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小崔說事臺詞

小崔說事臺詞

  小崔說事臺詞

  白云::你別吃了。你說你這么會兒工夫你吃三盒兒了,你整得人家演播大廳到處都韭菜味兒,不愛跟你出來,你說,你這檔次太低了。

  唉!你記住啊,待會兒錄節目的時候,你少說話,聽著沒?你別像擱鐵嶺臺似的,啥實話都往外嘞,那多丟人哪,啊。你就看我對付他,行不?別吱聲,行不?乖,啊。

  唉!你說這小崔咋還不來呢?太不拿人當腕兒了!擱鐵嶺臺人家等咱倆小時,這中央臺得瑟的你說,這玩意……

  崔永元:哎呀!對不起大家,對不起啊,來晚了,對不起。昨天晚上,沒睡好覺,你知道嗎。哎喲!大媽大叔都來了!

  白云:來了。

  崔永元:您好啊,大媽。

  白云:啊,你好。

  崔永元:您好,大叔……

  白云:哎呀,你趕緊開始吧,啊,俺們底下還兩欄目兒呢,啊,這都,出來一趟,這北京臺、天津臺,這都得給點兒面子。趕緊說你那開場白吧。快開始吧,啊。

  崔永元:比我還熟呢。各位朋友,歡迎收看“小崔說事”……

  黑土:嗝!

  崔永元:六年前,我采訪過一對兒來自東北的老夫老妻,那……

  黑土:嗝!

  崔永元:六年過去了,他們有什么變化呢?今……

  黑土:嗝!

  崔永元:我今……我

  黑土:好了。

  白云:戧風了,你接著吧,說你的。

  崔永元:哎,我都不知道我說什么好了我都。

  白云:你說你這主持人當得,你這應變能力太差了,幾個嗝兒就把你給打蒙了。這么的吧,你坐下,我先采訪你幾句兒。

  崔永元:行。

  白云:怎么的小崔,六年沒見,聽說你抑郁了?

  崔永元:這事兒都傳鐵嶺去了?

  白云:好點兒沒?

  崔永元:好多了!

  白云:你就別裝了,你擱你大叔大媽這你裝啥玩意兒你這?都寫你臉上了。

  黑土:是啊,過去你那張臉就哭笑不得的,現在跟緊急集合的似的。

  崔永元:他們鐵嶺還這么夸人呢。

  白云:拿禮物,過節了,給你帶個紀念品,你這小輩兒的你說……(黑土拿出飯盒)啥玩意兒這是,真是的你這人兒……(黑土拿出書)相當有紀念意義。

  崔永元:哎喲,大媽這《月子》都出版了。

  白云:看扉頁。

  崔永元:哎。

  白云:扉頁。

  崔永元:“謹以此書送給鬧心的小崔,愿你看完此書……一覺不醒,白云大媽雅正。”謝謝!

  白云:還有呢!還有呢!你拿……你給。(黑土拿出手絹)

  崔永元:哎喲,大叔!這不是那二人轉的手絹嗎?

  黑土:看扉面兒。

  崔永元:“轉一轉,搖一搖,天天鍛煉準睡著,黑土雅正。”謝謝大叔大媽,你看還給我帶禮物,謝謝您。

  黑土:好幾年沒見了,你大媽就合計你說帶點啥好給孩子……(看白云,回自己座位)

  白云:哎呀,俺們呀,就是揪心你這沒有覺啊。

  崔永元:哎呀,大叔大媽還關心我這睡覺問題哈。你們二老睡眠質量怎么樣?

  黑土:我沾枕頭就著,呼呼的。

  白云:沒心沒肺的人睡眠質量都高。

  崔永元:是啊,像我這小心眼兒的才睡不著呢。

  白云:沒說你。

  崔永元:啊,大叔啊,您這六年快樂嗎?

  黑土:快樂!我天天唱二人轉,跟十來個老娘們……(白云瞪黑土)

  白云:他搞他的民間藝術,我整我的出版物。生活上俺們互相關心,事業上互相幫助,怎么跟你形容呢……

  黑土:湊合過唄,還能離咋的?

