哈桑。然而,細細讀下去,其實,哈桑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呢?除了他本性的淳樸善良,還有便是他自身的奴性。而阿米爾,之所以這樣,站在當時他自身的角度來講,是一個小孩為了爭得爸爸對他多一點的疼愛以及親密而導致的,歸根究底就是他對父親的崇拜與尊敬超出了一切!因此,得到父親的愛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也正是因為如此,他犧牲了哈桑……故事的高潮也就由此而引發,一切一切的悲傷的來源都在此處慢慢浮現。

  而哈桑也知道,阿米爾看到了他被凌辱而未伸出援手,但他還是選擇一如既往對阿米爾奉獻他自己。所以,當阿米爾栽贓哈桑,造成哈桑偷了他的財物的假象時,他捍衛了阿米爾的榮譽,對阿米爾的爸爸說,這是他干的。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被拉辛汗叫回來一起照料阿米爾的豪宅,但塔利班官員看中了這棟豪宅,并要哈桑搬出去,哈桑極力反對,結果他和妻子被塔利班槍殺。

  從翻開這本書開始,一直就覺得故事中隱藏著讓人透不過氣的難過,整篇小說都是以一種壓抑的感覺寫的,可以看的出來"我"一直在為過去所干得事而后悔和難過,阿米爾對于哈桑的歉意也許不是我們能夠體會的,但阿米爾卻是一直煎受著折磨,確實,對于他一個在當時只有13歲的孩子來說,那樣的事情他不會處理,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不想再讓自己受折磨,而這折磨的根源就是哈桑,和哈桑那為他而愚蠢的奉獻精神,他覺得只要將哈桑趕走,永遠不出現在他眼前,他就不用在受到良心的譴責了,但他,當時的他卻不知道那錯了,如果他沒有在當時及時的承認錯誤,他真的會后悔,懺悔一輩子,這樣的悔恨也許將陪著他一起走進墳墓,他將無法釋懷。

  文章中提到,在巴基斯坦時候,阿米爾求索拉博跟他一起去美國。索拉博一開始沒答應,并說出了他的擔憂:"要是你厭倦我怎么辦?要是你妻子不喜歡我怎么辦?"除了阿米爾,幼小的索拉博已沒有其他親人,這時,他作為一個孩子產生這樣的擔憂不難理解。

  不過,在我看來,這更像是索拉博在替父親說出他的心聲。原來,哈桑之所以做炮灰,為了阿米爾的一個藍風箏而被凌辱,為了阿米爾的豪宅而和妻子一起被槍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他擔心阿米爾會厭倦自己,會不喜歡自己。這就很像一些家庭,那些最不受寵的孩子,反而常是最"孝順"的孩子,他們在成年后為了得到父母的歡心會不惜付出一切代價,以至于嚴重忽略自己的配偶和孩子的幸福。絕大多數孩子學會說的第一個詞匯是"媽媽",而哈桑說出的第一個詞匯卻是"阿米爾".這個細節的直觀理解是,哈桑將阿米爾視為最親近的人,象征性的理解則是,阿米爾是哈桑的"心理媽媽".

  所有的孩子都渴望獲得"心理媽媽"的愛,為了達到這一點,他們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哈桑不例外,阿米爾也不例外。阿米爾說出的第一個詞匯是"爸爸",那么爸爸就是他的"心理媽媽",為了獲得他的愛,阿米爾可以付出一切代價,并最終不惜將哈桑犧牲。

  哈桑是阿米爾的爸爸和仆人阿里——其實她和阿米爾的爸爸也是自幼一起長大,也是情同手足的妻子偷情而來的私生子,他無法公開承認哈桑是自己的兒子,這令他心懷歉疚。為了彌補這種歉疚,他的辦法是用他的財富和力量慷慨補償所有需要幫助的人。

  對此,拉辛汗形容說:"當惡行導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獲救。"

  這本書里面,通過側面反映出哈桑的無私、忠誠;爸爸的血性、仁愛;阿米爾的感恩,告訴了我們人性的珍貴和偉大。

平特心水报图 压单双大小还有时时彩 分分pk拾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计划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公式 四星稳赚技巧视频 幸运28稳赚图 十一运夺金 稳赚方法 双色球中奖人 后三不定位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