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東邪西毒臺詞

東邪西毒臺詞

  東邪西毒臺詞

  歐陽峰(獨白):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甚么叫忌爐,我不會介意他人怎樣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歐陽峰(獨白):我還以為這世界上有一種人不會有忌爐心的,因為他太驕傲啦,在我出道的時候,我認識一個人,因為他喜歡在東邊出沒,所以很多年之后,他有個綽號叫東邪。
  
  歐陽峰(獨白):今年玉黃臨太歲,到處都有旱災,有旱災的地方一定有麻煩,有麻煩那我就有生意.我叫歐陽峰,我的職業是替人解決麻煩,就是幫助別人解除煩惱。
  
  歐陽峰(自言自語):看來你的年紀也有四十出頭了,這四十多年來,總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見,有的人曾經對不起你,也許你想過要殺了他們,但是你不敢。哈,又或者你覺得不值,其實殺人,很容易。我有個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過最近生活有點困難,只要你隨便給他一點銀兩,他一定可以幫你殺了那個人,你盡管考慮一下。其實殺一個不是很容易,不過為了生活,很多人都會冒這個險。
  
  歐陽峰(獨白):離開白駝山之后,我去了這個沙漠,開始了另一種生活。
  歐陽峰(獨白):初六日,驚蟄。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一個人來找我喝酒,他的名字叫黃藥師。這個人很奇怪,每次總從東邊而來,這習慣已經維持了好多年。今年,他給我帶了一份手信。
  
  黃藥師:不久前,我遇上一個人,送給我一壇酒,她說那叫"醉生夢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忘掉以做過的任何事。我很奇怪,為什么會有這樣的酒。她說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那你說這有多開心。這壇酒本來打算送給你的,看起來,我們要分來喝了。
  
  歐陽峰(獨白):對于太古怪的東西,我向來很難接受,所以這壇"醉生夢死"我一直沒有喝。可能這酒真的有效,從那天晚上開始,黃藥師開始忘記了很多事情。
  
  歐陽峰:你還記得我們怎樣認識的嗎?
  黃藥師:我想不起來了。
  歐陽峰:那你還記得是怎樣來這的嗎?
  黃藥師:我也不記得了。
  歐陽峰:你為什么老看著那鳥籠。
  黃藥師:因為很眼熟。
  
  歐陽峰(獨白):那天晚上他喝得大醉,第二天大清早就走了。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拿那壇"醉生夢死"給我,但我看得出他有心事,每次見了我之后,他都去見一個人。
  歐陽峰(獨白):一個月之后,黃藥師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那是他好朋友的故鄉。在他朋友成親那年,黃藥師曾經在那兒住了一段時間。有一天他朋友離開了家,這次以后,黃藥師就再也沒有去過。
  
  黃藥師:能不能請你喝碗酒?
  盲劍客:我今天只想喝水。
  黃藥師:我以前好象見過你?
  盲劍客:何止見過,你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啦。你來這兒干什么?
  黃藥師:前不久,我遇到一個人,她送給我一壇酒,她說叫“醉生夢死”,喝了之后,不管以前干過什么也會全忘了。我很奇怪,為什么會有這樣的酒,我喝了之后發覺真的很有效,不知你有沒有興趣試試?
  盲劍客: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別嗎?酒,越喝越暖,水會越喝越寒。
  黃藥師:我們還會再見嗎?
  盲劍客:不會!
  
  盲劍客(獨白):我曾經發過誓,如果再讓我碰到這個人,我一定會殺了他。但是我沒有這樣做, 因為我見他的時候,眼睛已經看不見東西了。
  
  (故蘇城外小酒店)
  店小二:到底你是男還是女的。
  慕容燕:堂堂大燕國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你竟敢如此冒犯我,信不信我殺了你!
  
  黃藥師:你喝醉了。
  (慕容燕拔劍刺傷了黃藥師)
  黃藥師:哈哈哈......
  