  崔永元:其實啊,我都聽說了,大叔大媽感情上出了些問題。

  白云:緋聞,絕對的緋聞,沒有新聞的領導不叫領導,沒有緋聞的名人那算不得名人,做人難,做女人難……

  黑土:做一個名老女人……難

  崔永元:大家都看到了吧,這大叔是一肚子實話說不出來啊,幸虧我還準備了一招。哎,咱換個方式,大叔大媽。我問大叔的時候大媽把這耳機戴上,問大媽的時候呢,大叔把這耳機戴上。好不好?聽聽音樂,放松放松。

  白云:給他扣上。

  崔永元:來,戴上。

  黑土:(戴上)哎呀呀(摘下),這聲兒太大了!

  白云:叫你扣上你扣上,你咋那么多話呢?嘿嘿,問吧,崔。

  崔永元:哎,大媽,你們這次到北京時怎么來的?

  白云:俺們……搭專機來的。

  崔永元:那太貴了,那我們報不起。

  白云:不用報,都小錢兒,現在,有錢,瞅這穿的,相當有錢,嘿,太有錢了,哎呀,這都是挺貴呀……

  崔永元:您這是貂皮!

  白云:錯!貂絨。

  崔永元:特別貴吧?

  白云:不貴,四萬。

  崔永元:四萬還不貴啊?大媽真舍得給自己花錢!

  白云:女人嘛,對自己下手就要狠一點兒。

  崔永元:那我再問問大叔?

  白云:行。

  崔永元:您聽聽音樂。

  白云:問你了,該你了。

  黑土:這聲兒挺大的。

  崔永元:大叔啊,聽說你們這次到北京是搭專機來的?

  黑土:啊,是搭拉磚拖拉機過來的。

  崔永元:那得多冷啊。

  黑土:穿得多啊,這都扛風,你看她這衣服。

  崔永元:大媽這衣服挺貴的吧?

  黑土:老貴了!四十一天租的。

  崔永元:租的?怎么樣?有效果吧?還得這么問。啊,我再問問大媽。您聽聽音樂。

  白云:這底下咋都笑呢?我看這里有事兒,你看我點兒手勢。

  黑土:明白。

  白云:你問吧,崔。

  崔永元:大媽,咱說說您這書吧。

  白云:書啊?

  崔永元:嗯。

  白云:說書那可有的說了。那,從哪兒說起呢?

  崔永元:就從,簽字售書說起吧。

  白云:簽字售書啊?

  崔永元:啊。

  白云:簽字售書那天那家伙那場面那是相當大呀!那真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呀。那把我擠桌子底下去了,那一摞兒書都倒了。

  崔永元:噢。那我再問問大叔?

  白云:行。問你,我那書、書。

  崔永元:啊,大叔啊,大叔啊,大媽簽字售書那天,您也在現場吧?

  黑土:沒簽字售書啊。

  崔永元:沒有嗎?

  黑土:全白送的么!

  崔永元:那,大媽剛才說“人山人海”?

  黑土:哎呀媽,一聽說白送的全鄉都去取書去了,回去全糊墻了,那家,是左一層右一層,左一層右一層,后來,上廁所一看,還有這么厚一摞兒書呢。(二老擊掌)

  崔永元:大媽,把耳機給我吧。

  白云:智商相當高。

  黑土:對。

  崔永元:是這么回事啊,剛才呀,我問大叔大媽問的是同樣的問題。

  白云:是!

  崔永元:可是你們倆回答呀……

  白云:嗯。

  崔永元:一點兒不一樣。啊,我戴上耳機聽聽音樂,你們自己對一對啊。

  白云:不,怎么的,你怎么說的?咱怎么來的?

  黑土:坐拖拉機過來的。

  白云:我這衣服呢?

  黑土:四十一天租的。

  白云:我那書呢?

  黑土:我都按你那比劃的,你不說全糊墻了嗎,最后廁所還有看書啥的。

  白云:說了不讓你啥實話都往外嘞,你咋記不住呢?

  黑土:那你沒辦法,他那玩意兒給扣住了。這孩子學壞了呢!我說他兩句兒去。小崔呀。

  黑土:你戴上。(豎拇指)你學壞了你呀,你這招兒太陰了!你不怪睡不著覺,心眼兒太多了你,該,啊!

  崔永元:啊,謝謝啊!

  白云:他們主持人都這樣兒!這么的吧,從現在開始你一聲兒不許吱,一聲兒都不吭,聽見沒,記住沒?說話呀!

  黑土:你不不讓說話嗎?!

  白云:跟你合作太難了,你說,這輩子沒有過默契!崔呀,摘了吧。

  崔永元:哎(摘耳機)。

  白云:咱接著嘮。

  崔永元:好!那我就,再問大叔一個問題。(黑土向崔永元示意不能說話)
  
  崔永元:啊?

