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紅樓夢的破譯讀后感

紅樓夢的破譯讀后感

  紅樓夢的破譯讀后感

  孔祥賢于1974年開始研究《紅樓夢》,1980年7月在哈爾濱第一屆全國《紅樓夢》學術討論會上,宣布了“破譯法”的誕生。1987年完成了《紅樓夢的破譯》的初稿。后歷經曲折,于2000年完成二稿,并于2001年10月正式出版。

  有人說這是一部獨樹一幟的紅學奇書,奇在何處?

  其一、孔祥賢宣稱《紅樓夢》真正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其叔叔曹頫;

  其二、孔祥賢告訴我們《紅樓夢》里隱藏著一部曹頫和李玉釵哀婉動人的愛情故事,這種“一聲也而兩歌”(戚蓼生語)的寫作方法,真假兩個故事并存的小說,在世界文庫中獨一無二,真是石破天驚“兩紅樓”;

  其三、孔祥賢提出了“研紅利器破譯法”,并運用這個利器破解了許多《紅樓夢》的“隱真”.

  孔祥賢說:能看破隱真機關的古人有兩位:戚蓼生、高鶚。前者于1769-1782年任京官,他看懂了《石頭記》,很同情曹頫,但他不能揭穿,就寫了《石頭記序》,以此點拔后人;后者也看懂了《紅樓夢》,但其“修訂”其實是破壞隱真機關。按照這種說法,孔祥賢就是《紅樓夢》成書二百多年來能看破隱真機關的第三人,也是少數幾位能讀懂《紅樓夢》的讀者之一,是《紅樓夢》作者曹頫的知音。

  出于對紅學的興趣,也出于好奇,我去書店買了一本,拜讀之余,談一點讀后感。

  首先,孔祥賢是一位奇人,也是情系紅樓的癡人。孔祥賢是中國銀行江蘇分行的研究員,并非“紅學”的專業人士,可是他用了二十多年時間,閱讀了大量研究《紅樓夢》的書刊,廣泛搜集有關資料,潛心鉆研,搜本求源,終于出版了長達28萬字的紅學專著,真是“情系紅樓鑄霜刃”,功夫不負有心人;

  其次,為了完成《紅樓夢的破譯》,孔祥賢是下了苦功的。他聲稱“破譯就是對索隱的否定之否定”,這就必須對前賢的紅學論著進行深入研究,不斷找出問題,不斷求得解決;他用換位思考的辦法,從設想曹頫那時可能看過什么書,可能引用哪些書入手,進而從這些書中找到出處,再據此以破解曹頫“隱真”的機關。但在對曹頫其人了解甚少的情況下,這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其三,孔祥賢具有豐富的古典文學基礎,例如他用《詩經》解人名,用《四書》、《五經》、唐詩等常見古籍來“證典”,而這是符合中國的文學傳統,特別是名門望族的習慣的。

  總之,在紅學研究中,孔祥賢接受了索隱派失敗的教訓,吸取了考證派的某些研究成果,另辟蹊徑,提出了新的研究方法,即破譯法。且不論其破譯成果能否為大家所接受,但其解放思想、勇于創新的精神還是值得贊揚的。

  可是話說得越滿,就越經不起推敲;期望值越高,就越容易失望。如果真如孔祥賢所說,兩百多年來能真正看懂《紅樓夢》的只有寥寥數人,那么《紅樓夢》還算是一部偉大的文學作品嗎?而破譯法就是為了破解《紅樓夢》的“隱真”,故從本質上說《紅樓夢的破譯》仍然是一部索隱之作。但在書中孔祥賢并沒有公開他的“破譯法”,只是說明了其破譯成果。其中最石破天驚的就是他宣稱:《紅樓夢》里隱藏著一部曹頫和李玉釵哀婉動人的愛情故事,而李玉釵其人從姓名(李玉釵)、身分(曹頫的續弦后妻)與行事(德才兼備)、她與曹頫的分離(曹家主仆一百余人被押解到京)與遭難(李玉釵被雍正弄進了宮)、直到她告別丈夫、抗暴自縊等等,都是在既沒有文本的具體描述,也沒有任何史料依據的情況下,完全從“破譯法”而得出來的結論。初看孔祥賢的論證似乎環環相扣,言之有理,但細細回味,卻滿不是那么回事。因孔祥賢這本書所提到的“隱真”內容純系有關曹頫的案件和事項,故《紅樓夢》是曹頫所著是其立論的基礎。下面從這個問題開始,說點不同的意見。

  《紅樓夢》的作者究竟是誰?這是紅學的老問題了,并非孔祥賢的新發現。孔祥賢雖然從外證(旁證)和內證兩個方面,詳盡而又具體地進行了論證。卻沒有提出任何新材料和新論據,不過是在原有材料上重新解讀而已。從旁證而言,能夠證明曹雪芹是原作者的有兩條“硬證據”:一是與曹雪芹生于同時而不相識的清宗室詩人永忠,他在“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說吊雪芹三絕句”中明確肯定了《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舉第一首如下:“傳神文筆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淚流。可恨同時不相識,幾回掩卷哭曹侯。”這首詩說得很明白,永忠所以要“吊雪芹”,就是因為曹雪芹的“傳神文筆”,令他感動而淚流。而孔祥賢卻在“侯”字上做文章,說雪芹從未做官,不能稱侯,因此,永忠是哭雪芹,也哭曹頫,但這是很武斷的說法。雖然普通老百姓不能稱侯,但在封建文人之間相互稱“侯”卻是一種尊稱,猶如稱“君”一般,如杜甫稱李白:“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陰鏗”.李白也從未封侯,杜甫可以稱他為李侯。為什么永忠就不能稱雪芹為曹侯呢?