  歐陽峰(獨白):一個人的記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為你可能忘記你的仇人。那天,黃藥師差點死在一個人手上。
  每年總有幾個月,人們好像不愿死似的。翌年立春后,我一直沒有買賣,整個月,只有一個人來找我。
  
  慕容燕:我想你替我殺一個人,他的名字叫黃藥師。
  歐陽峰:他是當今數一數二的劍客,我看想殺他并不容易。
  慕容燕:只要可以殺死他,我不惜任何代價。但我有一個條件,他一定要死在我手上,而且是最痛苦的死法。
  歐陽峰:你為什么這么的恨他?
  慕容燕:因為一個女人,他拋棄了我的妹妹。
  
  歐陽峰(獨白):他的名字叫慕容燕,自稱是慕容公子的后人。他和黃藥師在姑蘇城外的桃花林一見如故。那天黃歷上寫著:初四,立春,東風解凍。就是說一個新的開始。有一天晚上,黃藥師跟他開了個玩笑。
  
  黃藥師:如果你有個妹妹,我一定娶她為妻。
  慕容燕:好,我們一言為定。你千萬別后悔,要是你后悔的話,我一定殺了你。
  
  歐陽峰(獨白):之后他們定了個日子,約好在一個地方見面,結果黃藥師沒有赴約。
  
  慕容嫣:我哥哥是不是找過你?
  歐陽峰:你哥哥是誰?
  慕容嫣:他的名字叫慕容燕。
  歐陽峰:他好象來過。
  慕容嫣:他是不是要你幫他殺一個人。
  歐陽峰:我忘了。
  慕容嫣:要是你真敢殺他,我一定會殺了你。
  歐陽峰:你哥哥出手闊綽,不答應他豈不是損失太大?這年頭這么舍得花大錢殺人的人,不多。
  慕容嫣:只要你不答應他,我可以付你雙倍價錢來補償你的損失。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得替我殺一個人,他就是我哥哥慕容燕。
  歐陽峰:你兄妹倆的感情真怪,你真的這么憎恨你哥哥嗎?
  慕容嫣:對!因為他不讓我和黃藥師在一起,他覺得我是屬于他的。所以,他一定要死!
  
  慕容燕:我妹妹是不是來找過你?
  歐陽峰:不錯。
  慕容燕:不要對她有非份之想,否則我連你都殺掉。
  歐陽峰:你挺關心你妹妹的。
  慕容燕:她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只不過想保護她。她來找你做什么?
  歐陽峰:她叫我殺一個人,名字叫慕容燕。
  慕容燕:一定是黃藥師教她這樣做。
  歐陽峰:就算沒有黃藥師她也會這樣做,因為她要離開你。
  慕容燕:我不會讓她離開我的,除非我死掉。
  
  慕容嫣:你今天見過我哥哥?
  歐陽峰:他告訴你了。
  慕容嫣:為什么還不動手。
  歐陽峰:我怕收不到錢。殺你哥哥并不難,因為他有弱點。你知道是什么嗎?就是你。我告訴他要殺他的人是你,就是想看一下他的反應。既然他反對你和黃藥師,可能是他喜歡你,如果是的話,喜歡你到什么程度?
  慕容嫣:他要我一生一世跟他在一起。
  歐陽峰:那他真的喜歡你。
  慕容嫣:可惜我不喜歡他,我喜歡的人是黃藥師。
  歐陽峰:那他豈不是很傷心?
  慕容嫣:讓他傷心去吧!既然我這么不開心,為什么不找一個人陪我。我就是要他嘗嘗得不到一個人的滋味。
  歐陽峰:你很殘忍。你不怕他死嗎?
  慕容嫣:我就是想他死!哈......為什么你會跟我說這些話!
  歐陽峰:你哥哥問我的那一個問題,我想了很久,終于想到了:你要一個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喜歡的人。但是我不可以這樣做,如果我殺了你,我找誰要錢呢?對不對?
  慕容嫣:有人要追殺我!
  歐陽峰:無緣無故怎會么有人要殺你?
  慕容嫣:因為,他們說我是黃藥師最喜歡的女人。別讓他們殺我!
  
