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敦煌守護神——常書鴻讀后感

敦煌守護神——常書鴻讀后感

  敦煌守護神——常書鴻讀后感

  文/Fyswjb

  一個杭州人,為了學畫,不遠萬里去法國勤工儉學,數年后放棄在油畫界鵲起的名聲,回到日寇蹂躪下的故國。抗戰結束,好不容易安頓下來,一聲遠古的呼喚,又吸引他把家搬到西北陽關之外,斗風沙,摹古畫,數十年不輟。他,叫常書鴻;吸引他的,是敦煌。

  對于敦煌,我早就心向往之。最早知道這“大也,盛也”的所在,是從余秋雨的《道士塔》、《莫高窟》等散文,中學時的我,對王道士(1849-1931)發現石窟、倒賣經卷的故事讀了又讀,至今難忘。大學時選修“中西文化交流史”,老師第一句話就是“如果遇到搞敦煌的人,一定要尊重,這些人的學問大得無邊”。直到幾年前,在中國美術館看了“盛世和光——敦煌藝術大展”,才第一次積累了些感性認識。

  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世界,而敦煌學的創始人——無論羅振玉、還是王國維——都是浙江人,這本傳記文學的主人公——常書鴻(1904-1994)亦不例外。

  1923年,在西湖邊寫生時,他目睹雷峰塔的倒掉。1927年自費赴法,考取戴望舒曾就讀的里昂中法大學。1932年以優異成績,考入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校。1936年在書攤偶遇法國漢學家伯希和(1878-1945)的《敦煌石窟圖錄》,由此發現了自己一生的使命。為了接近敦煌,他不顧戰亂,立刻回國,在北京國立藝專西畫系任教。1937年,在北海帶著學生畫白塔時,他聽到了盧溝橋的炮聲,只得一路內遷。

  1942年,教育部成立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監察院長于右任請常書鴻出任籌委會副主任。1943年,他坐了一個月汽車、騎了四天駱駝,終于從蘭州抵達敦煌。這些四至十四世紀的藝術留存,正面臨風沙和無知的雙重侵蝕。常書鴻一方面保護、整理、研究,一方面與權貴周旋,爭取政府撥款。生活艱苦,顏料需要自制,他不以為意,大度地說“只要一家人住在一起,敦煌也是杭州”。

  抗戰勝利后,研究所劃歸中研院,傅斯年代為解決了不少實際問題。諷刺的是,抗戰時期,敦煌雖然條件艱苦,卻因遠離戰事而吸引不少才俊前往;戰爭結束,常書鴻的不少助手卻無意久留,紛紛要求回鄉。研究、傳布工作仍在繼續:1948年春,完成了對洞窟的重新編號,總計465個(現在的公認數字是492個);夏,在南京舉辦“敦煌藝術展”,蔣介石前來參觀。

  此后,敘事極為簡略,我們只是約莫知道:國民黨想把敦煌摹本搶運臺灣,常書鴻沒有從命;1957年和1966年,他多次遭到批判。此外,常書鴻視敦煌為生命的全部,婚姻生活注定曲折,盡管他的生活不免受到敦煌的攪擾,但敦煌能遇見他,則是起死回生,幸何如之。魯迅曾說,“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這就是中國的脊梁。”常書鴻庶幾近之,不愧為“敦煌守護神”(趙樸初語)。

平特心水报图 娱乐城优惠 海南4十1开奖 七乐彩走势图中奖查询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贵州快3奖金表格 广西快乐10分官网手机网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爱彩乐 大众麻将全集 云南快乐10分开奖查询 福建时时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