  白云:嗯?

  崔永元:啊,怎么了大叔啊?(黑土捂著嘴)

  白云:啊,他胃疼。說你胃疼呢。(黑土捂肚子)
  
  白云:這咋還下垂了呢?

  黑土:(捂著胃)胃在哪兒呢?

  崔永元:啊呀,大媽您家教真嚴哪!您讓大叔哪疼他就哪疼啊。

  白云:沒有,他,身體不舒服,你問我唄。

  崔永元:我剛才看了您這書啊,第一章,就叫《回家》。說的就是上次做完節目回鐵嶺的時候,那場面,特別壯觀吧?

  白云:那怎么叫“特別”壯觀呢?那是“相當”壯觀哪!那家伙,那場面大的,那真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那……

  黑土:小崔我求求你,我把這玩意兒戴上吧!

  白云:(摘下耳機)我說的都是假的是不?

  黑土:真的。

  白云:你聽不下去是不?

  黑土:能。

  白云:那你扣它干啥呀?!

  黑土:胃疼。

  白云:咋這么煩人呢你說?崔,你接著問,啊。甭理他,沒見過世面。

  崔永元:我知道,其實大媽成了名人以后見世面挺多的,參加的活動很多吧?

  白云:那是“相當”多。一天到晚,俺們就是到處演出,四處演講,還給人剪彩。

  崔永元:出場費也不少吧?

  黑土:她八十,我四十。

  白云:都稅后。

  崔永元:那都給哪剪彩呀?

  白云:都是,大中型企業。

  黑土:大煎餅鋪子、鐵匠爐啥的。

  白云:啊……俺們那圪垯有個挺老大個養雞場,那都是我剪的。

  黑土:是,她剪完就禽流感了,第二天。當時,死了一萬多只雞,最后送她個外號,叫“一剪沒”。

  白云:那不說話能憋死你不?能憋死你不?!

  黑土:我能憋瘋。

  白云:怎么那么煩人呢你說你這人……

  黑土:說點兒實話……

  白云:我不稀得說你那些事兒就拉倒了你,給你留著面子。(向崔永元)我不稀得說他!你說就他吧,就好給人出去唱歌,你這嗓子能唱嗎?那天呢,就上俺們敬老院給人家唱去,攏共底下坐著七個老頭兒,他“嗷”一嗓子喊出來,昏過去六個。

  崔永元:那不還有一個呢嗎?

  白云:還有一個是院長,拉著我手就不松開,那家伙可勁兒搖啊,“大姐呀,大哥這一嗓子太突然了,受不了哇,快讓大哥回家吧,人家唱歌要錢,他唱歌要命啊!”

  黑土:你好!你得得瑟瑟還上精神病院給人講演去了。

  白云:嗯。

  黑土:講一天一宿。

  白云:怎么的,精神病都出院了。

  崔永元:有效果。

  黑土:大夫瘋了。

  白云:哪大夫瘋了,我問你?

  黑土:崔大夫就瘋了。

  白云:哪崔大夫?!

  黑土:就小崔大夫。

  白云:怎么說話那么不負責任呢你說你……崔啊,千萬別吃心,他沒說你。說話這么……這老年癡呆呢,出門兒忘吃藥了你。崔,咱接著嘮,嘮文學方面的,省著他插嘴。怎么那么煩人呢你說你……

  崔永元:那,那大媽,咱就還說說您這書?

  白云:嗯。

  崔永元:我聽說您那個《月子Ⅱ》正在創作當中。

  白云:還有十萬多字就截稿兒了。

  黑土:哎呀媽呀……

  白云:怎么的?!

  黑土:胃疼。

  白云:忍著!(向崔永元)你問!

  崔永元:哎喲!(書掉地上)

  白云:問吧,崔。你接著問。

  崔永元:我聽說,那個,讀者特別期待?

  白云:怎么說“特別”期待呢?那是“相當”期待呀!那家伙,那,看完《月子I》就想看《月子》,都擱那憋著呢。

  黑土:那,這話是真的。那憋得是“相當”難受啊!那村長啊,就上俺家就堵著門兒就告訴你:“別讓你媳婦兒遙哪亂走了,趕緊寫《月子》吧,村頭廁所可沒紙了。”

  白云:小崔,我懇請你們中央電視臺封殺我,走了,不錄了。

  崔永元:哎,大媽怎么又走了?