  歐陽峰(獨白):那天晚上,那個女人一直不肯走。我看見她這么驚慌,就給她喝了一點酒,后來她就睡著了。
  
  慕容燕:你把我妹妹藏到哪里去了?
  歐陽峰:為什么你這么肯定我收留了她?
  慕容燕:我知道她曾經來找過你,之后就沒有人再見過她了。
  歐陽峰:有天晚上她來找我,她說她被追殺,求我收留她,后來她就走了。她不是回家了嗎?
  慕容燕:我妹妹跟人無仇無怨,無緣無故怎么會有人要人追殺她。
  歐陽峰:好象說,是因為她是黃藥師最愛的女人。
  慕容燕:笑話!他要是喜歡她的話,為什么要離開她。
  歐陽峰:有些人是離開之后,才會發現離開了的人才是自己的最愛。也許黃藥師就是這種人。
  慕容燕:他不是!
  歐陽峰:為什么那么肯定。
  慕容燕:因為他已經喜歡上了另外一個女人!
  
  歐陽峰(獨白):一個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會找個借口掩飾自己。其實慕容燕、慕容嫣,只不過是同一個人的兩個身份,在這兩個身份后面,躲藏著一個受了傷的人。
  
  歐陽峰:你喝醉了,慕容兄。
  慕容嫣:慕容兄?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么慕容兄,我是堂堂大燕國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我的名字叫慕容嫣,你究竟是什么人?
  歐陽峰:你不認識我了嗎?
  慕容嫣:你曾經說過要娶我為妻,我又怎會不認得呢?
  歐陽峰:我有說過這樣的話嗎?
  慕容嫣:當日你作客姑蘇,我跟你在桃花樹下喝酒,你借醉撫摸我的臉,你說,如果我有個妹妹,你一定娶她為妻。你明知我是女兒之身,為什么要這樣做。
  歐陽峰:喝醉之后說的話你怎可以認真呢?
  慕容嫣:因為你的一句話,我一直等到現在。我曾經叫你帶我走,但是你沒這么做,你說你不能同時喜歡上兩個人。你愛的那女人是慕容嫣,那你為什么現在又喜歡上另外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嗎,我曾經找過那個女人,因為有人說你最喜歡的女人是她,我本來想殺了她,后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不想證明她就是。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喜歡的女人是不是我,現在我已經不想再知道啦。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起,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人不是我。嗚嗚嗚......
  
  歐陽峰(獨白):那一夜過得特別長,因為我好象同時在跟兩個人在說話。后來,我再也分不清她是慕容燕,還是慕容嫣。
  
  歐陽峰:慕容燕?慕容嫣?
  慕容嫣:告訴我,你最喜歡的女人是哪一位?
  歐陽峰:就是你啦。
  
  歐陽峰(獨白):以前也有人這樣問過我,但是我沒有回答,換了是黃藥師的身份,我覺得這幾個字其實并不是很難說出口。
  歐陽峰(獨白):那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又感覺到有人摸我。
  歐陽峰(獨白):我知道她想摸的人不是我,她只不過當我是另外一個人,我有何嘗不是呢?她的手很暖,就跟我大嫂的手一樣。
  
  歐陽峰(獨白):那天起,沒有人再見過慕容燕或者慕容嫣。數年后,江湖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劍客,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只知道他喜歡跟自己的倒影練劍。他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叫獨孤求敗。
  
  歐陽峰:你找我?
  孝女 :我想找人提我弟弟報仇。
  歐陽峰:他出了什么事?
  孝女 :幾天前有一群刀客經過我家門口,我弟弟他年少無知,得罪了其中一個人,他們就殺了我弟弟。
  歐陽峰:官府不管了嗎?
  孝女 :因為他們是太尉府的刀客,官府也不敢追究。
  歐陽峰:你出得起多少錢?
  孝女 :我家里很窮,根本就沒有什么錢,只剩下這籃雞蛋,和一只小驢,這只驢是我娘親生前留給我的嫁妝。
  歐陽峰:如果你有心替你弟弟報仇,你要籌一筆錢,沒有人會為了一只驢子去得罪太尉府的刀客。報仇是要付出代價的。要是你長得難看,我勸你死了這條心。以為我對你有什么企圖,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要賣,你會比那驢更值錢。明白我的意思嗎?
  孝女 :我不會這樣做的。要是你嫌錢少,我會一直等下去,我想一定會有人肯幫我。
  
  歐陽峰(獨白):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要為弟弟報仇,還是沒事可干。每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信念,在別人來看是浪費時間,她卻覺得很重要。從這里看下去,她好象一個人。(想起了大嫂)
  歐陽峰(獨白):往后的幾個晚上,我做的是同一個夢,我夢見我家鄉的桃花開了。我忽然間想起,原來我已經有很多年沒回去白駝山了。
  