  另一位是與曹雪芹沾親帶故的富察明義,他寫過二十首《題紅樓夢》詩,詩題下有小注說:“曹子雪芹出所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再次證明了《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

  而孔祥賢則列舉了明義的第十九首與第二十首。

  19、莫問金姻與玉緣,聚如春夢散如煙。石歸山下無靈氣,總使能言亦枉然。

  20、饌玉炊金未幾春,王孫瘦損骨嶙峋。青娥紅粉歸何處?慚愧當年石季倫。

  孔祥賢解讀說,這是明義在責備曹頫:《紅樓夢》中的金玉良緣是假的,聚如夢散如煙,不必去說它了。你石頭已從世間回到青埂峰下,靈氣全無,就是你能借《紅樓夢》講一些什么,又有何用呢!明義接著說,你沒有過幾年的富貴生活,就遭逢變故,弄得現在瘦骨一把。你自己遭罪也就罷了,你的眷屬到哪里去了?遭難而死了,淪落風塵了。當年綠珠跳樓而死,石崇也跟著死。而你現在還活著,在石崇面前,你不感到慚愧嗎?

  明義的詩是題紅樓夢的,而且明言紅樓夢是曹雪芹所撰,與曹頫沒有什么關系。以明義的詩為根據說曹頫才是《紅樓夢》真正的作者,豈不牽強嗎?

  為了說明《紅樓夢》是曹頫所著,孔祥賢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從敦敏、敦誠、張宜泉、明義、永忠、裕瑞等人的詩文中讀出曹頫的蹤跡,從作品及脂批中找到作者是曹頫的內證,而一般人根本是讀不出這一信息的。而所以要如此大費周章,就是想說明《石頭記》是“石頭”所著,曹雪芹只是改編者(即: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但石頭幻形入世只是一個神話故事,既然曹頫可以用石頭隱其真名,為什么曹雪芹就不能因同樣的原因,說自己不是原作者呢?其實,甲戌本卷一在曹雪芹批閱增刪之后有一條眉批:“若云雪芹披閱增刪,然自開卷至此,這一篇楔子又系誰撰?足見作者之筆狡猾之甚……這正是作者用畫家煙云模糊處,觀者萬不可被作者瞞蔽了去,方為巨眼。”脂批已說得這樣清楚,為何我們還要受作者的瞞蔽,硬說雪芹只是改編者而不是原作者呢?

  其實,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除了上述兩條“硬證據”外,在清代文人中間幾乎已成共識。比如在乾隆、嘉慶時期,有位號稱二知道人的紅學家,在《紅樓夢說夢》中,說過幾句很深刻的話:“蒲聊齋之孤憤,假鬼狐以發之;施耐庵之孤憤,假盜賊以發之;曹雪芹之孤憤,假兒女以發之;同是一把辛酸淚也。”

  由于曹頫是皇帝下旨抄家的“欽犯”,又被“枷號”多年,按清代制度,凡直系三代之內犯有重罪者,不得參加科考。曹雪芹因此失去了通過科舉而入仕途的機會。然不幸造就了偉大的文學家,曹雪芹少了許多管教和約束,有了更多選讀各種雜學的機會。他能文會詩,工曲善畫,博識多見,雜學旁收,三教九流,無所不曉。又親歷、親聞了曹家等許多貴族從興盛到衰敗的刻骨銘心的過程,若沒有這樣的經歷、才能和膽識怎么可能撰寫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紅樓夢呢?而曹頫的才識又如何呢?我們所知甚少。能見到的只有幾篇對雍正的奏折,兩準噶爾泰在密奏中對曹頫的評價:“年少無才,遇事畏縮……人亦平常。”及雍正的朱批:“原不成器,豈止平常而已。”如果曹頫真的如孔祥賢所說,既是《紅樓夢》的原作者又是批書者,為什么凡有補漏文字須由作者來補時,常批有“俟雪芹”等字樣,而不是由他親自去補呢?又為什么曹雪芹先于曹頫而逝,曹頫作為原作者和殘存文稿的最后保存者,卻始終不能補全《紅樓夢》,甚至不敢將雪芹殘存的文稿整理和流傳出去乃致遺恨千古呢?

  總之,孔祥賢的曹頫著書說不為大多數紅學研究者所認同,紅學家胡文彬先生在為《紅樓夢的破譯》作序時,刻意寫下了這樣一段話:“除作者曹雪芹說之外,其余四家的觀點都缺乏能令人信服的證據。曹頫著書說雖然較其他說法有力,也還難于打倒曹雪芹著者說”.胡文彬先生愿意為孔祥賢的書作序,對他鼓勵有加,但在具體結論上卻毫不含糊。這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

  至于孔祥賢的“破譯法”果真有那么神奇嗎?以后有機會再聊!

平特心水报图 江西时时中奖2000万调查 pk10计划软件那个最好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网 秒速时时官方金祥 pk10官网开奖号码 圆角分模式彩票平台 快三大小计划软件手机版 3分pk拾是真还是假的 时时彩五星二码稳赚技巧 足球同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