  黑土:干啥呢?

  崔永元:別吵,別吵,又走了?

  白云:你說干啥呀?你說我本來還想指著這節目再火一把呢,這家伙讓你給扒得……都直播出去了,都看著呢!

  崔永元:沒事兒,這節目收視率低。

  白云:低也不行啊,我白云大小也是個名人兒,走了。

  黑土:走吧!得瑟什么玩意兒你?!你白云什么名人兒,那就是個人名兒!你說你咋這樣兒呢?你這就,錄完一回“實話實說”,你咋這就把你禍害成這樣呢,啊?咱就是農村小老頭兒小老太太,咱寫啥書啊?小學還沒畢業呢就寫書啊!你看這家七天憋出六個字兒。

  白云:怎的?

  黑土:都不愛說你,你就老老實實兒就得了唄。你這活得多累,你這樣兒啊?你飄吧,你說不上哪天風大,把你這塊兒云彩飄走了。

  白云:怎么的?你黑土有能耐也飄啊。

  黑土:我飄起來是沙塵暴。你走吧,啊。崔啊,對不起噢。

  崔永元:沒事兒。

  黑土:你大媽已經不是你六年前那大媽了,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

  崔永元:怎么聽著那么別扭?

  黑土:你別別扭。不剩最后一句了么,大爺給你錄,好不好?你坐著吧,我說。

  白云:最后一句話我還想好了呢,還沒說呢,我也說,怎么的?

  黑土:你不走嗎?

  崔永元:哎呀,你看哪,本來這節目收視率就低,你說要把這播出去,那收視率“相當”高了就。哎,大叔大媽呀,我們這節目改了,結尾它不是每人一句話了,它是才藝表演。你看,二人轉這扇子我都給你們準備好了,一人一把,這是您的。

  白云:我不要,都給他!

  黑土:“作家”,不能要這玩意兒。

  崔永元:才藝表演嗎,您……您看我給你帶個頭兒,二人轉的手絹兒。(鼓弄手絹)

  黑土:你這才藝表演擦玻璃呢?這玩意兒它也不應該是那么個事兒。它應該是這么回事兒,這就接住,你看。(表演手絹)

  崔永元:嘿!

  黑土:你看看,看看。這玩意兒吧,撇出去,接回來。

  崔永元:嘿,好。哎,咱歡迎大叔給咱來一段二人轉好不好啊?

  黑土:我沒帶人兒。

  崔永元:大媽在呢么。

  黑土:她不能唱。

  白云:也沒人請我呀。

  崔永元:請請。

  黑土:老蒯。(遞扇子)

  白云:小樣兒。

  黑土:你干啥去啊?

  白云:換衣服。(表演二人轉)  

  黑土:老伴兒啊!

  白云:干啥?

  黑土:快來呀!

  崔永元:來,給大叔大媽加加油!

  黑土:快來,好些年沒唱了!

  白云:唱好嘍,走著。(唱)  

  白云:正月里來迎春花兒開啊。

  黑土:白云黑土來到了電視臺呀。

  白云:說起了以往的事兒,

  黑土:嘮不到一塊兒。

  白云:他說黑我說白,

  黑土:她裝相我拆臺呀。

  白云:當著小崔抹不開啊,

  黑土:實話不敢說出來呀。

  白云:黑土:嘚兒啦喂喲咿兒喲啊。

  崔永元:本來都挺實在的,

  黑土:為啥你出點小名兒,

  白云:黑土:人就飄起來啊,嗯哎哎哎喲。

  白云:開水它不響,

  黑土:響水它沒開呀。

  崔永元:捅破了窗戶紙把嗑兒嘮明白。

  白云:本本分分,

  黑土:實實在在。

  白云:黑就是黑,

  黑土:白就是白。

  崔永元:黑白不能倒過來呀。

  白云:黑土:困了你就趕緊睡,睡好了你就醒過來吧。嘚兒啦喂喲咿兒喲啊,嘚兒啦喂喲咿兒喲啊

  白云:祝愿大家,

  白云:黑土:輕輕松松樂樂呵呵健健康康痛痛快快,奔向人生大舞臺呀。嗯哎哎哎喲

平特心水报图 如意彩游戏 吉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排列5开奖l结果 海王捕鱼怎么提现 湖北快三遗漏一定牛l 吉林快3技巧 北京快三跨度走势图一定牛 威海股票配资 百姓网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手机版 2014曾道人特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