  歐陽峰:你的眼睛有問題嗎?
  盲劍客:從小我的眼睛就不好,大夫說我三十歲就會失明。
  歐陽峰:你今年貴庚了?
  盲劍客:剛好三十歲。
  歐陽峰:那還來干什么。
  盲劍客:每年的春天,鄉下的桃花都會開得很燦爛,我想在我失明之前,再去看一次,可惜盤川已經用完了。聽說你專門替別人解決麻煩,可以幫我嗎?
  歐陽峰:幾個月之前我有個朋友在這里殺了一幫馬賊。聽說馬賊的兄弟最近會回來找他報仇,可惜我那個朋友已經走了。附近的人擔心會殃及池魚,愿意出一筆錢找個高手殺了他們。
  盲劍客:聽說這一帶有一個人的刀很快,不知道他在不在。
  歐陽峰:你找他干什么?
  盲劍客:想看看是他的刀快還是我的劍快。
  
  盲劍客:我就不應該來這兒。
  刀客 :你現在后悔太晚了。
  盲劍客:留只手行嗎?
  刀客 :不行!要留,留下你的命。
  (盲劍客一劍殺死刀客)
  盲劍客:你誤會了。我說我不該來是因為你不是我的對手,我說留只手,你卻要把命送給我。
  
  孝女 :你可不可以幫我。
  歐陽峰(獨白):他雖然是一個落泊的劍客,但他的生活很有規律,每天都會來這里喝一杯酒,吃兩碗飯,到太陽下山的時候他就會走。
  
  歐陽峰:你為什么老看著那個女人?
  盲劍客:因為她使我想起另一個人。
  歐陽峰:你老婆?
  歐陽峰:既然這么想她,又何必四處飄泊呢?
  盲劍客:她愛上了我最好的朋友。
  盲劍客:馬賊什么時候到?
  歐陽峰:大概是一兩天吧。
  盲劍客:希望他們快點到,要是太遲回去的話,桃花都謝了。
  
  歐陽峰(獨白):花什么時候開是有季節的,馬賊什么時候到卻沒有人知道。他每天都在城外等,我發現他越等越晚。雖然他每天晚上都點一盞油燈,但我知道,他晚上看不見東西。
  
  孝女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
  孝女 :你很想回鄉下去嗎?
  盲劍客:是。
  孝女 :你成親了嗎?
  盲劍客:為什么這么問?
  孝女 :我猜你一定很喜歡你老婆。
  盲劍客:可以這么說。
  孝女 :既然這樣,為什么不留在她身邊?
  
  盲劍客:可以再請我喝碗酒嗎?
  歐陽峰:你今晚這么有雅興?
  盲劍客:我怕明天沒機會再喝了。
  歐陽峰:我想他們,破曉時分才會到,我幫你準備好了燈籠。
  盲劍客:有沒有燈籠對我來說并不重要。
  歐陽峰:你已經看不到東西了?
  盲劍客:太陽猛烈還能看見,希望明天天氣會好一點。如果日落后還不見我回來,麻煩你替我找一個人,他的名字叫黃藥師,告訴他我鄉下還有一個人在等他。
  
  (臨出發殺馬賊前狂吻了孝女)
  盲劍客(獨白):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做,但我不能控制自己。我走的時候,那女人的眼淚在我臉上慢慢干了,不知道那個女人會不會為我流眼淚呢?
  
  盲劍客(獨白):我以前聽人說過如果刀快的話,血從傷口噴出來的時候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想不到第一次聽到的是我自己流出來的血。
  
  黃藥師(獨白):那天晚上之后,我的那位朋友再也沒有來過,我是為他而來的,但是他到死也沒有原諒我。
  
  歐陽峰(獨白):這人的名字叫洪七,他是的刀很快,但他不喜歡穿鞋。我知道他可以幫我賺很多錢,但是我一直都不喜歡這個人,因為我命書中有一句話"尤忌七數,是以命終"。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他剛從鄉下出來。
  
