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心水报图
拼購頭條

你的位置:首頁 >拼購商城 >慢慢來,你會看到你的未來

慢慢來,你會看到你的未來

  慢慢來,你會看到你的未來

  媽媽小的時候沒有讀過書,我和姐姐出生之后,她最大的理想和愿望就是希望我們能努力讀書,將來為祖國做貢獻。在她教育模式的熏陶下,我從小就立志當個科學家,至于科學家是做什么的,小時候的我并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以為大概就是造飛機大炮,或者治病救人,總之是無所不能,值得尊敬的一類人。

  小時候我比較貪玩,無奈老媽教育嚴厲,我的成績一直還可以。順利升初中,然后讀高中,最后考大學。

  可惜高考考得不理想,最終我被調劑到了一個農業院校,當意識到以后沒有機會造飛機大炮的時候,我難過了很長時間。可后來得知我們學校出了個雜交水稻之父,我的科學熱情又滿血復活,夢想著可以成為下一個袁隆平。

  帶著這份熱情,我開始了大學生活,每天努力學習,牢牢掌握書本上的知識,后來順利保送了研究生,如愿以償地進入實驗室,期待去揭開科研的神秘面紗。

  讀了2年的研究生,我發現每天做的實驗并不能稱之為“科研”,因為我并不覺得我做的課題很高端,也沒發掘它有造福全人類的意義。于是放棄了直博,想要去尋找真正的科學之路,我要考中國科學院的博士。

  如果這是一部勵志電影,接下來的劇情應該是我順利考上了中科院的博士,潛心學術數十載,最后成為一代名師。可現實卻是我連續兩年都沒考上,最后找了一個朝九晚五的工作,循規蹈矩,唯唯諾諾,每天想著不去上班卻又總是按時端坐在辦公室里,不卑不亢不驚喜。

  跟我在相同生活環境下長大的姐姐也有著偉大的科學夢想,不同的是,她已經是中科院的博士,并且依然相信并堅持著她可以通過科學改變世界的信念。

  我從來沒跟姐姐討論過彼此的理想,所以也不明白她在這條路上是怎樣的堅持。

  她這一年在清華的一個課題組里做研究,前段時間我去北京,在她的博士生公寓里借宿了5天。同宿舍的還有她的一個同門師妹,那個女生看上去很strong,目測170以上。走在路上,會讓人覺得她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傻孩子,可是第一個晚上,跟她徹夜聊天之后,我覺得這個女生真的挺不簡單,從她身上多少也了解了如姐姐這類的女博士,到底有著怎樣強大的內心。

  從我和姐姐的談話中,她知道我剛出了一本書,于是主動跟我聊起了讀書的問題。我們聊了很多個作家,很多本書。我發現她看書很雜,言情推理、玄幻紀實,來者不拒,結構松散,散漫到一個地步,連主題也不統一。以前我一直覺得,作為一個理科生,我看過的書算多的了,可是跟她比起來,我才知道什么叫博覽群書。

  她喜歡日本作家,喜歡他們的細膩,陰郁而沉重。她說讓她讀到內傷的一本書是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她把那本書放在床頭,每天晚上睡前讀幾頁。有時候,讀幾句就讀不下去,一陣突如其來莫名的悲哀,千鈞壓頂陡然罩了下來,感覺屋里的氧氣好像驟然抽調,胸口一悶,令她窒息,她就要出去走一走,隔幾天再去讀。

  她說村上春樹曾經是名醫生,看慣了生死,生命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神秘,所以他能夠深層次地思考關于生存和人性的東西。她還喜歡的一名作家是亦舒,她也擅長寫人的思考和人生的價值。她建議我如果以后想堅持寫作的話,不妨多讀讀亦舒的書,她說任何作家的寫作風格,最后不能直抵人性的話,他/她的寫作之路是不會走得很遠的。

  聽她聊天,我覺得收獲很多,不僅敬佩她讀過那么多書,更敬佩她有那么多的思考。羅曼·羅蘭曾經說過:“從來沒有人讀書,只有人在書中讀自己,發現自己或檢查自己。”所以,那些讀過很多書的人才更能認清自己,明確自己的方向。

  那個師妹,她堅定著她的科研夢想,即使我提出了一些我對科研的疑惑,以及我見過的科研的浮躁和學術的不純粹。她聽了之后只淡淡地說,她這一輩子一定要在科研上有所成就。

  聽了她的話,我沉默了許久。我佩服這樣的女生,無論在什么情況下,她都敢說出自己的理想。她們身上有一種讓人覺得她們一定會成功的力量。

  我很感激那個師妹,她替我完成了一個我曾經想要完成的理想。在她讀博之前,我們兩個的生活很像,貪玩,讀閑書,任思緒自由飛翔。可有一天我們都站在選擇的岔路口上,她依然堅持,我卻選擇了另外一個方向。

  曾經有個女同學,她非常聰明,從沒見她啃課本,可書上的知識她幾乎都知道。在她面前,我很自卑,沒有讀研之前,我曾想過如果她搞科研,那我就不搞了,不然在同一領域,我永遠不可能超過她。幸好后來她沒有讀研,背著她的單反,去了北京。現在偶爾在網上看到她的生活,知道她依然過得很自我,很滿足。才漸漸明白,當初羨慕嫉妒恨她,不光是因為她的聰明,更是因為她的灑脫。

  以前我常常自卑,總覺得這世上比我聰明,比我成績好,比我更會搞科研的人太多,他們在學術的路上走著自己的路,讓平凡的我們無路可走。后來我漸漸明白,理想這個東西,是沒有對錯和貴重之分的。聰明的人,不是只會搞科研,他們更會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

  記得姐姐跟我提起她的一個北大的師弟,他從小到大一直成績很好,高考的時候是他們省的狀元。讀研的時候,他特別喜歡動漫,每天來到實驗室的第一件事就是開電腦下載動漫,然后去做實驗,一天快要結束的時候,他從冰箱里拿出半塊西瓜,邊吃邊看動漫,邊笑得很傻叉。父母為他取名“嬉笑”,可朋友們都喊他“傻笑”。

  他畢業后,留在了實驗室,繼續過著他做完一天的實驗,晚上迫不及待地看動漫的日子。他比很多人都聰明,但是他的聰明可能不會被太多人知道。

  在北京待了5天,這是我第一次來北京。忘記曾經在哪里看到這樣一句話:如果你愛一個人,送他去北京,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個人,送他去北京,那里是地獄。我不理解北京是怎樣神奇的一個地方,讓人又愛又恨。直到我離開,才大概懂得了那里遍地的自信和希望,走在路上,我能感受這座城市的底氣。

  從北京回來,我又回到了簡單瑣碎的生活當中,沒有太大的抱負,偶爾冒出想變身超人拯救地球的想法,又很快放棄與忘記。我不知道自己現在還有沒有所謂的理想,或許夢想早已飛灰煙滅,誰曾想過我們可能會成為如此平常的人?小時候總覺得自己是不平常的,經常神氣兮兮地走在校園里,像是西天取經的孫悟空,只是到達終點時才發現所謂經書不過就是凡俗的定律。

  如今的我過得很現實,只想自己過得好,有愛我的人,有去拼的勇氣,有要做的自己,就這樣全力以赴,會不會很酷?

平特心水报图 秒速时时彩计划大全 快乐十分*规则 2019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快乐12今开奖 期货配资案中员工什么罪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人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广东南粤风彩36选 下载长春科乐麻将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