  歐陽峰:知不知道為什么我請你吃飯?
  洪七 :不知道
  歐陽峰:因為我知道你肚子餓。其實我留意你很久啦,我看見你蹲在那座破墻下,半天也沒動過,看你又不象是生病。你這種年青人我見的多啦,懂一點武功就以為可以橫行天下,其實走江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會武功,有很多東西不能做。你不想耕田吧?又不恥去打劫,更不想拋頭露面在街頭賣藝,你怎么生活?武功高強也得吃飯的。有一種職業很適合你,既可以幫你賺點銀兩,又可以行俠仗義,你有興趣嗎?你呀,考慮一下,不過要快一點,你知道,肚子很快會餓的。
  
  洪七來了沒多久,上次那群馬賊又回來了。在我帶他去見那群村民之前,我替他買了一雙鞋,因為有穿鞋的和不穿鞋的刀客,價錢相差很遠。
  
  歐陽峰:怎么,你們覺得十兩銀子這價錢很貴嗎?那么你們可以找幾個便宜的,那邊有幾個沒穿鞋子的,你給他幾兩銀子他們就已經很開心啦。哪些連鞋都沒有的刀客,你對他們有信心嗎?萬一他們失手了,讓馬賊知道原來是你們指使的,你們想那幫馬賊會怎么樣?我不敢說我這位朋友武功比他們都好,我現在跟你們說的是你們一家大小二十多口人命的安全,至少在這方面,你們該相信一個穿鞋的人吧。
  
  歐陽峰(獨白):為了不想重蹈覆轍,我帶洪七去了一個地方。
  
  洪七:你帶我來看死尸干什么?
  歐陽峰:因為死尸會說話的。前兩天,他在這里伏擊馬賊,以為可以消滅他們,誰知死的是他自己。取他性命的是這一刀,很明顯跟其它傷痕不同,是從右至左,他全身只有一個刀傷,也就是說其中有一個人只出了一刀,就了結他的性命,所以你對付這群馬賊,要留意一個人,一個用左手拿刀的人。
  洪七: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帶人來看我,我不想做一條懂說話的死尸。
  
  十五日,晴,有風,地官降下,定人間善惡,有血光,忌遠行,宜誦經解災。
  
  歐陽峰(獨白):通常拿了錢看也不看的人,他們的錢很快就會花光,但洪七數得很仔細,我知道這種人我知道不會留在我身邊太久。
  
  初十日,立秋,晴,涼風至,宜出行、會友,忌新船下水。
  
  歐陽峰:洪七?他走了,我想他不會回來了,你到別的地方找他吧。
  歐陽峰:你明白我說什么嗎?
  
  歐陽峰(獨白):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越是單純的女人越直接,她知道她丈夫根本沒有離開,因為洪七是不會拋下他的駱駝不理。
  
  洪七 :我叫你在鄉下等我,你老跟著我干啥,回去!回去!
  洪七妻:我不回家!
  洪七 :你回家吧!回家!回家!走!趕快走!
  
  歐陽峰:那個女人在外面等了你好幾天了。
  洪七 :趕她不走,有什么辦法!難道要我帶著老婆闖蕩江湖嗎?
  歐陽峰:嘻,誰說不行啊,事在人為。
  歐陽峰:我曾經象你一樣,一心打天下,以為能拋下自己的女人,誰知道等我回家才發覺,她做了我嫂子了。
  
  歐陽峰:你天天來找我也沒用,沒錢,我也幫不了你,你回去想想別的辦法吧。
  孝女 :我求求你啦。
  歐陽峰:你求我是沒用,我只不過是一個中間人,要求的人是你自己。
  
  十五,有雨。土黃用時,曲星,宜沐浴,忌遠行,沖龍煞北。
  
  歐陽峰(獨白):如果我是那群太尉府的刀客,我一定死不瞑目,原來這么多條命加起來,只不過值一個雞蛋。
  
  歐陽峰:為了一個雞蛋而失去了一只手指,值得嗎?
  洪七 :不值得!但是我覺得痛快,這才是我自己。本來我應該沒事,但是我的刀沒以前快。我以前快是因為我直接,認為對就去做,從來不會想什么代價。我以為我這一輩子都不會變,直到那個女孩來求我,我才發覺我完全變了,我竟然沒有答應她,因為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答應。那天,我很失望,我覺得我已經和你混在一起,變成一個人,沒有了自己。我不想跟你一樣,因為我知道歐陽峰絕對不會為一個雞蛋去冒險,這是我和你的分別。
  
  孝女 :你能不能救救洪七?
  歐陽峰:聽說他病得很厲害。
  孝女 :能不能請個大夫給他看看?
  歐陽峰:請大夫要錢的。可惜我家沒有雞蛋,如果有我可以給你幾只,你知道你最擅長用雞蛋請人做事的。
  歐陽峰:我是不會救他的,因為他不聽我的話。他弄成這樣子,全因為你,不如你去救他。我知道你不到山窮水盡是不會來求我的,我在這兒等著你來求我。你曾經說過,你不肯為別人犧牲自己,我看你這次會不會說得出做得到。
  
  洪七 :你在想什么呢?
  孝女 :沒什么。
  洪七 :不要為我做任何事。如果這次我真的死了,我也會死得很高興。我幫你是為了那雞蛋,雞蛋我已經吃了,你沒欠我什么,別做傻事。記住,還有人在等你。
  
  歐陽峰(獨白):后來,我再也沒有再見過那個女人。
  
  洪七 :以后我再也不能用刀了。
  歐陽峰:不一定要用刀,赤手空拳也能殺人。你不過是少了根手指,這也沒什么,好歹還有份差事。怎么,想回家鄉?要是為了這個就想回家鄉,為什么當初你又你要出來。
  洪七 :這個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
  歐陽峰:是另外一個沙漠。
  
  每個人都會經歷這個階段,看見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去山后面,你會發覺沒有什么特別,回頭看會覺得這邊更好。但是他不會相信,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試試是不會甘心。
  
  歐陽峰:你打算上哪兒?
  洪七 :去一個我沒去過的地方,希望闖出個名堂。如果你以后在江湖上聽說一個九指的英雄,那一定是我。
  歐陽峰:她呢?
  洪七 :帶她一起去吧。像你說的,事在人為,誰說過不準帶老婆闖蕩江湖,對不對!
  
  歐陽峰(獨白):我終于明白那個女人為什么喜歡洪七,可能是因為他夠簡單。看著他們走的時候,我的心在妒忌,我曾經也有過這樣的機會,不知為什么卻放棄了。
  歐陽峰(獨白):他走那天,風是向南面吹的,他故意逆風而行。我記得那一天是十五,黃歷上寫著:失星當值,大利北方。
  (三年后,洪七加入丐幫,終成丐幫幫主,號稱北丐,晚年與歐陽峰決斗于大雪山,結果相擁而亡。)
  
  歐陽峰(獨白):洪七走了之后,天一直在下雨。每次下雨,我就會想起一個人,她曾經很喜歡我。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其他原因,每次我要離開她遠行的時候,天都會下雨,她說是因為她不高興。后來她嫁給了我哥哥,她結婚那天,我離開了白駝山。
  
  大嫂 :就算明天再問我,答案還是一樣,我不跟......
  歐陽峰:有句話,過了今天晚上我再也不會說。你跟不跟我走!
  大嫂 :你也不會好過。不跟!你記住,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嫂子,以后可以拉我手的人只有一個,就是你哥哥,其他的人沒有資格!
  
  歐陽峰:為什么老看著我的汗巾?
  桃花 :這條汗巾是我丈夫的,為什么在你這里。他是不是已經死了?
  桃花 :這東西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
  
  歐陽峰(獨白):也許因為太久沒看過桃花,第二年的春天,我去了那個人的家鄉,我覺得很奇怪,那里根本沒有桃花。
  歐陽峰(獨白):我在離開的時候才知道,這地方本來就沒有桃花,桃花只不過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歐陽峰(獨白):聽到那個女人的哭聲,我突然間明白為什么黃藥師每年都來探望我一次。
  
  大嫂 :你覺得他奇不奇怪,也不理人,老是一聲不吭的,笑都不笑,但是如果你不理他,他又會呆呆的看著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分明心里想要,嘴巴卻不肯講出來,一定要你送到面前才肯要。最初想不管他,漸漸地也就不想遷就他了。
  
  黃藥師(獨白):雖然我很喜歡她,但是我不想讓她知道,因為我明白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每次她凝望著那小孩子,我知道她心里其實在想另一個人。我很妒忌歐陽峰,我很想知道被人喜歡的感覺是怎樣的,結果我傷害了很多人。
  
  
  黃藥師:我一直以為你們會在一起,為什么你不嫁給他?
  大嫂 :他從沒說過他喜歡我。
  黃藥師:有些話不一定要說出來。
  大嫂 :我只希望他說一句話,他都不肯說,他太自信了,以為我一定會嫁給他,誰知道我嫁給了他哥哥。在我們結婚那天,他要我跟他走,我沒答應。為什么要到失去的時候才去爭取?既然是這樣,我不會讓他得到。
  
  黃藥師(獨白):如果感情是可以分勝負的話,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贏了,但我很清楚,從一開始我就輸了。
  黃藥師(獨白):我是因為這個女人才喜歡桃花。每年桃花開的時候我都能看見她,我去探望歐陽峰,因為她想知道歐陽峰的消息,有了歐陽峰,我每年都可以找借口去看她一次。
  
  大嫂 :你知不知道現在對我來說什么最重要?
  黃藥師:要是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你的兒子。
  大嫂 :我以前也這么想,但是看著他一天天長大,我知道他早晚會離開我。索要我覺得什么都無所謂啦。以前我認為那句話很重要,因為我覺得有些話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一想,說不說也沒有什么分別,有些事會變的。我一直以為是我自己贏了,直到有一天看著鏡子,才知道自己輸了,在我最美好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人都不在我身邊。如果能重新開始那該多好啊!
  大嫂 :其實你跟他這么好,為什么不告訴他我在這里呢?
  黃藥師:我答應過你,所以我一直沒有說。
  大嫂 :你太老實了。
  
  黃藥師(獨白):沒多久,她就病死了。臨死之前,她把一壇酒交給我,要我帶給那個人,她希望歐陽峰可以忘記她。
  黃藥師(獨白):有人說一個人有煩惱是因為記性太好。那年開始,我忘記了很多事情,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我喜歡桃花。(六年后,黃藥師隱居東海桃花島,自稱桃花島主,號東邪)
  
  歐陽峰(獨白):立春之后,很快就到了驚蟄,每年這個時候會有位朋友來看我,但是他今年沒有來,沒多久,我收到一封白駝山來的信,我大嫂在兩年前的秋天,因為一場大病去世了.我知道黃藥師不會再來,可是我還繼續等,我在門外坐了兩天兩夜,看著天空在不斷的變化,我才發現,雖然我到這里很久,卻從來沒有看清楚這片沙漠,以前看見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甚么,我現在已經不想知道了,我是孤星入命的人,從小父母早死,只好跟著哥哥相依為命,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絕別人,因為這個原因,我再也沒有回去,其實那邊也不錯,可惜巳經不能回頭,我的命書里說過,夫妻宮太陽化忌,婚姻有實無名,想不到是真的。
  
  歐陽峰(獨白):那天晚上我忽然之間很想喝酒,結果我喝了那半壇"醉生夢死",好象平常一樣,我繼續做我的生意。
  
  歐陽峰(自言自語):“老兄看來你已經四十出頭了,這四十幾年來,總有些事你不愿再提,或有些人你不愿再見到,因為有些人對不起你,你就想殺了他們,但是你不敢。其實殺一個人是很容易的,一點也不麻煩。我有個朋友,他武功非常好,最近生活上有點困難,如果你能給他一點錢的話,他一定能幫你殺了他,考慮一下。不過要快,如果不是的話......”
  
  歐陽峰(獨白):沒有事的時候,我會望向白駝山,我清楚記得曾經有一個女人在那邊等著我。其實"醉生夢死"只不過是她跟我開的一個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的時候,你反而記得清楚。我曾經聽人說過,當你不能夠再擁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歐陽峰(獨白):不知道為什么,我常常做同一個夢。沒多久,我就離開了這個地方。那天,黃歷上寫著:驛馬動,火迫金行,大利西方。(翌年,歐陽峰重返白駝山,成一方霸主,號稱西毒)
 

  • 東邪西毒經典臺詞
  • 東京愛情故事經典臺詞
  • 搏擊俱樂部經典臺詞
分頁:123

平特心水报图 蓝月亮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黑马全人工计划网页版 梦册网七星彩解码 龙虎计划预测软件 2019中国女篮决赛时间 吉林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人工精准计划软件 北京pk10赛车预测软件 pk10刷水方案 双色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